关于磨难的事例5篇

标签:事例发布时间:2015/3/30 20:59:00

篇一:面对最困难的问题

许多人围绕着一位已退休的老船长,听老船长讲述一生航海历程中,种种多姿多彩的奇遇,其中最引人入胜的。是老船长与狂风暴雨搏斗的惊险遭遇。

话题谈到大海上不可测的天气,有一人问老船长:“如果你的船行驶在海面上,通过气象报告,预知前方的海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暴风圈,正迎着你的船而来。请问,以你的经验,你将会如何处置呢?”

老船长微笑的望着发问的人,反问道:“如果是你,你又会如何处置呢?”

前者偏着头想了想,回答道:“返航,将船头调转一百八十度,远离暴风圈。这样应该是最安全的方法了吧?”

老船长摇了摇头道:“不行,当你掉头回航,暴风圈还是迎向你的船;你这么做,反而将你的船跟暴风圈接触的时间延长了许多,这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一个人接着道:“那,如果将船头向左或向右掉转九十度,试着脱离暴风圈的威胁呢?”

老船长仍是摇摇头,微笑道:“还是不行,如果这样做,将会使船身整个侧面,暴露在暴风雨的肆虐之下,增加与暴风雨的接触面积,结果是更加的危险.”

众人不解,问道:“如果这些方法都不行,那究竟应该怎么做呢?”

老船长点头肯定到:“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抓稳你的船舵,让你的船头不偏不倚的迎向暴风圈前去。唯有这样做,既可以将与暴风圈接触的面积化为最小;同时因为你的船与暴风圈彼此的相对加速度组合在一起,还可以减少与暴风圈接触的时间。你将会发现,很快的,你已经安然的冲过暴风圈,迎接另一片充满阳光的蔚蓝晴天。”

众人听到这里,一阵沉寂之后,不禁为老船长应变的丰富智慧深深折服,响起喝彩欢呼声。

遭遇困境时,最有效的解决态度正是如同老船长所说的,“迎向前去,”不仅可以减少与问题纠缠的时间,更能够将力量集中在一个焦点,一举突破逆境的困惑。

篇二:让生命化蛹为蝶

生命中,有些东西我们无法改变,比如低微的门第、丑陋的相貌、痛苦的遭遇,这些都是我们生命中的“茧”,但有些东西则人人都可以选择,比如自尊、自信、毅力、勇气,它们是帮助我们突破命运之茧、由蛹化蝶的生命之剑。也许我们总是羡慕那些不经意间便在理想之路上走了很远的人们,但那毕竟是少数的幸运儿,总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就大多数人来说,那些背负着人生苦难的重荷一步步慢慢向前,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人们,才是走得最远最好的。

一个孩子,相貌丑陋,说话口吃,而且因为疾病导致左脸局部麻痹、嘴角畸形、一只耳朵失聪,他的母亲为此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一个来到世界上没几年的孩子,就要忍受不幸命运的折磨,他以后怎么生活啊?”但她除了对孩子倍加爱护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然而,也许这个孩子注定是个生活的强者,他比一般的孩子更快地走向成熟,他默默地忍受着别的孩子的嘲笑、讥讽的话语和目光,他自卑,但更有奋发图强的意志,当别的孩子在玩具中打发时间时,他刚沉浸在书本中,在他读的书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成人读物,他却读得津津有味,因为他从中学到了坚强,学到了一种永不放弃的品质。

为了矫正自己的口吃,他模仿古代一位有名的演说家,嘴里含着小石子讲话。看着嘴唇和舌头都被石子磨烂的儿子,母亲心疼地流着眼泪说:“不要练了,妈妈一辈子陪着你。”懂事的他替妈妈擦着眼泪说:“妈妈,书上说,每一只漂亮的蝴蝶,都是自己冲破束缚它的茧之后才变成的,如果别人把茧剪开一道口,由茧变成了的蝴蝶是不美丽的,我要做一只美丽的蝴蝶。”

后来,他能流利地讲话了。因为他的勤奋和善良,中学毕业时,他不仅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还获得了良好的人缘,他周围的人,没有谁会嘲笑他,有的只是对他的敬佩和尊重。这时,他母亲为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尽量顺利些。但他同样对母亲说:“妈妈,我要做一只美丽的蝴蝶。”

1993年10月,博学多才、颇有建树的他参加总理竞选,他的对手居心叵测地利用电视广告夸张他的脸部缺陷,然后写上这样的广告词:“你要这样的人来当你的总理吗?”但是,这种极不道德的、带有人格侮辱的攻击招致了大部分选民的愤怒和谴责。当他的成长经历被人们知道后,他赢得了极大的同情和尊敬,他说的:“我要带领国家和人民成为一只美丽的蝴蝶“的竞选口号,使他高票当选为总理,并在1997年的竞选中再次获胜,连任总理,人们亲切地称他为“蝴蝶总理”,他,就是加拿大第一位连任两届、跨世纪的总理让?克雷蒂安。

篇三:走出心中的监狱

因为反对种族隔离政策,曼德拉曾在罗本岛监狱里关押了二十七年。

1991年,出狱后的曼德拉当选为南非总统。就职仪式上,曼德拉起身致辞,欢迎来宾。在依次介绍了来自世界各国的政要后,他说他最高兴的是,当初在罗本岛监狱看守他的三名狱警也来了;随即,曼德拉邀请他们起身,将他们介绍给大家。

当年迈的曼德拉缓缓站起来,恭敬地向那三名看守致敬时,现场的所有来宾震惊不已,#from 本文来自高考资源网http://www.gkstk.com end#对曼德拉的崇敬油然而生。曼德拉博大的胸襟与宽容的气度,更令那些曾经虐待过他的白人羞愧万分。

后来,曼德拉曾向朋友们解释说,自己年轻时脾气暴躁,正是狱中生活使他学会控制情绪,因此才活了下来。牢狱岁月给了他时间与激励,也使他学会了如何处理自己遭遇的痛苦。获释当天,他心情平静:“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这是多么睿智的一段话,它来源于一个伟人对曲折人生的反思与感悟;这又是多么朴实的一段话,其中蕴含的道理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

心灵的煎熬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承受过的。或许是爱人的背叛,或许是同事的中伤,或许是朋友的嫉妒……曾经的不幸让我们愤怒、让我们怨恨,于是,我们寻找一切机会去控诉、去反击、去报复……那时候,我们忘了窗外还有灿烂的阳光还有亲人的笑脸,一任心灵沉溺于痛苦的深渊。就像那个终其一生去诅咒“诬陷者”的人,他毁掉的,实际上是他自己一生的幸福啊。

我们一时难以拥有曼德拉那样宽广的胸怀,但我们仍可以尝试着,将痛苦与怨恨慢慢留在身后,带着一颗自由而感恩的心灵,去找寻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篇四:卑微的伟人

一位父亲带着儿子去参观凡高故居,在看过那张小木床及裂了口的皮鞋之后,儿子问父亲:“凡高不是一位百万富翁吗?”父亲答:“凡高是位连妻子都没娶上的穷人。”

又过了一年,父亲又带儿子去了丹麦。到安徒生的故居前去参观,儿子又困惑地问:“爸爸,安徒生不是生活在皇宫里吗?怎么他生前会在这栋阁楼里?”父亲答:“安徒生是位鞋匠的儿子,他就生活在这里。”

这位父亲是一个水手,他每年往来于大西洋的各个港口,他儿子叫伊东布拉格,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获普利策奖的黑人记者。

二十年后,伊东布拉格在回忆童年时,他说:“那时我们家除了很穷以外,而且还是黑人,父母都靠卖苦力为生。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像我们这样地位卑微的黑人是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的。是父亲让我认识了凡高和安徒生,也是父亲让伊东布拉格认识了黑人并不卑微,通过这两个人的经历让我知道,上帝没有轻看黑人。”

篇五:活着的最高境界

其实和你一样——他出身卑微,却身怀远大理想。多年前,他在1983年版的《射雕英雄传》中扮演那个宋兵乙,为增添一点点戏份,他请求导演安排“梅超风”用两掌打死他,结果被告之“只能被一掌打死”。这个年轻时被称作“死跑龙套的”卑微小人物,第一次当着导演的面谈到演技时,在场的人无一例外都哄堂大笑。但他依然不断思索、不断向导演“进谏”,直至2015年自己当上导演。那年,他获得了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其实和你一样——上世纪90年代,在一趟开往西部的火车上,梳着分头、戴着近视眼镜的他看上去朝气蓬勃,内心却带有微微的彷徨。那时的他严肃乏味,常常独坐好几个小时不说话。后来转行做主持人,1998年他第一次主持的电视节目播出时,他发现自己说的话几乎全被导演剪掉了。他让身为制片人的妻子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把自己在主持中存在的问题一一记录下来,哪怕是最细微的毛病都不肯放过,然后逐条探讨、改正。即使今天其身价已过4亿,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主持人,他仍未放弃面“本”思过。

其实和你一样——10年前,他是大学里的“小混混”,由于经常逃课而被老师责备。毕业后被分到当地的电信局当小职员,面对冗杂的机关工作,他感到既劳累又苦恼,后来他勇敢而果断地辞了职,然后自创网站,从而走向中国互联网浪潮的浪尖,他在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居第一位。

其实和你一样——5年前的他是一个防盗系统安装工程师,依他的说法,“就是跟水电工差不多的工作”,“有时候装监视系统要先挖洞,一旦想到歌词就赶快写一下!”当年的他就是这么边干活边写词,半年积累了两百多首歌词,他选出一百多首装订成册,寄了100份到各大唱片公司。“我当时估计,除掉柜台小妹、制作助理、宣传人员的莫名其妙、减半再减半地选择性传递,只有12。5份会被制作人看到吧,结果被联络的几率只有1%。”其实那1%就是100%!1997年7月7日凌晨,他正准备去做安装防盗工作,有人打电话给他,那个人叫吴宗宪,同时走运的还有另一个无名小卒——周杰伦。从他和周杰伦合作的歌从没人要,到要曲不要词,慢慢地曲词都要,之后单独邀词,但还会有三四个作者一起写,直到最后指定要他的词。

可能你已经猜到他们是谁了,一个是周星驰,一个是李咏,一个是丁磊,一个是方文山。他们是目前中国最具知名度的人中的一部分。

他们在成名前和你并无多大不同。不要抱怨贫富不均,生不逢时,社会不公,机会不等,制度僵化,条理繁复,伯乐难求。要知道,其实每个人都平等地享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明天,或者明年,同样会诞生像他们一样成功的人,就看是不是今天的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