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景帝纪第五全文原文翻译

标签:景帝纪第五发布时间:2015/10/30 12:58:00

【说明】本卷记述汉景帝刘启在位十六年的政事。景帝在位十六年,继续推行与民休息、轻徭薄赋政策,田租三十税一,削弱诸侯势力,促使社会安定与经济发展。他在汉代政治上继往开来,有一定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据《史记·景帝本纪》有录无书,或言今篇乃“取班书补之”(唐司马贞说),或说《史记》《汉书》两篇略有不同,“非取彼以补”。现在看来,马书《景纪》确有一些疑点,尚待考证,班书《景纪》完全是真品;前者讥刺景帝惨刻,后者盛称“文景之治”,两者思想内容不大一致。司马迁多区分文、景,而将景、武联系起来;班固则文、景并称,对武帝另作评论。其实,自文帝至景帝,再至武帝,是历史的延续,有所发展,也自有联系,难以“抽刀断水”,只可作历史的具体分析。

孝景皇帝(1),文帝太子也。母曰窦皇后。后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2),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薄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

(1)孝景皇帝:即汉景帝刘启,文帝之子,窦后所生。前156年至141年在位。(2)丁未:(六月)九日。

九月,有星孛于西方。

元年冬十月(1),诏曰:“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2),制礼乐各有由。歌者,所以发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高庙酎(3),秦《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惠庙酎,秦《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临天下,通关梁,不异远方;(4)除诽谤,去肉刑,赏赐长老,收恤孤独,以遂群生;减耆(嗜)欲,不受献,罪人不帑(孥)(5),不诛亡(无)罪,不私其利也;除宫刑(6),出美人,重绝人之世也。朕既不敏,弗能胜识(7)。此皆上世之所不及,而孝文皇帝亲行之。德厚侔天地(8),利泽施四海,靡不获福。明象乎日月,而庙乐不称(9),朕甚惧焉。其为孝文皇帝庙为《昭德》之舞,以明休德(10)。然后祖宗之功德,施于万世,永永无穷,朕甚嘉之。其与丞相、列侯、中二千石、礼官具礼仪秦。”丞相臣嘉等秦曰⑾:“陛下永思孝道,立《昭德》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皆臣嘉等愚所不及。臣谨议:世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高皇帝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所献祖宗之庙。请宣布天下。”制曰“可”。

(1)元年:汉景帝元年(前156)。(2)祖有功而宗有德:始取天下为“功”,始治天下为“德”。(3)酎(zhòu):醇酒,故以荐宗庙。(4)不异远方:指开放关津而不用传(关卡),令远近如一。(5)不孥:刑不及罪人的妻子。(6)除宫刑:汉武帝时司马迁尝受宫刑,可见汉世宫刑未尽除。(7)胜识:完全知道。(8)侔:相等。(9)称:副也。(10)休德:美德。⑾嘉:申屠嘉,当时为丞相。

春正月,诏曰:“间者岁比不登,民多乏食,夭绝天年,朕甚痛之。郡国或硗狭(1),无所农桑(系)畜(2);或地饶广,荐草莽,水泉利,而不得徙。其议民欲徙宽大地者,听之。”

(1)硗(qiāo)狭:瘠薄狭小。(2)(系)(jī):豢养牲畜。

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遣御史大夫青翟至代下与匈奴和亲(1)。

(1)青翟:“翟”字衍,“青”为陶青。代:县名。在今河北蔚县东北。

五月,令田半租(1)。

(1)令田半租:令收一半田租。文帝时田租十五税一,此则三十而税一。

秋七月,诏曰:“吏受所监临,以饮食免,重;(1)受财物,贱买贵卖,论轻(2)。延尉与丞相更议著令(3)。”延尉信谨与丞相议曰:(4)“吏及诸有秩受其官属所监、所治、所行、所将(5),其与饮食计偿费(6),勿论(7)。它物,若买故贱,卖故贵,皆坐臧(赃)盗,没入臧(赃)县官(8)。吏迁徙免罢,受其故官属所将监治送财物,夺爵为士伍(9),免之。无爵,罚金二斤,令没入所受。有能捕告,畀其所受臧(赃)(10)。”

(1)重:处治过重。(2)论轻:论处太轻。(3)著令:著作律条。(4)信:延尉之名。丞相:当时是申屠嘉。(5)监:监督。治:治理。行:委任。将:带领。(6)计偿费:计其所费,而偿其值。(7)勿论:不要论罪。(8)县官:这里指官府。(9)为士伍:与士卒为伍(10)畀(bì):给,给予。畀(bì)其所受赃:以所受之赃给予捕告者。

二年冬十二月,有星孛于西南。

令天下男子年二十始傅(1)。

(1)傅:汉代服兵役的制度。二十而傅:即男子二十岁始服兵役。

春三月,立皇子德为河间王(1),阏为临江王,余为淮阳王,非为汝南王,彭祖为广川王,发为长沙王。

(1)皇子:指景帝之子,即德、阏、余、非、彭祖、发等。

夏四月壬午,太皇太后崩(1)。

(1)太皇太后:指文帝之母薄太后。

六月,丞相嘉薨。

封故相国萧何孙系为列侯。

秋,与匈奴和亲。

三年冬十二月,诏曰:“襄平侯嘉子恢说不孝,谋反,欲以杀嘉,大逆无道。其赦嘉为襄平侯,及妻子当坐者复故爵(1)。论恢说及妻子如法。”

(1)关于恢说不孝:汉律,大逆之罪,诛及三族。恢说(姓纪)不孝、谋反,欲连累而害及其父纪嘉,故特赦其父嘉及妻子当坐者。

春正月,淮阳王宫正殿灾。

吴王濞、胶西王卬、梦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皆举兵反(1)。大赦天下。遣太尉亚夫、大将军窦婴将兵击之。斩御史大夫晃错以谢七国(2)。

(1)吴王濞等反:此七国之乱事,详见本书卷三十五《吴王传》。(2)七国:指吴、胶西、楚、赵、济南、菑川、胶东等七个诸侯王国。

二月壬子晦,日有食之。

诸将破七国,斩首十余万级。追斩吴王濞于丹徒(1)。胶西王卬、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皆自杀。夏六月,诏曰:“必者吴王濞等为逆,起兵相胁,诖误吏民,吏民不得已(2)。今濞等已灭,吏民当坐濞等及逋逃亡军者,皆赦之。楚元王子艺等与濞等为逆,朕不忍加法,除其籍(3),毋令污宗室。”立平陆侯刘礼为楚王,续元王后,立皇子端为胶西王,胜为中山王,赐民爵一级。

(1)丹徒:县名。在今江苏镇江市东。(2)不得已:不得已而随从之。(3)除其籍:从宗室簿上除其名。

四年春,复置诸关用传出入(1)。

(1)这句言恢复各个关津用传出入的办法。

夏四月己巳,立皇子荣为皇太子,彻为胶东王(1)。

(1)彻:刘彻。景帝之子,初为胶东王,后即位为帝(武帝)。

六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秋七月,临江王阏薨。

十月戊戍晦,日有蚀之。

五年春正月,作阳陵邑(1)。夏,募民徙阳陵,赐钱二十万。

(1)阳陵:景帝豫建之陵,又置县,故作邑,徙民于此,在今陕西高陵县西南。

遣公主嫁匈奴单于。

六年冬十二月,雷,霖雨。

秋九月,皇后薄氏废。

七年冬十一月庚寅晦,日有蚀之。

春正月,废皇太子荣为临江王。

二月,罢太尉官。

夏四月乙巳,立皇后王氏(1)

(1)王氏:刘彻之母。

丁巳,立胶东王彻为皇太子。赐民为父后者爵一级。

中元年夏四月(1),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封故御史大夫周苛、周昌孙子为列侯(2)。

(1)中元年:汉景帝中元年(前149)。(2)孙子:乃“子孙”之误倒。当时所封之侯,周应乃周苛之曾孙,周左车乃周昌之孙,故不得称“孙子”。

二年春二月,令诸侯王薨、列侯初封及之国,大鸿胪秦谥、诔、策(1)。列侯薨及诸侯太傅初除之官,大行秦谥、诔、策(2)。王薨,遣光禄大夫吊隧祠赗(3),视丧事,因立嗣子。列侯薨,遣大中大夫吊祠(4),视丧事,因立嗣。其葬。国得发民挽丧(5),穿复土(6),治坟无过三百人毕事(7)。

(1)大鸿胪:官名。原名典客,本掌民族事务等事,后渐变为赞襄礼仪之官。谥:古帝王、大臣死后追加的称号。诔(lěi):哀悼死者之文。策:记事之册。(2)大行:大行令。本名行人,即典客之属官,后改称为大行令。(3)光禄大夫:官名。掌顾问应对,属郎中令(后改名光禄勋)。吊:吊丧。禭(suì):古时指赠死者的衣被。祠:这里指赠死者的食物。赗(fèng):送葬之车马等物。(4)大中大夫:即太中大夫,官名。掌议论。属郎中令(后改名光禄勋)。(5)挽(wǎn)丧:助葬者牵引丧车。(6)穿复土:挖墓穴和复土为坟。(7)毕事:完毕丧事。

匈奴入燕(1)。

(1)燕:指今北京、冀北、辽西等地。

改磔曰弃市(1),勿复磔。

(1)磔(zhé):分裂肢体的酷刑。弃市:处死并陈尸于市。

三月,临江王荣坐侵太宗庙地,征诣中尉(1)。自杀。

(1)中尉:官名。掌京师治安,兼主北军。

夏四月,有星孛于西北。

立皇子越为广川王,寄为胶东王。

秋七月,更郡守为太守(1),郡尉为都尉(2)。

(1)郡守:郡之最高长官。(2)郡尉:郡之军事长官。

九月,封故楚、赵傅相内史前死事者四人子皆为列侯。

(1)四人子:指死于七国叛乱中的张尚、赵夷吾、建德、王悍等四人之子(张尚居、赵周、建横、王弃)

甲戍晦,日有蚀之。

三年冬十一月,罢诸侯御史大夫官(1)。

(1)罢:撤销。撤销诸侯王国的御史大夫,以抑损诸侯之权。

春正月,皇太后崩:这七字衍。

夏旱,禁酤酒(1)。秋九月,蝗。有星孛于西北。戊戍晦,日有蚀之。

(1)酤酒:卖酒。

立皇子乘为清河王。

四年春三月,起德阳宫(1)。

(1)德阳宫:景帝自建之庙,讳言庙而称宫。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

御史大夫绾秦禁马高五尺九寸以上(1),齿未平,不得出关(2)

(1)绾:卫绾。(2)齿未平句:禁止精壮之马出关,以免流入关东诸侯王国。

夏,蝗。

秋,赦徒作阳陵者死罪;(1)欲腐者(2),许之。

(1)徒:罪犯。(2)腐:宫刑。古时破坏生殖机能的酷刑。

十月戊午,日有蚀之。

五年夏,立皇子舜为常山王。六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秋八月己酉,未央宫东阙灾。

更名诸侯丞相为相(1)。

(1)这句意思是,使诸侯相异于汉丞相,以抑黜之。

九月,诏曰:“法令度量,所以禁暴止邪也。狱,人之大命,死者不可复生,吏或不奉法令,以货赂为市,朋党比周(1),以苛为察,以刻为明,令亡(无)罪者失职(2),朕甚怜之。有罪者不伏罪,奸法为暴,甚亡(无)谓也。诸狱疑,若虽文致于法而于人心不厌者(3),辄谳之。”(4)

(1)比周:结伙营私。(2)失职:失其事业,无以为生。(3)若:犹“及”。文致于法:原情定罪,本不至死,却以律文附会罗织成罪。厌:服。(4)谳:平议。

六年冬十月,行幸雍,郊五畤(1)。

(1)郊五畤:郊祀五帝祠。

十二月,改诸官名,定铸钱伪黄金弃市律(1)。

(1)定……弃市律:文帝五年四月除盗铸钱令,于是奸民铸铜钱,造伪金者多,使货币混乱,故景帝定律严禁之。

春三月,雨雪(1)。

(1)雨(yù):落下。

夏四月,梁王薨,分梁为五国(1),立孝王子五人皆为王(2)。

(1)五国:指梁、济川、济东、山阳、济阴等五个王国。(2)孝王:指梁孝王刘武。

五月,诏曰:“夫吏者,民之师也。车驾衣服宜称(1)。吏六百石以上,皆长吏也(2)。亡(无)度者或不吏服,出入闾里,与民亡(无)异。令长吏二千石车朱两(3),千石至六百石朱左。车骑从者不称其官衣服,下吏出入闾巷亡(无)吏体者,二千石上其官属,三辅举不如法令者(4),皆上丞相御史请之。”先是吏多军功,车服尚轻,故为设禁。又惟酷吏奉宪失中,乃诏有司减笞法,定箠令。语在《刑法志》。

(1)宜称:应与官位相称。(2)长吏:高级官员。(3)(fān):车的障蔽。有说乃“”之假。(fǎn)车耳反出,以为藩屏。(4)三辅:景帝时尚无此名,可能系史家追改。

六月,匈奴入雁门(1),至武泉(2),入上郡(3),取苑马(4)。吏卒战死者二千人。

(1)雁门:郡名。治善无(在今山西右玉县南)。(2)武泉:县名。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东北。(3)上郡:郡名。治肤施(今陕西榆林东南)。(4)苑马:汉代边郡牧马处称苑,苑有马。

秋七月辛亥晦,日有蚀之。

后元年春正月(1),诏曰:“狱,重事也。人有智愚,官有上下。狱疑者谳有司。有司所不能决,移廷尉。有令谳而后不当,谳者不为失。欲令治狱者务先宽。”三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中二千石诸侯相爵右庶长(2)。夏,大酺五日,民得酤酒。

(1)后元年:汉景帝后元年(前143)。(2)中二千石:俸禄名,月俸一百八十斛。右庶长:爵名,第十一级。

五月,地震。秋七月乙巳晦,日有蚀之。

条侯周亚夫下狱死。

二年冬十月,省彻侯之国(1)。

(1)省:取消。彻侯:即列侯。

春,匈奴入雁门,太守冯敬与战死。发车骑材官屯(1)。

(1)屯:屯于雁门。

春(1),以岁不登,禁内郡食(饲)马粟(2),没入之(3)。

(1)春:“春”字衍。(2)食(sì)马粟:即以粟饲马。(3)没入之:没收其马。

夏四月,诏曰:“雕文刻镂(1),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2),害女红者也(3)。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原也。夫饥寒并至,而能亡(无)为非者寡矣。朕亲耕,后亲桑,以奉宗庙粢盛祭服,为天下先;不受献,减太官,省徭赋,欲天下务农蚕,素有畜(蓄)积,以备灾害。强毋攘弱,众毋暴寡,老耆以寿终,幼孤得遂长。今岁或不登,民食颇寡,其咎安在?或诈伪为吏,吏以货赂为市,渔夺百姓,侵牟万民(4)。县丞,长吏也,奸法与盗盗(5),甚无谓也。其令二千石各修其职;不事官职耗乱者(6),丞相以闻(7),请其罪。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1)雕文刻镂:雕刻彩饰。(2)纂组:彩色的绶带。(3)女红:同“女功”。(4)侵牟:掠夺。(5)奸法:犯法。与盗盗:与盗共同为盗。(6)耗(mào):昏昧不明。同“眊”。(7)以闻:报告情况。

五月,诏曰:“人不患其不知(智),患其为诈也;不患其不勇,患其为暴也;不患其不富,患其亡(无)厌也。其唯廉士,寡欲易足。今訾(赀)算十以上乃得宦(1)。廉士算不必众(2)。有市籍不得宦(3)无訾(赀)又不得宦,朕其之。訾(赀)算四得宦,亡(无)令兼士久失职。贪夫长利(4)。”

(1)赀算十:汉初朝廷规定,家赀十算(十万钱)以上才能做官。宦:官。(2)众:多。(3)市籍:秦汉时在市商业区营业的商贾的户籍。(4)长利:长久获其利。

秋,大旱。

三年春正月,诏曰:“农,天下之本也。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以为币用,不识其终始(1)。间岁或不登(2),意为末者众,农民寡也。其令郡国务劝农桑,益种树(3),可得衣食物,吏发民若取庸采黄金珠玉者(4),坐臧(赃)为盗。二千石听者(5),与同罪。”

(1)终始:这里是本末的意思。(2)间岁:近年。(3)种树:种殖。(4)发民:利用其民。取庸:雇佣(5)二千石:指郡守。听:言听之任之。

皇太子冠(1),赐民为父后者爵一级。

(1)皇太子:刘彻。冠:举行冠礼。古代男子二十而冠,时刘彻十六岁而冠,乃特例,可能因景帝病危之故。

甲子(1),帝崩于未央宫。遗诏赐诸侯王列侯马二驷(2),吏二千石黄金二斤,吏民户百钱。出宫人归其家,复终身。二月癸酉(3),葬阳陵。

(1)甲子:(正月)二十七日。(2)驷:马四匹。二驷,马八匹。(3)癸酉:初六。

赞曰:孔子称“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1),信哉!周秦之敝,罔(网)密文峻,而奸轨(宄)不胜(2)。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3)。周云成康(4),汉言文景(5),美矣!(6)

(1)孔子称等句:引文见《论语·卫灵公》。(2)不胜:不能制服。(3)黎民:众百姓。(4)成康:指西周成王、康王之治世。(5)文景:指西汉文帝、景帝之治世。(6)美矣:史家赞扬之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