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兵车行(七言乐府)

标签:唐诗三百首,兵车行,七言乐府发布时间:2020/3/16 17:39:00

作者:杜甫

诗体:七言乐府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旁过者问行人,行人但云点行频。

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

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

边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

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

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注解:

1、妻子:妻和子女。

2、干:犯,冲。

3、点行频:一再按丁口册上的行次点名征发。

4、里正:即里长。唐制:百户为一里,里有里正,管户口、赋役等事。

5、与裹头:古以皂罗三尺裹头作头巾。因应征才年龄还小,故由里正替他裹头。

6、武皇:汉武帝,他在历史上以开疆拓土著称。这里暗喻唐玄宗。

7、山东:指华山以东,义同“关东”。

8、二百州:唐代潼关以东设七道,共二百十一州。这里举其成数。

9、县官:指官府。

韵译:

战车叮铃响不停,战马声声嘶啸;

远征的壮丁,个个把弓箭背在腰。

爹娘呵妻儿呵,都匆匆跑来相送,

车马扬起的尘埃,遮蔽了咸阳桥。

拖的拖抱的抱,拦路顿脚放声哭,

悲惨的哭声,一阵阵冲上九重霄。

有一个行人,同情地问一个壮丁,

壮丁只轻轻说:频繁地点名征兵。

有的人十五岁,就征去驻守黄河,

到了四十岁,还编入屯田的军营。

当年出发,还是村长替他扎头巾,

归来头白了,还要再去卫戍边境。

边境上的战士,鲜血已流成海水,

皇上拓边的雄心,仍然没有休止。

你没听说吗?

汉朝的华山以东,有二百多个州,

千村万落,处处长满野草和荆棘。

虽有健壮的妇女,把握锄犁种地,

但是庄稼杂芜,阡陌也难辨东西。

再说关东士兵,素以苦战称第一,

如今被人驱赶,与狗鸡并无差异。

要不是你这个老人家来问究竟,

我怎么敢把心中怨恨向你提起?

且说象今年已经是冬天了,

关西守卒没一个回家休息。

县官衙役急匆匆追逼租税,

无人种地租税从哪去筹集?

早知生男孩招来许多麻烦,

倒不如生女孩还来得适宜。

生女孩可以嫁给隔壁邻居,

生男孩尸骨埋在战场草地。

你没看见吗?就在青海头的那边,

自古来白骨堆成山,没人去料理。

新鬼含冤烦恼,旧鬼不停地哭泣,

倘若是阴天雨天,更是啾啾咿咿。

评析:

这首诗是讽世伤时之作,也是杜诗中的名篇,为历代所推崇。诗旨在讽刺唐玄宗

穷兵黩武给人民带来莫大的灾难,充满非战色彩。

诗的开头七句为第一段,写军人家属送别儿子、丈夫出征的悲惨情景,描绘了一

幅震人心弦的送别图。“道旁”十四句为第二段,通过设问,役人直诉从军后妇女代

耕,农村萧条零落的境况。“长者”十四句为第三段,写征夫久不得息,连年征兵,

百姓唯恐生男和青海战场尸骨遍野,令人不寒而的情况。全诗把唐王朝穷兵黩武的

罪恶,揭露得尽致淋漓。

诗寓情于叙事之中,在叙述中张翕变化有序,前后呼应,严谨缜密。诗的字数杂

言互见,韵脚平仄互换,声调抑扬顿挫,情意低昂起伏。既井井有条,又曲折多变,

真可谓“新乐府”诗的典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