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摘星楼九日登临》

标签:重阳节,诗词发布时间:2017/10/10 20:21:00

最新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摘星楼九日登临》

摘星楼九日登临

朝代:明代

作者:姜塘

原文:

重阳佳节意休休,与客携壶共上楼。

满目山河增感慨,一时风景寄遨游。

武公不但歌淇澳,贤女犹能唁卫侯。

更有三仁忠与孝,高名千古出人头。

注释:

摘星楼:楼名。传说为商纣王所建,极高峻。又名妲已台。在河南省淇县(朝歌)城西北隅,高十三米,面积为1500米平方米的土台。相传殷纣王在上建一摘星楼而名。所谓摘星楼,言其极高,站在上边能伸手摘下星星。后为纪念比干被纣王摘心而改为摘心台。

休休:悠闲的样子。

携壶:指行医。传说东汉费长房见一老翁挂着一把壶在卖药,卖好药后就跳进壶里。第二天,费去拜访他,和他一起入壶,但见房屋华丽,酒菜丰盛。费于是向他学道。事见《后汉书·方术传下·费长房》。后以“携壶”指行医。清侯方域《赠武林陈文学》诗:“远志分明为采药,携壶不尽是逃名。”

后四句:忆朝歌名人:不但有被《诗经·淇奥》歌咏的卫武公;还有作《载驰》一诗,诗中载有“唁卫侯”情节的“贤女”许穆夫人。更有既忠又孝,被孔子赞为“三仁”的比干、箕子、微子。

延伸阅读:

重阳诗话:中华传统节日

重阳诗话――中华传统节日系列诗话之十一

农历九月初九是重阳节。《易经》“以阳爻为九”,将“九”定为阳数,两九相重为“重九”,日月并阳,两阳相重,故名“重阳”。魏文帝《与钟繇九日送菊书》也说:“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因为“九九”与“久久”同音,所以古人认为每年九月初九是个特别值得庆贺的吉利日子。诗人屈原在《远游》中就有“集重阳入帝宫兮,造旬始而观清都”之句,说明早在战国时代,过重阳节已成风俗。

在古代,每至重阳,天高气爽,人们皆出游登高,赏菊饮酒,佩插茱萸,吃重阳糕,“以畅秋志”(《齐人月令》)。在一睹如画江山、饱览金秋景色之际,诗人骚客常以重阳为题,写下了许多令人心情激荡的诗篇。

重阳诗中,最脍炙人口的算是唐代诗人王维的《九月九日忆XX兄弟》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这首抒情小诗是他17岁时所作。诗人当时大概在长安谋取功名,繁华的京城对一个少年游子来说,毕竟是举目无亲的“异乡”。而远在故乡的兄弟们今天登高时,身上都佩上了茱萸,却发现少了一位兄弟――自己不在内。诗人遗憾的好象不是未能与故乡兄弟共度佳节,反倒是兄弟们没有完全团聚。这正是诗作的深厚与新颖所在,感情丰富而又含蓄蕴籍,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特别是第二句,由于高度概括了人们的普遍情感而成为千古名句。

翻读浩瀚的古典诗词,以重阳及其习俗为题材的就不下数百首,从晋代陶渊明到现代的毛泽东,而且象李白、杜甫等大诗人竟多达十数首,从中足见古人对重阳的喜爱和重视。

在古人的笔记中,关于重阳赋诗的佳话不胜枚举。据《晋书·孟嘉传》记载:晋朝永和年间,明帝的女婿桓温为征西大将军,陶渊明的外祖父孟嘉任参军。孟嘉字万年,少年即负有才名,颇受桓温的赏识和器重。有一年重阳,桓温大宴僚佐于龙山(今XX当涂东)吟诗作句,啸咏骋怀。当时僚佐毕集,佐吏皆穿战时戎装。正当他们酒后耳热,诗兴大发之际,突然一阵风起,把孟嘉的官帽吹落。而孟嘉好久竟未觉察,还津津有味地与别人为文酬答,饮酒赋诗。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十分讲究冠冕风度的礼仪之邦,子路有“君子死,冠不可免”之名言,所以官帽落地不觉,是有伤大雅,况且又在僚佐皆着戎装的宴会上。桓温看到这一情形,暗令与会的文学家孙盛趁孟嘉入厕之机,取帽以还孟嘉座上,并作文嘲笑。孟嘉回来一看,立即逞兴作文以答。由于他知识渊博,文词俊雅,语出四座皆惊,僚佐无不叹服。后来“孟嘉落帽”竟成了一个著名的典故,比喻文人不拘小节,风度潇洒,纵情诗文娱乐的神态。又因为重阳节后,天气渐寒,称重阳节为“授衣之节,落帽之辰”(《岁华纪丽·重阳》)。如李白《九日》诗云:“落帽醉山月,空歌怀友生。”辛弃疾《念奴娇》词中所写:“龙山何处?记当年高会,重阳佳节。谁与老兵共一矣?落帽参军华发!”皆用此典。后世文人,竞相师尚,一杯佳酿,几朵黄花,就登高风雅一番。

孟嘉落帽,在宴会上风度潇洒,不拘小节,令人喝彩。而其外孙陶渊明一生酷爱饮酒,性情恬淡,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弃XX县令不做,而去做“隐逸诗人”,每到重阳节就陶醉于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风雅情致之中。据南朝宋人檀道鸾《续晋阳秋》记载:有一年重阳节,陶潜在宅边东篱下正赏菊花,抚琴吟唱,突然间酒瘾大发,但遗憾的是家里没有备酒过节,只好漫步菊花丛中,并摘了大束的菊花,坐在屋旁的篱畔惆怅。猛然抬头一眺,但见一身着白衣使者,载酒而来。一问方知是江州刺史王弘派来的送酒差使。原来朝廷屡次征召陶渊明为著作郎,他不就职。王弘欲结识这一名士,曾多次给陶渊明送酒。这次陶渊明见酒大喜,立即打开酒坛,于花丛中畅饮,酒酣,诗兴大发,吟出了《九日闲居》这一首名诗。诗云:

世短意恒多,斯人乐九生。

日月依辰至,举欲爱其名。

露凄喧风息,气澈天气明。

往燕无遗影,来雁有余声。

酒能祛百虑,菊解制颓龄。

如何蓬庐士,空视时运倾。

#from 最新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摘星楼九日登临》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尘爵耻虚罍,寒华徒自荣。

敛襟独闲谣,缅焉起深情。

栖迟固多娱,淹留岂无成。

诗中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以酒浇虑,以菊自娱,啸傲世俗、蔑视运势、淡泊名利的胸怀和闲吟独酌、纯然无私的情趣。陶公咏菊、白衣送酒的故事,也成为后世文人喜好的典故。每遇重阳节,有所吟咏,不免把陶公、白衣吟在一起。如李郢《重阳日》诗云:“愁里又闻清笛怨,望中难见白衣来。”王勃《九日》诗道:“九日重阳节,开门有菊花,不知来送酒,若个是陶家!”李白《九日登山》诗云:“渊明归去来,不与世相逐。为无杯中物,遂遇本州牧。因招白衣人,笑酌黄花菊。”皆直用此典。?

杜甫的《九日蓝田崔氏庄》曾被(世界勤俭日 勤俭节约从我做起 活动实施方案及预案)认为是咏重九的代表作。诗云: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

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崔氏庄在XXXX县境内。唐肃宗乾元元年(758)x月,作者因上疏被贬。这年重阳,他在蓝田崔氏庄与友人相会,写下这首悲秋叹老、满腹忧情之作。前人评论该诗为“字字亮,笔笔高”(《读杜心解》)。其实这正是老杜诗作的特点和高人之处。我甚至认为,写重阳诗应以老杜为最。象作于代宗大历二年(767)重阳节的七律《登高》,更令人叹为观止: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诗作描写所见江边秋景,抒发晚年悲愤心绪。评论家萧涤非说:“虽是一首悲歌,却是‘拔山扛鼎’式的悲歌。它给予我们的感受,不是悲哀,而是悲壮;不是消沉,而是激动;不是眼光狭小,而是心胸阔大。”(《杜甫诗选注》)艺术表现上,句句自然对仗,不见雕琢痕迹,句法交错,句意相联,密针走线,丝丝入扣,景中含情,情中见景,极具功力。?

重阳秋深,不能释怀。陶渊明的《巳酉岁九月九日》、《九日闲居》等有感时悲逝之意。连大名鼎鼎的苏东坡在《南乡子·重九》中也流露出愁秋之情:“佳节若为酬,但把清薄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黄花”即指菊花,赏菊是重阳的节目之一。屈原《离骚》中就有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可见战国时已有餐菊之俗。清秋气爽,菊花盛开,窗前篱下,片片金黄,时逢佳节,共赏秋菊,真是别有情味。孟浩然在《过故人庄》中道:“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范成大的“世情儿女无高韵,只看重阳一日花”等等,都道出了赏菊饮酒的情趣,语言隽永,诗意清新。白居易的《重阳席上赋白菊》写道:“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丝色白霜。还似今朝歌舞席,白头翁入少年场。”则流露出诗人看见白菊的无限欢欣,发出了作者人老志坚的心愿。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首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醉花阴·重阳》是一首有名的重阳词。词作以精粹的语言和凄清的语调写出了闺人寂寞的愁绪,塑造了一个多愁善感、清俊消瘦的闺阁美人形象。作者长于在描写自然景物中加进自己浓重的感情色彩,把客观环境和内心情绪浑然交织在一起,比喻含蓄有致,写景淡远有神,言情幽细蕴藉,令后人反复吟诵。?

最有气魄的题菊诗应是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的两首《菊花》诗,其一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诗人借菊花搏风斗霜、繁纷不败的形象,表达了自己斗争到底的必胜信念,充分体现了“诗言志”的特性。?

登高,在古代重阳诗词中描写更多。唐人刘长卿的“九日登高望,苍苍远树低。人烟湖草里,山翠县楼西” (《九日登李明府北楼》);邵大震的“九月九日望遥空,秋水秋天生夕风。寒雁一向南飞远,游人几度菊花丛”(《九日登玄武山旅眺》),写的都是重阳登高远眺、观赏山河美景的情形。唐代边塞诗派的代表诗人岑参《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中说:“强欲登高去,无人送酒来。遥怜故园菊,应傍战场开。”这首五绝,表现的不是一般的节日思乡,而是对国事的忧虑,寄托着诗人对人民饱经战争忧患的同情和早日平定“安史之乱”的渴望。

插茱萸也是重阳习俗之一。晋代孙楚(?―293)的《茱萸赋》中写道:“有茱萸之嘉木,植茅茨之前庭……”孟浩然的“茱萸正少佩,折取寄情亲。”周贺(约821年前后)在《重阳》诗中也写:“云木疏黄秋满川,茱萸风里一樽前”等等,都真挚生动,饶有情蕴。?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重阳诗词,格调却截然不同。毛泽东1929年的《采桑子·重阳》写道: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诗作以雄视千古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克敌制胜的大无畏英雄气概,通过对秋天战地景色的描绘,抒发了对革命战争的由衷赞美之情,语言轻快,富有哲理。朱德的《赏菊》诗也别具新意:“奇花独立树枝头,玉肌冰骨眼底收。且盼和平同处日,愿将菊酒解前仇。”这些诗句,更为重阳诗词增添了光彩夺目的一笔。

阅读拓展:

重阳节的诗句:《昨日登高罢》

九月十日即事

作者:李白 年代:唐

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

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译文】:昨天刚登上龙山宴饮,今天又在这里举起了酒杯。菊花为何这样受苦,遭到两个重阳的采折之罪?

【简析】:这首诗的格调情趣,把李白豪迈之气差不多洗脱干净了。简单二十个字,不仅仅在惜花,而且在借花自惜。他的一生也是遭了两次大蹭蹬的――赐金还山与长流夜郎。花遭两次重阳,人遭两次重伤。语甚平淡,而意却深远,好像在对自己唱安眠歌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