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赏析 辛弃疾 水调歌头·白日射金阙

标签:宋词赏析 辛弃疾 水调歌头·白日射金阙发布时间:2016/3/10 16:29:00

水调歌头

汤朝美司谏见和,用韵为谢

辛弃疾

白日射金阙,虎豹九关开。见君谏疏频上,谈笑挽天回。千古忠肝义胆,万里蛮烟瘴雨,往事莫惊猜。政恐不免耳,消息日边来。笑吾庐,门掩草,径封苔。未应两手无用,要把蟹螯杯。说剑论诗余事,醉舞狂歌欲倒,老子颇堪哀。白发宁有种,一一醒时栽。

这首词,是辛弃疾写给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汤朝美的。汤朝美,名邦彦,南宋孝宗时曾任左司谏,敢于指责朝政,发表抗战言论,被贬居新州(今广东新兴),后来调到江西信州。他曾和过辛弃疾的词《水调歌头·盟鸥》。辛又用原韵写此词作为答谢。在词中,作者鼓励他要保持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而对比自己目前被迫隐居、志不得伸的处境,感到极大的愤懑。

词的上片,是写汤朝美的为人。作者怀着烈火般的热情,高度评价汤朝美敢作敢为的精神。开篇:“白日射金阙,虎豹九关开。”赞扬他堂堂正正地把“谏诤之箭”,对着帝王居住的地方射去;哪怕是有虎豹把守的九道门,也敢于冲破而入,终于使皇帝听到了他的政见。“见君谏疏频上,谈笑挽天回。”说汤朝美屡次向皇上进谏,从不计较个人安危,不怕担风险,而以匡时救弊为己任。这一副“忠肝义胆”是能够流传千古的,可惜的是,这样的人物却遭到贬谪,到“万里蛮烟瘴雨”的地方去受苦。末了,用东晋谢安的话:“政恐不免耳”,说汤朝美不免要做官,将要被起用。好消息将要从皇帝身边传来。

下片则是谈论词人自己的事情了。“笑吾庐,门掩草,径封苔。”过片用一个“笑”字,表明作者对自己的处境,只有付之一笑。笑什么呢?门前长满荒草,小道也长满苔藓,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彻底被世人抛弃了。“两手无用”,只能把着“蟹螯杯”,借酒消愁,打发日子。于是,只有“说剑”、“论诗”、“醉舞”、“狂歌”。他认为这样做,是“颇堪哀”的。人在忧愁中度日,“白发宁有种,一一醒时栽”!

这首词充满悲愤之情,作者胸怀坦率披露,言辞毫无顾忌,是词人对黑暗腐败的南宋政权的揭露与抗议!

历来人们把苏、辛并列,称为豪放派的代表。但辛词作风是外向的,抗争性更强烈;苏词作风却是内向的,比较温良恭俭让。例如熙宁九年苏轼被贬官后写的《水调歌头》,写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对现实他采取了一种忍让态度,至多也只是发出一些比较微弱的慨叹:“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同辛弃疾的这首《水调歌头》相比,迥然各异。苏轼是一个具有典型士大夫气质的文人,而辛弃疾却是一位具有文人才气的斗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