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母亲的羽衣--父亲的爱--我的父亲

标签:亲情,文章,3篇,母亲,羽衣,父亲,父亲发布时间:2015/8/5 10:21:00

母亲的羽衣

讲完了 牛郎织女 的故事,细看儿子已经垂睫睡去,女儿却犹自瞪着坏坏的眼睛。

忽然,她一把抱紧我的脖子,把我坠得发疼: 妈妈,你说,你是不是仙女变的?

我一时愣住,只胡乱应道: 你说呢?

你说,你说,你一定要说。 她固执地扳住我不放, 你到底是不是仙女变的?

我是不是仙女变的? 哪一个母亲不是仙女变的?

像故事中的小织女,每一个女孩都曾住在星河之畔,她们织虹纺霓,藏云捉日,她们几曾烦心挂虑?她们是天神最偏怜的小女儿,她们终日临水自照,惊讶于自己美丽的羽衣和美丽的肌肤,她们久久凝视着自己的青春,被那份光华弄得痴然如醉。

而有一天,她的羽衣不见了,她换上了人间的粗布 她已决定做一个母亲。有人说她的羽衣锁在箱子里,她再也不能飞翔了,人们还说,是她丈夫锁上的,钥匙藏在极秘密的地方。

可是,所有的母亲都明白那仙女根本就知道箱子在哪里,她也知道藏钥匙的所在,在某个无人的时候,她甚至会惆怅地开启箱子,用忧伤的目光抚摸那些柔软的羽毛,她知道,只要羽衣一着身,她就会重新回到云端,可是她把柔软白亮的羽毛拍了又拍,仍然无声无息地关上箱子,藏好钥匙。 是她自己锁住那身昔日的羽衣的。她不能飞了,因为她已不忍飞去。 而狡黠的小女儿总是偷窥到那藏在母亲眼中的秘密。

许多年前,那时我自己还是个小女孩,我总是惊奇地窥视着母亲。 她在口琴背上刻了小小的两个字 静鸥 ,那里面有什么故事吗?那不是母亲的名字,却是母亲名字谐音,她也曾梦想过自已是一只静栖的海鸥吗?她不怎么会吹口琴,我甚至想不起她吹过什么好听的歌,但那名字对我而言是母亲神秘的羽衣,她轻轻写那两个字的时候,她可以立刻变了一个人,她在那名字里是另外一个我所不认识的有翅的什么。

母亲晒箱子的时候是她另外一种异常的时刻,母亲似乎有些好东西,完全不是拿来用的,只为放在箱底,按时年年三伏天取出来曝晒。

记忆中母亲晒箱子的时候就是我兴奋欲狂的时候。

母亲晒些什么,我已不记得,记得的是樟木箱又深又沉,像一个浑沌黝黑初生的宇宙,另外还记得的是阳光下竹竿上富丽夺人的颜色,以及怪异却又严肃的樟脑味儿,以及我在母亲喝禁声中东摸摸、西探探的快乐。 我唯一真正记得的一件东西是幅漂亮的湘绣被面,雪白的缎子上,绣着兔子和翠绿的小白菜,以及红艳欲滴的小杨花萝卜。全幅上还绣了许多别的令人惊讶赞叹的东西,母亲一面整理,一面会忽然回过头说: 别碰,别碰,等你结婚就送给你。 我小的时候好想结婚,当然也有点害怕。不知为什么,仿佛所有的好东西都是等结婚就自然是我的了,我觉得一下子有那么多好东西也是怪可怕的事。 那幅湘绣后来好像不知怎么消失了,我也没有细问。对我而言,那么美丽得不近真实的东西,一旦消失,是一件合理得不能再合理的事。譬如初春的桃花,深秋的红枫,在我看来都是美丽得违了规的东西,是茫茫大化一时的错误,才胡乱把那么多的美堆到一种东西上去,不然岂不叫世人都疯了? 湘绣的消失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复归大化了。 但不能忘记的是母亲打开箱子时那份欣悦自足的表情,她慢慢地看着那幅湘绣,那时我觉得她忽然不属于周遭的世界,那时候她会忘记晚饭,忘记我扎辫子的红绒绳。她的姿势细想起来,实在是仙女依恋着羽衣的姿势,那里有一个前世的记忆,她又快乐又悲哀地将之一一拾起,但是她也知道,她再也不会去拾起往昔了 惟其不会重拾,所以回顾的一刹那特别的深情凝重。 除了晒箱子,母亲最爱回顾的是早逝的外公对她的宠爱。有时她胃痛,卧在床上,要我把头枕在她的胃上,她慢慢地说起外公。外公似乎很舍得花钱(当然也因为有钱),总是带她上街去吃点心,她总是告诉我当年的肴肉和汤包怎么好吃,甚至煎得两面黄的炒面和女生宿舍里早晨订的 冰糖 豆浆(母亲总是强调 冰糖 豆浆,因为那是比 砂糖 豆浆更为高贵的),都是超乎我想像力之外的美味。我每听她说那些事的时候,都惊讶万分 我无论如何不能把那些事和母亲联想在一起。我从有记忆起,母亲就是一个吃剩菜的角色,红烧肉和新炒的蔬菜,简直就是理所当然地放在父亲面前的,她自己的面前永远是一盘杂拼的剩菜和一碗 擦锅饭 (擦锅饭就是把剩饭在炒完菜的锅中一炒,把锅中的菜汁擦干净了的那种饭),我简直想不出她不吃剩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而母亲口里的外公、上海、南京、汤包、肴肉全是仙境里的东西,母亲每讲起那些事,总有无限温柔。她既不感伤,也不怨叹,只是那样平静地说着。她并不要把那个世界拉回来,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我很安心,我知道下一顿饭她仍然会坐在老地方,吃那盘我们大家都不爱吃的剩菜。而到夜晚,她会照例一个门、一个窗地去检点、去上闩。她一直负责把自己牢锁在这个家里。

哪一个母亲不曾是穿着羽毛的仙女呢?只是她藏好了那件衣服,然后用最黯淡的一件粗布把自己掩藏了,我们有时以为她一直就是那样的。 而此刻,那刚听完故事的小女儿鬼鬼地在窥视着什么?

她那么小,她由何得知?她是看多了卡通,听多了故事吧?她也发现了什么吗? 是在我的集邮本偶然被儿子翻出来的那一刹那吗?是在我拣出石涛画册或汉碑并一页页细味的那一刻吗?是在我猛然回首听他们弹一阕熟悉的钢琴练习曲的时候吗?抑是在我带他们走过年年的春光,不自主地驻足在杜鹃花旁或流苏树下的一瞬间吗? 或是在我动容地托住父亲的勋章或童年珍藏的北平画片的时候,或是在我翻拣夹在大字典里的干叶之际,或是在我轻声地教他们背一首唐诗的时候

是有什么语言自我眼中流出呢?是有什么音乐自我腕底泻过呢?为什么那小女孩会问道: 妈妈,你是不是仙女变的呀?

我掰开她的小手,救出我被吊得酸麻的脖子,我想对她说: 是的,妈妈曾经是一个仙女,在她做小女孩的时候,但现在,她不是了,你才是,你才是一个小小的仙女! 但我凝视着她晶亮的眼睛,只简单地说了一名: 不是,妈妈不是仙女。你快睡觉。 真的? 真的! 她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旋即又不放心地睁开: 如果你是仙女,也要教我仙法哦! 我笑而不答,替她把被子掖好,她兴奋地转动着眼珠,不知在想些什么。 然后,她睡着了。

故事中的仙女既然找回了羽衣,大约也回到云间去睡了。

风睡了,鸟睡了,连夜也睡了。

我守在两张小床之间,久久凝视着他们的睡容。

父亲的爱

以下是一篇优秀的关于父亲的爱作文 《父亲的爱》:

已是深夜,可我一点都没有睡意。那咖啡的作用还在刺激着脑子,使我拿着父亲的照片泪眼满眶,禁不住潸然泪下。关于他,一直想要写点什么,拘于某种纠结亦或是莫名的原因让我一直无法下笔。每当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总是在思念远方的亲人 想家了。对父亲的思念我没有一刻停止过!

父亲是个硬汉,他十几岁奶奶就去世了,剩下他和爷爷还有2个年幼的叔叔一起艰难的生活。虽然他顶了爷爷的职去厂里当了工人,但家里家外大事小情都落在他单薄的肩上。他变得沉默寡言,一张脸总是冷冰冰的,但他很能干,从最基层的车间做起,一步步往上升当了业务员,后来又停薪留职自己开了厂子。他给人的印象总是很冷峻,几乎不近人情。尤其是对我,冷的就好像我不是他亲生的女儿,他在别人眼里总是那么高高在上,不容易接近,也许作为一个领导者,端着自己威严的架势和不可一世的态度,对管理更加的有利,可是他把家里也当做了他的指挥地,好像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是他的下属一样,每每看到别的女孩子依偎在父亲的怀里撒娇耍赖,尽情的享受着父亲的慈爱时,我只能酸溜溜躲开那一幕幕#from 亲情文章3篇;母亲的羽衣--父亲的爱--我的父亲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的温馨画面!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一份好工作,再不要回那个没有亲情的家,即使放假,也不要回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数年的寒窗苦读,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考取了省城的一所高校。就在我踏上火车看着站台上父亲那双送别的眼睛,我突然间有了一种排山倒海的酸楚,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了父亲眼里的泪光,我知道那眼神里包含着太多太多的不舍,也包含着一个父亲对女儿深深的关爱!我别过脸去,不忍心再去触碰父亲那无限深意的眼神,这才是我的父亲,他是爱我的,我对父亲十几年的怨恨顷刻间化为灰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紧张的学习和忙碌的生活,使我淡忘了站台上父亲送我离开的那一幕。转眼到了冬季,天上飘下了罕见的鹅毛大雪。传达室的师傅通知我去校外,说有一个人在那里等我,我满腹疑惑的走出来,心想,这么冷的天下这么大的雪,谁还会来看我呢?走到校外,我惊呆了,只见父亲孤单单的站在雪地里,身上都被雪花铺满了,只露出一双期盼的眼睛,我忍不住哽咽着喊了声: 爸 泪水瞬间溢出了双眼。父亲看到我时,开心的笑着说, 天太冷了,我给你带来了一件皮衣御寒,千万别冻感冒了 。父亲啊,您不辞长途跋涉,冒着大雪的来看女儿,就是为了给女儿送来一件衣服吗?我此时已哽咽不成语,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语。父亲继而说道: 闺女啊,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怪我没有好好疼爱过你,我很小遭丧母之痛,饱尝人生的艰辛,但也体会到了一个人必须承担责任、自强不息的甜头,我决定对你狠一点,让你不会因为经济富裕产生优越感和养尊处优的习性,更是狠下心来冷漠对你。 原来,父爱一直与我如影随形。父亲是把我当成了一棵树,栽到了人生四季里,栽到了风霜雨雪里,而没有把我娇惯成一株娇嫩的盆花,养在温室。父亲,女儿早就明白了您的一片苦心,正是您的冷漠,成就了我今天独立自强的性格,虽屡屡遭受挫折,却从没被挫折摧垮。

时至今日,10年过去了,我依然难忘那个站台,难忘那个寒冷飘雪的冬季,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父爱的深沉和细腻!父亲的爱像口深井,做儿女的我们,常常以为看到水面,就知道水的深浅。可是,终其一生,我们也不能抵达父爱的深度,父爱又像右手,它做了那么多事情,却从不需要左手说感谢.

我的父亲

他,个子不高不矮,皮肤黝黑,40多岁的他由于常年劳作显得很瘦小,深邃的眼孔旁布满了或深或浅的皱纹,虽说雁过无痕,岁月无声,但时间仿佛已经在他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一双松树皮一样的手在默默讲诉着庄稼人的艰辛,他,上过高中,但由于受家庭条件的影响,没有去接受更高层次的知识,因此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职业,靠种田来维持一家五口的生计,从我记事起,他就没有正儿八经的休息过,总是从早忙到晚。即使在那秋收过后的冬日,他也会像往常那样忙里忙外。哪怕是碰到下雨天或是下雪天,也决不会停下来。那年的夏天,他躬背在山坡上,辛勤劳作,夕阳的余辉将他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忽而他直起身来撑着被双手磨亮的锄头,望望远处,突然间他显得那么那么的苍老,那张经历日晒雨淋的脸皱得像久旱的老树皮一般没有一丝光泽与生机,他缓缓举起锄头,又深深的将它扎进黄土地,我站在远处看着他,看着这个伟大的人,躬背的他吃力的站起来几乎要将天顶高了几尺,他望望远处,望一望他辛勤耕种的那一方方田地,抬手提起衣角抹了抹脸上的汗珠,把手伸进口袋摸索了一阵,将一袋劣质烟掏了出来,慢慢地、慢慢地卷,岁月不饶人啊,他真的老了,曾几何时,那个高大的身躯,那个为家挡风遮雨,用脊梁撑起一片屋顶的他,如今却显得那么脆弱,想到这,我泪眼模糊,静静地驻立在那里,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迈出这一步,因为这一步对我来说也许意味着转折,可是对他而言却又意味着背更躬,脊梁更弯。

那年夏天,我中考失败后,一直在家干农活,浑浑噩噩的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眼看许多昔日的同学都陆续回到了学校,或高中,或中专!而此时的我身虽在田间,但心却似跟着同窗的书包一起飞进了美丽的校园中,但我仍告诉他,我理解目前家里的情况,我没有想去读书,因为那年,他的母亲病了,为了母亲他多年可怜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维持这个家基本的生计成了他每天思前想后,展转难眠的问题,中专学费的数字对他现在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出了我的迷茫,那晚,简单的晚饭后,我正欲拾碗,他把我叫到身旁,昏暗的灯光下,我俩中间隔着张饭桌面对面坐着,我的思绪在游移,他微垂着头,捣鼓着那袋烟,抓了几下,从袋子抽出一把烟丝,捏成一团,再撕了张有点发黄的烟纸,将烟丝慢慢地包成圆锥形,放进嘴里旋转了几圈,然后,他转向我,略带愁容的问:林,还想不想读书啊,我简单的回答句, 不读了,过段时间跟三哥去广东打工, 此时他正一搭一搭地抽着烟,沉默片刻后,他终于出声了;读吧,我这辈子没什么本事,生了你们三兄弟,你俩哥哥初中都没毕业就要帮分担家里,现在想想如果有钱了,再送他们去读书,也晚了,我不能再耽误你啊,说到这,他又低着头一搭一搭的抽,良久,他起身,拿上那支用了几年的老电筒,揣上包刚买的 红塔山 ,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门口顿了顿,然后,在门前那条坑洼不平的泥路上慢慢向前挪移,前面微弱的电筒光成了茫茫黑夜中唯一的亮点,也成了我迷途中的一盏方向灯,在我模糊的视线中,渐行渐远,我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愣愣的望着电筒光背后瘦小的身影,我知道,他又再次的为我去借钱 ,夜已很深,隔壁房的我还听见他辗转反侧的声音,时不时传来几声咳嗽,使我的心更揪,这一夜,我没有入眠,思维已经让我没有了任何睡意,只有模糊,黑夜中,我甚至分不清到底是眼睛模糊还是思维模糊。

清晨,我早早就起了床,许久一直没见到他,我便问母亲,母亲说他一大早就出门了,他回来时已是半晌,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原来是个粮贩。他要卖家中的谷子。那几年丰产不丰收,谷子便宜得要命,他一直舍不得卖。可是那天,他一下子卖了几千斤,装了整整有半车。开学那天,当他把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拿到我面前时,我局促地站起来双手搓了几下衣服,像是接受神圣的使命般把那叠钱捧在手心,随后他嘱咐到, 既然读书就要努力认真的去学,学多了是对你将来好,钱该花的要花不要太省,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家里说,别老惦家,钱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还有到那边去尽快办一张银行卡,把钱存进去 我的头如小鸡啄米似的回应着他每一句叮咛,低头间,看着手心这一叠红红的钞票,我突然觉得是那么的沉重,突然觉得如果可以把钞票撕开里面流淌的应该是血,应该是烈日下挥洒如雨般的汗,应该是那深邃的眼孔旁或深或浅的皱纹,应该是那张经历日晒雨淋像久旱的老树皮一般没有一丝光泽与生机的脸。我的视线再次模糊,泪水在眼里打转,不过这次我没有让它掉下来,我故意的把头抬起,当泪水完全流回眼里的时候,我向家人辞了行,带着那叠厚厚的钞票,那份厚厚的爱,踏上驶出大山的旧板车,这时我忍不住回头望了望这片熟悉的土地,希望它能在我脑子里定格,以便在他乡想家的时候能随时翻出来温故,突然,看到了他站在远处,以固有的坚强支撑他的威严。他就那样的看着这辆车,看着这个车窗,看着我,车越开越快,突然间有一种冲动让我心头一颤,禁不住泪水潸然而下

现在,我明白了,他是山,我是树,山总是给予树恩惠,树不断吸取山的精华向上,山能不老吗?他是弓,而我则是待发的箭,箭搭在弓上,弓让箭腾飞,箭飞的越远越高,弓则要拉的越弯。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