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为爱许个愿--那一年很重要--通向母亲的路

标签:亲情,文章,3篇,一年,重要,通向,母亲发布时间:2015/8/5 11:04:00

为爱许个愿

恩爱渐行渐远

爱玛出生在伦敦郊区,她和先生福兰克在地铁上一见钟情并闪电结婚。爱玛24岁时生下了女儿布兰妮,一家三口过得其乐融融。

可是,幸福的日子很快过去,爱玛开始抱怨老公的无能,责怪他不能在离她上班近一点的地方买一套房子。一次次的争吵使他们失去了往日的恩爱,终于,他们再也不能彼此忍受,签下离婚协议。

离婚后的第二天清晨,爱玛拖着一大堆行李准备离开这个生活了10年的家。临走时,她来到女儿的房间,和女儿告别。5岁的布兰妮从梦中醒来,看到妈妈走过来,一骨碌爬起来,从枕头底下抓了一个东西放到妈妈的手心里。爱玛一看,是一颗小小的乳牙,她摸了摸布兰妮说: 宝贝,你真的长大了! 然后将女儿换的第一颗牙紧紧捏在手心里出了门。

等布兰妮洗漱完毕,发现妈妈竟然走了。布兰妮知道,爸爸妈妈肯定吵架了。当福兰克和女儿来到地铁站附近时,突然听到轰隆一声,接着车被警察拦了下来。福兰克下车察看后,急忙掉头,脸色十分可怕。他告诉布兰妮,伦敦在庆祝申奥成功,所有人都放假一天,今天不用上学了。

回家后,福兰克把房门关得紧紧的,闷声不响地看电视。布兰妮想,等妈妈一回来,就拉着她玩哈利、波特的游戏,一起追逐扮演伏地魔的爸爸,玩着玩着,她就会将妈妈的手交给爸爸,她以前也这样做过,结果爸爸妈妈成功和好。

然而,直到天黑,妈妈都没有回来。第二天上学时,街道上静得出奇,走到地铁站附近,布兰妮吃惊地发现,地铁站口居然被封闭了。在布兰妮心里,妈妈从这个地铁站去上班,现在它关闭了,妈妈回不来了。布兰妮万分忧伤。

重燃寻妻希望

爆炸后的第5天,地铁站重新开放。布兰妮欢呼着对爸爸说: 地铁站开了,妈妈就要回来了!

福兰克不知该如何回答女儿,这些天他的内心一直充满着痛苦和悔恨。爆炸发生的当天,他看着妻子拖着大包小包,朝地铁站方向走去,却没有上前阻止她。因为他断定,妻子之所以喜欢就一些小事情跟他争吵,肯定是有一个经济条件比他优越许多的男人在等她。他推算,爱玛很有可能在地铁上出了事。他痛恨自己没有阻止她,没有为她叫一辆出租车。5天后,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因为爱玛走时,曾说她安顿好了,就来探视孩子,可是电话一直没有响起。

布兰妮不理解爸爸沉默的表情下掩藏着怎样的痛苦,她只记得妈妈说过,每个妈妈都是牙仙女的化身,如果收集全了孩子换下的乳牙,就会拥有超凡的力量。可是傍晚,布兰妮回到家里,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她央求爸爸带她去地铁站看看。

当时的国王十字站已经焕然一新。福兰克来到站口附近的启事栏前,张贴了一张带有爱玛照片的寻人启事。上面写着: 爱玛,你在哪里,你还好吗?告诉我,分手那天,你为什么还要去坐地铁?

红丝带情牵伦敦

7月21日,地铁连环爆炸声再次响起,恐怖的阴影再次笼罩着伦敦全城,地铁站又关闭了。布兰妮央求爸爸带她到地铁站,将自己写的小纸条贴在了告示栏的最下方 妈妈,快点回来吧,布兰妮和爸爸非常想你!

贴完启事后,布兰妮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地铁站重新打开,她一趟趟往车站跑,不厌其烦地打听有没有列车到达的最新消息。慢慢地,小姑娘的故事被从那里往返的人带到了伦敦的各个角落。

当布兰妮一次次打听消息时,陪着她一同到地铁站的福兰克逐渐失望了,因为启事栏里的启事已经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惟有他们父女的启事仍然贴在那里,没有任何回复。

当福兰克再也不愿往地铁站跑时,布兰妮发现了一件让她高兴不已的事情:她好像又有颗牙齿松动了,她渴望这颗牙齿快点落下来,妈妈一定会赶回来收集女儿的第二颗牙齿的。

布兰妮想了许多办法让牙齿快些落下来,她故意用松动的牙齿去啃硬硬的骨头,甚至嚼最难嚼的牛轧糖。3天后,那颗牙齿终于脱落。布兰妮拿着牙齿再次来到地铁站,她要让妈妈在出站的第一时间得到她的牙齿。

福兰克带着女儿来到地铁站口,发现启事栏那里围着许多人,有些人甚至泪流满面。他走近一看,竟是一张署名爱玛的纸条,上面写道:

我知道,那天你一直站在我身后。我强忍着眼泪赶到地铁站,挤上一列刚到站的车,转念之间,我突然觉得,这趟车比我们相遇的那班车早了5分钟,于是我又下了车,就在这时,巨大的爆炸声响了

大街上,我惊慌失措地跑,前所未有地想家。在连连的爆炸声里,我想的全是你的好,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我最难舍的只有你和女儿

福兰克,你愿意接受一只受伤的鸟儿归巢吗?如果愿意,请在启事栏前放上一件红色的东西,反之就放白色

福兰克吃惊地发现,启事栏下已经有了各种红色的东西:红玫瑰,红纸条,甚至是红帽子。他挤到众人前面,含泪将女儿带血的牙齿系上红丝带粘在了爱玛的纸条上

第二天早上,启事栏前已堆满了各种红色的礼物,来往的人还在不断往上面放他们随身携带的各种红色物品。

布兰妮一家的故事和启事栏前的一大堆礼物,一起被搬上了报纸和电视。一时间,那些已经分裂或即将分裂的家庭,也开始寻找弥合家庭和感情裂痕的途径

而布兰妮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妈妈回来收走了她的另一颗乳牙。

那一年很重要

他和妈妈的婚姻是长辈们强加的。两只被强扭的瓜虽然不甜,但还是结出了果。妈妈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老人们悬着的心也就慢慢放回了肚子里。他们以为,有了孩子,男人的心就会安定下来。可是,在我出生的前几天,他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当时在我们镇上的缝纫班里学缝纫的肖晓萌。他在婚前跟肖晓萌谈过对象,爷爷奶奶嫌肖晓萌没有正式工作,又嫌她家里姐妹多,便强行棒打鸳鸯。为防止他们暗度陈仓,爷爷奶奶火速把妈妈娶进了门。妈妈怀我七个月的时候,他给妈妈留了一张 打掉孩子另觅幸福 的纸条,然后和肖晓萌一起不知去向。

他的突然失踪,让我提前两个月来到了这个世界。在恒温箱里呆了一个星期才被送到妈妈身边。我叫罗一生,是妈妈给我取的名,随她姓。爷爷奶奶打心底里是反对的,可是,他的行为让他们没有颜面跟妈妈争夺我的姓氏与冠名权。

半岁之前我跟医院的接触都特别紧密。如果有一星期没有跑医院,妈妈便欣喜若狂,认为我的体质已经在急剧好转了。妈妈最不愿意面对的是医生为我输液,我的血管太细,针头扎不进去。我声嘶力竭地哭,妈妈也跟着哭。有一次,一位护士在我身上扎了五针,头上脚上手背上,刺得我伤痕累累。妈妈沉着脸把我从两名医生手中夺了过去,她说,算了,不打了不打了!咱再找一家医院!她真的抱着我去了另一家医院,一进门就打听,哪个医生扎针最厉害,别人都觉得好笑。我输液时妈妈躲到厕所里捂着耳朵偷偷地哭,她不忍再听到我凄厉的哭声。

因为体弱多病,妈妈对我百般娇宠,我对她的依赖也越来越强。我拒绝任何人抱我亲近我,一天到晚只缠着她一个人。妈妈要上厕所把我交给爷爷奶奶照看一下我都坚决不从,她上厕所多久,我就哭多久。

奶奶看着日渐消瘦的妈妈,觉得于心不忍。便骂他,骂肖晓萌,骂这对狗男女绝对没有好下场。骂过之后又安慰妈妈:有了孩子,他迟早会回来的。

妈妈说,最难熬的时候我都挺过来了,还盼他回来干嘛呢。他有种就一辈子不要回来,敢回来我就一刀剁了他。

奶奶说,傻孩子,浪子回头金不换,他现在是迷途的马,让他碰个头破血流也好,这样就知道家的好了。

奶奶的话真的应验了。我一岁三个月的时候,他回家了。他在外面混了一年,没有如愿混出名堂,肖晓萌灰心失望,跟了别人,他只好狼狈回家。

我已经长高长胖,会走路会说话会追着妈妈要抱抱了。家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我很害怕,躲在妈妈的怀里久久不敢抬头。奶奶把我拉出来,要我喊他爸爸。我看着他,坚决不开口。 看看,这是什么? 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布娃娃,递到我手上。娃娃大声喊: 我饿了,我饿了,爸爸 爸爸 我吓得往地上一丢, 哇 的一声就哭了。妈妈轻轻拍着我的背说: 别怕,宝贝,咱没有爸爸,咱不要没良心的爸爸。

妈妈没跟他离婚。也许是带着个孩子,再嫁人不方便,也许是爷爷奶奶的极力挽留,也许是希望留在他身边寻机报复,也许是他再也不去找肖晓萌的誓言让她看到了一点点希望。总之,她没有离开他。`

我却无法原谅。我对这个不速之客充满敌意。我不许他睡在我们的床上,不许他抱我亲近我,不要他的玩具,不吃他给我的零食,也不许他走近妈妈,动妈妈的东西。他偶尔穿了妈妈的拖鞋拿了妈妈的嗽口杯,我都会冲过去抢下来。哪怕是一起去商店,妈妈要试衣服的时候把包交给他拿着,我也会拖着包带子大叫: 妈妈,妈妈!

他刚开始还耐着性子哄我想跟我培养感情,可发现我实在没有诚意跟他搞好关系后,便失去了耐心。我爱哭,正看得起劲的《西游记》被广告打断了哭,吃饭的时候妈妈逼我吃青菜哭,不肯自己走路要妈妈抱哭,被蚊子咬了也哭。我一哭他就大吼大叫冲我发脾气,有一天晚上还把我关在门外十多分钟。为了我,妈妈经常跟他吵架。妈妈爱翻旧账,连着肖晓萌一起骂。

有一次从超市出来,我一定要妈妈抱着我,而且不许妈妈把手里的大包小包交给他,他很生气地把我扛到了他的肩上。我用尽吃奶的力气反抗,对他拳打脚踢,甩掉了鞋子,还揪掉了他一把头发。他狠狠地在我屁股上打了两巴掌。我杀猪般的嚎叫引来了路人惊异的目光。妈妈把我抢过去,责怪他下手太重把我的屁股都打红了。两个人就此吵了起来。

他们越吵越凶,最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动起手来。妈妈的长指甲抓破了他的脸,他一把揪住了妈妈的头发。我扑上去,抱住他的腿狠狠地咬了下去。他一声惨叫,一脚把我踢出了好远。我倒地的瞬间,一辆摩托车撞了上来,幸亏旁边一个中年男人眼疾手快,一把将我从车轮下抢了出来。那个中年男人揪住他的衣领狠狠给了他两拳,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围上去指责他,摩托车司机甚至执意要报警。从此,在两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妈妈的控诉内容里又增加了 谋杀亲女 一项。

爷爷奶奶拿出所有的积蓄帮他买了一辆车子跑货运,他在家的日子便少了很多。他不在家里的时候,我开心、任性、淘气、无法无天。只要他进了家门,我就老实了,他在客厅我就躲到书房里,他去卧室我就到客厅,尽量减少跟他的正面接触。有时没有业务,他在家里休息,我宁愿跟着妈妈去店里上班,也不愿意跟他单独相处。

慢慢地我长大了。我慢慢地懂得了把妈妈、奶奶、外婆和邻居讲过的故事藏在心里并反复推敲咀嚼,慢慢地理解了背叛与抛弃的真正含义。如果说原来对他的拒绝只是单纯的情感上的疏远,九岁之后我开始真正地恨他。

妈妈已经把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了,她和他的关系开始融洽起来。她还企图充当我和他之间的友谊使者,我却始终无法原谅。我已经习惯了恨,习惯了疏远,习惯了只把他当成家里的一个摆设。

妈妈说他到底是你爸爸,你别老拿他当仇人,喊都不喊他一声。我说,书上说孩子的语言接受能力在一岁左右达到最高峰,那个称呼是时效性很强的,过了那个阶段,便再也学不会了。妈妈拿我也无可奈何。初二的时候,我进入青春期,他开始把我盯得很紧。好多次我下晚自习回家,都看到他的车子停在学校附近。我跟男同学去爬山去野炊去郊游去看电影都逃不过妈妈的盘问,我知道,全是他暗中捣鬼的功劳。

念高中时去了省城,我才彻底摆脱了他的监视。#from 亲情文章3篇;为爱许个愿--那一年很重要--通向母亲的路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直到念完大学参加工作,我很少回家。我常常打电话回去慰问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惟独不提起他。妈妈开始给我写信,跟我说她和他的故事,说他们当初是怎样地年轻任性,怎样地针锋相对,怎样地势不两立,后来又是怎样地和解。他和肖晓萌的分手并不是肖晓萌变了心,而是他开始厌倦漂泊的生活。他宁愿把自己归类于被抛弃的角色,宁愿人家误以为自己吃回头草是没有了退路,也不愿意人家看出他的悔意。他的倔强,和我如出一辙。

二十六岁,我有了男朋友,年底带回家去征求妈妈的意见,发现他的头上有了白发。二十七岁我结婚。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老公的公司派他到德国进修,为期一年。老公问我,你生孩子的时候我不在身边不要紧吗?我说不要紧,我妈妈会来照顾我的。为了有更好的经济基础迎接我们的宝贝,我愿意忍受暂时的分离。

手续办好后,老公一夜之间突然改变了主意,将进修的机会让给了别人。我生气,追问原因,他说想看着孩子出世,看他长出第一颗牙,教他学走路,学说话,听他喊爸爸。我说以后有的是时间。他说不行,以后就晚了。这一年很重要。

我定定地瞅着老公的脸: 谁说的?

是他。他喝了很多酒,还在电话里哭了。他说,那一年,葬送了他所有的天伦之乐。

倾刻间,我泪如雨下。拨通家里的电话时已经午夜十二点。他惊慌失措,连忙问出了什么事。我说: 那个娃娃呢?

娃娃? 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那个会说话,会叫爸爸的娃娃。

在我的柜子里,一直锁着。 他说, 可是,没有电池了,不会叫了。

我的泪汹涌而出。

过阵子我去换一粒电池,等你生了孩子,拿给他玩。 他又说。

不是送给我的吗?又给谁啊?你一件礼物要做几次人情啊! 我哭喊起来。

他没再说话,但是隔着长长的电话线,我听到了他流泪的声音。

通向母亲的路

爸爸妈妈在西藏

5岁时,她跟邻家小朋友玩,最顽皮的小强问: 彩彩,你是不是像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然你怎么没有爸爸妈妈? 她伸手推了小强一把说: 你还是天篷元帅猪八戒呢!

她跑回家,问正在剥青豆的姥姥: 我是从哪儿来的? 姥姥扶了扶老花眼镜,瞅了她一眼,低头剥了两个青豆说: 你呀,是你姥爷在咱家花园里用铁锹挖出来的。晚上天黑,没人时,你姥爷想挖银子来着,结果一锹下去,就挖出你来了。

她撇撇嘴: 净骗人。 那天晚上,她缠着姥爷问,姥爷指着电视画面上的布达拉宫说: 你爸你妈就在那儿,在那儿修公路呢!那儿的天哪,可蓝可蓝了,就像 就像大海 她没见过大海,姥爷接着比喻: 就像 就像你姥姥花园里的兰草花一样蓝。 她噘起了嘴,兰草花一点都不好看。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在哪儿了。她跑出去,向伙伴们宣布: 我爸我妈在西藏呢,那儿的天可蓝可蓝了,像我姥姥种的兰草花。 小伙伴们自然不知道哪儿是西藏,但是觉得她真幸福,有那么远那么远的爸爸妈妈。

接下来的日子,有好些年,她很留意电视,电视里一出现西藏的画面,她就会喊姥爷。姥爷搬了板凳,坐在电视前给她讲那仿佛在天边的故事。姥姥进来,看了,总会长长叹口气。

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收到妈妈的来信,信里说的都是修路的事。妈妈说,等那条路修好了,她就可以去拉萨了。

10岁那年,她出去跟小伙伴说西藏的事,有个女孩瞪着眼睛: 你姥姥姥爷骗你呢,你妈蹲大狱了。 她怔住: 你瞎说!我妈亲口告诉我的,他们在西藏! 然后,她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12岁那年的冬天,她第一次跟姥姥一起,一路奔波到了那个叫依安的地方。她也不问姥姥这是去干什么,只是怯怯地拉着姥姥的手,沉默地跟在姥姥身后。

那里的围墙真高,门真小,那些警察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她跟着姥姥走进一道一道铁门,看到很多女人,穿着灰格子衣服,梳着一样的头发,其中一个向她和姥姥走来。那女人看到她,眼倏地亮了一下,又暗下去,蒙上了一层水雾。姥姥推了她一下,说: 叫阿姨。 她怯生生地说了声 阿姨好 ,然后就坐在她们身边东张西望,耳朵里却听得清清楚楚。姥姥说: 彩彩上学了,当学习委员,学习上的事一点也不用操心,跟你小时候一样,就是有点倔,不爱说话。 女人抹着眼睛,拉过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和脸蛋。她有点不习惯,往后闪了闪。

依安的冬天干冷干冷的,她跟姥姥回到家,把手脚都冻了,感冒发烧,听到姥爷埋怨姥姥: 说不让你带她去,你偏带,她还小 她听不清姥姥在说什么,却想起高墙里那个女人忧郁的眼睛,想起左右邻居在她背后说的话: 彩彩越来越像她妈了。她妈若是不出那事,现在没准都是明星了

她越来越不爱说话,呆在屋子里看书或者发呆。姥爷依然会给她讲那个叫西藏的地方,说她爸她妈如何如何,她便应承着姥爷, 拉萨多美呀,简直就像是天堂, 还说, 你看我爸我妈多没良心,也不说带咱们去那儿看看。姥爷,等我长大了,挣了钱,一定带你去西藏,咱们去布达拉宫。 姥爷笑着笑着,眼里就有了泪花。

夏天来时,她13岁了。一天,姥姥收拾东西要出门,她知道是要去那个叫依安的地方,拉住姥姥的衣襟嚷着要去。姥姥问: 你去干嘛? 她说: 我去看那个阿姨,我知道,她特别喜欢我。 姥姥的眼睛湿了,叹口气,给她准备出门的衣服。

阿姨换了短袖,人显得很精神,拉着她的手问: 彩彩,喜欢阿姨吗? 她点点头。阿姨压低声音说: 能叫我一声妈妈吗? 姥姥低声说: 秀阳!

她低了头,半晌,用蚊子叫似的声音叫了声 妈妈 。面前的女人又是笑又是哭,她抬起头看了看姥姥的脸,姥姥也是泪流满面。

回到家,姥姥问她: 为什么管阿姨叫妈妈? 她一边给自己养的小竹子换水,一边说: 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是的,她早就知道那是妈妈。姥爷收到的那些信都是从依安寄来的,那时她认字不多,姥爷教会了她查字典。她查过字典,认得那两个字是依安,跟西藏没什么关系。后来,很多次,她放学回来,只言片语地听到姥姥和姥爷的对话。他们说于秀阳 也就是她的妈妈,在狱里情绪很不稳定,很想见她

她在被窝里哭过很多次。她知道进了监狱的都是犯错误的坏人,但她恨不起来,那坏人是她的妈妈

那个女人的故事

18岁那年秋天,她上了本市一所大学。姥爷姥姥不放心她住校,非要让她走读。

有一天,她放学回家,惊讶地发现那个女人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客人一样端着一杯水。她进来,换了拖鞋,站在一边犹豫了半天,叫了声 阿姨 。姥姥、姥爷使劲向她使眼色,说: 彩彩,叫妈妈。 她却转过身,躲进卧室,把门关得严严的。那天晚上,她没出来吃晚饭。

第二天,她第一次逃了学,坐在网吧里打游戏,笨得厉害,一次次被 杀掉 ,气得她使劲砸鼠标。那以后,她就常常泡在网吧里。

那个女人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她则变得很放肆。每次电视里演西藏时,她都会指着电视大声跟姥爷说: 你看你看,我爸我妈就在那儿修路呢! 姥姥低低喝斥一声: 彩彩! 她大口喝粥,说: 怎么啦? 那个女人放下筷子,走进厨房。

姥姥、姥爷私下里对她说: 彩彩,你18岁了,应该懂事了。 她摆出一副斗鸡的架势说: 我怎么了?

那天,舅舅跟舅妈闹离婚,姥姥姥爷要去做 救火员 。走的时候,姥爷把她叫到跟前说: 彩彩,你妈是个可怜的女人,不许你对她无理。

她不置可否: 我妈不是在西藏吗,我想无理也够不着啊!

姥姥叹了口气说: 要不我不去了。 这时,那个女人走进来说: 去吧,没事。

从前顾及着姥姥姥爷,她还收敛些,现在家里只剩她们两个人,她变本加厉,不叠被子,不洗衣服,甚至进门也不跟那个女人说话,饭稍不顺口,就把碗摔到桌上。

那天,在网吧里激战一夜,她凌晨三点才筋疲力尽回到家。那个女人泥塑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她坐下。她说: 干什么呀,人家困死了! 女人厉声道: 困死也得听我把话说完。

她堆在沙发里,眯了眼睛。女人坐在茶几前的小板凳上,说: 彩彩,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没能给你一个幸福完整的家,让你背负了很大的压力 可是,你不能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你会走我的老路。

那是她18年来第一次听说于秀阳的故事。

于秀阳曾经很风光,当过杂志模特,参加过选美比赛,成绩都还不错,然后认识了彩彩的爸爸。那男人有家,不肯跟于秀阳结婚,也不肯让她离开。彩彩的姥姥、姥爷死活不同意,越拦着,于秀阳就越叛逆,直到生下彩彩,那男人一句 不知是谁的野种 ,想打发于秀阳。当时,于秀阳正跟男人坐在出租车上,包里装了把水果刀,本来是想吓唬男人的,却鬼使神差掏了出来,一刀捅下去

她渐渐坐直身子,看着眼前泪水涟涟的女人。女人接着说: 我被判了无期,那时你才两岁,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你居然叫了我妈妈,你知道那是支撑着我走出大牢的全部动力,我争取一切机会减刑,我就是想跟你好好地过过日子 再难,再苦,我都要好好补偿你,我是你妈妈

她眼睛酸涩,起身进了卧室。那么多年,有什么事情她都是自己冲上去解决,心已经一点点变得坚硬。但此时此刻,她不能停留在这个女人面前,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只是,悄无声息地,她不再泡网吧,把落下的功课都补了上来,大学时光就这样平静地溜走了

转眼就快大学毕业,课程也少起来,她呆在家的时候渐渐多了。

那天,姥姥和姥爷去了小舅家。她早上起来,发现没有热乎乎的饭菜等着她。想了一下,她推开了那个女人的房门。

因为她不愿意跟那女人一起住,女人便收拾了姥姥家的一个储物间,独自住进去。过去,她从没进过那间屋子。

六七平方米的小屋里放着张小床,女人正蜷在薄薄的被子里。她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滚烫。她喊了两声,女人睁开眼,使劲笑了笑说: 给我倒点水,我兜里有钱,你拿去街口吃点馄饨 那一刻,她的泪 唰 地流了下来。

她哭着嚷: 谁让你这么可怜兮兮的,你上面有妈妈,下面有女儿,谁让你当受气包了?人家那么久没见过你,还不许人家恨一恨你吗? 她哭着趴在女人的身上,那种母亲的温度烫得她心里热热的 青春叛逆的日子,终于远去了。

冬天里第一场雪来临时,她在一家外企,拿到了转为正式员工后的第一笔工资。她很惊喜,居然有5000元那么多。周日,她站在厨房门口 喂 了一声,女人转过头来,她说: 跟我去趟商场! 口气竟是命令式的。

那是她第一次跟女人逛街。进了商场,女人有些发懵。她便拉了她的手,一件件羽绒服让她试。女人说: 彩彩 她说: 别那么多事,让你穿你就穿。 她知道女人在一个家政公司干活,送米送油,顶风冒雪的,没件羽绒服怎么行?还有棉鞋,一定也要最暖和的才可以

她看中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女人说: 我这么大岁数 她说: 不穿是不是?那出去就不许跟人说你是我妈。 女人赶紧把羽绒服穿上,嘴上说: 就你行!

从商场出来,两条宽宽的马路交叉成一个宽阔的路口,车多得如同过江鲫鱼。她紧紧攥住女人的手,看着绿灯过马路。车流人海中,她轻轻对她说: 你知道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希望能牵着妈妈的手过马路。那样,车再多,人再多,我都不会害怕了

身边的车川流不息,人来来往往。她和她手牵着手,任凭泪水肆意流淌。她知道,那条连接她和母亲的路,终于竣工了。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