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作文 临床医学的诞生读后感(3篇)

标签:话题作文 临床医学的诞生读后感(3篇)发布时间:2016/2/23 20:37:00

第一篇:读福柯《临床医学的诞生》有感

福柯在《临床医学的诞生》中说:“医学不仅面向人的身体,而且面向人的理论和人的社会,进而被政治化、政府化和国家化;医疗任务不仅是医学任务,而且是政治任务和国家任务。”因此医生“必须保持高尚的道德感,对病人特别是贫穷病人产生同情感。”读到这些,马上联想到儿时所读的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他说: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崄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现在的中医学教材选这一段冠名《大医精诚》)

福柯是上世纪法国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孙思邈是我国唐代伟大的医学家,而他们关注的都是社会人生。遗憾的是,当今之时道德与同情的缺失。福柯认为:“整个社会就是一所大医院”。我想:在这个大医院里,所有有求于人的人都是病人,那些手握重权者都是医生。而职业就是用来发财的,你求我,哪有不须破财的?我们满眼所见,看病要求人,读书要求人,求职要求人,诉讼要求人,升官要求人。。。。。。于是,整个医院就在进财与破财的循环中演进着。部分病好了且成了医生的人,开始收回过去的投资,而多数成不了医生的贫民永远也摆脱不了破财的命运。在这所大医院里,永远也不会有“久病成良医”的例子。

其实,人人起初都是病人,只是命运的安排,让少数人成了医生,享有了进财的权利。我们这些成不了医生的人,就只有希望能在这所大医院的走廊里游走游走,尽量的不去求医或少去求医。能如此,则大幸矣。

第二篇:临床医学的诞生读后感

由于我时间有限,粗略地阅读了《临床医学的诞生》,简而言之,该书是关于医学史的研究,讨论现代医学的现代意义,也是一部临床医学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以我的程度来说,真的有些难以理解,在没有医学知识的前提下很难连贯地阅读。所幸,这本书主要关注医学史,而不是具体的医学理论。由于语言能力所限,只阅读了中文版而没有阅读法文版,或多或少影响了我对内容的理解。不过,虽然这本书看似关于医学,关键词仍然是“权力”。作者以18-19世纪大量医学专业文献和资料为基础,着重研究了医学的实践历史和批评的可能的角度和环境。书中涉及了大量关于医生和患者及如何对待贫困的患者这样的现实问题,举个例子说,是否应该让医院义务收治的贫困的病人接受教学观察,把他们当作教学演示的对象。又还提到了死亡,生命的意义:生命就是抗拒生命缺席的各种功能的总和。观察的目光和它所感知的事物是通过同一个逻各斯(logos)来传递的,这种逻各斯既是事物整体的发生过程,又是目视的运作逻辑。

提到医学,人们总会联想到死亡,而死亡和哲学又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死亡作为一个绝对的观察生命的视点和打开生命真相的开口(就这个词的各种意义而言,甚至包括最技术性的意义)。但是死亡也是生命在日常实践中与之对抗的东西;在死亡中,生命体很自然地分解自身:因此疾病就丧失了作为偶然事件的古老地位,成为生命与死亡关系中的内在的、恒定的和流动的维度。鉴于这层关系,医生的科学和哲学家的科学具有相同的起源和相同目标,二者的血缘关系不可抹杀。《临床医学的诞生》(“The Naissance de la clinique”)出版于20XX年,继续着《古典时代疯狂史》(“Histoire de la folie àl'age classique”)的论述,福柯临死前完成了《性史》("Histoire de la sexualité")的前三卷——他最后一本关于医学和统治的著作。

第三篇:福柯《临床医学的诞生》读后感

福柯认为知识的诞生和发展都是由权力所决定的。知识就是权力—知识。权力不是某人的个人意志和手中物,不是单向的压制与服从;而是具有相互性和复杂性的关系网络;它并非发自一个核心主体,也不围绕一个中心。它是偶然的和外在于个人意志的客观力量。知识的发展不是连续和总体性的,而“某个特定时期存在于不同科学领域之间的所有(权力)关系”即知识型,知识型是“无意识的”,它是思想、话语领域的权力关系集合。它作为匿名的思想、无身份的理论,先于具体的个人决定了个人的行为。

所以福柯说“人死了”,因为启蒙以后代替了上帝的,专横跋扈和至高无上的先验理性并不存在,它自以为能够宣判异端,扩张同一性,但实际上只是依靠权力策略和技术维护自己权威的虚假主体。精神病人和罪犯等另类作为差异仍然与同一对立着,仅仅因为权力机制的原因而沉默。同时,建立在人类有限性基础上的经济学、生物学等经验科学由于对人类的关注使人自身成为认识对象,促成了心理学、社会学等现代人文科学的诞生,这些人文科学只能用经验的有限性去研究人,却无法超越“先验”、“无意识”、“时间的不可逆”等认识黑洞,并最终迷失在其中。表现为精神分析学、结构语言学、文化人种学等人文科学类目中的“反科学”纷纷丢失了最初关注的“人”,而去探究人类精神和社会文化的无意识结构,人被“象沙滩上的面孔一样被抹去”。所以福柯认为,无论是实践领域的先验理性,还是认知领域的经验理性,都不足以支撑人的理性的主体地位。

《临床医学的诞生》就体现了福柯哲学的上述要旨。它阐述的是现代医学作为一种权力作用的结果,目视、言语等权力机制如何作用于其中。而在福柯对知识型的发展描绘中,本书处于古典知识型向现代知识型的过渡阶段,即既是认识主体又是认识对象的人的产生过程。“目视”在临床医学知识的演变中起关键的作用,词(医学理论、能指)与物(医疗实践对象、所指)通过目视联系起来。目视以对象和方式的变化参与到医学符号体系的形成中,与医疗档案、图表,和医院空间、病人身体共同构成了决定医学知识体系的权力关系。

福柯把医学几个发展阶段之间的转变归结为几个偶然事件,如法国大革命、以及几位医生的“迷思的打破”。他反对对于“理性之光”的回溯性证明。但是,回溯性证明同样可以通过历史与逻辑的结合获得证立。从分类医学到症状医学的转变正是人类为延长生命和解除病痛而不得不从忽视病人的个体而改正自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治愈率。而为什么不能一步跳到解剖医学?这恰恰是对立的宗教力量和世俗偏见阻碍了解剖的推广。福柯从几处史料记载当时解剖不受限制而否认这一点,并推出解剖医学的出现乃因为“迷思的打破”、和临床感知方式的改变。他不知道即使在当代中国,尸体解剖都还不能被广泛接受。事物的发展表现为从量变到质变、局部到全体的渐进过程;也表现为矛盾的主要方面克服对立,实现新的同一性的过程。忽视这一点,轻易诉诸断裂,其错误如同一个女子责怪一名男子,你10岁那年就认识我,为什么当时不说爱我?你现在说,肯定是一时兴起,或者别有用心;轻易诉诸差异,如同一个女子责怪另一男子,虽然我们互相了解不多,但你一定要现在向我求婚,如果以后求,肯定是心血来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