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守望者中考作文(5篇)

标签:麦田守望者中考作文(5篇)发布时间:2016/2/8 7:12:00

篇五:麦田守望者

“幸福隔着玻璃,看似很美丽,却无法触及……”

每每听到这一句淡雅却蕴含着无限的忧郁与无奈的歌词,总能颤动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幸福有多远。难道我的指尖与它真的是无止境的平行线,隔着空间与时间,永远是无解的交集么?

花开有声

夜色拉开帷幕,丝丝墨一般的寒气浸入膝头,冷冷清清,酸酸涩涩,如疲惫的双眼那忽明忽暗的星点,聚挤环着皎洁光辉的月亮妈妈身旁。夜,好寒!我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感受着那由内至外的体温,享受着她柔和的双手抚顺我被寒风拨起的不安分发丝。夜,是那么的静谧,让我能听见温暖的私语,轻轻柔柔,舒服安恬,似可触摸,又似难以明状。

秋叶舞曲

雪白的粉笔尖随着老师苍劲的臂膀一跌一扬,摩擦着黑板,发出优美的曲调。敬爱的老师一个潇洒转身,一朵朵盛开在夜色中的白梅上了黑板,星星点点的粉笔灰在空中弥漫,晨曦透过玻璃,轻扬飘然在老师的发丝上。刹时,老师又像尘封已久却又发出光辉的雕像,眼神里穿越了古老文明,坚毅而温和,就像秋叶在荻风中打着旋,踏着遒劲的舞曲,教室里顿时温暖起来,不单单是因为阳光,更多的是——

风雨双蝶

夏,是个心绪不定的娃娃,刚刚还是安静的他,顿时变了脸,如虎啸龙吟般的狂风揭地而来。门窗劈啪,雨蓬呻吟,树枝腰弯,落英狂乱。天空中黑云压近,刹时,风云巨变。一只略带黑斑之黑色蝴蝶跌入我的眼帘,在狂风的肆虐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助。突然,另一只蝴蝶紧紧相随,不离不弃,似在保护着它。我耳畔的狂风还在嗖嗖,但好像不再寒冷……

幸福在哪?幸福有多远?回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终于明白了,幸福不在天上,不在遥远的神话里。幸福不是雪山上的一株梅,不是深海里的一片珊瑚,更不是雄峻山壁下的一棵孤草。幸福,它不在天涯,在生命中的每一瞬间,它是田里沉甸甸的麦穗,我要做个麦田守望者,好好地享受人间的温馨。

“幸福隔着玻璃,看似很美丽,却无法触及……”作者以这一句忧伤的语句开头,这既引起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同时也恰到好处地引入本文。然后作者用三个“幸福”的镜头展示了幸福的内含,水到渠成的说明了“幸福,它不在天涯,在生命中的每一瞬间,它是田里沉甸甸的麦穗”,诠释了幸福的真正含义。

篇三:麦田守望者

父亲,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担任着一个重要的角色。我的爸爸也一样,但他比别的父亲所担任的角色更重。

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中,我的母亲在我10岁那年病故了,只有我和爸爸相依为命。从此,爸爸便担任了爸爸和妈妈这两个重角儿。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还时常惹爸爸生气,因为为妈妈治病欠了一屁股的债,爸爸还要贡养我上学,他只有卖力的工作,赚钱,来还债,来养活我。所以他显得比同龄人老了好多岁。爸爸一直希望我能有好成绩,将来能考上好大学,以后有了学问,就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不用像他一样累。为了这,爸爸不知为我付出了多少。每学期他都给我买好多学习资料。以前小学学的东西简单爸爸还会,我不懂的,爸爸就耐心的给我讲解,现在到了中学,我不会的爸爸也不会,爸爸就让我到老师家补课……爸爸为了我不知操了多少心。

其实爸爸作做的这一切都记在了我心中,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不会光说好听的话语,但我真的十分感激爸爸、记得有一次我眼镜没带,爸爸帮我送到学校,班上的同学开玩笑说爸爸都像我爷爷了,那笑声是多么的刺耳,这虽然是一个玩笑,但我却十分的在意,我十分伤心。

爸爸不光在学习上关心我,在生活上也十分关心我,我喜欢吃的东西,爸爸总是留给我吃,爸爸在这几年中改变了很多,原来他十分的大意,根本不会注意小细节,而他现在仔细了很多,每天出门时都嘱咐我要注意安全,天一凉就找出衣服让我穿,出门前让我看看天好不,要不就带雨披……爸爸这都是为我而改变,为我而付出的。他就像一个麦田守望者,已经浇了水,施了肥,现在正等待成熟的麦子。我一定会努力,长出饱满的麦子的。

篇四:麦田里的守望者

它挺着笔直的腰杆,伫立在金色的海洋中;它身着几张破旧布,任任凭风吹雨打不歪斜;它只是由稻草组成,默默地守望着这片麦田!

清晨,当太阳只露出冰山一角时,他便开始凝望着四周了,一有风吹草动,它便警觉起来。时不时飞来三两只麻雀、喜鹊来觅食,他便摇摇晃晃的,仿佛在向小鸟们走来,吓得鸟儿们都四散飞走了。于是,它便很欣慰的笑了笑,仿佛帮助农民做了件大事。

小鸟们的一阵喧闹后,麦田又恢复了平静。风呼呼的吹着,麦浪翻滚着,它摇摇晃晃地,守望着这片麦田……一切都看似那样平静……

突然,它眼前一片黑暗,恐怖至极,它惊恐地抬起头,头顶上方,黑压压的一片,正向这片麦田席卷而来,它害怕极了,但它仍拼命的摇晃着,希望能够驱走这些虫子,可它发现这样做完全是徒劳的,那可恶的蝗虫根本就不怕它,甚至还有几只跳到它的身上,撕扯着、啃咬着,这群蝗虫正如饥似渴的吞噬着这片麦田,它无力的呻吟着,它不忍心就这样消失在这蝗虫的嘴下,那是一片多么美丽的金色海洋啊,里面包含着农民伯伯们一年来辛勤的汗水,这片麦田承载了农民全家人的希望啊!

在它的眼前,浮现出农民们失望、痛苦和绝望的眼神……突然,它的心抽搐了一下,生疼生疼地,一排排血红的泪自眼眶中滑落,一滴,又一滴,滴在农田里,滴在它的心上……

它打了个寒战,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依旧是麦浪滚滚,他依旧生活在这片金色的海洋中。原来,刚才那些只不过是它打盹儿时做的一个噩梦。

它松了一口气,但那个梦依旧清晰的徘徊在它的脑海里,挥不去的恐惧,仿佛刚刚那一幕不是梦而是事实。可眼前,丰硕的小麦在那阳光下起伏翻滚,一切都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它感觉脸颊湿湿的,竟是晶莹的泪,脚旁的泥土也有几点湿湿的……

它只是一个普通的稻草人,它本是一堆没有生命的枯草,但它成了麦田里的守望者,它有了感情,它的心装下了整片麦田,它深爱着这片麦田……

它一直静静地守望着这片麦田……

篇二:麦田守望者

翻开J·D·赛格林的《麦田守望者》,封面的天空是纯净的湛蓝色,一片金黄的麦田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远方,一个孤独少年的守望身影在灼眼的阳光下倾斜着投在那大片的金黄上。

赛格林的书在他人看来活是一本“教育小说”。的确,主人公是一个大家眼里的“问题学生”,再被学校开除后游荡于纽约街头。在这几天中,他看到并且看透了成人世界的种种丑恶,与他童年中那个理想的世界相去甚远。于是,他便幻想守望自己的最后一片麦田,做“纯真”的守护神。但现实的残酷最终逼得他精神崩溃,最后只得在疗养院度过余生。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本令教育家们争执已久的书,我却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合上书,封面上少年的背影又一次让我有些莫名的感动,眼角湿湿的。想起以前曾在哪本杂志中看到过一个名为“麦田守望者“的乐队,那群年轻人是因为共同的爱好——喜欢《麦田守望者》这本书才这样走到了一起。打开MP4,听着《在路上》,吉他朴质自然地音色顿时流淌出来,是那种令人怀念的调子。“我们没有理想/流浪没有方向/总是梦中麦田/守着一片金黄”主唱有些沙哑似经风霜的声音陡然使我联系到了那位的少年,在纷乱的闹市中坚毅地守望着心灵的最后一片麦田。

抬头,窗外的天空已不再湛蓝。静静远眺,我多想就在眼前寻找到自己的麦田。但满街汽车的轰鸣声与遮挡住视线的高楼大厦,嘲笑般地打破了我的幻想。许多黑暗将心中的麦田包围,什么也看不见。心也会渐渐变得麻木吧,在虚伪的世界中仿偟着,有谁还在守望自己的麦田?

也许,他们不是这样……我的思考又渐渐退回遥远的历史长河中,我惊喜地发现了许多“麦田守望者”们的身影在浪花中闪烁。庄子与濮水之畔守望,心如澄澈秋水,心如不系之舟。面对官场功名,他持杆不顾,保留了心中金黄的麦田;于是历史记录了他那至今还在茫茫天域回荡的声音:“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与之相隔百年后,凡·高在世界的另一端守望,他深爱着欧维尔那片灿烂的麦田。他的作品中便充斥着与这个世界不和谐的热烈,难以为世人所接受。他是在欧维尔的麦田中选择离去的。当夕阳欲颓,金黄热烈的麦田中一个最后的守望者绽放出自己最后的美丽,那片灿烂的麦田会陪伴他走向天堂。

他们是麦田守望者,在红尘滚滚、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坚守着心中的最后一块圣地。回望从前,许多“守望者”们站在风扬起的麦田边,目光坚定淡然,望向远方。尼采,北岛,海明威……大片大片的金色麦浪在我的记忆中摇曳。

我想,我也要做个麦田守望者。纵然会孤独,会寂寞,但我也想像赛格林笔下的少年一样,守望自己最后的麦田。

让我们成为麦田守望者吧。守望最初的纯真、善良,守望一片金黄。

篇一:麦田守望者

凡高,一个将画视为生命,甚至超过生命的人,一个真正用灵魂的色彩来绘画的人。可当他放下画笔时,却拿起枪结束了自己被人世束缚的生命。

他生命的热情,像是飞蛾扑火般的冲动,像是美人鱼起舞般陶醉。他的色彩,跳跃着疯狂迷醉的舞蹈,奔放地随意旋转着,令人目眩;又似一首激昂的舞曲,想要跳出世俗的束缚。

他桔红色的发须是张扬还是落寞,那纠结的眉头总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忧伤,他的《自画像》让人心疼。他总是充满幻想,却游走于极端,他总在绘画中与自己苦斗。他执着地爱着《向日葵》,他用抒情的笔调充分展示着那黄金般的绚丽色彩,一朵一朵绽放的花如同火焰,正如他自己所说,“这是爱的最强光。”

他的画面,是永不熄灭的篝火,如同那激情似火的向日葵,按捺不住内心强烈的欲望,正奋力摆脱花瓶的束缚,奔向太阳。他的感情过于炽烈,总是因现实的黑暗而绝望,他的灵魂过于纯洁,总是因世人的污浊而叹息,他对梦想过于执着,魔鬼称他为上帝,上帝叫他为孩子,人们称他为疯子。

他说:“我是以向日葵的姿态活着,而不是以束缚的姿态活着。”看凡高的画,第一眼看到的是耀眼的光华,第二眼看到的是太阳恋上雪花的矛盾,第三眼感受的则是雪花在太阳狂吻下的无奈与消亡。

画如人生。当你被那金灿灿的麦田吸引时,你可否注意到画面角落里的阴冷,是否注意到那令人不寒而栗的送葬队伍?凡高的绝笔画面,仿佛就是他自我生命的写照,是他宿命的遗言。灿如黄金的麦田之上,一群乌鸦飞过,也许,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个被束缚的稻草人,希望在阳光下沐浴却又无法忍受乌鸦的啃食。他选择了简单的方式让自己解脱,谁也不知道在中弹后的几天他是怎样度过的,是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还是在等待死亡。

凡高,一个渴望自由的麦田守望者,一个天堂里的快乐狂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