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庆七一党员活动周”方案

标签:庆,党员,方案发布时间:2016/5/27 14:10:00

吴天明的《百鸟朝凤》观后感1000字1篇

因为一张海报而去看电影,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片子很简单,平铺直叙,甚至姿态有点太过老旧。主人公焦三爷是个吹唢呐的老艺人,“唢呐离口不离手”是他的坚守,也是他的执拗。和大多数老一辈手艺人一样,他严肃刻板,要求弟子悬空吹羽毛、芦苇吸河水而绝不手软。当然,他也同样符合黑脸必柔软定则,狠心赶走徒弟蓝玉,却假装下地不忍面对别离。

故事大致分成了学艺阶段和唢呐班解散两段,前一半是旧时光里唢呐班的美好光景。在无双镇,但凡红白喜事都要请唢呐匠奏上一曲,一般人家请四台,富贵人家请得起八台,而比八台更厉害的正是这“百鸟朝凤”。而这镇子上会吹“百鸟朝凤”的,也是唯一有资格审判谁能受得起这“百鸟朝凤”,只有焦三爷一人。

在这种大环境下,天鸣和蓝玉在亲人的期盼下被送进了焦三爷的宅子,做起了唢呐学徒。蓝玉悟性极佳,但性子太野,天鸣虽气力不够,却有十足的韧性。这一段光景在镜头下显得十足的可爱与温柔:高高的芦苇荡里,小男孩一头汗水的可劲往上吸河水;师徒三人听着林间各式的鸟叫,猜着模仿着笑着;天鸣为没能得到传下的唢呐哭的不可开交……只有唢呐便看得到光明的童年,是这样的灿烂美好。早已猜中的结局是,焦三爷把唢呐班和“百鸟朝凤”最终一并传给了游天鸣——毕竟大多数事情呐,天分并不是那么重要。

然而,从游家班接替了焦家班那天起,新时代也开始接替了旧时光。面对没落的必然性,我们该如何走向末路?新时代的到来,给镇上带来了新鲜观感的洋乐队。而唢呐匠,不再被视为亡人德行的审判者,也不再享受太师椅上的风光。走向没落的唢呐班与广受欢迎的洋乐队、或者说是与新潮流的叫嚣,注定是一场只输不赢、没有意义的对抗,不过多折了几支唢呐罢了。当我看到唢呐班与小瞧唢呐的村民大打出手,一脚又一脚踩烂了唢呐,一种可笑可悲、无言无奈的荒谬感在心中升了上来——为了坚守所爱拼尽全力去抗争的同时,竟然会顾不上保护所爱而亲手将其碾成破烂。

不得不承认,唢呐班已经被时代的洪流拍死到了岸上。新旧交替,社会变革,巨轮之下谁也无能为力,只得被活生生的碾压。他们眼前的,不过是一道怎么选更糟糕的命题。是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将自己放逐?还是让自己忠于理想,为自己牺牲?两条绝路摆在面前,你会怎么选?

焦三爷在末路面前选择了不甘,选择了坚守。他不明究里的怒斥天鸣散了游家班,他挨个找到他曾经的爱徒愤怒的扔了他将进城务工的行囊,他为奏一曲百鸟朝凤让唢呐口渗出了血。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唢呐匠独坐太师椅上,敬送亡人的景象再也不复来。电影《老炮儿》里,被时代抛弃的六爷,也坚守着他的江湖道义而与时代对峙。六爷和焦三爷一样,似乎也不知道如何与格格不入的世界和解,又如何与格格不入的自己和解。他们在绝路上加速奔驰,想抓住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抓不住。绝望的时刻,似乎以坚守的姿态狂奔向末路,还算是个容易的选项。毕竟,偏执于理想,总算像是抓住了什么啊。

偏执于理想,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啊?

时代变迁也好,传统没落也罢,世事总是起起伏伏,由盛向衰。而事物本身或许没有什么意义。如唢呐,无论谈起艺术需要,亦或文化价值,这些意义也不过都是我们自己赋予的。要说唢呐一定存在的意义,似乎也没有什么。而我们之所以随其慨叹,为其挽歌,全是我们主观为自己所观所处注入了无尽的意义罢了。《山海经》中说,离相无往。体会到这一点,试着挣脱对表象的偏执——离相。如果外在事物不值的执着痴迷,自己的内在世界也就不需要随喜怒哀乐或其他情绪所盘踞——无往。(《解释的工具》熊秉元)

离相而无往,并不是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是试图给自己一种选择的权利:我们可以选择入世还是出世,可以决定择生或是择死。也并不是说哪一种选择更好,而是说把命运的选择权我在了自己的手中:波澜壮阔飞蛾扑火、平静如水隐于大市,都是自己的造化。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张充和先生七十岁写下的一联,倒是把情字看淡。人生如戏,潮涨潮落,不过终是随风淡远。情义如是,理想也如是。只不过,要把理想看淡,或是把情字看浅,哪有那么容易。太多太多的人偏执于理想,即便面对的只剩下理想的坍塌,他们选择的仍是去不惜一切拼命抓住那断掉的稻草。又想起《北平无战事》,时代乱流中多少殉道者,忠于各自的理想,却谁也挽不回理想。最难忘,举枪自尽的可达。和建丰同志最后的通话,他哭的很伤心。他知道国民党要完了,自己也被党抛弃了。自己的信仰失去了意义,无力回天了。他最后的偏执,恐怕就只有同理想一同死去了吧。

有时候总觉得,献身理想的殉道者似乎和沉沦于毒品的瘾君子并无二致。不是戒不掉,只是舍不得那个在理想的幻觉中发作癫狂的自己。贪恋那片刻窥探到理想之光的超幸福,甘愿接受无法实现之永恒的不幸。人活一世不容易,钻进了死胡同,这种偏执,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啊!当给自己的定义失去了意义,那么我是谁?

其实,不必说理想。理想者死于理想,情圣死于情义,艺术家死于艺术,野心家死于朝堂。人总是要献身于什么的,似乎通过这种种偏执才能找到一点自我。有时候想想,我们把自己献身给了什么,便是把自己定义成了什么本身。当失去了它,我们就一无所有。这是我们所面对的,就会变成一场血淋淋的不可解——我是谁?

当认定的自己的存在不再有意义,那么我是谁?当我所坚守的自己再也收不到肯定的回答,到底我是谁?当我们再也不能回答自己“我是谁”,一种绝望而无力便会吞噬了我们的所有。正如焦三爷把自己的一生的定义成了唢呐匠,当唢呐匠的存在不再有意义,又让他他如何告诉自己我是谁?所以,这场为了唢呐、为传统文化的坚守,也是焦三爷为了自己,绝望的坚守。所以,当文化局找上门来要帮唢呐申遗,焦三爷是拼了命的要天鸣答应。因为他的生命已成为了唢呐本身——这点痕迹是他最后能看到的,能够留下的证明自己存在的回答啊。

关于电影。

虽说这部电影非常直白,主题也很简单。但真的十分打动我。几处场景都惹得我心头发蒙,一股拧着的劲怎么也出不来。印象最深的,还是游家班第一次出活后,天鸣回来看师父。焦三爷拿出陈年的好酒喝到醉醺醺,醉红的脸上嘴角上扬,摇摇摆摆,手舞足蹈地吹着唢呐,畅谈着当年“太师椅”上的风光。那种近乎癫狂的欢愉特别能触发我心里的无力与难过。知道了一些导演的事后,更能明白为什么电影中的描述这么能击中,因为这个命题是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下每个人都会面对的问题。尤其是老一辈。导演拍这部电影,似乎也在拍自己。想到这里,似乎心里更不舒服了。还是就此打住吧。

关于遗憾。

#from 吴天明的《百鸟朝凤》观后感1000字3篇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其实关于这部电影还是有几个遗憾:关于配乐,先前最期待的还是唢呐本身带来的悲怆,那种天然的力度。但似乎电影里很难感到,最期待的“百鸟朝凤”也不如语言描述上的那样惊人又动听。倒是最后那段焦三离去,悲鸣中交响乐逐渐盖住了天鸣奏出的唢呐曲儿。不知道这最后是不是一种暗示,但这种交融的感觉加在最后很给我无奈也是触动。关于配音,电影里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着土话总感觉不是那么舒服。算是小小的遗憾吧。关于留白,其实还是感到片子有些急,有些镜头意犹未尽,画面却猛地跳走了。不过,感动常在。

吴天明的《百鸟朝凤》观后感1000字2篇

很久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了,更是第一次在电影院里看文艺片,在看之前,我虽然买过票了,但也总不想去看,我很害怕看到悲伤的部分,但我现在真的很庆幸,我去看了!

唢呐从一开始人人都尊重的东西变成了,人人都看不上的东西,焦师傅是唢呐的最后一代幸运儿,他是有眼光的,他挑选了天分一般但非常刻苦努力的游天明,因为他知道蓝玉性子野,对唢呐没有从一而终的坚持,事实最后也证明了,师傅的选择是正确的。

从开头唢呐匠们的演出遇到的盛况到最后只有天明一个人孤零零的为师傅吹《百鸟朝凤》送行,反映出了传统匠活的落寞,从演出的跪下来谢恩;到只给每位唢呐匠一条烟一个红包,而不再行接师礼;最后唢呐班子都没了。焦师傅在喝多后即兴吹的唢呐发出的感想,可以想象焦师傅对这样的行为有多无奈,他一边告诉天明“不要只盯着手里的票子,要盯着手中的唢呐”到失望的表示“规矩没了,规矩没了”,在与人打完架后拾起损坏的唢呐,心中的悲愤。

焦师傅在自己弥留之际还把自己的牛卖了,不是为了给自己治病,而是想再给天明置办一套新装备,其实他明白,现在的人已经不爱听唢呐了,置不置办新装备已经没有用了,但他还是想为天明做些什么,为唢呐再做些什么。

天明的师兄们都出去打工,不是因为他们不爱唢呐了,而是因为他们需要养家糊口,焦师傅把他师兄的行李全扔了,他师兄只是看着焦师傅,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最后焦师傅亲自上阵吹唢呐,吹出了血,都还不停,最后他吐了一大口血,还不让停,让天明吹主调,他帮忙伴奏,因为唢呐已经没有人了,他必须自己挺起来。

德高望重的焦师傅,死后连四台大戏都没有,只有他最骄傲的徒弟天明独自为他吹唢呐送行,最后焦师傅放心的转身离去,因为他相信天明会继续吹唢呐的,哪怕天明是最后一个唢呐匠。

吴天明的《百鸟朝凤》观后感1000字3篇

大概因为是影评分数比较高,我才选了《百鸟朝凤》这部电影去看。每次和大宝去看电影都是找急忙慌的赶去,路上不是堵车就是电影已经开场了,昨天我还化了眉毛,吐了口红,结果从上车到电影结束,大宝都没看出来,加上眼看着电影就要开场了,而我们还堵在路上,情绪就开始急躁起来,一直埋怨他。

好不容易找到第九排座位,坐下来凳子还没捂热,就有两个美女来找座位,我们又换到了另一边。这才正儿八经的看起电影来。

游天鸣的爸爸为了完成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强加给天鸣,甚至为了让焦班主留下天鸣而暴打天鸣。搁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父辈未完成的心愿寄托在子女身上,也让我想起一些学戏曲、杂耍的孩子,因为偷懒或者学艺不精而被鞭打,挨饿等酷罚。还好,在天鸣学唢呐时并没有因为笨让焦班主打他,反而越来越喜欢他,但他并不会表达出对任何一个徒弟的喜爱,这也大概跟严师出高徒有关系吧。

一个人学艺总是孤单的,也没有比较。剧情安排一个灵活性较强年龄又相仿的蓝玉,从而更衬托出学习唢呐需要一个稳重踏实又能将这门艺术传承下去的人。蓝玉吹着一根鹅毛出场确实看得出他的肺活量比天鸣好,更适合吹唢呐。但是蓝玉看似学什么都很快,也很聪明,很讨喜,仿佛大家一开始就注定蓝玉是百鸟朝凤的继承人。但是只有真正爱唢呐,把唢呐吹到骨子里的人才更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走这一门路。焦班主告诉天鸣,当初选择他是因为他的眼泪。纯真,不是天性。

再说说唢呐的兴衰,电影从一开始天鸣爸以会吹唢呐为荣,到后面游家班解散,游爸爸指责天鸣说学唢呐有什么用?游妈妈说吹唢呐能挣几个钱?连个媳妇都娶不到。看看现在的社会,随着时代的变迁,新事物必然代替旧事物,但是守了一辈子的宝贝唢呐,荣耀了一辈子的百鸟朝凤,在人们面对乐器新乐声时,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任谁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看到焦班主因为人们的转变急红了眼睛,几个徒弟因为唢呐赚不到钱不得不放弃唢呐,嘲讽、无奈、甚至有些绝望。

社会在变迁,不得不抛弃一些旧事物,但是不应该抛弃老一辈传下来的艺术品,除了电影中我们中的唢呐,还有一些像中国的戏曲、杂技、书法、武术、古琴等渐渐已被人们所淡忘。前几天我看电视节目,一个27岁长得很文静的一个女孩身穿戏曲服,我以为是表演变脸的绝活,但是观察了一下,脸上的色彩并没有变化,而嘴巴里露出几颗獠牙来。我以为是她生理缺陷或者什么导致的,结果卸妆之后主持人采访她时,嘴巴里的牙齿又变正常。跟着主持人的思路渐渐了解到她是我们国家一个獠牙戏表演者。通过她我才了解到,原来我们国家还有这样一种绝艺。今天顺带百度了一下中华獠牙戏,(獠牙材料取自二百公斤以上的雄性野猪下腭骨上的野猪獠牙。 每一代传人都有一个艰苦的练功过程, 时间约为3年 , 练功期间会出现口腔红肿,舌头麻木,头昏眼花,食欲不振、口腔糜烂、脱皮、结茧的艰辛过程。可称之“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功” 。中华獠牙戏的“变獠牙”艺术看似轻松, 实则是中华三大苦功之一。 艺人将獠牙含在口中,以舌为主要动力,齿、唇、气为辅助。它的程序分一咬、二舔、三吞、四吐。变化多端的动作,刻划了正义之神在野性中凸显的灵动之美。它以精湛的“变獠牙”功夫,强烈吸引观众的眼球,常以狂放的身段亮相,在不同的戏剧中塑造了众多神话的化身, 如龙王、 阎王、雷公等各种神话人物的骄横之态被称之华夏一绝!)看完实则惊叹不已。

百鸟朝凤这部电影应该是这几年来看过的最好的一部片子。没有谈情说爱,讲的都是现实生活中最朴实的写照。在老家里,也多少见过一些唢呐匠,但他们并不是纯粹的唢呐匠,他们的小队伍里除了唢呐外,还有鼓手、琴师、主唱,延和这个社会生活发展的需要,唢呐与现代音乐相结合,虽然我没有生活在几百年以前,也没有观看过几百年前人们对唢呐的敬重,但是我想,现在的唢呐再也吹不出几百年前的味道,也没有人再像焦班主那样爱唢呐爱到骨头缝里。虽然我不会乐器。也不热爱唱歌,但是我希望多一些人将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绝技一直传承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