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

标签: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发布时间:2017/8/3 10:31:56

怀恋逝去的朋友,成为一种悲痛的名词。下面是学优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的相关资料,供您参考!

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篇1:谨此怀念已逝去的兄弟

时间飞快,转眼就两年了,我的好兄弟,你离开我们快两年了…在那边可好?

当知道你出事了,我突然乱了,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在我做着人生前途的题目时,生离死别又来了。兄弟,你走得太匆忙,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了.知道你肯定很不甘,你的梦想正等着你去实现,你爱的人正等着你百年好合…仰天长叹:天妒英才啊!我的世界,从此少了一个你,泪水,汹涌而来…

兄弟啊!

还记得我们上完自修就偷偷溜到大街上网的那个雨夜吗?两个家伙,网瘾上脑,连夜溜出校门。石湾圩那破网吧的网速简直比得上乌龟爬爬,电脑又时不时罢工。结果两个人做在一边,趴在电脑上睡了一整晚…第二天都忘了是怎样躲过校警那老头的法眼,无惊无险的溜了回来…

还记得我们高一打暑假工的点点滴滴吗?那时候我们都很穷,身上没什么钱,不过照样活得精彩!我们开心得很纯粹,笑容很真很放纵,嬉笑怒骂间,过着属于青春的年少轻狂。每晚下班,都一起跑到糖水店,就点一杯冰水,坐下来偷看店老板的两个女儿,一对姐妹花,一坐就半个小时…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去那里吃汤河粉,就因为我那碗比你们多了块肉,既哥就大叫,说什么姐妹花看上我了…无语。如今既哥在我们圈里可厉害了,早早就结束了单身,为了守护爱情,他已决定死守大岭山了!不像我,到头来还是孤身一人,哈哈!

还记得那个廉价的电影院吗?当时门票一块钱,你们去了,回来就报怨,说什么不值一块钱。可后来门票升到两块三块时,你们还是去了!回来又满身牢骚。我就郁闷了:又没人逼你们去…自作孽,活该!

还记得辞工的时侯,我们两个一软一硬,逼那黑心老板把我们的工钱吐出来吗?那时我们就是最佳搭档,把两百多斤的老板都吓唬住了,哈哈!最后一帮兄弟拿着工钱,去糖水店吃龟苓膏庆祝…

还记得在学校练球技的日子吗?看着你别具一格的三步上篮英姿,我在一边狂笑:“你比既哥差远了!”你气了,改练足球,可你往往是人在前面跑,球在后面追,蛮牛般冲过来,我往旁边一跳,大叫:“你射吖,你射吖!哈哈!”

还记得你的梦想吗?你说你想做发型师,就整天拿剪刀追着阿易那家伙,一边叫:“来嘛,让我练习练习。”每次都把阿易剪得呱呱叫,可怜的阿易…

还记得你每次开车送我回家,我奶奶总是硬拉着你的手,不吃饭不让你走了吗…你就跟我说:“喂!叫你奶奶不要太热情啊!很不习惯。”

还记得你跟我说的那些第一次吗?我在一边安静地听着,感受你的愤世嫉族,你的臭脾气。

还记得你那天跟我说的话吗?你说要我年底带女朋友去你家吃年例,很可惜,到现在我都没有女朋友。而你,却不在了…

还记得…

那年年底回家,老妈问我:“怎么东海不来找你玩了?”我无言以对。后来知道你出事了,老妈沉默了一下:“可惜了…”

兄弟,我很后悔,后悔那天没请假陪你去面试,那天如果我请假了,说不定就不一样了。奈何天意弄人啊!

兄弟,过奈何桥时,跟孟婆说一声,看能不能不喝孟婆汤,因为属于我们的记忆,生生世世,都不能忘啊!

兄弟,想你了!!

你在那边可好?

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篇2:怀念逝去的兄弟

#from 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每逢佳节倍思亲 ,每到清明怀故人。

每到清明节,我都会想起一个人,他是我在十多年前在南方打工时认识的工友――老杨,老杨原名叫杨胜志,湖南怀化人,土家族,一个憨厚淳朴的男人。

14年前,我大学毕业后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去了广州,在亲戚的介绍下进了广州最有名的物流企业――广州南方物流有限公司,后被公司派到惠州办事处,被安排在仓库发货,在这里我认识了老杨。

当时在仓库负责发货的有十来个员工,还有几十个搬运工,他们普遍文化程度低,说话口无遮拦,刚出校门的我,书生气十足,根本无法适应这里的工作环境,有几次我差点要辞职走人了,幸好我遇到了老杨。

老杨是个老员工,比我大七岁,中等微胖身材,脸略显粗糙黝黑,说话轻言细语。老杨是个高中生,算是这里文化程度比较高的,老杨对我这个新来的大学生很尊敬,主动开导我并帮我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难题。

渐渐地我和老杨熟悉起来,并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在那个网络尚未普及的年代,打工的生活是相当枯燥和乏味的,饭后散步聊天成了我和老杨每天的必修课,在惠州仲恺广场常常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

老杨常跟我谈起他的家乡――怀化,一个贫穷又美丽的地方,老杨也跟我提及到他的家庭,他年迈的父母,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他的妻子在老家带着孩子,每当提到妻子和女儿时,老杨总是一脸的幸福。

有老杨的相伴,我的打工生活才显得充实和快乐,本以为这种平凡的打工生活会这样波澜不惊地继续下去,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一场变故让我始料不及,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一个周末的晚上,有几个工友在我宿舍玩扑克(我、老杨还有另一个湖南老乡小阕同居一室),当晚老杨没有参与活动,只是在旁边观看,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还开了老杨几句玩笑,后来工友们都走了,我们也睡了,当天晚上,老杨并没有任何异常。

第二天凌晨,我还在睡梦中,忽然听到小阕一声惊叫:“老杨不行了!”我爬起床一看,只见老杨坐在床上,背靠床头一动不动,闻声赶来的工友们连忙抬起老杨往医院跑,送到医院后,我亲耳听到医生说了一句话:“人没了!”那一刻,两行热泪从我眼睛里夺眶而出。

我们无法相信,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永远的离开了。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心脏猝死”,老杨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一个礼拜之后,我毅然辞职了,离开了公司,此后再也没有去过惠州。

老杨的离世,让我感悟生命脆弱,感叹世事无常。悲痛怀念之后,我常常告诫自己:要珍惜时光,珍爱年华;珍惜生命,珍爱自己,岁月无偿,开心欢畅地过好每一天。

又到清明,写下此文,纪念和老杨曾经的友谊,寄托我无尽的哀思,愿老杨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怀念逝去的朋友的短文章篇3:怀念老邓――谨以此文纪念我逝去的兄弟

老邓,算一算时间,我们相识已近八年之久,一起参加公安工作,曾经一起在大队出生入死、熬更受夜,更多的缘分还因为我跟嫂子是高中同桌兼好友,每次有嫂子在时你都会大方的邀请我有时间就去你们家里坐坐,与嫂子叙叙旧,你还要亲自炒几个菜给我尝尝,可这个承诺至今都没有兑现,今后也永远无法兑现了。平时,你总是一副很忙的样子,很少停下来跟我们聊聊天,我知道,你的朋友不多,可我们都把你当兄弟,真的。

一直想写篇文章来纪念你,怀念我们那时在大队的生活,可每到这时,心绪总是难以平静。明天,就是你离开我们整整两年的日子。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因连续加班而突发脑溢血的你,昏迷已经整整五天时间,我跟炬弟还坐在ICU的大门外默默的陪伴着你,祈祷着有奇迹的出现。然而,仅仅几个小时后,医生就走出那扇大门,向我们宣布了你抢救无效离世的噩耗。大队的兄弟们闻讯赶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个个掩压不住心里的悲恸,失声痛哭。

你在世时,除了办案还兼任大队内勤,平时兄弟们经常不理解你的工作,会因为某一次的报账与你争吵和理论,也会因为一件简单的小事跟你争得面红耳赤,却不知道在你走后,我们一起完善你留下的工作时,才深知你当时一个人的不容易;有时我也会因为工作不顺心与你磨叽几句,可没过多久你又笑嘻嘻的喊着我的绰号来跟我套近乎;大队兄弟聚会时,你经常都会找各种借口不参加,大家都说你抠门、不合群,可你走后,我们在整理你的遗物时才发现原来你是一个如此节约的人,挎包的底已经快磨通了也舍不得换一个新的,衣服穿来穿去也始终是那几件,只抽十元钱一包的香烟,每天中午一个人在办公室只吃十元钱一盒的盒饭……现在想想,大家当初对你的“误会”太多太多,却没来得及跟你道一声抱歉。

你出殡的那天,我看着嫂子抱着你们不满一岁的儿子步履艰难的走过人群,让我感触很深。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不懂得大人的难过,他更不懂得自己今后的人生少了父亲的陪伴会有多么的孤独和无助。嫂子经常说你没有尽到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应尽的责任,从警后没有一个传统佳节是和父母及家人一起度过的。没有陪年迈的父母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没有抽时间好好的陪陪妻子,更没有带着未满周岁的儿子逛一次街,没有教他说过一句话,就连抱抱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现在他正咿咿呀呀的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语,笑得也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那句他还未曾喊出的“爸爸”,你却再也听不见了。

你倒下的那几天,从医院到殡仪馆,我都一直陪着你,然而看着你父母的悲痛、看着嫂子的无助、想着儿子的悲怜,那止不住的眼泪竟不自觉的在眼眶打转,我真的不敢再去多想,害怕泪水再一次流下来,泛滥。

等着你入土为安后,我们回到办公室,突然望着你之前的办公桌,心里又是一阵酸楚。想起以前你在时,每天早晨我一到办公室,你总会大声的喊着:“早啊!”我亦会开心的回应着:“老邓早!”每天下午上班时,一打开办公室门,就会看见你躺在沙发上,或悠闲地玩着手机,或酣畅的打着呼噜,可现在,每每经过以前的办公室,望着里面那张空空如也的沙发,没有了你的身影,你知道我的心里是一种怎样的酸楚?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那个随时都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小眼睛,那个走路一摇一摆却憨态可掬的老邓,如今再也回不来了,而你留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思念与感伤。

我想,如今的物是人非带给我的最大触动莫过于是我们的身边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你的身影,也再也不会有关于你的任何消息了,既然现实如此,我们唯有泰然处之。想着你以前的一点一滴,我也只能静静的感怀。以往你在的日子,会跟我们斗斗嘴,大家会开着玩笑与你周旋;无聊时,我也会用手揉揉你那肥硕的大肚子,或是捏捏肚子上一堆一堆的肥肉,抑或是“使劲”捶你两坨子再飞快的跑开,而你每次都会坐在椅子上笑着说同样一句话:你今天要挨打。现在我是多么希望你能追过来打我,再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啊。可是现实终究是现实,我们谁也改变不了,也许这样的结果对你而言真的是种解脱吧,惟愿在那个世界的你,能像以前一样开心的生活着。保佑我们平安、健康!

老邓,我的好兄弟,想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