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蜀中九日》

标签:重阳节,诗词发布时间:2017/10/10 20:20:00

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蜀中九日》

蜀中九日

作者:王勃 年代:唐

九月九日望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

人情已厌南中苦,鸿雁那从北地来?

【翻译】:九月九日重阳节登高望故乡。

身处他乡,设席送朋友离开,举杯之际,分外愁。

心中已经厌倦了南方客居的各种愁苦。

我想北归不得,鸿雁,你为何还要南来?

【简析】:因为本诗抒发了佳节思亲的感情,九日登高,遥望故乡,客中送客,愁思倍加,忽见一对鸿雁从北方飞来,不禁脱口而问,我想北归不得,你为何还要南来,形成强烈对比,把思乡的愁绪推到高峰。问得虽然无理,却烘托了感情的真挚,给人以强烈的感染。(要点:抒发佳节思想他乡”、“那从”等,显得浅近亲切。手法上第三句“人情已厌南中苦”直抒胸中之苦,独在南方思念亲人然而却不能北归,而第四句则采用反问“鸿雁那从北地来”,与前一句形成强烈的对比,看似“无理之问”,却使诗人的思亲之情显得特别真切动人。

延伸阅读:

重阳节的诗句:《水调歌头》

#from 重阳节的诗句及诗词:《蜀中九日》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水调歌头 宋·吴潜

宛水才(世界勤俭日 勤俭节约从我做起 活动实施方案及预案)停棹,一舸又澄江。岩花篱蕊开遍,时节正重阳。唤起沙汀渔父,揽取一天秋色,无处不潇湘。有酒时鲸吸,醉里是吾乡。济时心,忧国志,问穹苍。是非得失,成败何用苦论量。年事飞乌奔兔,世事崩崖惊浪,此别意茫茫。但愿身强健,努力报君王。

水调歌头 宋·蔡伸

亭皋木叶下,原隰菊花黄。凭高满眼秋意,时节近重阳。追想彭门往岁,千骑云屯平野,高宴古球场。吊古论兴废,看剑引杯长。 感流年,思往事,重凄凉。当时坐间英俊,强半已凋亡。慨念平生豪放,自笑如今霜鬓,漂泊水云乡。已矣功名志,此意付清觞。

踏莎行 宋·杨炎正

宿鹭栖身,飞鸿点泪,不堪更是重阳到。一襟无处著凄凉。倚阑堪尽斜阳倒。瘦减难丰,悲伤易老,淡觞消得黄花笑。画眉人去玉篦存,浓愁如黛凭谁扫。

阅读拓展:

重阳节的文章:思念

前些日子翻日历,突然发现重阳节快到了。我知道这天正好是年逾古稀的公公的生日。于是那几天他的影子便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随之而来的,是婆婆已弓着腰却不停歇地忙碌着的脚步。因不能耽误工作随时回家,只好于前一天与爱人买了些礼物捎回老家。我知道那既不能代替常年在外工作的我们归去的身影,也不能削减我们内心切切的思念,但我依然希望那带着深深牵挂的微薄之礼,能够温暖深秋时节公公婆婆定然已颇感寒冷的身心。

公公是他们那一辈中的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许是长兄为父的原因,记忆中的他总是不大说话,只很迈力地干着活。他总是起得很早,每年放假回家,我总在清晨见不着他的影子。当然婆婆也不例外,他们总是天不亮便上地了。记得有好几次天还很黑,我就听见他们收拾农具的声音,便赶忙起来准备为他们做早餐,却因怕耽误上地时间或已习惯了带干粮被拒绝。我只好催贪睡的爱人尽快出门跟上他们了。

记得第一次去老家,正好是夏收季节。见到公公婆婆时,已年近六旬的他们正在一片坡地金黄的麦浪中辛勤劳作。而那时侯爱人刚刚大学毕业,弟妹们还正在上中学。见我到来,公公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算是问侯,便继续挥镰忙碌了。婆婆在我走向她面前时,不知该怎样表达她的喜悦,便特意去地边阴湿处割下一大把绿麦穗,晚饭后不顾疲惫又挫又簸又吹后将一盘热乎乎、散发着那时节特有清香的“炒柔麦”端给我。后来每次回家,婆婆再忙再累总要为我擀一顿好吃的手擀粉,而往日不大说话的公公,劳动归来点燃一锅烟的工夫也要亲切地和我拉拉家常,让我很快便融入了这个离故乡五百多里远、人生地不熟的新家。

我刚过门那几年,看到公公婆婆为我们大家所做的许多事总觉很惭愧,于是便常催促爱人或自己抢着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以略表对他们的理解与关切。记得有一次,天下着大雨,我们正在堂屋看电视,却见一直在灶房里忙碌着的婆婆拿起扁担去挑水(那时侯还是一个村子一个水井)。我赶忙催促爱人去替换,心想雨天路滑,若是把婆婆摔到了多不好。爱人沉浸于剧情或者说他已习惯了享受父母深厚的爱,最后在我的埋怨中才不好意思地走了。我觉得很内疚,婆婆却说没啥,不该影响了我们正做的事。公公婆婆一字不识,从小生活在农村。若说大道理他们并不一定懂得很多,但他们对家庭、对孩子们无微不至的爱却让我这个上过大学、来自城市的儿媳妇始终汗颜。

大约八九年前的夏天,一同带领学生忙着迎接高考的我与爱人,突然听说公公的眼睛不好使了,据说是夏收前整理场地,他不顾弟弟阻拦硬要一个人搬动一个大石头用力太猛眼底充血造成的。幸亏城里的兄嫂及时治疗,身边的弟弟、弟媳与小妹悉心照料才得以恢复。但不久他的腿脚便不灵便了。从那以后对土地倔强地挚爱着的他才不得不离开了他辛勤劳作了一辈子、也抚育了一大家儿女的田地。今年中秋回家婆婆的腰也弯了,腿脚同样不够利索了。也不记得有多久了,婆婆已不再能为我做好吃的手擀粉,公公也不再与我聊天。只记得我们一回家,他们眼里便有了阳光,我们一走,他们眼中便全是落寞。心中虽然不舍,却一再催促我们早点起程,不要误了车,误了工作,直到拄着拐杖站在街头目送我们远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