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挑在肩上的爱--父亲的背--让我再说次爱你

标签:亲情,文章,3篇,父亲 发布时间:2015/8/5 10:02:18

挑在肩上的爱

临近过年的一个清晨,妈妈很早便起了床。她忙了一阵便跑到床前叫我们,问谁去把外公接来。我自告奋勇的爬起来说,我去!我想见外公。

那是一段很远很长的路。听妈妈说外公起得早,这会儿肯定已经在路上了。我边走边张望,随时准备在半路截住外公。直至翻过几个弯,仍未见他的身影,我开始担心是否刚才就已经错过了,但还是得往前走。途中听到远处乡亲人欢乐的笑声,再一眼望去那稻田,只见一片片的都只剩下稻桩,田边的房屋依稀传来记忆中的花鼓戏,在空旷的路上显得格外动听。桥下的水鸭扑打着翅膀,尽情的在水里嬉戏,整条泥路也洋溢着过年新鲜的气氛。我一路摇头晃脑,像个贪玩的孩子,渐渐忘记了脚下木跟鞋的咯咯声,还不时回头去看走过的那条路,发现它蜿蜒的如童话般遥远,我也暂时不去管罢。

我已经忘记是几年前去过外公家的。经过那条上坡路时,脑海里便浮现出妈妈踩着脚踏车,我在后面帮忙推的身影。旁边那家小卖店居然还在,主人打理的好,不显得破败,它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个小女孩掏出仅有的几毛钱蹦蹦跳跳到门前光顾了冰棍呢。今天,我又在那条叉路上停留,因为在迟疑往大路还是小路走去。

走着走着,远远的,只见外公的烟囱在冒着青烟,心里有了些惊喜。果然,外公还没有出发。远处的山还是很葱郁,围绕着整个小村庄。那条通往外公家的小道变得宽了些,但屋子旁边已不见那种菜的小园子,只剩下简陋的两间,另外的两间已腾出来给邻居搭建了新楼房。中间虽然也有些空地,但却堆满了木柴。小小的屋子立在两幢新房中央,显得有些别具一格又多了些落寞。

我在门口大喊了几声没有人应,想起外公是有些耳背的,又见门没锁便直接推了进去。只见外公正在又黑又小的厨房里生着火烧水。我大步踏进去轻轻的唤他,才发现另外一位老人也在。两位老人在我未打扰前一边烤着火,一边喝着茶聊着天。外公看到我后,很高兴的站起来握着我的手问这问那。他除了背稍微驼了一些,人还是那么精神奕奕。我最爱看他那垂下来的八字眉毛和慈祥的眼睛,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一直认为外公年轻时肯定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原来外公的弟弟头一天晚上就过来了,外公早就打算和他吃完中饭后再走去我家。可叔外公见我来了,就伸手拿过火堆旁边的皮鞋,穿好后手撑在膝盖上缓缓的站起来对外公说他要先回家了。外公突然脸一正,扯住他说,走什么走,说好了在这里吃过午饭再回去!然后转过身对我说,你中午留下来吃饭吧,下午再一起过去。我当然是不同意的,妈妈买好了菜在等着呢!急忙拉着叔外公的手,很坚定的要请他一起去。经过辗转劝说,两位固执的老人终于同意了。

于是他们俩便在房间里开始收拾。而我则雀跃的跑到房子的背后寻起童年的记忆来。那个高高山坡的身上,依旧布满了绿油油的青苔,给这个小巷增添了更多的凉意。好多年前的夏天,我们分别坐在几间房的门坎上,乘着凉,哼着歌,上窜下跳的打闹着。再往左会经过茅厕,再过去便是菜园子,和前屋是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