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甘嗜全文原文翻译

标签:甘嗜发布时间:2015/10/30 12:38:00

【原文】
宋子曰:气至于芳,色至于靘②,味至于甘,人之大欲存焉。芳而烈,靘而艳,甘而甜,则造物有尤异之思矣。世间作甘之味,十八产于草木,而飞虫竭力争衡③,采取百花酿成佳味,使草木无全功。孰主张是④,而颐养遍于天下哉?

【注释】
①甘嗜:语出《尚书·甘誓》:太康“甘酒嗜音”。原意是喜欢喝酒和音乐。此处的意思是喜欢甜味。
②靘(qìnɡ):青黑色。
③飞虫竭力争衡:飞虫指蜜蜂,它竭力与草木争夺在甘甜一味中的地位。
④孰主张是:是谁主持着这一切。

【译文】
宋先生说:芳香馥郁的气味,浓艳美丽的颜色,甜美可口的滋味,人们对这些东西都有着强烈的欲望。有些芳香特别浓烈,有些颜色特别艳丽,有些滋味尤其可口,这些在自然界有着特殊的安排!世间具有甜味的东西,十之八九来自于草木,而蜜蜂却极力争先,采集百花酿成佳蜜,使草木不能全部占有甜蜜的功劳。是谁在主宰这件事,而使天下人都为之受益呢?

蔗种
【原文】
凡甘蔗有二种,产繁①闽、广间,他方合并得其十一而已。似竹而大者为果蔗,截断生啖,取汁适口,不可以造糖。似荻而小者为糖蔗,口啖即棘伤唇舌,人不敢食,白霜、红砂②皆从此出。凡蔗古来中国不知造糖,唐大历间,西僧邹和尚游蜀中遂宁始传其法③。今蜀中种盛,亦自西域渐来也。
凡种荻蔗,冬初霜将至将蔗斫伐,去杪与根,埋藏土内(土忌洼聚水湿处)。雨水前五六日,天色晴明即开出,去外壳,斫断约五六寸长,以两个节为率。密布地上,微以土掩之,头尾相枕,若鱼鳞然。两芽平放,不得一上一下,致芽向土难发。芽长一二寸,频以清粪水浇之,俟长六七寸,锄起分栽。
凡栽蔗必用夹沙土,河滨洲土为第一。试验土色,掘坑尺五许,将沙土入口尝味,味苦者不可栽蔗。凡洲土近深山上流河滨者,即土味甘,亦不可种。盖山气凝寒,则他日糖味亦焦苦。去山四五十里,平阳洲土择佳而为之(黄泥脚地毫不可为)。
凡栽蔗治畦,行阔四尺,犁沟深四寸。蔗栽沟内,约七尺列三丛,掩土寸许,土太厚则芽发稀少也。芽发三四个或六七个时,渐渐下土,遇锄耨时加之。加土渐厚,则身长根深,庶免欹倒之患。凡锄耨不厌勤过④,浇粪多少视土地肥硗。长至一二尺,则将胡麻或芸苔枯⑤浸和水灌,灌肥欲施行内。高二三尺则用牛进行内耕之。半月一耕,用犁一次垦土断旁根,一次掩土培根,九月初培土护根,以防斫后霜雪。

【注释】
①产繁:盛产于。
②白霜、红砂:绵白糖、红砂糖。
③“唐大历间”句:这里有两处错误:一、邹和尚不是西僧,而是华人;二、据南朝梁时陶弘景《本草经》注,中国以蔗制糖早在六朝时已开始,不始于唐。
④不厌勤过:越勤越好。
⑤胡麻或芸苔枯:芝麻饼或油菜籽饼。

【译文】
甘蔗大致有两种,主要盛产于福建和广东一带,其他各个地方所种植的,总共合起来也不过是这两个地方总产量的十分之一。其中甘蔗形状像竹子而又粗大的,叫做果蔗,截断后可以直接生吃,汁液甜蜜可口,不适合于造糖;另一种像芦荻那样细小的,叫做糖蔗,生吃时容易刺伤唇舌,所以人们不敢生吃,白砂糖和红砂糖,都是用这种甘蔗制造的。在中国古代还不懂得如何用甘蔗造糖,唐朝大历年间,西域僧人邹和尚到四川遂宁县旅游的时候,才开始传授制糖的方法。现在四川大量种植甘蔗,这也是从西域逐渐传播开来的。
种植荻蔗的方法是,在初冬将要下霜之前将荻蔗砍倒,去掉头和尾,埋在泥土里(注意不能埋在低洼积水潮湿的地方),在第二年“雨水”节气的前五六天,趁天气晴朗时将荻蔗挖出,剥掉外面的叶鞘,砍成五六寸长一段,以每段都要留有两个节为准,把它们密排在地上,稍微盖上少量土,让它们像鱼鳞似的头尾相枕。每段荻蔗上的两个芽都要平放,不能一上一下,致使向下的种芽难以萌发出土。到荻蔗芽长到一两寸的时候,要注意经常浇灌清粪水;等到长至六七寸的时候,就要挖出来移植分栽了。
栽种甘庶必须要选择沙壤土,靠近江河边的沙泥土是最适合的。鉴别土质的方法是挖一个深约一尺五寸左右的坑,将坑里的沙土放入口中尝尝味道,味道苦的沙土不能用来栽种甘蔗。靠近深山的河流上游的淤积土,即便是土味甘甜也不能用于栽种甘蔗,这是因为山地气候寒冷,将来制成的蔗糖的味道也会是焦苦的。应该在距山四五十里的平坦宽阔、阳光充足的沙泥土中,选择最好的地段来种植(黄泥土根本不适合于种植)。
栽种甘蔗时要整地造畦,将畦垄耕成行距四尺、深四寸的沟。把甘蔗栽种在沟内,约七尺栽种三株,盖上一寸多厚的土,土太厚出芽就会稀少些。每株甘蔗长到三四个或六七个芽,就逐渐将两旁的土推到沟里,在每次中耕锄草时都要培土。培的土越来越厚,甘蔗秆长高而根也扎深了,这样就可避免倒伏的危险。中耕除草的活儿不嫌次数多,施肥的多少就要看土地的肥瘦程度了。等到甘蔗苗长到一两尺时,就要把胡麻或油菜籽枯饼浸泡后掺水一起浇灌,肥要浇灌在行内。等到甘蔗苗长高到两三尺时则要用牛进入行间进行耕作。每半月犁耕一次以切断一次旁根,翻土一次,培土一次。到了九月初则要大培土保护甘蔗根,以防甘蔗砍收后的宿根被霜雪冻坏。

蔗品
【原文】
凡荻蔗造糖,有凝冰①、白霜、红砂三品。糖品之分,分于蔗浆之老嫩。凡蔗性至秋渐转红黑色,冬至以后由红转褐,以成至白。五岭以南无霜国土,蓄蔗不伐以取糖霜。若韶、雄以北②,十月霜侵,蔗质遇霜即杀,其身不能久待以成白色,故速伐以取红糖也。凡取红糖,穷十日之力而为之。十日以前其浆尚未满足,十日以后恐霜气逼侵,前功尽弃。故种蔗十亩之家,即制车、釜一副以供急用。若广南无霜,迟早惟人也。

【注释】
①凝冰:冰糖。
②韶、雄以北:广东的韶关和南雄以北,即五岭以北。

【译文】
用荻蔗可以造出冰糖、白糖和红糖三个品种的糖。糖的品种不同,是由荻蔗的老嫩不同而决定的。荻蔗的外皮到秋天就会逐渐变成深红色,到了冬至以后就会由红色转变为褐色,然后出现白色的蔗蜡。在华南五岭以南没有霜冻的地区,荻蔗冬天也被留在地里而不砍收,让它长得更好些以用来制造白糖;但是在广东韶关、南雄以北地区,十月份就会出现霜冻,蔗质一经霜冻就要受到破坏,那些地区的荻蔗就不能在地里留很长时间等它变成白色再收,因此要赶紧砍伐用来造红糖。制造红糖必须在十天之内全力完成。因为十天以前荻蔗糖浆还没有长足,而十天以后又怕受霜冻的侵袭而导致前功尽弃,所以种蔗多达十亩的人家就要准备榨糖和煮糖用的车和锅以供急用。至于在广东南部没有霜冻的地区,荻蔗收割的早迟就随人自主安排了。

造糖
【原文】
凡造糖车,制用横板二片,长五尺,厚五寸,阔二尺,两头凿眼安柱,上榫出少许,下榫出板二三尺,埋筑土内,使安稳不摇。上板中凿二眼,并列巨轴两根(木用至坚重者),轴木大七尺围方妙。两轴一长三尺,一长四尺五寸,其长者出榫安犁担。担用屈木,长一丈五尺,以便驾牛团转走。轴上凿齿分配雌雄,其合缝处须直而圆,圆而缝合。夹蔗于中,一轧而过,与棉花赶车①同义。
蔗过浆流,再拾其滓,向轴上鸭嘴扱入,再轧,又三轧之,其汁尽矣,其滓为薪。其下板承轴,凿眼,只深一寸五分,使轴脚不穿透,以便板上受汁也。其轴脚嵌安铁锭于中,以便捩转②。凡汁浆流板有槽枧,汁入于缸内。每汁一石下石灰五合于中。凡取汁煎糖,并列三锅如“品”字,先将稠汁聚入一锅,然后逐加稀汁两锅之内。若火力少束薪,其糖即成顽糖③,起沫不中用④。

【注释】
①赶车:压棉机。
②捩(liè)转:转动。
③顽糖:即胶糖,无法结晶。
④不中用:没有用处。

【译文】
造糖用的轧浆车(即“糖车”)的形制和规格,是用每块长约五尺、厚约五寸、宽约二尺的上下两块横板,在横板两端凿孔安上柱子。柱子上端的榫头从上横板露出少许,下端的榫头要穿过下横板二至三尺,这样才能埋在地下,使整个车身安稳而不摇晃。在上横板的中部凿两个孔眼,并排安放两根大木轴(用非常坚实的木料所制成),做轴的木料的周长大于七尺为最好。两根木轴中一根长约三尺,另外一根长约四尺五寸,长轴的榫头露出上横板用来安装犁担。犁担是用一根长约一丈五尺的弯曲的木材做成的,以便套牛轭使牛转圈走。轴端凿有相互配合的凹凸转动齿轮,两轴的合缝处必须又直又圆,这样缝才能密合得好。把甘蔗夹在两根轴之间一轧而过,这和轧棉花的赶车的道理是相同的。
甘蔗经过压榨便会流出糖浆水,再把蔗渣插入轴上的“鸭嘴”处进行第二次压榨,然后又压榨第三次,蔗汁就会被压榨尽了,剩下的蔗渣可以用做烧火的燃料。下横板用来支撑木轴,装木轴的地方只凿了一寸五分深的两个小孔,使轴脚不能穿透下横板,以便在板面上承接蔗汁。轴的下端要安装铁条和锭子以便于转动。蔗汁通过下横板上的槽导流进糖缸里。每石蔗汁加入石灰约五合。在取用蔗汁熬糖时,把三口铁锅排列成品字形,先把浓蔗汁集中在一口锅里,然后再把稀蔗汁逐渐加入到其余两口锅里。如果是柴火不够火力不足,哪怕只少一把火,也会把糖浆熬成质量低劣的顽糖,满是泡沫而没有用处了。

造白糖
【原文】
凡闽、广南方,经冬老蔗,用车同前法。榨汁入缸,看水花为火色。其花煎至细嫩,如煮羹沸,以手捻试,粘手则信来①矣。此时尚黄黑色,将桶盛贮,凝成黑沙。然后以瓦溜(教陶家烧造)置缸上。其溜上宽下尖,底有一小孔,将草塞住,倾桶中黑沙于内。待黑沙结定,然后去孔中塞草,用黄泥水淋下。其中黑滓入缸内,溜内尽成白霜。最上一层厚五寸许,洁白异常,名曰洋糖(西洋糖绝白美,故名)。下者稍黄褐。
造冰糖者将洋糖煎化,蛋青澄去浮滓,候视火色。将新青竹破成篾片,寸斩撒入其中。经过一宵,即成天然冰块。造狮、象、人物等,质料精粗由人。凡白糖②有五品,“石山”为上,“团枝”次之,“瓮鉴”次之,“小颗”又次,“沙脚”为下。

【注释】
①信来:火候已到。
②白糖:似指冰糖。

【译文】
我国南方的福建和广东一带有过了冬的成熟老甘蔗,它的压榨方法与前面所讲过的方法一样。将榨出的糖汁引入糖缸之中,熬糖时要通过注意观察蔗汁沸腾时的水花来控制火候。当熬到水花呈细珠状,好像煮开了的羹糊似的时,就用手捻试一下,如果粘手就说明已经熬到火候了。这时的糖浆还是黄黑色,把它盛装在桶里,让它凝结成糖膏,然后把瓦溜(请陶工专门烧制而成)放在糖缸上。这种瓦溜上宽下尖,底下留有一个小孔,用草将小孔塞住,把桶里的糖膏倒入瓦溜中。等糖膏凝固以后就除去塞在小孔中的草,用黄泥水从上淋浇下来,其中黑色的糖浆就会淋进缸里,留在瓦溜中的全都变成了白糖。最上面的一层约有五寸多厚,非常洁白,名叫“西洋糖”(西洋糖非常白,因此而得名),下面的一层稍带黄褐色。
制造冰糖的方法是:将最上层的白糖加热溶化,用鸡蛋清澄清并去除掉面上的浮渣,要注意适当控制火候。将新鲜的青竹破截成一寸长的篾片,撒入糖液之中。经过一夜之后就自然凝结成天然冰块那样的冰糖。制作狮糖、象糖及人物等形状的糖,糖质的精粗就可以随人们自主选用了。白(冰)糖中分为五等,其中“石山”为最上等,“团枝”稍微差些,“瓮鉴”又差些,“小颗”更差些,“沙脚”则为最差。

饴饧
【原文】
凡饴饧,稻、麦、黍、粟皆可为之。《洪范》云:“稼穑作甘。”及此乃穷其理。其法用稻麦之类浸湿,生芽暴干,然后煎炼调化而成。色以白者为上,赤色者名曰胶饴,一时宫中尚之,含于口内即溶化,形如琥珀。南方造饼饵者,谓饴饧为小糖,盖对蔗浆而得名也。饴饧人巧千方以供甘旨①,不可枚述②。惟尚方用者名“一窝丝”,或流传后代不可知也。

【注释】
①人巧:技巧。以供甘旨:用来调制甜品。
②枚述:一一叙述。

【译文】
饴饧可以用稻、麦、黍和粟来做成。《尚书·洪范》篇中说:“用五谷食粮制造甜美的东西。”现在就可以明白五行生五味的道理了。制作饴饧的方法是,将稻麦之类泡湿,等到它发芽后晒干,然后煎炼调化而成。色泽以白色的为上等品,红色的叫做“胶饴”,在皇宫内一时很受欢迎,这种糖含在嘴里就会溶化,外形像琥珀一样。南方制作糕点饼干的称饴饧为小糖,大概是以此区别于蔗糖而取的名字。饴饧制造的技巧和方法很多,人们巧妙地将饴饧制成各种美味食品,多得不能一一列举;但是宫廷中皇族们所吃的叫做“一窝丝”的糖,有没有流传到后世,就不知道了。

蜂蜜
【原文】
凡酿蜜蜂普天皆有,惟蔗盛之乡则蜜蜂自然减少。蜂造之蜜出山崖土穴者十居其八,而人家招蜂造酿而割取者,十居其二也。凡蜜无定色,或青或白,或黄或褐,皆随方土、花性而变。如菜花蜜、禾花蜜之类,百千其名不止也。
凡蜂不论于家于野,皆有蜂王。王之所居造一台如桃大,王之子世为王①。王生而不采花,每日群蜂轮值,分班采花供王。王每日出游两度(春夏造蜜时),游则八蜂轮值以侍。蜂王自至孔隙口,四蜂以头顶腹②,四蜂傍翼飞翔而去,游数刻而返,翼顶如前。
畜家蜂者或悬桶檐端,或置箱牖下,皆锥圆孔眼数十,俟其进入。凡家人杀一蜂、二蜂皆无恙,杀至三蜂则群起螫人,谓之蜂反。凡蝙蝠最喜食蜂,投隙入中,吞噬无限。杀一蝙蝠悬于蜂前,则不敢食,俗谓之“枭令”。凡家蓄蜂,东邻分而之西舍,必分王之子去而为君,去时如铺扇拥卫③。乡人有撒酒糟香而招之者。
凡蜂酿蜜,造成蜜脾,其形鬣鬣然④。咀嚼花心汁吐积而成。润以人小遗⑤,则甘芳并至,所谓“臭腐神奇”⑥也。凡割脾取蜜,蜂子多死其中,其底则为黄蜡。凡深山崖石上有经数载未割者,其蜜已经时自熟,土人以长竿刺取,蜜即流下。或未经年而攀缘可取者,割炼与家蜜同也。土穴所酿多出北方,南方卑湿,有崖蜜而无穴蜜。凡蜜脾一斤炼取十二两。西北半天下⑦,盖与蔗浆分胜云。

【注释】
①王之子世为王:蜂王之子世世为王,这是古人的想象,并无根据。
②顶腹:顶蜂王之腹。
③铺扇拥卫:众蜂列如扇形,拥卫新蜂王。
④鬣鬣(liè liè)然:如马鬃一样。
⑤小遗:小便。
⑥“臭腐神奇”:化臭腐为神奇。
⑦西北半天下:西北所产蜂蜜占了天下的一半。

【译文】
酿蜜的蜜蜂普天之下到处都有,但是在盛产甘蔗的地方,蜜蜂自然就会减少。蜜蜂所酿造的蜂蜜,其中十分之八是野蜂在山崖和土穴里酿造的,出自人工养蜂的蜜只占十分之二。蜂蜜没有固定的颜色,有青色的、白色的、黄色的、褐色的,随各地方的花性和种类的不同而不同。例如,菜花蜜、禾花蜜等,名目何止成百上千啊!
不论是野蜂还是家蜂,其中都有蜂王。蜂王居住的地方,造一个有如桃子般大小的台,蜂王之子世代继承王位。蜂王一生之中从来不外出采蜜,每天由群蜂轮流分班值日,采集花蜜供蜂王食用。蜂王在春夏造蜜季节每天出游两次,出游时,有八只蜜蜂轮流值班伺候。等到蜂王自己爬出洞穴口时,就有四只蜂用头顶着蜂王的肚子,把它顶出,另外四只蜂在周围护卫着蜂王飞翔而去,游不多久(约几刻钟)就会回来,回来时还像出去时那样顶着蜂王的肚子并护卫着把蜂王送进蜂巢之中。
喂养家蜂的人,有的把蜂桶挂在房檐底下的一头,有的就把蜂箱放在窗子下面,都钻几十个小圆孔让蜂群进入。养蜂的人,如果打死一两只家蜂都还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打死三只以上家蜂,蜜蜂就会群起而攻击螫人,这叫做“蜂反”。蝙蝠最喜欢吃蜜蜂,一旦它钻空子进入蜂巢那它就会吃个没完没了。如果打死一只蝙蝠悬挂在蜂巢前方,其他的蝙蝠也就不敢再来吃蜜蜂了,俗话叫做“杀一儆百”。家养的蜜蜂从东邻分群到西舍时,一定会分一个蜂王之子去当新的蜂王,届时蜂群将组成扇形阵势簇拥护卫新的蜂王而飞走。乡下养蜂的人常常有喷洒甜酒糟而用它的香气来招引蜜蜂。
蜜蜂酿造蜂蜜,要先制造蜜脾,蜜脾的样子如同一片排列整齐竖直向上的鬃毛。蜜蜂是吸食咀嚼花心的汁液,一点一滴吐出来积累而成蜂蜜的。再润以采来的人的小便,这样得到的蜜就会特别甘甜和芳香,这便是所谓的“化臭腐为神奇”的作用吧!割取蜜脾炼蜜时,会有很多幼蜂和蜂蛹死在里面,蜜脾的底层是黄色的蜂蜡。深山崖石上的蜂蜜有的几年都没有割取过蜜脾,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蜜脾就自己成熟了,当地人用长竹竿把蜜脾刺破,蜂蜜随即就会流下来。如果是刚酿不到一年的而又能爬上去取下来的蜜脾,加工割炼的方法同家养的蜜蜂所酿造的蜂蜜是一样的。土穴中产的蜜(“穴蜜”)多出产在北方,南方因为地势低气候潮湿,只有“崖蜜”而无“穴蜜”。一斤蜜脾,可炼取十二两蜂蜜。西北地区所出产的蜜占了全国的一半,因此可以说能与南方出产的蔗糖相媲美了。

附:造兽糖
【原文】
凡造兽糖者,每巨釜一口,受糖五十斤。其下发火慢煎,火从一角烧灼,则糖头滚旋而起。若釜心发火,则尽尽沸溢于地。每釜用鸡子三个,去黄取清,入冷水五升化解。逐匙滴下,用火糖头之上,则浮沤①黑滓尽起水面,以笊篱捞去,其糖清白之甚。然后打入铜铫②,下用自风慢火温之,看定火色然后入模。凡狮象糖模,两合如瓦为之,杓写③糖入,随手覆转倾下。模冷糖烧,自有糖一膜靠模凝结,名曰享糖,华筵④用之。

【注释】
①浮沤(ōu):泡沫。
②铜铫:有柄的小铜锅。
③写:同“泻”,指倾倒。
④华筵:隆重的宴席。

【译文】
制作兽糖的方法是在一口大锅中,放入白糖五十斤,在锅底下慢慢加热熬煎,要让火从锅的一角徐徐烧热,就会看见溶化的糖液滚沸而起。如果是在锅底的中心部位加热的话,糖液就会急剧地沸腾溢出到地上。每一锅要用三个鸡蛋,只取鸡蛋白,加入五升冷水调匀。一勺一勺滴入,加在滚沸而起的糖液上,糖液中的浮泡和黑渣就会全部浮起,这时用笊篱捞去,糖液就变得很洁白了。再把糖液转盛到带手柄的小铜釜里,下面用慢火保温,注意控制火候,然后倒入糖模中。狮糖模和象糖模是由两半像瓦一样的模子合成的,用勺把糖倒进糖模中,随手翻转,再把糖倒出。因为糖模冷而糖液热,靠近糖模壁的地方便能凝结成一层糖膜,名叫“享糖”,盛大的酒席上有时要用到它。

【评析】
在日治时代,日本曾经把台湾当做糖仓,大量种植甘蔗,制成蔗糖然后外销,赚进不少外汇。为了运输方便还建造过很多铁路支线,可见甜度高品质好的糖,在哪里都受到欢迎。光复以后仍然继续着这样的产业发展,还成立了公营机构来管理。年纪大一点的人,应该都有那种在满载甘蔗的火车或卡车后面追着跑,偶尔可以捡拾掉落的甘蔗,或者是偷偷抽几根来吃的童年印象。怀旧片中也常见这样的情景。
现在当然是由工厂的大机械化生产糖,但仍不妨通过《天工开物》来了解一下,古代的糖是如何制造出来的,除了糖外,还有哪些东西可以作为糖的代用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