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人故事3则--毛泽东与齐白石的不了情--时代之殇中的林徽因--康有为曾是炒房高手

标签:中国,名人,故事,3则,毛泽东,齐白石,不了情,时代,林徽因,康有为,炒房,高手发布时间:2015/12/7 19:39:00

毛泽东与齐白石的不了情

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1863~1957年),原名纯芝,字渭青;后改名璜,字濒生;又因家临白石山,故自号白石。

齐白石出生在湖南湘潭杏子坞星头塘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他8岁时在附近一所私塾村学堂读了半年书,因母亲突患大病花了不少钱,只好结束他的学生生活,与父亲一道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白石自幼酷爱绘画、写字、读书,为此,祖母常叹道:“人倒是很聪明刻苦的,就是生错了人家。”还是孩童的齐白石就忙于放牛、砍柴,15岁时便开始从师做木匠,一直到27岁。28岁后才以画工为职业,艰辛闯荡12年,成为民间著名画师。

“收尽奇峰打草稿”,齐白石40岁后开始了游历写生。他五次出游,漫游华山、蜀山、长江、黄河、阳朔、桂林、庐山、洞庭,饱览祖国名山大川,一路写生、作画,挥毫泼墨,以刻印卖画办展览为生,57岁定居北京时,他的人品、画品已举世闻名。

抗战爆发,国家、民族危亡之时,齐白石愤怒地画了《墨蟹图》,题书:“看你横行到几时?”表达了对日本侵略者的憎恨。他多次拒绝了一些人劝他迁居南京,坚持留在北京等待人民革命的胜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毛泽东甚为关心齐白石,他与这位人民画家有过一段难忘的亲密交往,使这位杰出的人民艺术家度过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晚年——

毛泽东四次邀请齐白石

1949年上半年,毛泽东致信白石老人,邀请他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的新政治协商会议。这是齐白石和毛泽东主席的第一次见面。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春节刚过不久,毛主席第二次邀请齐白石,请他去中南海做客。他们一起品茶赏花共进晚餐。餐桌上是丰盛的湖南湘潭家乡风味菜,主席和白石老人边吃边交谈。主席说:“你我可称得上同乡(因同是湘潭人,而且齐白石出生地杏子坞只离韶山冲50公里)。”接着说:“我俩还称得上同名兄弟,你原名纯芝,我原名润芝,两人小名都叫‘阿芝’,你年长,我该尊称你一声老哥哟!”主席亲切风趣的话语,使两人都开怀大笑。这次会见给两位同乡和忘年交留下了深刻印象。

1950年3月的一天,毛主席第三次邀请齐白石,这次是到香山双清别墅散步赏花。主席说:“关心和爱护民族文化艺术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听说国内外不少收藏家都在收藏你的字画,我也是白石艺术的爱好者,今后是否可以收藏先生的作品呢?”白石老人爽朗地笑着说:“当然可以。知我者恩人也,恭敬不如从命!”随后不久,齐白石应邀出席了周恩来总理的招待会。之后齐白石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精心为毛主席镌刻了“毛泽东”朱、白两方寿山石印章,用宣纸包好,请当时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诗人艾青献给毛主席,以表达自己对人民领袖的崇敬心情

毛主席收到后十分喜爱,为答谢白石老人特在中南海宴请他,还邀请郭沫若作陪。席间,主席向齐白石敬酒,感谢白石老人赠印、赠画。白石甚感诧异,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何时为主席作过画?”毛主席笑着让秘书把画挂起来请画家亲自验证。

那是一幅全绫精裱的中堂国画。画面上有一颗郁郁葱葱的李树,树上有五只毛茸茸的小鸟,树下伫立着一头憨厚的老牛正侧着脑袋望着小鸟出神,颇有情趣。白石一看恍然大悟,忙说:“这是我练笔的废品,估计是给主席包印盒时不留神误用了它,不想主席竟把它装裱得如此精美,请主席原谅!”白石深感不安,紧接着又说:“我把画带回去,主席喜欢这种笔墨,我一定重画一幅送来!”毛主席却说:“不必,大可不必,我喜欢的就是这一幅嘛!”接着主席兴致更浓地说:“此画的笔墨颇具气势。你看这一笔,从牛头至牛尾一气呵成,足见画家功力过人啊!”郭沫若在场也称赞这幅画好。白石见状也乐了,便说:“既然拙画还有点意思,就请二位在卷首赏赐几个字。”二人欣然同意。白石便取下画铺在桌上,郭老递过毛笔请主席先写,主席略一思忖,挥笔以怀素的草体写下了“丹青意造本无法”七字。郭老一看,这是主席借用苏东坡的句子“我书意造本无法”,改了前面两个字,就变成称赞白石了,非常精当,真是出手不凡!郭老也思维敏捷,接着写道:“画圣胸中常有诗”。这是借用陆游的“此老胸中常有诗”,也是改了前两字,与主席题的上句巧妙成联。毛泽东、郭沫若二人题句珠联璧合,构成了一副绝妙的题画联语。白石老人喜出望外,忙说:“二位大家这样夸奖我白石,实在多谢!我可要把它拿走啦!”主席看看郭老说:“两位政治家斗不过一位艺术家呀!”三人都笑了。

1950年初夏,毛主席派秘书田家英到北京西城区跨东胡同看望白石老人。第二天下午,主席派车将齐白石接到中南海叙谈,这是毛主席第四次邀请齐白石二人品茶赏花,还请朱德作陪共进晚餐。临别时,朱德还亲自送白石老人上车。

齐白石书画回赠毛泽东

为了答谢毛主席的关怀,1950年国庆前夕,齐白石特地将自己在1937年所作的书画精品立轴《鹰》和“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的对联,加题了“毛泽东主席,庚寅十月,齐璜”和“九十翁齐白石藏”两款后赠给主席。与此同时,白石老人还赠送给主席一方珍贵的雕花圆砚。这方圆砚长26厘米,大头15厘米,小头14厘米,厚2厘米,配有楠木砚盒,石质坚硬,发墨快而滋润,是用家乡湖南产的花岗石所精制,白石老人使用它已近半个世纪。毛主席收下了这些珍贵礼物,并转给老人一笔丰厚的酬谢。白石老人深知毛主席喜爱他的画作,于是又将新作水墨画立轴《巴蕉图》送给毛主席。1951年,齐白石绘制了巨幅国画《松鹤旭日》,满腔热情歌颂了共产党和毛主席。同年,他还送去绘制的《菊花图》,并用篆书和行书题写了“益寿延年。毛主席教正。九十一岁齐璜”的边款,还加盖了“人长寿”的印章。

1952年,白石老人为毛主席画了《茶具梅花图》,加盖了“大匠之门”印章。此画十分简洁,画面上只有一束梅花、一把紫砂壶、两口茶杯。上款“毛主席正”,下款“九十二岁齐璜”。1952年国庆前夕,齐白石等一批老画家为表达对新中国的热爱和对毛主席的敬重,集体创作绘制了《普天同庆》一画,赠给毛主席。为此,毛主席于10月5日写信给白石老人,信中写道:“白石先生:承赠《普天同庆》绘画一轴,业已收到,甚为感谢!并向共同创作者徐石雪、汪慎生等先生致谢意。毛泽东,一九五二年十月五日。”

毛泽东与齐白石的不了情

1月7日是齐白石89岁的生日。为给齐白石祝九十大寿(因我国习俗是祝九不祝十),中国美术家协会特地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会,文化部授予齐白石“中国人民杰出艺术家”光荣称号,毛泽东主席特送上湖南特产茶油寒菌、一对湖南特制的长锋纯羊毫书画笔、一支东北野人参和一架鹿茸以示祝贺。白石老人激动不已,对亲属子女说:毛主席今天给我送这样重的礼,太看得起我了。真是如古人讲的“蔗境弥甘”,在新社会我是享了清福了。之后,他书写了毛主席的《沁园春·雪》一词。1954年,齐白石光荣出席了在怀仁堂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聆听了毛主席的开幕词。回家后他挥笔书写了“老老实实,勤勤恳恳”8个字,这是主席在开幕词中的告诫。白石老人逢友便说:“人人听毛主席的话,中国焉得不强!”

这一年,白石老人新画了一幅《松鹤图》,题“毛主席万岁”,又加盖了“人长寿”印章。还将另一幅作品《祝融峰》相送。祝融峰为南岳衡山最高峰,是著名的风景名胜。祝融朝日乃寓意“湖南家乡出了个红太阳毛泽东”。同时还和毛主席在第一师范的同学高希舜、章适园等老画家一起,共同创作了《和平幸福图》。表达和倾诉了白石老人对社会主义新生活和人民领袖的爱戴。在这以后数年中,毛主席先后收到白石老人所赠作品数十件。主席每次收到白石老人作品都反复欣赏,并由秘书打电话致谢。随后,毛主席将白石老人送的画都交由国家博物馆收藏,唯有白石老人赠送的那方雕花砚一直留在办公桌上研用,主席十分珍爱。此砚原来也是齐白石的心爱之物,亲手刻制了砚铭:“片老真空石也,是吾子孙不得与人。乙酉八十九岁,齐白石记于京华铁栅屋。”白石老人本是以此砚传家,而后来赠给毛主席,可见他对主席的敬重。

1957年,95岁高龄的白石老人因病治疗期#from 中国名人故事3则--毛泽东与齐白石的不了情--时代之殇中的林徽因--康有为曾是炒房高手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间,毛泽东主席派田家英等同志前去看望,并转告,主席要他节劳,少见客,从心所欲,静心休养。齐白石弥留之际留下遗言:“将自己珍藏的字画、作品和用过的东西全部献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时代之殇中的林徽因

太太的客厅,一直在纸上。在文学史或文化史中,便可按图索骥。它在林徽因和梁思成两进院子的里院北房,院内植有高大的马缨花树和葳蕤的丁香树,于是这个房间便既安然静好,又暗香浮动。它的窗台不高,林徽因喜欢的梅花、泥塑小物以及沙发还有墙上的字画就都能被日光照拂抚慰。在其西北角,“三屉两头沉”的小书桌上,那些文字正安安静静地站在毛边纸边上,等待那个眉头微蹙的温润女子穿过意义的森林,经由遣词用句,把它们铺张成诗歌或是小说。

客厅在平日总是异常安静但又思潮暗涌笔耕不辍的,否则便难以解释那么多的成果从何而来,诗歌六十多首、散文十篇、小说六篇,译文一篇和未完成的剧本一部,以及中国古建筑研究的相关论文等等。文化史中那个集文学家、舞台设计师、建筑师为一身的林徽因正在生成。她从此因为这些艺术创作和建筑研究而风华绝代。

既是林徽因这样一个女子的客厅,便往来无白丁。平日的静寂似乎只是为了蕴蓄能量,等待每周六下午的雅聚。也说不清楚这样的雅聚是如何开始的,总之是林徽因一家住到总部胡同以后。来的都是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的教授,谈笑有鸿儒,专业无限制:政治学家张奚若,物理学家周培源,艺术史家邓以蛰以及逻辑学家金岳霖,作家沈从文等等都是座上客。虽然他们各有心游万仞之力,但因是在“九一八”后,话题更多围绕的却是时局。如李健吾所言,是“若干朋友以她为中心谈论时代应有的种种现象和话题”——指点江山,其实是谈天说地的内核。即便是在西式的沙龙聚会中,这些留欧美知识分子始终关注的也依然是中国的社会人生。所以,当很多人看到林徽因那惊人的美丽,就以为“太太的客厅”开张下去凭借的是林徽因的个人魅力,既是小看了林徽因,更是低估了那些参加雅聚的现代知识分子,哪怕这雅聚中有终身倾慕林徽因的金岳霖。真正的原因是,“感时忧世”是中国文人的宿命,就必然亦是在乱世将他们维系起来的纽带。

当然,林徽因的才华与大度也是聚拢沙龙的重要原因。汉学家费正清的夫人费慰梅就曾回忆,林徽因聊天的话题“从诙谐的逸事到敏锐的分析,从明智的忠告到突发的愤怒,从发狂的热情到深刻的蔑视,几乎无所不包”。这是一个怎样宽阔的女子啊,她的诗意有了这种宽阔做底,才会令那么多具有现代思想的学贯中西之士激赏,不曾、不敢也不会观赏。

提携后进也是这雅聚的题中之义。萧乾、李健吾、卞之琳等等,都在由林徽因带入沙龙后谱写出更璀璨的生命华章,正像萧乾回忆,林徽因以及周围那些知识分子的肯定和鼓励“就像在刚起步的马驹子后腿上,亲切地抽了一鞭”,这让“太太的客厅”总是保持着清新与活力。

太太客厅的聚会随着20世纪抗战时局的(热爱生命的名人故事)紧张而风流云散,国难当头恐怕是这个意气相投的沙龙解体的重要原因。此后“太太的客厅”成为传奇。而传奇里,总是裹挟着因为以讹传讹而面目全非的故事,但却不曾妨碍它的深邃迷人。

因为日寇入侵,林徽因从总部胡同搬出。从此,她也结束了一生中最为惬意的时光。这是主动的放弃,既不愿做亡国奴,那就只有一走了之。这也是那个时代北平很多文人的选择,他们汇成一股南下的洪流,试图将一座毫无文化,也必然因为缺乏文化而毫无生机的空城留给入侵者,同时在西南重建未来与希望。对林徽因来说,南下是有风险的,因为她的肺病不曾好过,战乱时期,颠沛流离对一个肺病患者来说意味着生死未卜。但她恐怕更知道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在那样一个境遇下,她和万千个他们必然一路漂泊,毫无畏惧。

南下入蜀,太太客厅的雅致不再。物资拮据到典当度日,缠绵病榻也成了生活的大部分构成。但这一切都被林徽因坦然接受。她提着瓶子打油买醋时镇定自若,在和左右的乡亲摆龙门阵时巧笑倩兮。除了把太太客厅的生命热情带到了蜀地,随她而至的还有担当。当整个民族承受灾难时,这个病弱的女子静静地捧起属于自己的沉重,不叹息也不埋怨。她甚至回绝了费正清劝他们到美国治病的邀请——祖国正在难中,便必然会共赴国难。她举重若轻地穿过那些必然异常艰难的岁月,如同承接雪花的飘落。所以当儿子梁从诫问母亲林徽因事态最坏的打算时,这个妈妈淡淡说着的是,中国读书人总是有一条老路的,那就是门口的扬子江。这一切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其实刚烈就像一柄尖刀,一直静静地躺在那块色彩斑斓质地坚韧的丝绸下面,于乱世中护其周全。尖刀和丝绸都知道,它们看来互不关联,实则互为表里,是此生此世再也不可能分离的一个结合体。再若不堪,尖刀就会刺破丝绸,是宁为玉碎的意思。战争和疾病,这些时代之殇不曾摧毁林徽因的刚烈,反而将其彰显出来,时人和后人于是看到一个女作家异常坚硬的生命质地。

康有为曾是炒房高手

中国传统文人,通常羞言金钱,以“铜臭味”鄙视之。故不少优秀的文人墨客,都不事生产,不谙经营之道。但也有例外,既才华横溢,文思敏捷,又具备超人的经济头脑,懂得理财。康有为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他对房地产有着敏锐的判断力,好几次牛刀小试,便获利不菲。其点子之准,下手之稳,就算现在的炒房高手,也自愧不如。

康有为流亡海外多年,其间得到了许多爱国华侨的慷慨资助,这是他得以周游列国的重要经济保障。但他也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赚了不少钱,特别是在房地产上屡有斩获。

比如1906年春节期间,他访问墨西哥,受到当地隆重接待。当时墨西哥城正在筹款修筑有轨电车,他敏锐地意识到电车轨道经过的地方,必将成为人气旺盛的商业圈,地价必定随之飙升,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赚钱的机会,便大量购置电车轨道经过之处的地产。没过多少日子,这些地价果然上扬了好几倍,他轻轻松松获得了10多万银元的赢利。

应该说梁启超也是赚钱的好手,早在1898年就以“保皇会”的名义,用入股的方式向海外华侨集资,在上海创办“广智书局”和“新民丛报社”。他凭借自己的知识资源,占有三分之一的股份,一年收益上万银元。当时康有为因逃避清政府追杀而避居印度吉大岭,经济陷于窘境,他得知后马上汇出1800银元,资助康有为。

有道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康有为在墨西哥的房地产上狠赚了一笔之时,梁启超的“广智书局”却陷入亏损的窘境,康有为得知后马上写信询问梁启超需要多少钱?梁启超回信说:“每年费用3000银元。”康有为立即汇出5000银元:给梁启超本人3000银元,给梁启超在澳门的家属1000银元,给梁启超的兄弟学费1000银元。出手之阔绰,堪与当今那些房地产老板媲美。“康梁”在政治上结为同盟早已美名远扬,在经济上互相施以援手,也传为佳话。

康有为晚年经济状况非常富裕。1913年康有为55岁那年结束流亡生涯回国,广东政府发还了被清朝政府抄没的康氏家产,并加发官产作为对康有为流亡15年的赔偿。资本贵在积累与增长,康有为非常清楚这一点,通过炒房地产来获利,依然是他的拿手好戏。他于1914年6月定居上海,租赁上海新闸路16号辛家花园,每月租金120银元,一住8年。这期间他看到上海房地产的升值潜力巨大,便马上变卖了广东的房产,在上海买入地皮。没过多久,上海的地皮飞涨,康有为又大赚了一笔。接着他又投资交通干线附近的房产,同样获利颇丰。

1921年,康有为在愚园路自购地皮10亩,建造了一座中西合璧的花园住宅,取名“游存庐”,十分豪华。晚年时他还在别处修建、购买了3座别墅,分别为杭州西湖的“一天园”、上海杨树浦的“莹园”和青岛的“天游园”。“一天园”占地30余亩,历时4年才建成。“莹园”建成后转让给别人,属于短线投资项目。青岛的“天游园”原来是总督楼,康有为购买后加以改扩建,他的生命最后终结于此。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