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阅读 江西琴派 在宋代艺术领域内,有一个以地域命名的古琴流派——“江西琴派”

标签:文,阅读发布时间:2016/6/18 18:28:00

底层创业者要客观理智看待烧钱补贴

导语: 先补贴用户还是商户?要不要打广告?要不要给兄弟们涨工资?先想好这些问题!万一哪天真有人给你500万呢!

互联网不是BAT的世界,是美团、京东、携程这些明星企业的世界,但更是底层创业者的世界,他们没有深厚融资背景,没有强大的技术支持,有的可能就只是很小的团队,不算多的资金。他们的生存状况更值得关注。基于这个出发点,笔者的底层创业者生存报告出炉,针对接触到的创业团队与共性问题在这里做个汇总。

烧钱问题可能是大多数创业者都要接触的,不仅是美团京东在烧,小的平台也是烧,并不是你想烧,而是大环境逼得你不得不这么干,买用户的坏习惯被大佬做成行业惯例了。小团队虽然没有任性到全城“满20减15”,但首单半价这种体量的烧钱还是要做的。

在创业的浪潮里,并非所有人都是对资本趋之若鹜,除去担心股份被过份稀释的不说,很多团队怕突然到来的融资,给你500万不敢花也不会花,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说这500万到底怎么花。先表明一下观点:补贴商户为主,烧用户为辅,重视媒体,同时提高团队待遇。

烧钱得烧到点子上 商户是平台背后的男人

很多人说烧钱要补贴用户,笔者不同意,用户需要补贴,但一定不是大头。看到过参与过无数次地推,看到的都是钱烧完团队死掉的例子。与其把无穷无尽的钱投到用户身上,换来果取关的效果,为何你把有限的资金投放给商户,给商户补贴,将商户的客流引导至平台。很多人会反驳,说商家到手的用户怎么会分流给平台,商家都是精明的,这句话真没错,但主要还是看你提供的产品,如果是单纯的工具类,帮助商家拓展资源,解决店里用户的需求,商家怎么不接受,加上你补贴的糖衣炮弹,这事儿没准就成了。

这让笔者想起“惠惠购物助手”的案例,作为一个比价的案例,对于电商来说是排斥的,这样会造成用户分流,但对于用户而言却是实惠便利的,加上各种补贴,最终成了用户满意、商家接受的产品。做商家补贴大家都在做,但只是给钱哪里够,还是要走心,针对商家的需求不断改善平台功能,大平台像美团糯米这种,强在用户多,人群广,但缺点也非常明确,对于具体每个商家的需求调研太少,而这刚好是小平台(所谓底层创业者)的优势,我并没有那么多的客户,我可以针对我能拓展到的每一个客户需求进行平台完善,这就要走心,别傻乎乎的学大平台直接甩补贴给商家,多想想他们需要的是什么,毕竟你愿意补贴,人家要不要还两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定不要忽视线下商家的力量,众多案例表明,无论是洗车、早餐,还是美容,叫嚣着靠互联网平台颠覆线下店的都已经死的很惨,多想想如何把线下商家拉上一起玩,把自己比做一个工具,通过技术手段修复线下的问题,而不是动不动把颠覆挂在嘴上,非要争个对错,拼的你死我活,死掉的平台已经证明,这是引火自焚。

用户重实惠更重需求 无脑跟风只会害人害己

烧用户也是所有底层创业者现在在做,或者未来要做的事儿。但笔者奉劝,无脑烧还是早早收手。

有些行业是再多的钱也烧不回来的,譬如早餐外卖,原因在《我家楼下的O2O混战实录之早餐篇》已有详细解释,总结起来就是大妈一分钟能搞定的事儿,现在非要用互联网思维包装后五分钟完成,说到底就是多此一举。像这样的行业去烧用户,还是尽早打住。

美团、滴滴近百亿的投入告诉了我们,用户习惯可以培养但很贵,用户是多变趋利的。如果就你手头这500万,全部去做用户补贴,不说全国,就西安几个区推首单一元,都支撑不到一个月,这就是现状。

那么可不可以换个思路,拿出20w组织免费进店参观体验,拿出20w冠名校园歌手大赛,拿出10w冠名社区广场舞比赛,相信这种烧钱的方式比拿着单页推销满“20减15”要好的多。

背后补贴打头的方式只会让用户牵着鼻子走,让市场牵着鼻子走,甚至会让不如你的人跟风打价格战,毁掉辛苦建立的用户口碑。如今的营销一定是让平台走出去,直面用户,而不是通过价格优惠来拉用户进来找你,这样成本太大。

不仅仅是底层创业团队,很多成功的大企业都在做类似的活动,农夫山泉的“消费者千岛湖行”,劲酒的“跟着去旅行”,西风的“走进古镇酒窖”等。

再举个例子,一个餐饮外卖平台是想尽办法掏钱补贴,上APP首页还是精心组织一次厨房参观、供应蔬菜采摘活动得到的用户口碑好呢?上周,饿了么等平台被曝光送餐源头卫生不过关,就这一点,瞬间让所有“满20减15”,APP头条推荐的成果沦为泡影。只是无脑烧用户的平台,遇到这种风波,经常会船翻人亡,而活下来的往往都是会烧钱,会做服务的,有时候一个平台做的好不好,真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这丫的就是智商高低的区别。

底层创业者,没有那么多钱,在对待烧用户这点上,就更应该客观理智,既要软硬兼施又得有主见,别跟风。看人家怎么烧,你就照猫画虎,创业最怕的就是跟风,在中国这么大的土地上,不要以为你的想法多么牛逼,多么无人能及,你能想到的点子别人也想到了,回头看看那些生存下来的平台,要么就是有干爹撑腰,要么就是用心做产品,精明做营销的,毕竟能从这上亿人中脱颖而出的都是人精。

无脑烧用户,一家抄一家,或许导致用户对这个行业的失望与不信任感,这就真的得不偿失,害了自己就糟蹋了别人。还有就是别抱着砸钱买用户,然后坐等被“BAT”收购的想法,你真能撑到那一天吗,就靠这500万,就算你撑到了,你确定人家要你吗?

媒体是大爷不能怂也不能惹 要学会理智对待

平台与媒体的关系从来就是相互残害又相辅相成,昨天万达王健林起诉“顶尖企业家思维”微信公众号就是相互残害的案例。

在这个信息流通极度发达的时代,如何让平台获得媒体的最大关注,以及遇到问题如何扯皮。要不要打广告?答案是肯定的,每天数以亿计的信息如果不打广告进行重点宣传,再好的点子项目都大海捞针。广告这东西,不一定有人看,但一定得有。

再说软文,笔者建议不要写。首先你保证不了你的文笔,就算勉强登出,也会被骂广告狗,除非你能做到“天才小熊猫”那样让用户以找你的广告为荣。再说价格,现在一篇公关文的价格也不便宜啊,小则几千动辄上万,有这钱还不如招聘一个牛逼的文案编辑,自己在今日头条,微信等平台去做宣传。真正需要你在媒体烧钱的还是对你重大活动的报道,对品牌的访谈等,这些信息才是真正可以变现的,也是投资人在关注的。

最后我们说平台的企业公关,媒体本身其实并无好坏,问题在于后面操作它的人

传播渠道的扩宽也加大了内容的审查难度,很多创业平台在遇到危机事件时候不会冷静应对,要么与媒体死磕到底,矢口否认,要么置之不理,不去考虑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最后在媒体的放大下,带来无法挽回的用户损失,导致口碑一塌糊涂,这样的案例多的胜不胜数。这说明在遇到与媒体撕逼的时候,一定要有准备,有策略的去应对,该出手就出手,就像万达强势起诉公众号这样,强势的一方总是捏软柿子,你要不懂得如何应对,就只有一直被按着打的份儿了。

善待同创业的兄弟 钱别少给人也别受委屈

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创业是一件极其苦逼的事情,尤其是对底层创业者来说,最怕的不是缺钱,而是缺人,所以那些不为报酬,和你一起打拼的兄弟一定不能亏待,笔者所说的烧钱一部分一定是要烧到她们身上,这并不是说要直接给钱,能死心塌地跟着你干的,大部分为的不是钱。在待遇上能给5000,不要给3000。

很多创始人坦言,创业资金不足,减少团队人员待遇节省开支,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既然连基础待遇保证不了,何谈创业呢?马云说过,员工离职无非就两个原因,钱给少了,心受委屈了。

在笔者看来,底层创业团队钱不能少给,人也不能受委屈。一个程序员,行情5000块,你给4500,会被认为老板太抠,压榨员工。但同样的你给5500,他反而会感恩团队,创造出远高于5500本身的价值。到底是省了还是赚了,都看得到,眼光放长远点。一个靠谱的创业团队重要性比肩用户,他们才是“核心生产力”,关于团队管理这部分内容笔者会单独去讲,因为太重要了。曾经西少爷肉夹馍一个钱景无线的底层项目就是因为团队问题一蹶不振,这都是教训。

底层创业团队,虽然规模小人少,但往往面临以及暴露的问题丝毫不亚于大团队。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及时处理,它不会像有钱的主在资本的风口掩盖下逐步解决,反而会因为团队没钱没人的尴尬而最终放大,成为致命问题。再回归文章开头的疑问,给你500万,你敢烧吗?你会烧吗?是烧来大好钱景还是引火自焚,看完上面的分析相信答案已经有了。

延伸阅读:

中国版“YC”:关系链如何帮创业者从0到

“现在的创业者比任何时代创业者都要幸福,但面临的竞争也更激烈。”刚刚组织了一场公开课过后,小饭桌联合创始人兼CEO李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这个由险峰华兴、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和华兴资本联合投资的创业者社群,成立一年已举办16届免费课堂,面对面深度服务过数千名创业者,其财务顾问业务已经帮助16家初创企业拿到了从500万元人民币到500万美元不等的天使投资或A轮投资。

和硅谷著名的创业公司孵化器YCOMBINATOR(简称“YC”)模式类似,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评价“小饭桌”是“中国创业的YC+创业者的Linkedin”,创业者不仅能在小饭桌创业课堂学到知识,还能在这里交到同样是走在早期创业路上的靠谱朋友甚至是合伙人,而每一次桌友之间实现资源整合,大家都对小饭桌加深身份和情感认同,桌友之间沉淀了紧密的社交关系链。

从0到1

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的一段话影响李晶至今——“他说自己创业时一度非常艰难,很长一段时间融不到资,也曾想过去股权众筹平台拿笔钱渡过难关。他告诉我,早期创业者是最需要帮助的人群,他们在创业途中非常无助,一点点帮助都有可能改变命运”。

找人、找钱、找方向,这是创业者的三大刚需。而小饭桌的价值,就是帮桌友找到靠谱的人,靠谱的方向,以及尽全力帮助他们找到靠谱的钱。

目前,“小饭桌”每月有两个学期,只在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转发“招生”报名事宜,经过“班主任”的一一确认、筛选,每学期只录取60名创业学员。

“我们的桌友平均年龄是1987、1988年的,甚至有30%是90后,他们需要人帮助,也有社交需求,因此他们愿意花时间到小饭桌来了解创业的知识、结交创业伙伴,80%的同学每节课都到场。”李晶告诉记者。

#from 底层创业者要客观理智看待烧钱补贴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目前,小饭桌的创业课程主要分为三个部分:法律、财税等创业相关的实用技能课,明星创业者的经验心得分享,以及互联网实战沙盘。

李晶讲授的《如何搞定第一笔投资》是小饭桌创业课堂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第一,自己要非常明确自己创业的目的,不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自己有个创业想法,发现社会上有个问题亟待解决,我觉得这是搞定第一笔投资,很重要的。”李晶对记者说。

“第二点,应该要有相对完整的团队。如果拿到天使轮融资,基本上自己的创业想法完整、团队完整就差不多。”

通过互联网沙盘进行企业经营模拟也是小饭桌的特色之一。李晶告诉记者,传统的沙盘讲银行借债、存货等等,但这并不符合互联网公司真实运营情况,因为互联网公司大多数没有存货,大部分也借不到债,没有资产可抵押,于是小饭桌和专业机构一起研发了互联网沙盘,把融资、招人的理念汇集进去。

此外,“小饭桌”还有一个副产品“小饭局”,专门做垂直行业的论坛,比如女性消费、互联网医疗等。“请的都是这个行业里比较牛的人,一起吃饭聊聊,有些人一拍即合,当场就达成了合作。”李晶说。

“小饭桌”与“小饭局”一横一纵,构成了互联网初创企业的服务网。而创业者除了学到创业类课程,不少找到了早期创业路上的靠谱朋友甚至(几条经典创业励志名言)是合伙人。这也是包凡把小饭桌比作“创业者的Linkedin”原因。

李晶告诉记者,深圳的小饭桌粉丝组了一个“小面桌”,每周或者两周定期吃面,同时邀请新的创业者加入进来。其中小面桌的两位同学,A同学是腾讯出来的,一直想做社交领域的创业,B同学是在做工厂WiFi相关创业。B同学建议A同学做一个青年工人的社交,并且当A做成这件事后,B同学又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这是很典型的案例,在小饭桌找到一个创业志同道合的伙伴并且给他提供很好的方向”。

再比如,功夫熊的创始人王润和联合创始人孟军贤都是小饭桌第一届的桌友,后来他们又吸引了同届桌友、运营大牛杨宝通的加入。在早期推广的时候,也得到了许多桌友的帮助:西少爷创始人孟兵和伏牛堂创始人张天一都是同届好友,他们每卖一份肉夹馍或者米线,就会帮功夫熊发一张代金券。

这样的故事并不少。小仙炖的创始人苗树夫妇在听了小饭桌精益创业的课后,迅速推出了鲜炖燕窝品牌,试运营时就开始热卖,不久前获得了洪泰基金的投资;90后大学生孙高峰在刚创立宅米(大学生校园超市)时加入小饭桌,距今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获得了贝塔斯曼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日均订单数万笔;在14届课堂里,桌友张自锋遇到了久违的百度前同事,他们组队正准备做移动电商的创业。

当然,并非每个小饭桌的桌友都适合创业或者最终实现成功创业。“对于一些创业情况并不好的桌友,我们也会帮助他们在小饭桌上找到合作伙伴或者推荐加入不错的公司。”李晶对记者说。

国家政策对于创业的扶持、充裕的资本和互联网巨头源源不断的人才培养,令现在的创业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幸福”,但与此同时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

“因为你会发现,互联网时代信息太过于透明,你发现的信息,别人也发现了,一个好的CEO学习能力、组团队的能力,要求比原来更高。”李晶说。

在她看来,现在互联网创业者面临的普遍问题是太浮躁,有些甚至变成了“为了创业而创业”。

“我们内部讨论说可以做一个小饭桌红色预警,为什么呢?我们每次报名可能1000~20xx人,小饭桌差不多可以做数据的规整,有多少人创业,一个月之内,报名哪个细分领域的上门O2O,可能同一领域的团队就有40多家。这样一来可能我们就和团队说,这个领域是红海、是血海,你要谨慎。这个可以叫做小饭桌大数据。”李晶说。

事实上,尽管做同样的事,但每个团队基因不一样,就算滴滴打车当年也有二三十个团队在做,为什么滴滴打车能脱颖而出,包括美团在千团大战、万团大战中脱颖而出,李晶认为,这跟团队有关系,“CEO足够牛,团队足够牛就能从血海里杀出来,真的是真刀真枪在战场上拼搏过。”

“如果很迷茫,或者说有创业意愿认为是很红海的领域我们也会跟他做一定的沟通,我们不会帮他选方向,但可以告诉他,这个方向挺红海,有些人已经拿到很多钱、很多融资,你要不然跟人家打差异化,要不然换方向。我不会要求他们换方向,这个不现实。”李晶说。

阅读拓展:

过度包装的“创业者”,该找回自己的初心了

“创业者”曾经是个非常励志的词,《赢在中国》播出的时候,艾瑞克记住了曾花,一个靠自己的努力走上巅峰的女人,领导的思凯乐已经成为了国内户外用品的领军品牌。如今这一波创业大潮中,“创业者”却以截然相反的另一种形象出现。

曾经的创业者多数是吃苦耐劳,勤恳励志的形象,而今天,“创业者”却像极了网红,善于演讲,像明星一样出席各种会议论坛,参加各种电视节目,每每必定要语出惊人,言语间总是蹦出一些不明觉厉的词语,每一个人都“立志”改变世界,每一个人都想要做门外的野蛮人,每一个人的PPT里都瞄准了一个传统行业,誓言要颠覆他们。

自从创业大潮一开,似乎遍地都是野蛮人,传统产业人人自危,仿佛倾刻间就要覆灭。很多互联网圈内的外行人,手执互联网思维之矛,自信分分钟就可以终结一个传统行业。专业知识不懂没关系,我们有互联网思维,我们有新媒体自媒体。

门外的野蛮人被严重的误解了,这个“野蛮”绝不是不懂专业知识而只知横冲直撞,而是指以“野蛮”的手法,去打破常规。以一种反传统的思维去重新解构过去的产业。野蛮人事实上是以更专业和更先进的知识,去从制高点去重新搭建产业生态。

所有已知的都是落后的,传统产业的专业事实上是建立在一个落后的知识体系之上的,所以才会被掌握更专业知识的野蛮人给冲垮。这个过程像极了地心说被日心说取代,神话论被科学论所取代的过程,又或者是以蒸汽机为中心的工业体系向石油天然气时代的升级,是知识体系的打乱升级和重组。

传统行业的落后是建立在对已知体系的自信上的,是对过去落后的知识深信不疑,而将一切先进的技术和观点视为离经判道和小儿胡闹。整个互联网产业就是在这个一个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二十多年前谁要说足不出户就可以买遍天下,就被会人视为白日做梦。

PE和VC的出现本来是件好事,让更多有想法没有资金的人得以实现梦想,然而也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恶习,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失去了创业的敬畏之心。艾瑞克在看一些招聘节目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人,企图以一些自认为可以改变世界的想法,希望BOSS们投资他们。

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不再琢磨用户需求和打磨产品,而在琢磨怎么做好财报,怎么讲好一个故事,怎么创造一个情怀,怎么做一份漂亮的PPT,怎么包装一个好听的概念。他们开始研究投资人的心理,研究怎么引起巨头的兴趣好让他们收购自己。甚至很多创业者从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在盯着巨头的软肋打,然后等着巨头收购自己。

艾瑞克曾经在和几个创业者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完全不谈怎么做好产品,而是在想怎么迅速做大规模,复制成为他们的第一追求。在第一步都还没有跨出的时候,已经开始在想怎么将自己的生意复制到全国。

创业的项目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动不动就是颠覆传统,袭卷全国,走向世界。即便是开个快餐店,也没有人再满足于一家一家的开店了,动不动就听到有人说几年内要开几百家店。

艾瑞克写过不少微商的文章,其中有一类微商艾瑞克称之为“伪微商”,大概分为两类:一种是通过爆力刷屏的卖货者,还有一类是以庞氏游戏和以发展下线为主的代理们。这一类“伪微商”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会通过晒单、晒收入以及晒逼格来包装自己,给人一种很高大上的形象。

而反观现在的创业市场,一部分“创业者”们也呈现出了这样的状态,他们的朋友圈和“伪微商”们如出一辙,也是各种晒,晒自己参加各种大会的照片,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一些互联网思维之类的语录,总是通过出席各种大会的照片来包装自己。

艾瑞克的朋友圈里经常看到一些创业者,看不到他们的产品,却总是看到他们在参加峰会的路上,各种会议各种论坛各种学习以及各种会议的邀请涵,经常看到他们发布招募合伙人的信息,一招就是上百人,甚至有人打出1元创业之类的口号来。

最极端的一个例子是项目还没开始,就打出百万合伙人的招募信息,其实就是一种变像的众筹,但是整个过程像极了搞传销。每一个合伙人发展一个新的合伙人进来,就可以获得返利和股权升级,发展的合伙人多就有机会进入股东大会等等。

这一部分创业者一直在追求颠覆,以野蛮人自居,但是却绝口不和你提产品,总是在和你谈情怀聊理想,其行为与朋友圈刷屏的“微商”们越来越像。从这一部分“创业者”身上看不到野蛮人的精神,却只看到“野蛮”的行为。

连续创业者其实干的是风险投资的事情,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套现离场,只不过付出的是自己的时间和技术。这种行为本来无可厚非,如果公司确实值这个钱,那么谁也没资格出来指责。

但是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却在通过虚假信息和故事来做高估值,甚至有部分“创业者”在巧立名目将投资人的钱转移动自己的口袋里,这就与诈骗无异了。不久前发生的“四月青年”网总经理被员工向大股东揭发事件就是个极端案例。

绝大多数“创业者”都是带有功利心的,但是如果这种功利心变成了利欲熏心,那么最终丧失的就是自己的人格。据传在投资圈内有一份黑名单,上面记载着的都是信誉有问题的“创业者”,这份名单上的人是再也没有机会拿到投资的。

为了一时的利欲而丧失掉自己的人格和信誉乃至前途,是非常不可取的一种做法。最近爆发的“云视链”和“游侠汽车”将成为一个标志,“创业者”的做假行为开始被摆到台面上来讨论。

在热钱涌动全民创业的高潮之下,“创业者”该是时候反思一直,找回自己的初心了。否则早晚有一天,“创业者”这个代表励志和梦想的词,将会被染上一层灰色,一个正能量的名义将会变成一个贬义词,这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创业者该从参加各种大会的路上回归了,少一些论坛和炒作,多花一些心思去研究用户的行为和打磨自己的产品,少花心思做高估值多想一想怎么做好自己的用户凝聚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