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作文:冬天里的春天

标签:初二作文:冬天里的春天发布时间:2016/3/15 4:14:00

第1篇:《冬天里的春天》 800字

原野上落叶飘零,丛林中繁花落尽,而城市的树木依然苍葱,路两边绿草如茵,点缀在冬青丛中一簇簇月季花毅然在冷风中摇曳着、绽放着,火红的、淡黄的、粉红的、纯白的,色彩缤纷,艳丽无比,给人以暖暖的感觉。

白杨树挺拔向上,葱绿的叶子中开始有泛黄的树叶点缀着,似乎仅仅是初秋的感觉。路边的法国梧桐黄叶多起来了,风起处,飘落了几片,也只是秋风扫落叶的意味。街心公园里的龙爪槐,头上还顶着那奇形怪状的绿色帽子,显得还是那么精神抖擞;一棵石榴树,已满树的金黄,稀疏的叶子中还点缀着几个涨红了脸,开着口笑的石榴,好像在为人们的思想境界的提高而高兴。

我真真的感到秋天的存在时,它却早已离我远去了。只流下那枝头的一片孤单单的叶子怯生生的立在枝头,随时准备着死。地上早已有厚厚的一片黄叶,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有谁能想到着曾经多么有吸引力的绿叶如今回会落的如此这般。

我感到秋的逝去,是当下过第一场小雪后,那雪没有留在地上却留在了心上,淡淡的,薄薄的,却又是暖暖的,抛开这雪的温暖,单想单看但听,那景象那原野那呼啸的风,就使人颤粟。我想着,一人站在这鹅毛大雪的世界里,用我的手亲自去亲吻那香的雪。可我碰到时感觉却是凉凉的。那已是暮年的垂柳在也每有了昔日的妩媚日只有满是皱纹的棱再北风的呼啸中颤微微的摇摆。这地上的雪也还并不的厚,但我忍不住的欣喜,居然躺下去与着大地做亲密的接触,仍感到在冰冷的背后是温暖,并且怕是地的呼吸。我闭上眼,时间在我的脑中旋转。我在搜索,似乎每一次的冬都是如此这般的寂静与悲伤,有雪的饴或是无或是无雪的。不过在冬天无雪是很难的,虽然有时只是象征性的飘零,着几点,飘零的雪足以衬托出这冬的萧条。既无鸟鸣有无飞雁,在这万物都死去的时节仅有那松柏的一抹绿,显得那么僵硬。足以让冬的乐诗演奏出一阵嘈杂的乐曲。

无论那金黄的秋还是这悲戚萧条的冬,都有那么些冷酷更有些悲壮?难道这秋这冬就着么冷人懊丧吗?人间没有永恒的冬天。

于是我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雪的颠峰眺望。

那岂不是春的风影。

上海杨浦区建设小学五年级:徐梓栗

第2篇:冬天里的春天 750字

春天的出现,总是在不经意间。

寒冬腊月的时候,看着崭新的日历,知道春天就藏在里面。翻动日历,翻到立春、春分等节气,随着手指的捻动,想象中的春天在纸页里缓缓行进,一连串的画面也在心中涌现:流水、花香、歌谣、翠绿的杨柳、快乐的单衫少年……但人人心里都明白,现实中的春天与纸上的春天,毕竟是不同步的,甚至可以说毫不相干。

春天,也许只属于敏感的眼睛、耳朵、皮肤,或者,只属于那些被春天造就的最早觉醒的心灵。

比如,对于我来说,今年的春天,也许与一个小姑娘有关。大地冰封,过节的鞭炮还只是零星地燃放,那天下午,我到一个朋友家去玩,他女儿在院子里玩跳跳鼠。那是用弹簧、钢管和铁片组合而成的玩具。那女孩儿站在上面跳来跳去,那个沉重的玩具,此刻竟显得很轻巧,富有灵性。她嘴里数着:1、2、3、4……羊角辫也随着颤动。我忽然觉得,那不仅是一个女孩儿在跳,沉重的钢和铁也似乎跳跃起来,并且快乐。我身躯里积压的如冬天般的笨重感倏然消失,春天的节奏一下子和上了我的心跳。

孩子是不太注意春天的,但每一个快乐的孩子都是春天的使者。哦,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他们只是快乐。

比如我又想,今年的春天,也许与一场雪有关。那天早晨打开窗户,满世界的银白扑入眼帘,原来,夜里不知不觉下了很厚的雪。由于落雪,空气清新得要命;雪片特别大,接在手里,晶莹剔透,精美的图案非常清晰。那种清凉的气息仿佛一下子就梳理了我杂乱的心绪,而它瞬间消融带来的晶莹水滴和一点点细微的凉意,又仿佛许多温暖如春天的往事涌上心头,让人心中宁静,却又仿佛起了轻轻的战栗。也许这就是春天,由寒冷包裹的一缕暖意,从雪的缓缓飘落中,从一片银白中,破茧而出。

原来,春天就是这样一个永恒的季节,它从没有远离,它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不期而至。

第3篇:冬天里的春天 900字

父爱如山,呵护生命的火;父爱如火,点亮希望的灯;父爱如路,指引着我们前行……

——题记

六岁

我在门前学自行车,没有鼓励,没有指导,自然是摔了又摔,双腿鲜血淋漓。那一刻,我多希望父亲来关心我一下,来扶起我。可是,没有,有的只是父亲冷漠的眼神和转身离去的背影。他的脚步是那么坚定,哪怕回头看我一眼也好呀!知道父亲的背影消失,我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关心,我的泪沿着双颊缓缓流落……

十岁

我在领奖台上,拿着奖章,心里满是自豪与喜悦。我在人群中寻找,唯独没有他,台下,唯独坐着一个他。我们透过人群对视着,依旧是那冷漠的眼神,我的心凉了半截。那毫不留情的转身,更让我的泪水侵湿了脸,我我没有发现他的手在颤抖,只是心里冰天满雪……

那几年,我处于最寒冷的冬天。

十四岁

我们站在校门外,没有拥抱,没有劝告,没有鼓励,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他的眼神里好像多了一些什么,我不知道。他伸出手想摸摸我的脸,可似乎在犹豫着,手停在了半空中,而后缓缓的放下了,那么沉重。我的心里忽然感到暖暖的,如春光里的阳光,抚平我心中的皱痕,恍然间发现了父亲头上的银丝,一根一根的,那么刺眼,才感觉到了父亲的衰老,泪模糊了视线。父亲嗫嚅着,想说些什么,还是没说出口,低叹一声,转身离去。看着父亲发白的工作股,微弓的身子,蹒跚的步伐,我就感到心中的冰川在消融,汇成小溪,幸福的向前流淌。走到拐弯角的父亲突然一闪到了墙后,稍稍探出头来想我张望着,见我还在看着他,就像做错了事被发现的孩子般红着脸,很快便走了。望着他,我再也忍不住了,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我可怜的父亲,你的女儿竟到今天才读懂了你……

爱的小芽在我们共同的浇灌下开了最美的花儿。

以前的我太过轻狂而浮躁,一直忽略我背后有一份沉默的父爱。我今天才明白,你的脊梁为谁而弯,你的脸为谁憔悴你的头发为谁而斑白……

考场里,我平静地坐着写下这份沉默的爱,呵,持久的寒冬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春天……

第4篇:冬天里的春天 1200字

爷爷指着床头快要枯死的吊兰,对我说,等它变绿了,春天就来了。

听到这话时,我正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漫天的飞雪,根本没指望吊兰会变成绿色。公司的年假将至,爸妈都早出晚归,忙得焦头烂额,我不爱植物,也无暇去顾它。果不其然,半个月光景过去了,吊兰仍死气沉沉地趴在土壤上,像一只晒干的章鱼,再浇水也无济于事。爷爷偏又嘱咐我照看好它。我也只好每天一浇水,除此之外不再多事。

一只麻雀落到窗头,站在我那颗枯黄的吊兰花盆上,我一开窗,它便“喳”地一声,扇动翅膀飞走了。冬天怎么会有麻雀?我暗自奇怪。在我的印象里,冬天唯一出没自由的动物,就是楼下那只棕黄色的大肥猫。

我喜欢猫,但偏不喜欢那只黄猫。整天懒洋洋地在垃圾筒顶上一卧,用它那狭长的眼睛傲慢地审视着一些善良的居民给他准备的水和火腿。更可恶的是,它还曾跳到我的窗台上,用它肥乎乎的屁股拱掉了我最喜欢的玻璃瓶。在我看来,能在隆冬出来溜达的,也就这只阴魂不散的肥猫了。

不过说起来,我已经有一阵子没见过它了。我朝外望去,垃圾桶顶上秃秃的,不曾有猫爪印在那层薄雪上乱抓。我正奇怪,万籁俱寂的雪景中突然粗鲁地掠过一点脏兮兮的黄色。我仔细看,若不是它那特有的尾尖上的白斑,我几乎认不出那只猫——它变得瘦骨嶙峋,走路摇摇晃晃,毫无当时的神气劲儿。它的黄色皮毛覆盖着薄薄一层白雪,而它,正在这层薄雪下瑟瑟发抖。我突然觉得心里格外爽快,并决定跑出去对着它幸灾乐祸一番。

待我走到外面,它还在那里瑟瑟发抖着,用力睁大它那狭长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忽然生出一丝怜悯之心,摸出本想用来“逗”它玩儿火腿肠,剥开皮放在它面前。它却没有我预想中的一般狼吞虎咽,反而将肠从中间咬断,小口小口地嚼着面前的一半,吃完后又用鼻子将剩下一半拱开。我不禁又有点恼怒——好心好意给你东西吃,你还挑三拣四?!我对它的最后一丝同情也烟消云散了。

这时,突然听见了扑棱翅膀的声音,我猛一回头——是那只麻雀!它飞过来,在那只猫面前不知死活地啄食着剩下的半根火腿肠。这么傻的麻雀!竟然在大冬天公然抢夺一只饥肠辘辘的猫的食物!我有点担心地想赶走猫,却又怕这一举动惊跑了正津津有味吃着的麻雀,我紧张地盯着猫,想看它会不会做出什么卑鄙的举动。然而,它竟老实地趴下,用友善的目光看着麻雀。而麻雀,啄上两口,就偏过头对黄猫喳喳叫两声,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似乎一切都已习以为常……

习以为常?我突然知道了为什么原本肥胖的黄猫比变得皮包骨头,为什么它只吃掉一半火腿肠,为什么麻雀自然地飞来与猫分食,为什么我在冬天依旧听到了久违的麻雀声。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在紧要关头,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伸出的援手,帮助它共渡难关。我又知道了,为什么麻雀在我的吊兰边伫立许久,那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为另一个枯萎的生命放歌,鼓励它重新振作。在上帝面前,猫、麻雀、吊兰,都穿上不同的皮囊,被下了不同的定义,但相互关爱,原本就是生命的本能。

再回到家,我拿起喷壶给吊兰浇水。长长的叶子,枯黄依旧,但我分明看到,在一丛枯黄的老叶上,隐约笼罩起一层朦胧的绿意……

爷爷说,等吊兰变绿了,春天,就来了。

初三:高嘉欣

第5篇:冬天里的春天 750字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的洒着,像是有人在天上向下攘一样,就这样纷飞着,染白了单调的树杈,散落了屋顶,铺盖了大地。无声的零落,还是一味的白,一味的枯燥。

我躲在病房里,被温暖的空气包围着,这屋里和外面也就隔了一层墙的距离,温差却大大的存在差异。即便是这样,可医院里不还是一味的白嘛,每个墙角似乎都在向外散发着冷气。我慢慢的将我的左臂抬起来,小心翼翼地,左手腕处还被一层厚厚的纱布包围着,纱布的外界流动着空气,可纱布的里面却在流着血,碍于麻药的作用,感觉不到疼痛。我独自起身在病房走动,没走几步就又坐回了病床,靠在枕头上,把目光收敛回来,闭上眼睛休息。然而耳边却还是传来了风吹玻璃窗的声音,“呼呼——”的,内心不免产生几丝恐惧。

“吱——”门开了,妈妈走了进来,她摘下帽子和手套,把一袋吃的递给我。“哇,包子,妈,你买的?”我打开袋,热气扑了一脸。

“嗯,快吃吧!还热着呢!”妈妈拍拍自己身上的雪,对我说。

我用健康的右手拿出一个包子递向嘴边,却忽地想起妈妈也没吃午饭呢,我立刻把这个包子递给妈妈,“妈,你吃吧。”

她摇了摇手,“我刚吃过了。”

“可不是,妈,每回你给我买饭你都说你吃了,其实我知道你没吃呢,你就帮我吃点吧,这么多的包子我一个人吃不了。”我把包子塞到妈妈嘴里,“诺,妈妈,沾你嘴了哦,必须得吃了。”妈妈笑了,眼里似乎闪着泪花,在病房里灯光的照耀下,亮晶晶的。她陪着我一起吃完了午饭。

每一次,妈妈都会给我买饭吃,可她却吃得很少,她说她要减肥,其实是她总想让我多吃一点。总感觉生病住院的日子很无聊,其实有母亲给我的关爱,一直都在陪着我向病魔示威。

我们吃完饭,靠在暖器边,我躺在妈妈的肩膀上,望向窗外。在雪花纷飞的天气,上空也有一抹阳光,是那么的灿烂温暖,有太阳的地方就有春天,而这冬日里的春天的太阳,就是妈妈带给我的那份伟大的,无私的母爱。

初三:毛春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