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策--秦王欲见顿弱原文翻译译文

标签:秦王欲见顿弱发布时间:{art:a_time}

【提要】

战国时代君臣关系不象秦汉以后那样等级森严,大臣说话不必谨小慎微。可以说战国时代是我国古代统治者内部的民主最为发达的时代。这种“民主”完全有利于下情上达、利于国家的治理和发展。秦汉以后封建专制越来越加强,象以下这样的对话在君臣之间很难听到了。

【原文】

秦王欲见顿弱,顿弱曰:“臣之义不参拜,王能使臣无拜,即可矣。不,即不见也。”秦王许之。于是顿子曰:“天下有有其实而无其名者,有无其实而有其名者,有无其名又无其实者。王知之乎?”王曰:“弗知。”顿子曰:“有其实而无其名者,商人是也。无把铫推耨之势,而有积粟之实,此有其实而无其名者也。无其实而有其名者,农夫是也。解冻而耕,暴背而耨,无积粟之实,此无其实而有其名者也。无其名又无其实者,王乃是也。已立为万乘,无孝之名;以千里养,无孝之实。”秦王悖然而怒。
顿弱曰:“山东战国有六,威不掩于山东,而掩于母,臣窃为大王不取也。”秦王曰:“山东之战国可兼与?”顿子曰:“韩,天下之咽喉;魏,天下之胸腹。王资臣万金而游,听之韩、魏,入其社稷之臣于秦,即韩、魏从。韩、魏从,而天下可图也。”秦王曰:“寡人之国贫,恐不能给也。”顿子曰:“天下未尝无事也,非从即横也。横成,则秦帝;从成,即楚王。秦帝,即以天下恭养;楚王,即王虽万金,弗得私也。”秦王曰:“善。”乃资万金,使东游韩、魏,入其将相。北游于燕、赵,而杀李牧。齐王入朝,四国必从,顿子之说也。

【译文】

秦政王想召见顿弱,顿弱说:“臣有一种坏习惯,就是对君王不行参拜之礼。假如大王能特许免我参拜之礼,可见大王,否则,臣拒不见王。”秦王答应了他的条件。顿弱入见,对秦王说:“天下有有实无名之人,有有名无实之人,还有无名无实之人,大王可知?”秦王说:“寡人不知。”顿弱渐渐挑明:“有实无名指的是商人,不用耕作劳工苦,却积粟满仓;有名无实是指农夫,冒着春寒开耕,顶着烈日耘田,却户无积粟;而无名无实的,则是指大王您,身为万乘之尊,却无孝亲之名;坐拥千里,却无孝亲之实。”秦王被揭了伤疤,不由得勃然大怒。
顿弱却自顾自说了下去:“大王以赫赫之威权,不能制住山东六国,却将威权施加于母后,囚禁她,臣私下认为,大王这样做不妥。”秦王绕开话题说:“你看寡人能否吞并六国吗?”顿弱说:“依形势而论,韩国扼天下之咽喉,魏国处天下之胸腹。大王若肯以万金之资,臣愿东往韩、魏,策动两国执政之臣听命于大王,从而使两国臣服,然后可图天下。”秦王推托道:“寡人国贫,恐怕无万金之财以资先生东游韩、魏。”顿弱说:“如今天下战乱纷纷,诸侯不是缔结合纵之约,就是采取连横之策。连横有利于秦,合纵有益于楚。秦一旦成为帝王,即富有天下,区区万金又有何足道!如果楚国成就了霸业,大王拥有万金又有何用?”秦王深以为然,资以万金,令顿弱游说韩、魏,笼络两国主政之臣。顿弱到燕、赵之后,施行反间之计,除掉赵将李牧。后来齐王建入秦,燕、赵、魏、韩四国都归附于秦国,这些都是顿弱游说的结果。

【评析】

《鬼谷子·谋篇》中写到:“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故说人主者必与之言奇”。游说君主,一定要出奇谋,因为对于君主来说,普通的说话方式及寻常计谋实在是太多太滥了。如果一开始就指责他的过失,反而会引起对方的重视,对方会欣赏你的勇气和胆识,而对你的计谋会存在很大程度的信任。顿弱就采用这种说话方式给秦王来个当头一棒。结果反而使秦王采纳了自己的建议。我们在社会上对那些显要人物、对那些有求于他的高地位人物不妨也采取这种方式游说献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