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类文本阅读 残 缺 田洪波 我的职业是医生,爱好很广泛

标签:文学类,文本,阅读,缺,田,职业,是,医生,爱好 发布时间:2016/6/18 12:38:44

文学类文本阅读(25分)

11.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4)题。(25分)

残 缺

田洪波

我的职业是医生,爱好很广泛。我特别喜欢购买甚至收藏民间饰物,因此,我的业余生活并不像人们惯常思维中那样刻板。

这样就有了一些故事。当然,发生在那个名叫喜鹊的女子身上的故事最独特。

那几天,阴雨连绵。我们趁一个学术会议的空隙到清河泉旅游,看过一些景点后,就呈散花状开始购物。在一个很大的空地上,有一溜一字排开的简易商铺。商家主要经营与清河泉景点相关的饰物,自然,也有带当地风俗的钩针饰物,那是清河泉景点的独特品牌,我的眼睛就在那一刻被吸引了。

那是一双童鞋,却彰显出与众不同的个性。别的商家的钩针童鞋,多是与一般商场出售的无异。但那双鞋却是五彩斑斓的,要多有意思就多有意思。形状是一只小猪,前面一张突出的小嘴是红色的;两边嵌着的眼睛,却是黄色的,而鞋面则或黑或白。它就像一个小精灵,把我紧紧地抓住了。

一问价格,却不过十几元钱。

我认真挑选起来。钩编玩偶、碎花笨小猪、动物手机座等等,很快面前就垒起一堆。卖货的是一位淳朴的大嫂,她仔细地盯了我半天,未了,告诉我家里的饰物还有很多。说这些饰物都是她女儿钩编的,如果想要什么心仪的饰物,她女儿甚至可以现场钩编。

这不能不说稀奇了。对余下的景点,我一时失去了参观的兴趣。于是,在那位大嫂乐颠颠的引领下,我走进离景点不远的一个村落。在一处平淡无奇的房屋中,见到了那个叫喜鹊的女子。我惊讶的是她居然是个盲人,而且很漂亮。我难以想象,一个盲人如何钩编得出那么色彩斑斓的饰物。

喜鹊很敏感地从炕沿上下地了,她做出倾听的模样,而我则一直上下打量着她。很快,就有笑容在她的脸上绽开了。

“是来选钩编的吧?”她居然毫不意外。

我纳闷了:“你家常来顾客?”

她母亲自豪地笑了:“几乎每天都有,连蓝眼睛尖鼻子的外国人都有呢。”

我不得不正色地看她了,并打量起屋里悬挂的各种饰物。

应该说,我的震惊程度进一步加大。你想啊,有把蝴蝶钩成蓝色的吗?有把小狗钩成大鼻子的吗?有把小猫钩得脑袋奇大的吗?比卡通还卡通。她根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我很快挑选了一大堆,但出于职业习惯,我还是问喜鹊:“你是先天看不见,还是后天失明?你怎么就想到要把小猫的脑袋钩大呢?你不觉得自己钩的和别人不一样吗?”

喜鹊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管它呢!我想要钩什么颜色就钩什么颜色,想要它什么样就什么样!”

她的解释让我无话可说。听她母亲介绍,她是四岁时因一场病失明的。她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钩编,说要给自己攒够嫁妆。

我不能不为这样的女子动容了。我告诉她,她的眼睛可以治,我就是一位眼科专家。我希望她们去医院找我。

她母亲听我这么说,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扑咚”一声给我跪下了。

我吓了一跳:“大嫂,千万别这样。”

喜鹊也激动得浑身颤抖:“你说的是真的?”

我连连点头:“当然。”

#from 文学类文本阅读 残 缺 田洪波 我的职业是医生,爱好很广泛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她们娘儿俩一下子拥抱在了一起。

不久,她们果真去医院找了我,而我那会儿也早为她做好了手术准备。那时,医院正在加大农村医疗保障力度,她的手术费用被减免了大半。

她术后的效果非常好,很快就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她喜极而泣,她的母亲也哭出了声,一个劲儿地说:“这下好了,我们喜鹊可以开钩编工厂了。”

我这才知道,那一直是她们娘儿俩的理想。

我们从此各忙各的。我不知道她的工厂是否如期开工,她的钩编饰物是否更受人欢迎。好在多年后,我有了再到清河泉旅游的机会。

在那一溜排开的商铺前,我又见到了那位大嫂。她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原因是她面前的饰物无人问津。而我看那些饰物,与普通饰物则没什么两样。这难道是喜鹊钩的吗?

见到我,大嫂眼光十分复杂,想说点什么,嘴唇嚅动了一下却没出声。我隐隐感到了什么……

(l)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鉴赏,最恰当的两项是(5分) ( )

A.小说以“残缺”为题,意蕴丰富,既紧扣了主人公一开始作为盲人的特征,也暗指她恢复视力后,人和作品的神采变化。

B.喜鹊见到“我”后的笑容和对话,表明她知道自己的作品畅销,人也因此非常自信,钩编时随意而不拘谨。

C.相比“我”和母亲,小说对喜鹊的描写不多,人物形象更多地是通过侧面烘托出来,读来让人感觉喜鹊的形象不免单薄。

D.“大嫂”再见到“我”时的反应,与当初听说“我”能治好喜鹊眼睛时的感激、与喜鹊眼睛治好后的喜悦形成反差,表明她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

E.失明之时,喜鹊母女对开钩编工厂的理想念念不忘;手术之后,喜鹊的作品不进反退,更不用说开工厂了,表明她们不能坚守自己的理想。

(2)文章画线部分对于童鞋的描写有何作用,试作分析。(6分)

答: 。

(3)试分析“我”在文中的作用。(6分)

答: 。

(4)喜鹊失明时的钩编饰物魅力十足,而恢复视力后的钩编饰物平淡无奇;有人以为这样的情节安排不合情理,你以为呢?请结合文本谈谈你的看法。(8分)

答:

11.(1)选A给3分,选B给2分,选C给1分;选D、E不给分。(C.“不免单薄”不对。D.“不知感恩”不对,E.“不能坚守自己的理想”不对。)

(2)①描写富于个性的童鞋对我的吸引力,引出下文走访喜鹊的情节。②通过描写童鞋的与众不同,侧面表现出喜鹊钩编的心灵手巧。③与结尾喜鹊恢复视力后无人问津的饰物形成对比,引人深思。(每点2分)

(3)①“我”是文章的线索人物,文章的情节由“我”的目睹和参与得以展开;②“我”是一个喜欢饰物的眼科大夫,是喜鹊的视力和饰物变化的契机;③“我”初见喜鹊作品时表现出的惊喜,起到侧面烘托喜鹊的作用。(每点2分)

(4)这样的情节安排是合乎情理的。(1分)

①钩针饰物是当地景点的独特品牌,喜鹊为自食其力,自然会学习钩编技艺。②喜鹊的失明,让她对于事物缺乏客观的认知,因祸得福,尽情想象,作品因而色彩斑斓,卡通味十足。③喜鹊恢复视力后,对于事物的形态和色彩有了真切的认知,而钩编时原有的大胆想象也受到拘束,作品也就失去了灵性。④这样的情节安排看似出人意料,其实合乎情理,更能引发读者的思考。(每点2分,任答三点给满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 + D

按Ctrl+D键 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