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鱼意象

标签:《诗经》里的鱼意象发布时间:2017/4/13 16:43:00

鱼在《诗经》中较为引人注目,全书大约记载了14种鱼,“鱼”字出现了26次。鱼在《诗经》中是一个典型的原型意象,它的内涵更呈多样性。

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鱼意象较为引人注目。从鱼的种类看,《诗经》中大概有23首诗涉及到了鱼,并记载了大约14种鱼:鲂、鳏、鱮、鳟、鲿、鲨、鳢、鰋、鲤、嘉鱼、鳣、鲔、鲦、鳖等;从出现次数看,“鱼”字在诗中出现了26次,除了1次表示马的名称(《鲁颂·駉》)、1次表示渔网(《邶风·新台》)外,其余24次都是指生活在水中的鱼;而不同名称的鱼如上文所说的鲂、鳏等在诗中共出现了35次。我们可以看到鱼在《诗经》中是一个典型的原型意象,它的内涵更呈多样性,下面我们对此进行浅析。

一、富裕丰收的象征

在远古社会,生产力低下,生存环境恶劣,人们为了生存,大多选择临水而居。相较于打猎,捕鱼危险性较低,且鱼的繁殖能力强大,数量总类众多。并且有鱼就暗示有水,对于农业文明来说,水是生命之源,有水才利于农作物的生长,因此不难理解古人把鱼的丰富等同于食物的充足,把它当成富裕丰收的象征。

《小雅·鱼丽》一诗,盛赞宴享时的酒肴,表现了主人待客殷勤,宾主共同欢乐的情景。在这样喜气洋洋的场景中,菜肴之丰富可想而知,可诗中除了酒外,极写鱼的丰富。前三章不厌其详地提到鲿、鲨、鲂、鳢、鰋、鲤六种鱼,令人感受到食物的丰盛。

陈子展先生曾说:“远在旧石器下期,中石器初期,人类已知摩擦取火,而以渔猎为生,直至发生宗教,相信死后生活,可有专用鱼类献祭之原始仪式,进入奴隶社会,此尚作为一种正式祭典,不过可视为原始氏族社会旧俗之残余而已。《潜》诗不妨视为摄取此一历史之小影也。”[1]《周颂·潜》是专用鱼类为供品的祭祀诗,“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从鱼的数量之多、品种之繁以及人们对鱼类品种的熟知,可以看出当时渔业的发展状况。“以(鱼)享以(鱼)祀,以介景福”是饮水思源、祈求福佑的祭祀行动。如果将鱼换成其他的祭品,会损害祭祀的意蕴,而富裕丰收的意味也便荡然无存。

二、婚姻或配偶的象征

鱼作为一种寻常可见的动物,由于它们与人类生活关系太密切,不自觉地被染上了人类生活印记,具有独特的文化意味。

对于鱼的研究,闻一多先生从民俗学、文化人类学的角度,在《神话与诗·说鱼》中指出:“鱼是匹偶的隐语,打鱼、钓鱼等行为是求偶的隐语。”[2]他更一步探源:“为什么要用鱼来象征配偶呢?这除了它的繁殖功能,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大家都知道,在原始的观念里,婚姻是人生第一大事,而传种是婚姻的唯一目的,这在我国古代的礼俗中表现得非常清楚,不必赘述。种族的繁殖既如此被重视,而鱼是繁殖力最强的一种生物,所以在古代,把一个人比作鱼,在某一意义上,差不多就等于恭维他是最好的人,而在青年男女间,若称其对方为鱼,那就等于说:‘你是我最理想的配偶!’” [3]孙作云先生的说法类似闻一多先生,《<诗经>恋歌发微》以民俗学的视角来分析鱼意象的隐意:“因为古代男女在春天聚会、在水边祓禊唱歌,即景生情,因物见志,所以在诗中往往用钓鱼、食鱼来象征恋爱,寻致成为一种专门性的隐语。”[4]

《齐风·敝笱》一诗,朱熹《诗集传》:“齐人以敝笱有能治大鱼,比鲁庄公不防闲文姜,如归齐而从之者众也.” [5]“敝笱在梁”作为各章的起兴,意味深刻。鱼篓摆在鱼梁上,本意是要捕鱼,可是篓是如此地敝破,小鱼、大鱼,各种各样的鱼都能轻松自如游过,那形同虚设的“敝笱”就根本不起作用。闻一多说:“敝笱象征没有节操的女性,唯唯然自由进出的各色鱼类象征她所接触的众男子。”[6]在此,我们可以看出“鱼”象征匹偶。

闻一多在 《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 中又说:“以烹鱼或吃鱼喻合欢或结配。”[7]《卫风·硕人》写庄姜初嫁的盛况,最后一章连用拟声拟态的叠词,对鱼加以歌咏:“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来表达对庄姜美满婚姻的祝愿。

三、名贵事物或高贵人物的象征

用名贵难得之物来隐喻高贵贤能之人是《诗经》常见的现象。而用鱼来象征高贵或贵重的人物或事物也不例外,鲤鱼、鲂鱼、鳟鱼、鳖历来是名贵之鱼,用它们来比喻高贵的人物或贵重的人事物极为恰当。

鲤鱼数千年来一直为人们所喜欢,《尔雅·释鱼》篇便以鲤冠首。《陈风·衡门》:“岂其食鱼,必河之鲤。”鳖,亦为名贵的食用动物,《大雅·韩奕》在叙写显父设宴为韩侯饯行时,在所有的肉类食品中,独独只提及“炰鳖鮮魚”。《小雅·六月》是赞美宣王时代大将尹吉甫北伐猃狁胜利的诗,在这种庆功宴上,想必食物是极其丰盛精美的。但诗中描写食物的诗只有一句“炰鳖脍鲤”,其他食物一概没提。这里显然是用“炰鳖脍鲤” 代表着食物的高贵与精美。

鲂是《诗经》中出现最多的鱼类,在7首诗中共出现9次。《陈风·衡门》:“岂其食鱼,必河之鲂?”《豳风·九罭》:“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中的“鳟鲂”也是这种用法。诗人用“鲂”的味美名贵隐喻“公”的地位高贵,用“鳟”的极难得到隐喻见到“公”的机会难得,下文的“我觏之子,衮衣绣裳。”则正面写出了“公”的高贵身份。

另外,《诗经》中仅用单字“鱼”来象征名贵事物的亦不在少数,比如《小雅·鹤鸣》以鱼在渊、在渚比喻贤人或在朝或在野;《大雅·旱麓》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则用来比喻贤能各得其所。

可见,诗中用鱼来比喻名贵的事物,其含义并不固定,而具有很大的灵活性,我们只能根据诗的上下文来作出判断。这也体现了作为起兴物的鱼,所蕴含的意义是丰富多样的。

鱼意象在《诗经》中内涵的丰富性,让我们看到灿烂的鱼文化。从远古直至今天,鱼意象的象征意义仍在流传演变。婚礼宴席必有鱼肴,元宵灯会少不了鱼灯。而我们过年时吃鱼,寓意“年年有余”是对富裕丰收内涵的继承,现代年画鱼莲图中以前就用“鱼”和“莲”分别象征男女,鱼莲图象征男女情事,“鱼水之欢”成语之意更是不言而喻。而“鲤鱼跃龙门”则是说个人身份地位的上升。这一切让我们看到《诗经》鱼文化的延续性。当然,《诗经》中鱼的象征意义并不仅指这些,本文仅是对此进行浅析,更深的内涵有待更进一步的挖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