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学一做”中增强“四种意识”

标签:学,做,增强,意识发布时间:2016/5/27 9:47:00

古诗文阅读(36 分)

(一)文言文阅读(19 分)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 4—7 题。

庾峻,字山甫,颍川鄢陵人也。少好学,有才思。尝游京师,闻魏散骑常侍苏林老疾在家,往候之。

历郡功曹,举计掾,州辟从事。太常郑袤见峻,大奇之,举为博士。时重《庄》《老》而轻经史,峻惧雅道陵迟,乃潜心儒典。属高贵乡公幸太学,问《尚书》义于峻,峻援引师说,发明经旨,申畅疑滞,对答详悉。迁秘书丞。长安有大狱,久不决,拜峻侍御史,往断之,朝野称允。武帝践阼,赐爵关中侯,迁司空长史,转秘书监、御史中丞,拜侍中,加谏议大夫。常侍帝讲《诗》,中庶子何劭论《风》《雅》正变之义,峻起难往反,四坐莫能屈之。

是时风俗趣竞,礼让陵迟。峻上疏曰:“臣闻黎庶之性,人众而贤寡;设官分职,则官寡而贤众。为贤众而多官,则妨化;以无官而弃贤,则废道。是故圣王之御世也,因人之性,或出或处,故有朝廷之士,又有山林之士。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犹人之有股肱心膂共为一体也。山林之士,被褐怀玉,太上栖于丘园,高节出于众庶。其次轻爵服,远耻辱以全志。最下就列位,惟无功而能知止。彼其清劭足以抑贪污,退让足以息鄙事。故在朝之士闻其风而悦之,将受爵者皆耻躬之不逮。斯山林之士、避宠之臣所以为美也,先王嘉之。节虽离世,而德合于主;行虽诡朝,而功同于政。故大者有玉帛之命,其次有几杖之礼,以厚德载物,出处有地。既廊庙多贤才,而野人亦不失为君子,此先王之弘也。”

又疾世浮华,不修名实,著论以非之,文繁不载。九年卒,诏赐朝服一具、衣一袭、钱三十万。临终,敕子珉朝卒夕殡,幅巾布衣,葬勿择日。

(《晋书·庾峻传》有删节)

4.对文中划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犹人之有股肱心膂/共为一体也。

B.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犹人之有股肱/心膂共为一体也。

C.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犹人之有股肱/心膂共为一体也。

D.朝廷之士/佐主成化/犹人之有股肱心膂/共为一体也。

5.下列对文中加线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文中的“迁”,指升任官职;“转”指调动官职;“拜”指(被)授予官职;“加”指在原有的官职之外,兼任其他官职。

B.文中的“功曹、计掾、从事、散骑常侍、太常、博士、秘书丞、侍御史、关中侯、司空长史、秘书监、御史中丞、侍中、谏议大夫、中庶子”等都是官职名。

C.文中的“践阼”也作“践祚”,指皇帝登上皇位。文言文中表示此意思的词还有“登基、登极”等。文中的“廊庙”指朝廷。

D.文中的《诗》指《诗经》,《风》《雅》指诗经的《国风》和《大雅》《小雅》;《庄》指《庄子》,《老》指《老子》;“经史”指儒家经典和史学著作。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from 文言文阅读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A.庾峻喜学习,有才能。游历京师的时候曾经拜谒老病在家的魏朝散骑常侍苏林;侍讲《诗经》的时候,曾经屡屡驳难中庶子何劭。

B.庾峻能断决,有口碑。一次,长安久拖不决的疑狱,经他一剖断,立即分明,朝廷内外称赞他断案公平。

C.庾峻砭时弊,有忧患。面对重道轻儒的现实,他害怕正道衰微,于是潜心钻研儒家经典;面对人们热衷于物质攀比、礼让之风衰微的现实,他上疏陈述朝廷之士要多学习山林之士的君子之风。

D.庾峻讲薄葬,忌浮华。临终前立下遗嘱:如果自己早晨死去晚上就装殓,头戴幅巾,身穿布衣,埋葬时不特意挑选时日。

7.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10 分)

(1)峻援引师说,发明经旨,申畅疑滞,对答详悉。(5 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故在朝之士闻其风而悦之,将受爵者皆耻躬之不逮。(5 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D

5、答案:B(“关中侯”是爵位而非官职)

6、答案:C(原文“风俗趣竞”是指人们热衷于仕进,而非物质上攀比)

7、(1)庾峻引述老师的观点,阐发说明《尚书》的主旨,解答(其中的)疑问和不通的地方,回答详细周到。(“援引”1 分,“发明”1 分,“申畅”1 分,“疑滞”1 分,“详悉”1 分。)

(2)所以在朝为官的人听说他们的节操,而对此感到高兴,将要接受爵位的人都对自己比不上他们感到羞耻。(“风”1 分,“悦之”1 分,“耻”1 分,“躬”1 分,“不逮”1 分。)

【参考译文】

庾峻,字山甫,颍川鄢陵人。庾峻从小好学,才思敏捷。曾游学到京师,听说魏朝的散骑常侍苏林在家又老又病,前去探望。

庾峻历任颍川郡功曹,被举荐为计掾,豫州聘任他为从事。太常卿郑袤见到庾峻,非常惊叹,把他推荐为博士。当时学界注重《庄子》《老子》而轻视儒家经史,庾峻担心儒道衰微,于是静心投入研究儒家经典。正逢高贵乡公临幸到太学,向庾峻询问《尚书》的大义,庾峻引述老师的观点,阐发说明《尚书》的主旨,解答(其中的)疑问和不通的地方,回答详细周到。升任为秘书丞。长安(当时)有个大案子,久久不能判决,于是朝廷任命庾峻为侍御史,前往审理,朝内朝外都陈赞他的公正。晋武帝即位,封他为关中侯,升任司空长史,改任秘书监、御史中丞,又任命为侍中,兼任谏议大夫。常常侍奉在皇帝身边,为他讲解《诗经》,中庶子何劭谈论《风》《雅》正变(指《诗经》的正风、正雅和变风、变雅及遵循其创作原则的作品)的大义,庾峻起身反复诘难他,在坐的都不能驳倒庾峻。

当时的风俗热衷于仕进,礼让的风气衰微。庾峻上疏说:“我听说黎民百姓的品性,人多但是贤能的人太少;分设了官职,则官职少而贤能的人又太多。因为贤能的人多而增设官职,则有碍教化;因为没有过多的官职而放弃了贤能的人,则不合大道。所以圣贤的帝王治理天下,因人的品性,有的让他出仕,有的让他隐居,所以有在朝做官的人,又有在山林隐居的人。在朝为官的人,辅佐君主,教化天下,正如人有股肱、心膂,是不可分的整体。在山林隐居的人,穿着粗布衣服,揣着宝玉(比喻才能)。最高的隐居在丘壑田园,它们的品节高于众人。次一等的他们轻视爵位服饰,远离耻辱来保全自己的志向。最低的接受爵位,虽然没有功绩却能知道满足。他们的清洁高尚足以让人遏制住贪污之心,他们的隐忍退让足以平息鄙俗琐细之事。所以在朝为官的人听说他们的节操,而对此感到高兴,将要接受爵位的人都对自己比不上他们感到羞耻。这就是山林隐居的人和回避被过度宠爱的大臣们的可贵之处,先古的帝王赞扬这些人。他们的节操虽然违背入世的原则,但德行符合圣主的主张;他们的行为虽然违背朝仕的原则,而功绩一样有利于国政。所以对隐士的表彰,大到赐给玉帛,征聘为官,其次有颁发几杖,使之以厚德载物,出仕或隐居都有选择。一方面朝廷上有很多贤才,另一方面在野的人也多有君子,这是先古的帝王所要发扬的。”

庾峻讨厌当时浮华的风气,不注重名誉,写文章来批判它,文字太多就不一一记录了。泰始(晋武帝年号)九年去世,朝廷下诏赐给他朝服一具、一套寿衣、三十万钱。他临死时,吩咐儿子庾珉如果自己早晨死了晚上就装殓,头戴幅巾,身穿布衣,埋葬的时候不要(特意)挑选日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