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的味道作文(5篇)

标签:烟草的味道作文(5篇)发布时间:2016/2/5 20:18:00

淡淡烟草味道

父亲已经到四十不惑的年纪,白发,皱纹,岁月所带来的都带来了,时光该带走的,也都带走了。也许是渐渐融入人生最深沉的时期,烟缸里抽完残余的香烟也逐渐像肚子里的故事一般越积越多。

夜很深,寂静笼罩着城市。客厅里烟雾缭绕,父亲的脸淹没在雾气中,朦朦胧胧,五官也不清晰起来。刺鼻的烟草味道钻入鼻腔,令人难以呼吸,我皱着眉嫌恶地偏过头,牢牢盯着父亲两指中夹着的抽到一半的香烟,提高嗓门说道:“熏死了熏死了。”

父亲沉默着不说话,他微张着嘴不疾不徐地吐了一口烟圈,直到最后一缕烟的尾巴慢慢消失在上方的空气中,他才沙哑着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晚上还要赶一篇文章,明天要讲座,你早点睡。”

我注视着父亲略显艰难地起身,年纪逐渐大了,身体也开始力不从心。那张沧桑的脸写满了故事,也记录了他暗暗积蓄的不为人知的压力。昏暗的灯光下,我脑海里忽然闪现出班主任金老师,她曾经说过当老师不容易。也对,身体像堡垒一样,压力的砖头越高,堡垒也就越容易垮塌。

这丝闪过的念头像一股神秘的电流触动了某根脆弱的神经末梢般,我凝望着父亲双脚一步一步迈动走向阳台的背影,沉默的心脏开始了暗暗跃动。

父亲,老了呢。

夜很深,风很凉。我躺到了床上,因为房间就紧靠着阳台,我头微微一侧,视线里便有了父亲的影子与那模糊的烟圈。我依旧能闻到那淡淡的烟草味,可能因距离太远,刺鼻的味道被冰凉的空气渐渐过滤。本能要脱口而出的话忽然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

父亲貌似为了不让我闻见烟味而故意离得远了一些,头侧转了一个角度。“爸爸,有烟味。”这句话我就是说不出口,为何说不出口?我默默地凝视着父亲仰望夜空沉思的背影,冷风中薄薄的黑色短袖紧贴在父亲结实的身体上,我心中突然有种被保护、被温暖的感觉。

他负担着压力完全是为了守护这个家,守护这个辛福而又来之不易的家。

窗似乎开得大了一些,凉风送来淡淡的烟草味道,我打了个寒颤但什么也没说。我静静地闭上了眼,就像睡在一个温暖而又甜蜜的梦中,梦里,那张苍老沉默的脸若隐若现,而那双深邃沉思的眼就是一个夜。

缓慢地踏着木地板的脚步声稳稳地响起,厚重而又清晰,好像没有烟味了。我感受到一瞬间那温柔的目光关切地注视了我一下,那个瞬间仿佛还留有余温,那个目光里好像也有一个安详睡眠的我。

这个夜晚并不凉了呢,为何那淡淡的烟草味却透露出温暖而又幸福的味道呢?

淡淡的烟草味道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身上的味道,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这首辛晓琪的“味道”很早以前就喜欢,只是近来听的越发多了。在这静谧的午夜,我一遍遍反复播放着,任自己沉浸在这有些伤感的氛围中,思绪越飘越远……

点燃一支烟,不禁又想起了月儿。月儿对烟特别敏感的,也一直反对我抽烟。在她面前,我每每忍着,可终是多年的习惯了,有时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点起烟。每当此时,月儿并不发作,只是会投来嗔怪的目光,却也不强制我立刻掐灭,我只得嘿嘿傻笑,算是自我解嘲吧。我知道她反对我吸烟并不是为着她的敏感,是为了我的身体健康,尽管她闻着烟味会咳嗽起来的。她经常会对着那些吸烟损害健康的报道幽幽叹气,我大多装作不在意,其实,我是心虚而愧疚的,面对关爱,我的所谓习惯根本不能自圆其说。

有次我“豪情满怀”地对月儿说决心戒烟了,她眼里满是欣喜,马上建议着各种戒烟方案,什么用水果代替……什么用零食转移……说着说着,她渐渐停下来,含着笑意的看着我说:“你决定戒烟我很高兴!可毕竟你是多年的习惯了,也别太难为自己,要是难受,就少抽些,抽得好些。”月儿说这话时,我真的无言。

我也真算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戒烟计划没坚持多久就流产了,说来汗颜!当我在月儿面前又一次不经意地点起烟时,她只报以淡淡的苦笑,并不去追究我那可笑的誓言,像是早就知道这结果的,这更让我感激和羞愧……

如今,月儿已不在我身边。她的离开是因为善良,因为爱得纯洁而深切。我虽早有预感,可当月儿真的离开时,我还是觉得来得太快,那么突如其来……还清晰记得是她离开前的一个午后,月儿走近读报的我,有些疑惑的说:“不知怎的了,我渐渐喜欢你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了,可我明明一直对烟反感着啊?”我差点偷乐出声来。我知道,那是因为心底真挚而热烈的真爱。真爱不仅是爱着对方的有点,也是从心底里真的包容下对方的缺点,甚至这爱会变得有些“纵容”。我忍着笑并不说破,可表情肯定是古怪的,憋着笑和一丝甜蜜的得意,月儿这才敏感到了什么,扑上来要捶打我,我实在忍不住了,笑着躲闪着……想起这些,那笑意似乎还在嘴角,可心却一阵紧缩起来,酸痛得想流泪……

距离真的能分开一切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月儿离我愈来愈远时,思念之线却早已穿越时空,甚而愈收愈紧!线的这一头,我愿意幸福的痛着,可对于线的另一头,我只求那牵扯之痛是短暂的,祈愿她永久的幸福着!

淡淡的烟草味

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我童年的回忆开端便是以一个普通家庭的生活场景,有欢声笑语,也有哭诉抽泣,然而留给了我最深刻影响的,还是他身上的那种淡淡的烟草味。

恐怕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就一直都被烟雾缠绕。他喜欢抽烟,无论开心悲伤无论悠闲匆忙,他总喜欢点上一支烟,显然,吸烟已不再是他的爱好,而是他的习惯。

记得儿时的我经常会在他的背上趴着,他也纵容我偷懒不肯自己走,每当我伏在他的肩头,我总能从那件外衣上闻到那样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他的衣服像是被烟草长期浸泡过似的,这种味道从未间断,渐渐地,我熟悉了这种味道,也喜欢上了这种味道。每当我浸身于那幽微的烟草味中时,总能安心地在他的肩头睡去。

淡淡的……烟草味。在我心里,那就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的味道,父亲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每次去学校都是他骑车带我去,我坐在后面抱着他,把脸贴到他的背上,便嗅到了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的烟草味。直到现在,他依然有着吸烟的习惯,可如今那种味道便不再萦绕在我的鼻尖而是萦绕在我的回忆中了。

自我上初中以来,他由于工作便总是不在家了,随着他的离开,我渐渐地感觉自己的心里似乎少了点什么。

那天母亲买回来一盒艾条,出于好奇我便点了一支,那突如其来的烟雾猛地扑向我的脸,接着我便有一种久违的被呛到的感觉,一阵咳嗽,连忙闭上了眼,把它拿开。然而猛然间,我竟忽然想起了他——淡淡的……烟草味。

艾条继续燃着。闻到这种味道,我感觉心里的空虚似乎弥补了点,但又无法言表,不知所以。

我越来越喜欢燃着艾条,渐渐地,我的身上也带有了那种类似于烟草味的淡淡的味道,甚至更浓。有时候同学会说:你难道不觉得呛吗?我只是淡然一笑,不再言语。的确有点呛,但我就是喜欢。

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我的回忆中,萦绕在我微笑的嘴角旁。

烟草味道

乡村人管爷爷叫“爹爹”,管太爷爷叫“爷爷”,叫法不同辈分一样,什么是乡村人呢?就是抽烟不抽盒子烟,抽的是杆子烟,这就是我小时候给乡下人下得定义。

如此说来,我爷爷是地道的乡村人。因为我每次见到他,他都抱着一根烟杆子当宝贝,我的老家在乡村,我很小的时候,每年都要回家一次,我觉得乡村才是我真正的归宿。我对乡村有一种特殊的依恋,这种依恋大概来自于爷爷的烟杆子吧。

爷爷最初住在外婆的家里。那是一座很古老的土房子,分别有两条土路叉进来。屋前有一棵特别的葡萄树,不知长了多少年了,上面的藤皱好像爷爷脸上的褶皱,好像爷爷活了多少年,它就活了多少年。第一次见爷爷,我已忘了当时的情景,只记得爷爷搬了一把老藤椅坐在吱呀的老木门旁,嗒吧嗒吧地抽自己的宝贝杆子烟。他用两手夹着,吸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来,木门那里便萦绕着一丝丝紫色的细烟。爷爷悠哉游哉地抽着,一边望着我,脸上的皱纹陷得更深了,花白的头发正好与这张才脸形成正比,外婆说他一天到晚就抱着个烟杆子,那时,我第一次闻到了烟草味道,里面仿佛多掺了点乡村的朴实。一直到我6、7岁,每次回家都会闻到带着朴实的乡村气息的烟草味道。于是总是借着与外婆他们吃饭帮着拿拿碗端端菜的时候,在爷爷住珠地方稍稍多驻足一会儿。多闻闻爷爷那带着乡村乡息的烟草味,我觉得好亲切,好满足。也许杆子烟代表了爷爷那个沧桑变换的时代,我这样想。对爷爷那个旧时代充满了好奇,对那个并不富裕的社会有一种憧憬——我想回到那个时代!脑袋里突然冒出个这么奇怪的想法。

最后一次见爷爷也是他死的那天,尽管我多么不愿意提这个字,可它还是让我触摸得那么清晰。出殡那天,我和姐姐走在最前面,扛着很重的花圈,看着众人红红的眼圈,才知道那个带着乡村朴实的烟草味道如今变成了充满哀伤的眼泪的苦涩。

我再回老家去时,依然习惯性地在爷爷住的地方停下张望张望,可我没看见他的床,猛地突然想起自己已经麻木地被老房子的气味所笼罩,而忘却了那个熟悉的烟草味。的确,那杆子烟随着爷爷的消失而消失了。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渐渐淡忘爷爷那带乡村气息的烟草味。直到有一天一位老人从我身边经过我才猛然发现他抽得是杆子烟,而且烟味和爷爷的一模一样,我才猛然记起——

曾经,有一位老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抽过杆子烟,那烟的味道是带着乡村朴实气息的烟草味道……

烟草的味道

记忆中,那烟草的味道,如空气般,无处不在。淡淡的,越来越遥远。——题记

爸爸喜欢抽烟,口袋中总是放着一盒香烟与一个银灰色的zippo打火机。他时常坐在窗边,“嚓嚓”几下,燃起暗红色的火苗,上下蹿动着,直到将烟头完全烧着,然后含入嘴中,闭上眼,深吸一口,随后吐出一口青烟,‘圈一圈,使我不禁想伸出手抓住它们。

那烟草味,也因此弥漫在空气中。那时的我,不懂得吸烟对身体有害,反而迷恋上了那诱人的味道。如空气般、无处不在的烟草味道陪伴我度过了童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味道不再,那熟悉的感觉不再。爸爸的工作越来越忙,每天早出晚归。家,变得冷清,那熟悉感也日益远去。连难得回来的一次,也是与母亲无尽地争吵。每次争吵结束,他总会不耐烦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燃,叼住,然后默叹。那味道满是无奈、愁苦与失落,我仿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到了。爸爸很早就回来了。但正当我以为一切都回到从前的时候,爸爸点燃了一支烟,吐出了那久违的烟圈,我同以前一样伸手想要触碰它们。但,它却突然破了,仿佛被什么狠狠地砍断。顿时,空气中的烟草味变得恐怖,诡异,令人窒息。我惊慌地躲到一边,捂住耳朵,我已猜到了结局,只是不忍面对。终于,他还是说出了那两个字,毫无感情的语调,仿佛诉说着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他冰冷的手指无情地掐灭那奄奄一息的火苗,然后僵硬地起身,出门,门“轰”的一声关上。

我蹲在角落,两腿蜷缩着,看着烟灰缸中的些许亮光,正在做着最后绝望的挣扎,空气中还残留着那曾几何时我也拥有过的“陌生”的味道。它一波波地袭来,占据了我周围所有的空气。然后,一点点消失,如同要把我的灵魂抽空一般,就像爸爸走时那样,丝毫不留情面。泪水缓缓落下,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残缺的圆点。那火苗,灭了。烟草的味道,真的不在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