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4篇

标签:南京李志,活动,主题发布时间:2018/8/25 16:39:00

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1

风景在指尖起舞

与往常一样,吃过晚饭,我坐在露台上,吹着向晚的微风,品着悠悠的茗香,感受夕阳沉落云际的静谧。

冷不丁,几声啁啾,将头顶静若处子的寰宇击碎。我抬眸循声,几点莹白划出几道流星的弧线,沉落楼前。顺着那流星的熠尾,我走向了露台边缘的栏杆。对面楼下,一个身着旧工装的老者出现在我的视野。

老者左手端着一个橘红色的小盆,那几点白光围着他翻飞。老者的右手从盆里拿出,然后向着地面抛撒,几点白光倏地落在空地上。

哦,老者在喂鸽子啊!

居民养鸽子没有什么稀奇,但像老者这样在空旷的地面上投食的却极少见。我想知道老者如何将白鸽驱向鸽笼,便饶有兴致地看着。

或许已经饱食,几点莹白拍打着羽翼在老者的上方盘旋,继而鸣叫着向远空飞去。

这不是老者的鸽子?这是蹭食的过客!震惊,诧异,一连串的问号:鸽子从何而来,又向何去?与老者何关系?

老者仰着头,目送鸽子飞向苍穹。鸽子消失在远空许久,老者才端着橘红色的小盆进了对面一楼下的车库。说是车库,并没有几家用来放车,拾掇出来,或做商铺,或给腿脚不便的老人居住,或租赁给在城里谋生而没有房产的乡下人。

对面车库的老者,什么时候搬来的我不清楚,是主人还是房客我更不清楚。从那身工装上看,很像小区物业管理处的人员。

兴许就是管理人员吧!老者从车库出来时,手里拿了一把铁锹,然后走向车库前面的土丘,一锹一锹地翻土。我的意识里,也只有物业管理人员才会做这些。

我居住的小区中央,有三栋异于周围楼群的多层电梯房,被称作花园洋房。我栖居三栋中的中间这栋,与对面的楼距足有五十米,之间置有假山似的土丘。刚搬来那阵,土丘长满齐膝的绿草,绿草丛中,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紫色的、粉色的、白色的,看上去与花园洋房倒也十分相称。近两年干旱严重,物业管理没有跟上,土丘上的草失去了起初的浓碧,小花们也渐次歇影。土丘显出了原本的相貌。看着一片片裸露的黄土,一些业主唉叹,小区管理太差了!当然,我也是唉叹者之一,潜意识里,小区的美化只属于物业管理处。

这土丘真的该打扮打扮了!我自言自语。

之后,露台上,那把伴我度过无数个黄昏的阳光椅俨然成了虚设。在夕阳晚照的静谧里,凭栏伫立,一幅白鸽与老者绘就的风景幻化成了那杯悠悠的香茗。

突然有一天,我的视线里融入了一团火焰,楼前土丘上滋生的火焰。一团,一团,又一团。那火焰每天都在蔓延,蔓延成一道墙时,我看到了墙后的一片片霞,粉色的霞,紫色的霞,橙色的霞,蓝色的霞……彩虹,那是一袭绮丽的彩虹!

老者在播种彩虹!我惊呼,我震撼,我激动!

我极力翕动鼻翼,尽享空气的流韵携来的缕缕馥郁。当周身馨香弥漫,我禁不住走出楼,走向了老者。

这些花真美啊!我啧啧着,都是些什么花呀,很少见过呢。

俺也叫不上名字,大侄子从大城市里捎来的花种。老者回道。

您是物业管理处的吧?我俯身看一朵紫色的花。淡绿色的花萼紧紧托着浓紫的花瓣,花蕊细长凸出,鹅黄的蕊端弯成一个小小的圆球。这花儿我的确不认识。

闺女,你看出我是物业管理处的吗?看来,都是这身行头惹得了。老人笑了笑。

您不是物业管理处的呀,那您怎么会……看着眼前的一团团锦簇,我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闲着也是闲着,活动活动筋骨,让大家养养眼呗。老人轻描淡写,折身进了车库,随后,推出一辆脚蹬三轮车,车上装满了塑料瓶,破纸盒之类的废品。

您这是?我盯着车上的东西,凝眉。

这是今天捡的,送到收购站去,顺便买回一些青菜杂粮。

捡?您老是拾荒的?我的愕然瞬间超出了我的逻辑:一身工装虽然陈旧,却也十分整洁;一脸的流年虽留下了岁月的刀痕,却也看不出郁积的沉疴,寻不见生活碾压的苦楚和沧桑。回头再看看那风中摇曳的彩虹,逻辑里的那个问号随即放大:这会是一个拾荒者?

推着车,溜溜腿,弯弯腰,顺手捡起这些障眼的,闺女,俺赚大发了呢。见我犯怔,老者呵呵笑了。

此刻,我的思绪在老人质朴的言辞里旋转。“闲着也是闲着,活动活动筋骨,让大家养养眼呗”,“推着车,溜溜腿,弯弯腰,顺手捡起这些障眼的”,怎么品,都是诗一样的风韵。什么样的胸襟才能活出如此的豁达?

闺女,天不早了,俺不能陪你说话了。老者挥挥手,蹬上了车。

在老者挥手的刹那,我看到了一双筋脉突兀的枯树枝一样皲裂的手。那手在夕阳的余晖里倏而幻化成绿意红妆和来自泥土深处的沁芳。望着老者走向夕阳深处,我看到了一抹神灵般的静谧:一个拾荒老者营造出的娴雅时光,一颗晶莹的心抚摸着阳光播下的彩虹。

奶奶,奶奶,我要花,我要那朵大花。稚嫩的童音打断了我的心绪。一位妇人领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向我这边走来。

孩子,花是让人看的,不能摘下来。妇人说。

嗯。我知道了。奶奶,花真香!小女孩撒开妇人的手,跑进花丛,用力翕动鼻翼,呆萌的小脸完全陶醉,莹白的裙摆在柔和的晚风里起起落落,宛若一朵灵动的花童。我赶忙打开相机,将这幅美丽的童话定格。

大妹子,你也来看花呀!妇人热情地跟我招呼。

我点点头。看得出,妇人也是个爱花的人。

人勤地不懒。你看这些花,也没见老李哥怎么收拾,这土疙瘩就变成花园了。妇人平淡的话语里流露出对拾荒老者的敬重。

老者姓李吗?我看着妇人问,您跟他很熟?

也算不上很熟。他搬过来那天,帮他抬了抬东西,也就多问了几句。妇人把知道的合盘说出。

从妇人的言语中,我知道了老者鳏居多年,村领导让他去敬老院,他说自己能吃能动,不想这么早就把身子骨给废掉了。老者的侄子把他接到城里来住,他说啥也不住侄子的楼房,非要住在车库,说这样进出方便,抬腿就能走人。八十岁的人,招工的都不要,一早起来,老者就蹬着三轮车上街溜腿,捡些路人随手丢弃的废品,挣几个零花钱。

我没有再说什么。本来想问问那几只白鸽的事,忽然间觉得打探什么都是一种多余。这样一位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老者,不要说与几只和平鸽成为知己,就算有只猛虎,他兴许也能创造出人兽合一的奇迹吧。

夕阳已经消失在幕后,妇人领着小女孩回家了。我步上土丘,头顶是星光璀璨的苍穹,脚下是律动着芳华的泥土,在这静穆的花丛里,我是不是能站出拾荒老者的心境?风吹心页,极目骋怀,我茫然而又清醒。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曾经,我是那般痴迷于这种宁静,可我为这种意境又做过什么呢?那也只不过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幻象罢了;曾经,一度不屑于与拾荒者搭讪,更不屑于与拾荒者共餐,此刻想来,真不明白当初投以厌恶时怎么就没有问一下自己:你有什么理由去嫌弃他人的生活?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路,有些人能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出风景,而有些人就注定成为看客。

活出真性情!这是拾荒老者的本性使然,是老者骨子里所镌刻的人生诠释。

一缕沁芳瞬间从脚下浸入,我如醍醐灌顶,假若我们每个人都能活成像老者这样的拾荒者,每个人都能把心中的那份盎然播入泥土,我们的世界岂不每天都是春季?

风景在指尖起舞,动动手,彩虹就不会违约。

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2

锦旗该送给谁?

李志远午饭后去送孩子上学的时间有点儿紧。

不过,这对他来说,小菜一碟,他常常为自己骑电动自行车的速度引以为豪。为这事儿,他可没少招来爸妈的唠叨,更没少惹得老婆小倩连掐带扭。

孩子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李志远的衬衫,以免一下子飞出去。李志远极速行进中,定好了速度,右手从裤兜里麻利地掏出智能手机来,一只眼看路,另一只眼瞟了一下时间:两点二十,十分钟后学校才关大门呢,来得及!

一路狂奔,李志远把身边的人都甩到了身后。他把孩子送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两点二十五!学生都还在陆陆续续地来着。

看着孩子进了大门,李志远松了一口气,很骄傲地朝门卫老师挥挥手,掉头就走。也是习惯了,他把电门开到最大,众人皆来我独往,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回去的路,过一市场,路口多,人员广。李志远正陶醉在自己今天又创新记录的美好感觉里,忽然,他发现对面飞快地蹿过来一个逆行地愣头小子,那小子骑一山地车,看样是经过训练的,其速度不比电动车慢!

#from 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4篇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躲是躲不开了!说时迟,那时快,为了避免有更大的伤害,李志远一边紧握刹车把,一边瞄准了对方的粗车轮子,只听“砰”的一声,接着“哎吆我哩娘来”、“啊,啊……”

李志远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从眼里流下来,流过脸庞,黏糊糊的。他努力睁开眼睛,看见那愣小子摔在地上,满脸通红,正要爬起来。那小子的车子已经爬上了李志远的电动车,一起压在李志远身上。

李志远用手抹了一把脸,定睛一看,大吃一惊:血!

周围的很多人都围上来了,“骑得忒快!”

“就是,赶紧去看看吧!”

“叔叔,我……”

李志远一看这小子那校服,跟自己上八年级的儿子穿的是一样的。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你没事呗?”

“叔叔,我没事儿,可是你?”

“我也没事儿,你赶紧去上学吧,要不得迟到了!”

“哦……”

那愣头小子扶起车子来,拍拍身上的土,又看了看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志远,才急急忙忙蹬上车子走了。

旁边卖豆芽的中年人给李志远送过来一卷纸,“兄弟,去看看吧!你骑得也够快的!”

“嗯嗯!”

中年人帮李志远扶起电动自行车,李志远才发现,那车子前把已经扭曲,控制器掉了下来。暂时是没法骑了。

“来来来,坐我的车子,去看看!”

说话的是一位六十岁上下的大妈,中等身材,一看就是干净利索的人,说话也嘎嘣脆。李志远后来才知道,大妈是骑电动三轮去送孙子上学回来,路过这里。

众人一起帮忙,把李志远扶上三轮车,大妈一句:坐好了哈,开足了电门,直奔附近的阳光医院。

路上,李志远给车间主任打了个电话,请了个假。只说家里有事儿,下午不能上班,没好意思说啥事儿。

到了医院,又是大妈一阵忙活,挂号,取针,拿药。伤势不很严重,却得缝四、五针。医生说真是万幸,没伤着眼睛,又说得亏你妈妈送来的及时,否则容易流血过多或感染。李志远和大妈相视一笑,心里热乎乎的,也没说破。

包扎好了,大妈问志远去哪里,志远说伤口也没啥事儿,还是去刚才那地儿,把电动车修修,明天还得上班啊。

谁曾想,等大妈和志远到了刚才挨摔的地方,早已不见了志远的电动自行车。志远心里咯噔一下,妈呀,一千多块钱呢!大妈一脸的愤怒溢于言表:这些人呐!

正要问旁边的人,远远地看见刚才在这里卖豆芽的中年人,骑着电动车往这里来呢。

李志远一看,这不正是自己的电动车吗?中年人帮自己修好了!

寒暄客气的话按下不提。单说第二天一大早,李志远朝伤口处弄了一创可贴盖住,正常去上班。刚到厂子门口,就见一大帮人堵在传达室那里,拿着一些礼品。更显眼的,是一面鲜红的锦旗。

“你这没名没姓的,让我们送给谁啊?”传达室的老王头对围上来的几个人摊开了双手。

“错不了,俺孩子跟李师傅家的孩子是一个学校的,昨天孩子把李师傅撞伤了,李师傅没难为孩子,俺得好好谢谢人家,看看人家的伤咋样?”

李志远低了头,悄悄地进了大门儿,又开足电门,直奔车棚。

他边走边想,这锦旗,该送给谁呢?

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3

心中最美的小城,叫家乡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乌托邦,安稳与阳光。或许是繁华的魔都,或许是浪漫的花城,或许是古朴的小镇。但如果问起,你心中最美的地方,我相信会有很多人都会认为,那座最美的小城,一定叫做家乡。

高考那年,我拼了命也要走远一点,在火车转火车的地方,才终于知晓家乡的好。毕业那年,我选择回来这里。

家乡是神奇的两个字,无论你走了多远,都能随时想起她的样子,最想逃离的是她,最想回去的也是她。

xx,这里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现在每天出门踏上的马路也是当初每天妈妈送我上学放学必经的小道,不同的是,当时简单两条没有红绿灯的马路相交相连,组成了我生活的全部:起居,上学和游戏。而如今,这里沿着市中心一点点的放大,修建了许多条宽阔的柏油路,外环与内环交错,国道与省道连接,高铁都途经小城,现在是我的家乡。

三十年前我三岁要入托的时候,全县城里只有一家幼儿园,毕业照片上,脸蛋涂的红扑扑的孩子们背后,红砖灰瓦的土房子就是当时县城里最好的幼儿园。我还记得那里有绿铁红漆的滑梯和一架翘不起来的跷跷板,已经是我童年最好的玩具。现在我的女儿儿子也开始入读幼儿园,实验小学规范园、中英文双语园、蒙特梭利平衡园、英美协同外教园……还有各种我叫不上名字的标准制幼儿园,精美的教具,规范的课堂,欢乐的孩童,这是属于孩子们最好的乐园。

我小时候,爸爸每周会去逛一次农贸市场,每次只有十块钱的额度,买一条鱼或者一只鸡,买青菜鸡蛋,给全家人调剂生活。记忆里的大北门农贸市场,泥水菜渣,鸡粪鸭臭,可那个年头里,那是一年到头老人孩子的念想,是大轮自行车里载出的香甜和笑脸。2018年的现在,城区大小超商遍地,经营规范,应有尽有。老北门农贸市场马上要迁往新址,方便干净,我大xx的市民们终于可以踏踏实实享受舌尖上的安全。

记得童年,每天晚饭后,爸妈就喜欢带我出来散步,南门那里有条小河沟和窄窄的小路,河沟里死水沉积,垃圾遍地,蚊蝇滋生,每次路过那里都要快跑过去逃离那熏人的恶臭。三十年过去,小河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层居民楼,城市修建越来越完善,父母每日散步的路线也不在局限于家门口。湖水涟漪、喷泉夜景、橡胶跑道,爸爸的手机随手拍里,几条相同的跑步路线,却留下了无数不同的景色。

7岁那年,爸妈带我去南京旅行,干净的街道有序的车流,还有那双穿了四五天一点没脏的白色球鞋,成了爸爸口中的感慨我心里的羡慕,那时候就在想,什么时候,我的家乡小城也能有如此清新的空气和不落灰尘的街道。终于,现如今,走在xx小城,盛夏时分里的洒水车和空气净化喷雾周而复始,永不停歇,人们终于穿上了没有灰尘的小白鞋。

人们总说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2008年的我不以为然,2018年的我却深以为然。十年间,大学毕业、工作赚钱、恋爱结婚、生儿育女,我从原来的三口之家“脱离”,组成新的家庭,迎来新的生命。十年的时间赋予我更多生命的意义和责任,我从一个被妈妈呵护在掌心的孩子,蜕变成顶起家庭责任的妈妈。

这十年,我的家乡也在不经意间一点点变美。

十年前,我们开始建设全面小康,十年后,我们开始决胜全面小康。棚户区改造、保障房建设、农民新村示范点等加速推进。医院设施和服务升级、村卫生站建设提档、新城区小班额学校建成、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惠及农村学校,生活之变,变化多且大。城市一体化、共享经济、移动支付,各种崭新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国家的强大和崛起令人倍感骄傲与自豪。

再十年又会怎样呢,继续十年的变化藏在我们普通人自己的举手之劳里。不讲脏话、不说恶语,不乱丢垃圾,不大声喧哗,不损坏公共设施,不损害花草树木,文明行车,礼貌待人……我们能做的很少,我们能做的又很多,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点滴汇聚成大海,你我装扮整个家乡。

希望再十年,我们眼前是更美的家乡。

希望再十年、二十年,我的女儿也会觉得这世上最美的地方是家乡,xx,当之无愧。

双城同创活动主题征文:4

水调歌头·创城

巍巍灵踪塔,绵延汶河流。

中都自古多情,仲尼留美名。

朝霞洒满文苑,余晖映照金宫,润草木滋荣。

百姓幸福梦,尽在奋斗中。

忆范公,思乐忧,唯民生。

八十一万群众,齐心创双城。

汇就蓝图不动,咬定青山不松,豪情满襟胸。

小城如苔米,敢与牡丹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