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类作文技法点拨

标签:“故事新编”类作文技法点拨发布时间:2017/2/23 10:53:00

脱胎换骨 意蕴悠长

——“故事新编”类作文技法点拨 黑龙江/姜国栋

故事新编是在继承原有故事框架基础上进行的一种内容或形式创新类文体。一方面,它要与原故事的情节有关联,有关的人物、事件均应与原作保持适度的“重叠”;另一方面,它讲求一定的创新和求异,表现物为我用、讽喻现实的创作意图。

技法指津:

1.探根溯源,前传有因。

历史题材的小说或者神话传说,可以根据其情节发展的趋向或结果进行原因探析,发掘其中关键点,从而使作品有一脉相承、文气连贯之感。如《天蓬元帅记》中,就写了猪八戒下凡前的种种天庭生活,与后来取经时的八戒构成鲜明对照。

2.深挖细凿,点上开花。

有的小说故事,在某个情节上只是一个“点”,一笔带过而已,做故事新编时,即可从此“点”出发,节外生枝,写出新意来。如《李逵打虎》中,李逵杀虎后,还跑到集镇上除了老虎类的恶霸。这就属于另辟一条小径,从《水浒传》中翻造一段故事了。

3.纵向挺进,后传有果。

有的故事已经有了果,但写作者还可以根据情节发展进行续写,使“果”中还有“果”。如《马蒂尔德后传》中,马蒂尔德发现项链是假的后,就走上了与佛莱杰夫人打官司之路,引出种种烦恼。

4.凭空臆断,嫁接想象。

这类作品,可以根据原故事的人物,进行情节的嫁接想象。其中,可以融入现代因素,使其具有更多的现实意义。比如《庄周买水》中,庄周是历史上实有之人,但买水的情节却是完全虚构的。

5.反弹琵琶,求异创新。

在原作基础上,我们可以打破常规已有之定论,反弹琵琶,收到创新之效。比如《昭君的选择》中,将历史上被动出塞的昭君改写成为民族大义而主动出塞的奇女子。

经典引路:

出关(节选) 鲁迅

老子再三称谢,收了口袋,和大家走下城楼,到得关口,还要牵着青牛走路;关尹喜竭力劝他上牛,逊让一番之后,终于也骑上去了。作过别,拨转牛头,便向峻坂的大路上慢慢的走去。

不多久,牛就放开了脚步。大家在关口目送着,去了两三丈远,还辨得出白发,黄袍,青牛,白口袋,接着就尘头逐步而起,罩着人和牛,一律变成灰色,再一会,已只有黄尘滚滚,什么也看不见了。

大家回到关上,好像卸下了一副担子,伸一伸腰,又好像得了什么货色似的,咂一咂嘴,好些人跟着关尹喜走进公事房里去。

“这就是稿子?”账房先生提起一串木札来,翻着,说。

“字倒写得还干净。我看到市上去卖起来,一定会有人要的。”书记先生也凑上去,看着第一片,念道:

“‘道可道,非常道’……哼,还是这些老套。真教人听得头痛,讨厌……”

“医头痛最好是打打盹。”账房放下了木札,说。

“哈哈哈!……我真只好打盹了。老实说,我是猜他要讲自己的恋爱故事,这才去听的。要是早知道他不过这么胡说八道,我就压根儿不去坐这么大半天受罪……”

“这可只能怪您自己看错了人,”关尹喜笑道。“他那里会有恋爱故事呢?他压根儿就没有过恋爱。”

“您怎么知道?”书记诧异的问。

“这也只能怪您自己打了磕睡,没有听到他说‘无为而无不为’。这家伙真是‘心高于天,命薄如纸’,想‘无不为’,就只好‘无为’。一有所爱,就不能无不爱,那里还能恋爱,敢恋爱?您看看您自己就是:现在只要看见一个大姑娘,不论好丑,就眼睛甜腻腻的都像是你自己的老婆。将来娶了太太,恐怕就要像我们的账房先生一样,规矩一些了。”

窗外起了一阵风,大家都觉得有些冷。

“这老头子究竟是到那里去,去干什么的?”书记先生趁势岔开了关尹喜的话。

“自说是上流沙去的,”关尹喜冷冷的说。“看他走得到。外面不但没有盐,面,连水也难得。肚子饿起来,我看是后来还要回到我们这里来的。”

“那么,我们再叫他著书。”账房先生高兴了起来。“不过饽饽真也太费。那时候,我们只要说宗旨已经改为提拔新作家,两串稿子,给他五个饽饽也足够了。”

“那可不见得行。要发牢骚,闹脾气的。”

“饿过了肚子,还要闹脾气?”

“我倒怕这种东西,没有人要看。”书记摇着手,说。“连五个饽饽的本钱也捞不回。譬如罢,倘使他的话是对的,那么,我们的头儿就得放下关官不做,这才是无不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

“那倒不要紧,”账房先生说,“总有人看的。交卸了的关官和还没有做关官的隐士,不是多得很吗?……”

窗外起了一阵风,括上黄尘来,遮得半天暗。这时关尹喜向门外一看,只见还站着许多巡警和探子,在呆听他们的闲谈。

“呆站在这里干什么?”他吆喝道。“黄昏了,不正是私贩子爬城偷税的时候了吗?巡逻去!”

门外的人们,一溜烟跑下去了。屋里的人们,也不再说什么话,账房和书记都走出去了。关尹喜才用袍袖子把案上的灰尘拂了一拂,提起两串木札来,放在堆着充公的盐,胡麻,布,大豆,饽饽等类的架子上。(鲁迅《故事新编》)

赏析:

这篇小说采用“点上开花”写法,将历史上老子出关的故事进行了生动的演绎。节选部分,鲁迅先生借助关尹喜与账房先生等人的对话,对老子做了一番调侃。鲁迅写这篇小说是将空头理论作为嘲讽对象,“盐,胡麻,布,大豆,饽饽等”物质需求在常人眼里是那样重要,而对于老子之道,却是再三鄙夷。文章以对比式写出了世人的鄙俗和追求卓越精神境界的可悲与无奈。

佳作示例1:

《孔雀东南飞》前传 姜永超

兰芝过门后,就收起了秉性,一心想做个好媳妇。几年来的勤俭持家,夫妻越发恩爱,婆媳感情也磨合的很深厚了,虽然婆婆隔三差五地就骂一顿仲卿,说他木讷,不会爬个大官当当,但每次兰芝很快就能劝好。现在婆婆只愁没个孙子,但是在这个衣食不愁的日子里,这也是不急的。

花朝节,老县令与仲卿各带着家属到白衣庵佛堂拜佛烧香。县令的二公子看到了国色天香的刘兰芝。

一下车,二公子就急忙到佛堂里找来静慧大师,凑近耳朵嘀咕了几句,顺手摸出一锭银子塞到她的手上。

静慧等焦母拜佛完毕,将婆媳二人邀入殿后喝茶。几句寒暄,静慧就把话题转到了兰芝身上。她问明兰芝与仲卿的生辰八字后,就装模作样地掐着指头,忽然故作惊讶:“怎么是这个命相?老施主是不是弄错时辰了?请借一步说话。”转过屏风之后,静慧又煞有其事地说:“您的公子可是文曲星下凡,虽不善言辞,但是性行耿介,日后必有成就,是个为相的命。可您儿媳的命……触犯了孤鸾,幼年克父,婚后克父,不得了呀!”焦母听后,几乎晕厥。

当天夜里,一行人留宿在州衙行馆。焦母心烦意乱,精神萎靡。兰芝见状体贴地说:“妈妈,您扶您歇息吧!”可是焦母却冷言冷语地说:“还是叫婆婆吧,你去吧,我自己能回,你去吧!”于是晃晃悠悠地走了。

从此焦母对兰芝的态度逐渐的恶劣起来,焦母本不想如此,毕竟兰芝是个好儿媳,可谁叫她命不好呢?若自己的儿子是个薄禄相也就算了,却偏偏又是个为相的命,便只有牺牲兰芝这一条路了。

于是不明真相的兰芝终于忍不下去了,向仲卿提出了回娘家,接着才发生了大家熟知的那段故事。

几个月后,老县令终于知道了兰芝被休的真实原因,他狠着心,把二公子光溜溜地赶出家门。

那一夜,县令的头发全白了,人也老了许多。

据说两年后一口井里捞出来一个乞丐的尸体,有人认出了这是当年欺男霸女的二公子。

再后来老县令的内心实在过意不去,就把自己的帅气文雅的三儿子介绍给刘家,可是被回绝了,此后就没人敢提。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只听说仲卿和兰芝出殡时,老县令出了一大笔钱。

赏析:

本文是对焦母休兰芝原因的探究。小说将焦母作为重点刻画的对象,引出县令二公子从中作梗的情节。难得的是,作品虽曰前传,却也将许多后来发生的细节融进去,比如介绍三公子给刘家等。作者试图以此来说明:焦母其实也是这场悲剧中的受害者。

佳作示例2:

桃花源之后传 马超

自陶潜独游世外桃源,历代少有闲人往尔。前日,余游其后山,见有一土人庄,故笔而记之。——题记

往桃园之路,甚为艰难,过千山,越万水,跨九洲,过险境,乃抵。入门仍有数里路至小山洞。其洞狭然,人皆可知,但过狭处,更豁然开朗,景色怡然。前有两条小路,一通桃源山前,人间仙境;一通其后山,水奇山峻,不为渊明所知,故余往。

登高俯望,水土异然,东以土为主,中上设圆池,其水清澈,如镜也。西则反之,水为主,中下为圆岛,岛无树,以草木花藓为多。东西合并,乃天设地造之圆。俄而东进,穿林过竹,踏草拨花。入之愈深,而见愈奇。

入庄内,见草房八方排落,东至土,西涉水,千百人家层层交错。树木杂然生长,奇珍异鸟居于同巢,花街枊巷,蜂蝶嬉耍,雁鹏环飞于上空,高唳于九宵。入其中市,见四五老汉,耍石玩木,举枪弄棒,步行稳健,身法如电。其西,八九少妇身着散衣,脚蹬虎履,发皆上束,桃面朱唇,皆手提八九飘屡,往东田而去。随其视之,九十男子,裸背光身,皆握镰刀,舞于秋田,刀光闪烁,麦杆成堆。扬场老妇,发如雪染,未曾有伛偻之态。

吾与其庄人游走东西,竟无一人采。至月高星出,行人少许,吾入一饭馆,欲食碎米以充饥。店主乃设烧鸡烤鸭、良酒美食。食毕,却拒收钱物,令余大为感叹。出,竟遗余落脚之所。闲游数日,日日见庄中人,早起其面向西,随一老者共习武艺,共进共退,舞蹈甚奇。

居久,吾欲去之。全庄人皆以留余。余辞归甚切,庄人则曰:“请勿与他人言,前此,因渔人而搬迁至此,方有此地以定居。”遂八拜,全庄肃然,吾立誓如瓶。

返,余略思之:人皆有窥探之欲,好言人之私,使他人无所从容。倘使吾言之他人,其人尚可活乎?遂自割舌,以示誓之坚矣。

赏析:

此文写桃花源之后传。除绘世间罕有奇景外,写作者对渔人所为颇有抵牾之语,“割舌,以示誓之坚”。这就将本文的思想内涵拓展为更深广的层面,表现现代社会中诚信缺失后的忧虑。写作者以文言笔法展开叙写,生动飘逸,形神兼备,语言功力很是深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