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外传_6人爆笑小品剧本

标签:长空发布时间:2015/5/5 8:51:00

看过的一个小品,聊有印象,然后改编部分,当做小品演还是挺好玩的,应该~

人物:飞雪(女)、残剑(男)、长空(男)、无名(女)、秦始皇(男)、卫士(男)

秦始皇(男)出场,(边唱边跳,扭秧歌式):我呀秦始皇,一统天下有的忙,德尔隆冬呛,德尔隆冬呛。。。(背景音乐为《小二郎》:小呀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

音乐停,(白):想寡人千辛万苦千山万水千家万户千言万语才一统天下,不想却听闻有人要刺杀寡人,这什么世道呀,还有天理吗?(摇头,叹气)这脑袋,唉。。。(扶头,再叹)

卫士(男)上,(唱诺):报——,陛下,外面有人拿着刺客的头求见——

始皇(白):哇塞,(跳一下),快快有请。(自语,仰首挺胸,得瑟样)寡人的头,不是那么容易割地!瞧见不,想割我头的人都。。。嘿嘿(奸笑,周星驰式最佳)

无名(女)上,以模特步走,三步一回首,五步一暂停,到始皇旁边定,摔发,(柔笑,白):飘柔,飞一般的感觉!

始皇配合甩头,然后以极度淫荡的眼神从胸看起打量,毕,见无名也饶有兴致打量自己,整冠正言,(白):请问小姐,你这是。。。我们大秦的皇宫是不允许作产品宣传的!

卫士(唱诺):大胆,见了始皇陛下还不跪下!(背景音效:威武——)

无名叉小蛮腰,(对始皇河东狮吼样):怎么了,我是无名耶!无名知道不?我好心带刺客首级求见,救了你一命,还让你的人对我凶!呜呜(小女生样),我不干了,太伤心了。(唱):伤心总是难免的,何苦一往情深。。。(配乐)(转身做要走样)

始皇(白):哪里哪里,小姐请留步(深情状)。转而对卫士:不许对女人无礼,特别是漂亮MM!(咬牙切齿状最佳)退下!(卫士下)

始皇瞧左右无人,凑上前去,(白):Nice to meet you! (很绅士伸手,华尔兹邀请舞伴式最佳)

无名,(白):Nice to meet you, too! (两人手握在一起,继而作华尔兹标准起手式,背景音乐起,《两只蝴蝶》: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毕,两人分开,始皇抬头挺胸抹发,露齿笑,(白):Nice to meet you three! (突然正色)那,你给寡人说说你是怎样得到刺客首级的!

无名脸露回忆,(白):话说那一天。。。

始皇旁站,长空、飞雪、残剑上,无名归位,摆一个四人Pose,(同白):我们是刺秦四人组,简称F4!(同唱):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地球上。。。(《流星花园》配乐响)唱毕,同做胜利标志,大叫“耶!”

无名离队,退三步对着始皇继续述,(白):我们喝下同盟酒就各自回房休息了。当然,他们三个不知道我是卧底。(四人动作配合,灯光暗,长空、飞雪、残剑三人下)

灯光聚焦无名,无名述,(白):半夜,当我起来想去数星星时,不想却看见长空——

长空上,(高吟):大海呀——(顿一下)你怎么就这么大呢!(长叹)(灯光跟随)

无名述,(白):我走上前去、走上前去。。。(灯光跟随)

无名对长空,(白):长空兄好雅致。

无名述,(白):不料那长空对着我唱——

灯光开,夜晚效果最佳,长空(唱):Only you, 能伴我去刺秦;only you, 能陪我看星星;only you。。。

无名述,(白):当我听到第三个only you时,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使出了第八套广播体操中的第一式——伸展运动!(动作配合,长空顺势#from 英雄外传_6人爆笑小品剧本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倒下,躺地)

无名述,(白):这时,残剑听到声音赶了过来,刚好看见长空倒下的一幕。(长空站起来,倒下,重复一次,配合无名)

残剑(白):原来,你是卧底!

飞雪上,看了看倒地的长空,(疑惑地白):发生什么事了?

他/她是卧底!(残剑、无名同时指着对方,异口同声)

飞雪(白):究竟谁是卧底?

他/她是卧底!(残剑、无名同时指着对方,异口同声)

飞雪(白):那好吧,老规矩。

残剑、无名互相直视对方,有剑拔弩张之气势,五秒钟后,(齐唱):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飞呀!出!(残雪出剪刀,无名出石头)

无名跳起来,跑一个圆圈,拥抱飞雪,(激动地白):我赢了,我赢了,哦,耶!

无名静,飞雪轻轻走到残剑旁边,(抽出剑,神情地白):剑,对不起!(拿剑刺残剑)

无名述,(白):飞雪一刺,残剑就一啊;飞雪一刺,残剑就一啊;。。。(五遍,飞雪、残剑动作配合)

小品剧本:

始皇(白,有点惊恐):那,刺了How many?

无名(白):足足刺了二十七剑!(飞雪在他们对话时继续重复刺剑动作)

残剑插话,(委屈地白):究竟有玩没完,我的血都快流光了!

无名对残剑露一个迷人笑容,(白):最后一剑,刺!【飞雪配合,残剑中剑,腋下夹紧,(长叹):我终于可以死了。。。】

无名述,(白):飞雪见残剑倒地,伏他身边恸哭。(飞雪动作配合)

飞雪(泣腔):剑、剑、你死的好惨呀!

无名述,(白):于是,我轻轻一化骨绵掌拍过去。(飞雪配合“啊”一声,倒)(残剑、飞雪、长空下)然后,(深情地)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转平)却带来了他们的头颅。

始皇拍掌,(白):精彩呀精彩!

无名(害羞样,白):谢谢陛下夸奖。

始皇继续拍掌,(白,语气转厉):精彩的谎言!

无名(变色,白):你凭什么说我说谎?

始皇,(冷酷地白):哼哼,凭什么!就凭你说的那晚我与残剑见过一面!所以,你根本就不可能是卧底!

灯光转暗,聚焦始皇,始皇述,(白):话说那晚,我正在Thinking,残剑走过来。。。

残剑上,(白):我是来杀你的!(冷酷的,Pose)(始皇当作没听见)喂,我是来杀你的。(平和的)(始皇继续思考状,不理)喂,大哥,我是来杀你的。(有点哀求)(始皇仍不理)我说大哥,我是来杀你的,你就看我一眼吧。(跪状,哭腔)

始皇抬头,(白):别烦我,我正思考四书五经呢!

残剑(白):是四书五经的四、四书五经的书、四书五经的五、四书五经的经么?

始皇看了眼残剑(白):你白痴呀,当然是四书五经的四、四书五经的书、四书五经的五、四书五经的经了!

残剑(白):哪是四书还是五经呀?

始皇(白):四书。

残剑(白):论语?大学?。。。

始皇(白):当然是大学,嗯,寡人正在Thinking大学!

残剑(白):哎呀,我的妈呀,我最近也正在思考大学呢。

两人一起,(白):哦,大学!哦,大学!大学美女无数,可我爱的人不是名花有主就是心有所属,爱我的人不是惨不忍睹就是看着想哭!啊,大学!

始皇仅仅抱住残剑,(激动地白):哎呀,我的妈呀,朋友,知己呀!(小沈阳语气最佳)

两人(齐唱):朋友呀朋友,你可曾忘记了我。。。(《朋友》配乐起)

残剑下。

始皇对无名(白):所以你撒谎,而且事情应该是这样的,那晚——

飞雪挽着残剑上。

残剑(白):雪,今晚的月光真白啊!(深情地)

飞雪(白):剑,今晚的月光真白啊!(深情地)

沉默,走几步。

残剑(白):雪,今晚的月光真白啊!(更加深情地)

飞雪(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