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挑在肩上的爱--父亲的背--让我再说次爱你

标签:亲情,文章,3篇,父亲发布时间:2015/8/5 10:02:00

挑在肩上的爱

临近过年的一个清晨,妈妈很早便起了床。她忙了一阵便跑到床前叫我们,问谁去把外公接来。我自告奋勇的爬起来说,我去!我想见外公。

那是一段很远很长的路。听妈妈说外公起得早,这会儿肯定已经在路上了。我边走边张望,随时准备在半路截住外公。直至翻过几个弯,仍未见他的身影,我开始担心是否刚才就已经错过了,但还是得往前走。途中听到远处乡亲人欢乐的笑声,再一眼望去那稻田,只见一片片的都只剩下稻桩,田边的房屋依稀传来记忆中的花鼓戏,在空旷的路上显得格外动听。桥下的水鸭扑打着翅膀,尽情的在水里嬉戏,整条泥路也洋溢着过年新鲜的气氛。我一路摇头晃脑,像个贪玩的孩子,渐渐忘记了脚下木跟鞋的咯咯声,还不时回头去看走过的那条路,发现它蜿蜒的如童话般遥远,我也暂时不去管罢。

我已经忘记是几年前去过外公家的。经过那条上坡路时,脑海里便浮现出妈妈踩着脚踏车,我在后面帮忙推的身影。旁边那家小卖店居然还在,主人打理的好,不显得破败,它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个小女孩掏出仅有的几毛钱蹦蹦跳跳到门前光顾了冰棍呢。今天,我又在那条叉路上停留,因为在迟疑往大路还是小路走去。

走着走着,远远的,只见外公的烟囱在冒着青烟,心里有了些惊喜。果然,外公还没有出发。远处的山还是很葱郁,围绕着整个小村庄。那条通往外公家的小道变得宽了些,但屋子旁边已不见那种菜的小园子,只剩下简陋的两间,另外的两间已腾出来给邻居搭建了新楼房。中间虽然也有些空地,但却堆满了木柴。小小的屋子立在两幢新房中央,显得有些别具一格又多了些落寞。

我在门口大喊了几声没有人应,想起外公是有些耳背的,又见门没锁便直接推了进去。只见外公正在又黑又小的厨房里生着火烧水。我大步踏进去轻轻的唤他,才发现另外一位老人也在。两位老人在我未打扰前一边烤着火,一边喝着茶聊着天。外公看到我后,很高兴的站起来握着我的手问这问那。他除了背稍微驼了一些,人还是那么精神奕奕。我最爱看他那垂下来的八字眉毛和慈祥的眼睛,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一直认为外公年轻时肯定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原来外公的弟弟头一天晚上就过来了,外公早就打算和他吃完中饭后再走去我家。可叔外公见我来了,就伸手拿过火堆旁边的皮鞋,穿好后手撑在膝盖上缓缓的站起来对外公说他要先回家了。外公突然脸一正,扯住他说,走什么走,说好了在这里吃过午饭再回去!然后转过身对我说,你中午留下来吃饭吧,下午再一起过去。我当然是不同意的,妈妈买好了菜在等着呢!急忙拉着叔外公的手,很坚定的要请他一起去。经过辗转劝说,两位固执的老人终于同意了。

于是他们俩便在房间里开始收拾。而我则雀跃的跑到房子的背后寻起童年的记忆来。那个高高山坡的身上,依旧布满了绿油油的青苔,给这个小巷增添了更多的凉意。好多年前的夏天,我们分别坐在几间房的门坎上,乘着凉,哼着歌,上窜下跳的打闹着。再往左会经过茅厕,再过去便是菜园子,和前屋是相通的。外公总是种满了各种蔬菜瓜果,当然黄瓜是不会少的。

转回到屋子里时只见外公正将一个个小包塞进大包里去,旁边还放着一大篮子的大白菜。外公见我走过来便让我帮忙撑着袋子,一边说这是我晒好的干豆角,这是干咸菜,这是 我嘴里笑着念着外公你怎么老是不愿意闲着,快八十岁了,自己种菜种田不说还老是送菜给我们吃。而心里的感动已经像满杯的水一样快要溢了出来,这样一份浓浓的朴实的厚重的爱,让我恨不得多一颗心去慢慢品尝和消化。

外公去锁门了。我开始逞强的用扁担勾起大袋子和大篮子,举到自己的肩上,想要好好表现一下,可才趔趄的走了几步,绳子居然断了。外公笑着跑过来说你怎么能担呢,然后解开绳子重新盘好,准备去挑。我又逞强的轻推开外公再抢了过来,艰难的继续往前走。平常觉得自己有点像个男孩子,有股蛮力,可这会却发现自己的步子始终迈不开,终于没走多远又坚持不住掉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挑在肩上的是外公的汗水和爱吧。刚才的那一幕重演了,只是这次外公没被我推开,而是挑起它们一晃一晃大步的走远了。我看着他的身影心里一阵愧疚,自己笨得没有带电话出门,想联系爸爸过来帮忙也没办法,借了别人手机拨自己号码居然也是关机的。还好看到有户人家门前停着一辆三轮车,撒腿便跑过去问主人愿不愿意送我们到镇上。

当我坐在车上时,外公已经远远的缩成一个小黑影,我们怎么叫也听不到,一个劲的往前走。叔外公跟在他后面却也是头也不回。开过好一段路,才追上这两位让我心疼又敬佩的老人。

那一担子的菜终于从外公肩上卸了下来放在车的肚子里,而我的肩上,我的心里却还是厚厚的,重重的,载着那再也缷不下来的感动和爱,一路颠簸着回了家。

父亲的背

因为在家是老幺,又是中年得女,偏得父亲的爱就再正常不过了。

小时候没有玩具,淘气的我就把父亲的脊背视为我的坐骑。父亲双膝跪在炕上,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我要费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爬上去。我常常一只手揪着他的耳朵,一只手捶打着他那宽宽的脊背,兴高采烈地学着车老板的吆喝: 驾、驾、驾 ,哪里懂得,白天在田里劳作一天的父亲骨架都要散了。

受家庭成分的影响,父亲在我还没有出生前就被下放到了农村。可以想象,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的父亲是怎样攥得住锹啊、镐啊那些笨重的农具;一名篮球中锋来完成 前腿弓、后腿蹬 铲地的过程又会是何等的滑稽。也许是担心言多必失,也许是他骨子里对做农民这种突变的事实还不能接受,父亲总是少言寡语。于是,父亲就有了 大架子 这个绰号,人们对他总是敬而远之。在家里,哥哥姐姐们也都是看着父亲的脸色而行事,只有我这个不知深浅的老丫头居然让父亲弯下他那挺直的脊梁。

父亲的家长制作风很强,即使是做错了事情,也由不得儿女来批评、更谈不上指正了。只有我这个老丫头敢 在太岁头上动土 .当然,也要先仔细解读父亲脸上的 晴雨表 .要是晴天,我才好打几声炸雷,炸开一条哥哥姐姐们冲锋的通道,然后,召开一个 斗地主 大会,让他弯着脊背,戴上我们用报纸做的高帽。这个时候,父亲总会展现出他和蔼的一面, 虚心 地做着自我检讨,然后接受大家的 再教育 ,给我们唱上他最喜欢的平剧《小二黑结婚》中的几段,或是什么《五十岁的老司机》之类的歌曲。看着他弯曲的脊背,总会觉得父亲把所有的爱都无声地汇集在了这个承载着生命的重任、担负着生活重压的结实无比的地方。

十岁那年的一个深夜,我的胃突然剧痛起来,看着我脸色铁青、冒着虚汗,父亲背起我就往医院跑。那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出租车啊,我趴在上,任由父亲那慌乱的小跑颠得我的小下巴不时地磕着他略弯的脊背,有些痛。医生说,我得的是急性胃痉挛,注射了一针阿托品。回家的路上我依然趴在上,也许是药物的作用,也许是父亲那透过薄薄一层背心的体温温暖了我,我的胃一点都不疼了。漆黑的夜,没有一丝的光亮。伴着父亲稳健的步履,他那微微弯着的脊背就像是我儿时的摇篮,我在这宽厚的背上竟然睡得很香,很香

记得小时候,家里开了一块自留地。每年的九至十月份,父亲就会领着我们去收秋。去#from 亲情文章3篇;挑在肩上的爱--父亲的背--让我再说次爱你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的时候,都是父亲用自制的手推车推着我和小哥,边走边给我们讲着那几个老掉牙的故事。回来的时候,满车的土豆、罗卜、倭瓜,再怎么也会有我一个落脚的地儿。这个时候的父亲就会把一根长长的绳子,套在自己的肩膀上,弯着那又宽又直的脊背,嘴里还时不时地哼上些曲子,具体都是什么,早已淡出了我童年的记忆,唯有父亲那弯弯的脊背,在夕阳的余晖里镀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

还记得那是刚刚入学不久的事情,室友们商量着去偷偷地摘几颗附近农民的大白菜,腌制点咸菜。在我跳跃那堵高高的围墙的时候,不慎掉入了深沟里,我的右膝严重挫伤,是上了年纪的父亲不顾旅途的颠簸,把一瓶瓶药酒送到学校。当他转身背对着我时,我惊讶地发现,父亲的脊背真的弯曲了,弯曲得犹如一颗下午的向日葵。我一遍遍地问自己,这还是那个让我无数次跨上跨下的脊背吗?还是那个背着我奔波于医院的脊背吗?还是那个文革的重锤也没能打压得有丝毫弯曲的脊背吗?它的挺直哪里去了?

岁月沧桑,可无论何时,浮现在眼前的一定是那个高昂着头颅、挺直着脊梁的高大形象,这个形象永远都不会老去。

让我再说次爱你

再一次,说爱你

幸福就像一把沙,在弹指间就从手中流逝。等醒来时才后悔莫及。

走在安静的大街上,来来往往只有那么几个人,今天是中秋节,每个人都窝在家里和自己最亲的人过节,而我却在这冷清的街上独自行走这。忽然身旁的CD店响起了周杰伦的 听妈妈的话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美丽的白发幸福中发芽,天使的魔法温暖中慈祥

我很讨厌中文歌,但是这首歌我却情有独钟。并不因为唱这首歌人很帅,也不是因为这首歌忧郁的调子,只是浅显易懂的歌词里显露出孩子气的俏皮幽默,独特的温馨风格,真挚动人不矫情作态,也许这就是我对这首歌情有独钟原因。

我的母亲,嗯该怎么说呢?她没有我理想中的那种贵妇的气质,没有我理想的中的那种优雅的行为,也没有我理想中的那种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惊艳全场的才艺,更没有雄伟的家世背景。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平凡中年妇女而已。

她不爱化妆,再加上岁月不饶人,脸上的斑如同围棋棋盘上的棋子,密密麻麻。她不喜欢卷发,一直保留着一头直发,说什么 直发看起来清爽 ,我觉得也是,那一根根黑发仿佛是劲道的拉面,坚韧,宁死不 曲 。我母亲长得没什么特色,爱笑的她嘴角总是扬起30度,似乎看不出她是一位中年女性的样子,细细一看,原来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多了几分神伤,眉间也有些皱纹,头发之间也有了细细白丝的身影。

其实我从小就很讨厌她,讨厌她为什么不给我爸爸,讨厌她为什么不给买我好玩,讨厌她为什么不给我买好吃的,讨厌她为什么给不了我想要的任何东西,更讨厌她给不了我所奢望的 家 。

我从小就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所以我的童年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残缺的。我从小就跟着母亲过着 漂泊 的生活,到处搬家。可能也是这样,才造就我现在开朗的性格吧,其实又有谁真正的懂得我呢?偶尔,一段动人的音乐,几句真诚话,一个温馨画面就能让我泪流满面,尽管有些羞耻,仅此而已。

记得有次我一放学回来,作业还没做,就马上打开电视机,看得捧腹大笑。母亲突然间 冒 出来,拿着藤鞭,向我的大腿挥了一鞭,我疼得哇哇大叫! 快做作业去! 母亲严厉地吼了一声。 叫我做就叫呗!打我干嘛?! 我又委屈又愤怒地说着。 不打你你不会醒的!得给你一些教训才行!要知道,这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打我就是为我好?那我打你行不行啊! 话音刚落,母亲身一抖就一巴甩了过来。我惊呆了,母亲的手也停在半空中 。我转身,开门,走出去,再摔门,动作一气呵成,就像策划很久一样。

我漫步在喧哗繁杂的大街上,看着街上人流如潮,人人笑容满面。那些人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走在大街上。他们戴着MP3,听着音乐,情不自禁地跟着音乐唱了起来。也有的人在说说笑笑,街上一直回荡着他们的笑声。其实那其中又有多少虚伪的成分呢?忽然眼角扫到一个虽然已经身形佝偻,可是菊瓣似的笑容从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的奶奶,她手里拖着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她的孙女吧。我看着那个小女孩硬是从那奶奶的手里挣脱,再爬上老奶奶的背上,那老奶奶一句怨言也没有,只是笑笑的背着小女孩走着。我眼眶里竟然流出了咸咸的液体,我竟然呜咽起来了,我试图用手掩盖我的痛苦。我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我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 颤栗地发出动物哀鸣般的哭泣。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哭,我也不懂的如何阻止。只是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以前和母亲相处的场面。其实以前我并不是那么讨厌她,可是随着年龄的长大,我进入了学校,也随着学习难度的增高, 对我的学习十分严厉。但。在我一到四年级的临近考试前好几个礼拜,她就买了许多满是理论的辅导书,天天晚上教我解答这些问题。也许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觉得她越来越死板,像这件事,本来可以很简单地解决的,而她却自讨没趣,没事找事。于是我最害怕的就是期末考试。到了五六年级,母亲的知识不够用了。她又对我百般教导,我即使再好的成绩,我想她也不会说个 好 字吧。于是我的压力和负担越来越大,经常 窒息 于是我就开始有反抗心理。逐渐的和母亲远离。

突然脑海里又闪现出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父亲把我推到墙角,抬起手准备打我,她义无反顾的冲了过来挡在我的身前,嘶声力竭的喊道 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不要打她 她还小啊 我清楚的看见她血红色的眼里嗜着泪,昏暗的灯光下,她模糊瘦小的背影早已让我泣不成声。

父亲抓住她的头发伦起巴掌打过去,口水放肆的吐在她脸上,嘴里还放肆的骂着, 你要替她撑起 你养啊你

两个身影在我的眼眸里不断扭曲,不断的幻化着,我把头埋进臂弯里,冷漠的蹲在墙角,一声不吭,舔着自己的泪水,用耳朵聆听着那些污秽的语言。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她什么也改变不了,只能让这一切更加纠结。可她,依然会为了我去得罪父亲,挡住父亲的腿脚。我想阻止,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每想到她为了维护最后一丝尊严眼里流露出的坚忍和倔强,我真想拿起菜刀拦在她瘦小的身前用手起刀落的方式永远保护她。但我还是麻木的看着一切。

她是在保护我。而我,什么也不能为她做。我真是个无能的家伙。

就算她给不了我想要的童年,就算她给不了我一个完整的家,就算她其实从来不懂我想要的是什么,就算她让我从小就跟着她挨饿受冻,就算 。

但是,是她在我饱受折磨的时候保护了我,是她在我最伤心的时候给我快乐,是她在我跌落谷底时候拉了我一把,是她在我犯错的时候帮我改正错误,是她在我的成功时候默默的替我高兴。

其实她并不是不爱我,只是她对我的爱就像那细水长流般。我看不到感觉不到更不懂。

只是现在的我再懂她也于事无补了吧,她早就离开了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急步走回家,我推开屋门,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恍惚中仿佛能看见她坐在我的床上,帮我叠着我的衣服,收拾着我的小房间。

我不禁大声的脱口而出 妈,我爱你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