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鉴赏 来自天国的小雪花 积雪草 今天下雪了。

标签:阅读发布时间:2016/6/17 17:42:00

阅读鉴赏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第5~8题。

①且说高衙内自从那日在陆虞候家楼上吃了那惊,跳墙脱走,不敢对太尉说知,因此在府中卧病。陆虞候和富安两个来府里望衙内,见他容颜不好,精神憔悴,陆谦道:“衙内何故如此精神少乐?”衙内道:“实不瞒你们说,我为林冲老婆,两次不能勾得他,又吃他那一惊,这病越添得重了。眼见的半年三个月,性命难保。”二人道:“衙内且宽心,只在小人两个身上,好歹要共那妇人完聚,只除他自缢死了便罢。”正说间,府里老都管也来看衙内病症。那陆虞候和富安见老都管来问病,两个商量道:“只除恁的。”等候老都管看病已了出来,两个邀老都管僻静处说道:“若要衙内病好,只除教太尉得知,害了林冲性命,方能勾得他老婆和衙内在一处,这病便得好。若不如此,已定送了衙内性命。”老都管道:“这个容易,老汉今晚便禀太尉得知。”两个道:“我们已有了计,只等你回话。”

②老都管至晚来见太尉,说道:“衙内不害别的症,却害林冲的老婆。”高俅道:“几时见了他的浑家?”都管禀道:“便是前月二十八日,在岳庙里见来,今经一月有馀。”又把陆虞候设的计备细说了。高俅道:“如此,因为他浑家怎地害他?我寻思起来,若为惜林冲一个人时,须送了我孩儿性命,却怎生是好?”都管道:“陆虞候和富安有计较。”高俅道:“既是如此,教唤二人来商议。”老都管随即唤陆谦、富安,入到堂里,唱了喏。高俅问道:“我这小衙内的事,你两个有甚计较?救得我孩儿好了时,我自抬举你二人。”陆虞候向前禀道:“恩相在上,只除如此如此使得。”高俅见说了,喝采道:“好计!你两个明日便与我行。”不在话下。

③再说林冲每日和智深吃酒,把这件事不记心了。那一日,两个同行到阅武坊巷口,见一条大汉,头戴一顶抓角儿头巾,穿一领旧战袍,手里拿着一口宝刀,插着个草标儿,立在街上,口里自言自语说道:“不遇识者,屈沉了我这口宝刀!”林冲也不理会,只顾和智深说着话走。那汉又跟在背后道:“好口宝刀,可惜不遇识者!”林冲只顾和智深走着,说得入港。那汉又在背后说道:“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的军器的!”林冲听的说,回过头来,那汉飕的把那口刀掣将出来,明晃晃的夺人眼目。林冲合当有事,猛可地道:“将来看。”那汉递将过来,林冲接在手内,同智深看了,吃了一惊,失口道:“好刀!你要卖几钱?”那汉道:“索价三千贯,实价二千贯。”林冲道:“值是值二千贯,只没个识主。你若一千贯肯时,我买你的。”那汉道:“我急要些钱使,你若端的要时,饶你五百贯,实要一千五百贯。”林冲道:“只是一千贯,我便买了。”那汉叹口气道:“金子做生铁卖了!罢,罢!一文也不要少了我的。”林冲道:“跟我来家中,取钱还你。”回身却与智深道:“师兄且在茶房里少待,小弟便来。”智深道:“洒家且回去,明日再相见。”

④林冲别了智深,自引了卖刀的那汉,去家去取钱与他,就问那汉道:“你这口刀那里得来?”那汉道:“小人祖上留下。因为家道消乏,没奈何,将出来卖了。”林冲道:“你祖上是谁?”那汉道:“若说时,辱没杀人!”林冲再也不问。那汉得了银两自去了。林冲把这口刀翻来复去看了一回,喝采道:“端的好把刀!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林冲当晚不落手看了一晚,夜间挂在壁上,未等天明,又去看那刀。

⑤次日巳牌时分,只听得门首有两个承局叫道:“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一口好刀,就叫你将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林冲听得,说道:“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两个承局催得林冲穿了衣服,拿了那口刀,随这两个承局来。林冲道:“我在府中不认的你。”两个人说道:“小人新近参随。”却早来到府前,进得到厅前,林冲立住了脚。两个又道:“太尉在里面后堂内坐地。”转入屏风,至后堂,又不见太尉,林冲又住了脚。两个又道:“太尉直在里面等你,叫引教头进来。”又过了两三重门,到一个去处,一周遭都是绿栏杆。两个又引林冲到堂前,说道:“教头,你只在此少待,等我入去禀太尉。”

⑥林冲拿着刀,立在檐前,两个人自入去了。一盏茶时,不见出来。林冲心疑,探头入帘看时,只见檐前额上有四个青字,写道“白虎节堂”。林冲猛省道:“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如何敢无故辄入?”急待回身,只听的靴履响、脚步鸣,一个人从外面入来,林冲看时,不是别人,却是本管高太尉。林冲见了,执刀向前声喏。太尉喝道:“林冲,你又无呼唤,安敢辄入白虎节堂?你知法度否?你手里拿着刀,莫非来刺杀下官?有人对我说,你两三日前拿刀在府前伺候,必有歹心。”林冲躬身禀道:“恩相,恰才蒙两个承局呼唤林冲,将刀来比看。”太尉喝道:“承局在那里?”林冲道:“恩相,他两个已投堂里去了。”太尉道:“胡说!甚么承局敢进我府堂里去!左右,与我拿下这厮!”说犹未了,旁边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把林冲横推倒拽。高太尉大怒道:“你既是禁军教头,法度也还不知道。因何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欲杀本官?”太尉喝叫左右排列军校,拿下林冲要斩,林冲大叫冤屈。太尉道:“你来节堂有何事务?见今手里拿着利刃,如何不是来杀下官?”林冲告道:“太尉不唤,如何敢见?有两个承局望堂里去了,故赚林冲到此。”太尉喝道:“胡说!我府中那有承局?这厮不服断遣!”喝叫左右:“解去开封府,分付滕府尹好生推问,勘理明白处决。就把宝刀封了去。”

(节选自《水浒传》第七、八回,有删改)

5.下列对文章有关内容的分析和鉴赏,完全正确的两项是 ()

A.在设局陷害林冲节堂行刺这件事上,陆虞候和富安二人实为主谋,他们出谋定计,一心为了讨好高俅,流露出一副奴才嘴脸。

B.节选部分心理描写十分典型,衙内的心思,陆谦、富安和老都管的密谋,都先有心理描写,再有语言和行为描写,故而十分形象。

C.老都管的“这个容易”这句话,说得十分轻巧,由此可见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身家性命在高俅的一名家奴口中是多么的不足挂齿。

#from 文言文阅读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D.这段文字的情节:高衙内害相思是序幕,陆虞候、富安和老都管的密谋是开端,林冲买刀是高潮,被骗误入节堂遭冤枉是结局。

E.水浒人物语言个性化特色十分鲜明。衙内的话,分明是一街痞;陆谦、老都管的话,分明是一走狗;卖刀人的话,分明是一落魄穷汉。

解析:此题考查对文章内容与手法的综合分析鉴赏。B项,“心理描写十分典型”说法不当,文中少有心理描写。D项,“林冲买刀”是发展,“误入节堂”是高潮。E项,“卖刀人”“是一落魄穷汉”理解错误。

答案:AC

6.依据小说的相关内容,简要概括林冲形象的特点。

解析:节选这段文字,直接写林冲的在中间和后半部分,抓住“把这件事不记心了”,“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以及林冲对卖刀人和两个承局的对话可以概括出来。

参考答案:(要点)心存幻想,安于现状,为人单纯(容易上当)。

7.赏析小说中画线的文字。

解析:这段文字是林冲的语言和动作描写,写林冲对刀的喜爱,暗示了陆虞候的计谋已成,为下文的比刀作铺垫。可以从内容和结构两个方面鉴赏。

参考答案:这段文字采用了动作、语言描写的手法,写出了林冲对刀的喜爱;揭示上文陆虞候的阴谋,在街上卖宝刀是为了引诱林冲,也为下文太尉府比看刀埋下伏笔。

8.导学号38730001林冲误入白虎堂受冤屈被刺配,在发配沧州的道上鲁智深“大闹野猪林”,他选择忍辱退让。结合《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和本文的有关内容,分析林冲性格的发展为什么要在“火烧草料场”时才产生突变?

解析:此题探究小说情节安排的技巧和塑造人物形象的艺术。可以从林冲性格发展的历程和小说的主题角度思考探究。林冲的一再忍隐,实际上是他对朝廷抱有幻想,本身没有造反的想法,直到他清醒地认识到高俅的残忍,完全丢掉了幻想,才完成了性格的转变。

参考答案:林冲虽已冤屈地被刺配沧州,但他仍然忍辱苟安,希望重获生路。发配沧州的道上,不是鲁智深搭救,林冲也就没有生路了。但此时的他尚有诸多幻想;他的教头地位,优厚的俸给,温暖的小家庭都使他对官府和自己的前途存有幻想。直到火烧草料场,高俅的阴谋已暴露无遗,才彻底粉碎了他的一切幻想,使他坚定地走上反抗道路,完成了性格发展的突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