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阅读 甘茂因张仪而求见秦惠王。王见而说之,使将,而佐魏章略定汉中地

标签:文,阅读发布时间:2016/6/20 15:19:00

阅读下文,完成第7-l2题。(19分)

三九的雨 陈忠实

⑴这是我村与邻村之间一片不大的空旷的台地。只有一畛地宽的平台南头开始起坡,就是白鹿原北坡根的基础了。平台往北下一道浅浅的坡塄,就是灞河河滩了。我脚下踏着的平台上的这条沙石大路,穿过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村庄,通往西安。

⑵天明时雨止歇了。天阴沉着,云并不浓厚,淡灰的颜色,估计一时半刻再挤再拧不出雨水来。空气很清新,湿润润的。山坡上的麦子绿莹莹的。河川里的麦子也是莹莹的绿色。原坡上沟坎里枯干的荒草被雨浇成了褐黑色,却有一种湿润的柔软。河川北岸是骊山的南麓,清晰可辨一株树一道坡一条沟,及至山岭重叠的极处。四野静宁到令人耳朵自生出纤细的音响来。

⑶前日落了雨。小雨。通常是开春三月才有的那种“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腊月初二下起,断断续续稀稀拉拉下到今天天明,让整个村子里的男女惊诧不已,该当滴水成冰冻破砖头的“三九”时月,居然是小雨缠绵。太过反常的天气气象给农人心里一种不祥的妖孽氛征。这是我半生里仅见的一次“三九”的雨,以及不仅不冻反而松软如酥的土地。

⑷我脚下这条颇为宽绰的沙石大路是1977年冬天动工拓宽的。与这条大路同时开工的是灞河河堤水利工程,由我任副总指挥具体实施的。那时我完成这项家乡的水利工程的心态,与我后来写作长篇小说《白鹿原》时的心境基本类同,就是尽力做成一件事。

⑸我第一次背着馍口袋从这条路走出村子走进西安的中学时,这条路大约也就一步宽,架子车是无法通行的。我背着一周的干粮走出村子时的心情是踊跃而又高涨的,然而却是完全模糊的。我只是想念书,想上城里的中学去念书,念书干什么等抱负之类的事,完全没有。我再三追寻记忆,充其量只会有当个工人之类的宏愿,而且主要是父母供儿女上学的原始动机。在乡村人的眼睛里,挣工资吃商品粮的工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在初中二年级却喜欢文学了,这不仅大大出乎父母的意料,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通常情况下,爱好文学是被视为浪漫而又富于诗意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一个穿粗布衣服吃开水泡馍的人身上呢?许多年后我把自己的这种现象归结为一根对文字敏感的神经,文学的兴趣由此而发端。

⑹背着馍口袋出村挟着空口袋回村,在这条小路上走了十二年,我获得了高中学业的完成。我记忆中最深的是十六岁那年遇到过狼。天微明时,我已走出村子五华里的一条深沟的顶头,作伴壮胆的父亲突然叫了一声“狼”!就在身旁不过二十步远的齐摆着谷穗的地边上,有一只狼。稍远一点,还有一只。我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害怕,尽管是我第一次看见这种吓人的动物。不是我胆大,而是身旁跟着父亲。我第一次感受父亲的力量和父亲的含义,就是面对两只成年狼的时候,竟然没有产生恐惧。我成了一个父亲的时候,又在这条几经拓宽的乡村公路上接送我的三个念书的孩子。我比父亲优裕的是有了一辆自行车,孩子后来也有了,比父亲步行送我要快捷得多了。我和孩子再也没有遭遇狼的惊险故事。狼已经成为大家怀念的珍稀宝贝了。

⑺我的一生其实都粘连在这条已经宽敞起来的沙石路上。我在专业创作之前的二十年基层农村工作里,没有离开这条路;我在取得专业创作条件之后的第一个决断,索性重新回到这条路起头的村子——我的老家。我窝在这里的本能性的心理需求,就是想认真实践自己自少年时代就产生的作家之梦了。从1982年冬天得到专业写作的最佳生存状态到1992年春天写完《白》书,我在祖居的原下的老屋里写作和读书,整整十年。这应该是我最沉静最自在的十年。

⑻我现在又回到原下祖居的老屋了。老屋是一种心理蕴藏。新房子在老房子原来的基础上盖成的,也是一种心理因素吧。这方祖居的屋院只有我一个人住着。父亲和他的两个堂弟共居一院的时代早已终结了。父亲一辈的男人先后都已离开这个村子,在村庄后面白鹿原北坡的坡地上安息有年了。我住在这个过去三家共有的屋院里,可以想见宽敞和清爽了。我在读着欧美那些作家的书页里,偶尔竟会显现出爷爷或父亲或叔父的脸孔来,且不止一次。我夜深人静坐在小院里看着月亮从东原移向西原的无边无际的静谧里,耳畔会传来一声两声沉重而又舒坦的呻吟。那是只有像牛马拽犁拉车一样劳作之后歇息下来的人才会发出的生命的呻吟,我在小小年纪的时候就接受着这种生命乐曲的反复熏陶,有父亲的,有叔父的,有祖父的。他们早已在原坡上化作泥土。他们在深夜熟睡时的呻吟却萦绕在这个屋院里,依然在熏陶着我。

⑼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冬天。我站在我村和邻村之间的旷野里。

⑽从我第一次走出这个村子到城里念书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每每送我出家门时眼里的神光,给我一个永远不变的警示:怎么出去还怎么回来,不要把龌龊带回村子带回屋院。在我变换种种社会角色的几十年里,每逢周日回家,父亲迎接我的眼睛里仍然是那种神色,根本不在乎我干成了什么事干错了什么事,升了或降了,根本不在乎我比他实际上丰富得多的社会阅历和完全超出他的文化水平。那是作为一个父亲的独具禀赋的眼神,是这个古老屋院的主宰者的不可侵扰的眼神,依然朝我警示着:别把龌龊带回这个屋院来。

⑾北京丰台。我从大礼堂走出来。记者王亚田第一个打来电话。选举刚刚结束。他问我当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后首先想的是什么。我脱口而出:作为一个作家,应该始终把智慧投入写作。

⑿他又问:还有什么呢?

⒀我再答:自然还有责任和义务。

⒁我站在我村与邻村之间空旷的台地上,看“三九”的雨淋湿了的原坡和河川,绿莹莹的麦苗和褐黑色的柔软的荒草,从我身旁匆匆驰过的农用拖拉机和放学回家的娃娃。粘连在这条路上倚靠着原坡的我,获得的是沉静。自然不会在意“三九”的雨有什么祥与不祥的猜疑了。

7.第⑻段中“这种生命乐曲”的含义是 。(2分)

8.概述“沙石大路”对于“我”的意义。(3分)

9.对本文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题目“三九的雨”不仅交代了写作时间,也设置了写作的背景。

B.第⑵段描写乡村清新的雨后景象,与作者内心的情感是协调的。

C.“别把龌龊带回这个屋院来” 是父亲对儿子内心变化后的提醒。

D. 本文以叙述经历和描写景色为主,兼有抒情和议论的表达方式。

10.分析第⑼段中画线句在构思上的作用。(3分)

#from 现代文阅读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11.有人认为⑾—⒀段应该删去,你是否赞同?请说说理由。(4分)

12.结尾作者为什么说自然不会在意“有什么祥与不祥的猜疑了”?(4分)

【答案】

7.指父辈辛勤劳作后愉悦舒坦的心情(1分),更指他们这种沉静、坦然、朴实、尽责和坚守的精神品质。(2分)

8.(1)我从沙石大路走出村子,求学求知,踏上文学之路;(2)我曾指挥拓宽这条沙石大路,从中体会到了尽力做成每件事的人生哲理;(3)道路在不断拓宽,我的人生之路和成长之路也越来越来宽广;(4)沙石大路既是我成长的起点,又是我心灵和精神的家园;(5)预示着生命的生生不息。(每点1分,至少三点,共3分)

9.C

10.在构思上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将作者对往事回忆的思绪拉回现实中来。

11.不可删。因为(1)点明本文写作的时间和背景,文章一直在写我和文学的关系,从全文来说,这是作者文学创作之路发展的一部分;(2)作者从这件事中更要突出自己的淡定,照应不管“升了或降了”,都要保持纯净。(3)作者一直强调文学要回归宁静,强调要用智慧、责任和义务来写作,这也是作者对写作认识的提升。

可以删,(1)与全文的写作风格不一致,新闻采访对话的叙事方法与前后的抒情议论笔调不够协调。(2)结构上缺乏过渡,衔接不自然,显得较为突兀;(3)内容上看,所写之事与乡村的自然风光以及我的深情回忆不够协调。

12.照应开头说农人觉得三九的雨有一种不祥(1分);农人缺乏科学认识,认为三九的雨是反季节,而我看到三九的雨水之后,空气清新,土地松软,乡间景色美丽,反而产生喜爱之感(1分);更重要的是我从父辈那里学会朴实和淡泊,不在意荣辱,从而内心归于沉静;不把写作当成名利的敲门砖,要用智慧和责任写作,因此不在乎什么祥与不祥。(2分)

【解析】

7.

试题分析:解答该题,可以从原语境去分析,抓住文中的“耳畔会传来一声两声沉重而又舒坦的呻吟。那是只有像牛马拽犁拉车一样劳作之后歇息下来的人才会发出的生命的呻吟”“有父亲的,有叔父的,有祖父的。他们早已在原坡上化作泥土。他们在深夜熟睡时的呻吟却萦绕在这个屋院里,依然在熏陶着我”等语句可以总结出这种生命的乐曲的表层含义;然后通过文章主旨可以考虑其深层含义,最后表达出来,分点作答即可。

考点: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10.

试题分析:从构思上分析,也就是从文章的结构这一角度考虑,画线句属于中间段落,可以考虑承上启下,回答时答出承接上文什么内容,开启下文什么内容即可。

考点:分析作品结构。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

11.

试题分析:解答该题,首先可以确定自己的观点,从应该删去和不可删去当中任选一个,然后根据文章的主旨、结构等方面分析原因即可。

考点:分析作品结构。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分析作品体裁的基本特征。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

12.

试题分析:解答该题,应当结合全文考虑,由于文章开头提到农人觉得三九的雨有一种不祥,因此作者在结尾处再次提到三九雨是对开头的照应;从内容上来说“绿莹莹的麦苗和褐黑色的柔软的荒草”给我以美感,表现了作者对三九雨的喜爱;最后根据原文的“获得的是沉静”一句,考虑作者获得了怎样的沉静,这也是作者不在乎什么祥与不祥的原因。

考点:赏析作品的内涵,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能力层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