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父亲的眼泪--记忆中的岁月--家的味道

标签:亲情,文章,3篇,父亲,眼泪,记忆,岁月,味道发布时间:2015/8/5 9:53:00

父亲的眼泪

父亲在我心目中,是一座山,挺拔坚毅。眼泪在人们认识中,是一种软弱,缠绵悱恻。好像两者不相关联,一个崇高,一个柔美。但是可能就因为两者的结合,才更感人,才更有耐人寻味的东西。

从小到大,心目中的父亲坚强刚毅,严肃而不失认真。他从来不多问我的事,偶尔只有个眼神和表情。我一直努力着,每个学期每次我都捧着鲜艳的奖状回来,期待着他的表扬。哪怕是一个表情,一个笑,每次都是很失望。流泪似乎是女人的专利,我几乎没有,不是几乎是完全没有看到过父亲流泪。

从小到大,我没有问他要过什么,没有要求过什么。哪怕是买个小小的东西,哪怕自己实在需要的东西,最终还是自己想办法去完成。那时,在外求学,每个月得到国家的50元的补助。女生是够吃的,男生如果饭量大的自然就不够了,我属于那种有时够吃,有时不够吃的类型。

二年级的暑假,我和我的同学说好了,背上行囊,走上暑假打工的路。那是第一次,到徐州,眼睛真的有点不够用。但是很快,那种新鲜感在枯燥的生活中被打消。我没有给家里去信,那时一个村庄有一个电话是好的。

炎热的夏天,低矮的屋子,屋内电风扇呜呜地转着,似乎有气无力。屋顶黑的发潮,潮的长毛。墙壁上挂满了没洗的,脏脏的衣服。一股又霉又潮的气味扑面而来,不知道是汗臭还是什么,真的难以入鼻。队长说: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某某,是大学生,来打工的。就住在这个屋,照顾一下。 呵呵,什么大学生,队长真的有点过奖。他们端着碗,吃着碗里的饭,猛地抬起头,我看到他们那朴实的脸,憨厚的眼神。不知道他们是惊奇还是表扬。

夜晚来临,屋里已经没有位置了。我只好在两张床帮子上,铺上我的装备。凸出的床帮,异样的味道,让我真的无法入眠。但是他们都已经,鼾声似起了。我轻轻地爬起来,打开我的书,在那微弱的灯光下,读起来,隔绝那不想的味道。这一夜,几乎无眠。

接下来,进入那繁重的劳动当中。给工程机械厂补漏水的屋顶,调和那黑黑的巴油;修路面,用撬去撬那水泥路面;给机器打磨,带上口罩,钻进沙枪库,把沙子一锨锨铲出来,最难过的是盖厕所挖地基,老天作对,第一天挖好了,一夜的雨,泥都回去了,第二天接着挖出来,第三天又回去了,此时还是留恋补屋顶的。年迈的长者爱惜地带着我,看着我的起了水泡的手,让我少干;年幼的轻者,还是要公平,一半一半。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我含着泪告诉自己,别人能承受的,我也能承受,此时,真的非常想家。

晚上,拖着沉重疲惫的身体,爬到那垫人的床。睡意很浓,但是无法入眠,是那无限的对家的思念。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屋子外边,在一个大大的电线杆子上坐下来。草丛中蛐蛐唧唧叫个不停,声嘶力竭,是那么悲凉,没有了往日的欢快,身旁的路灯也是那么昏沉,奄奄一息。我静静地坐着,体味着这个夜色中无人在身边的孤独。远处高楼上,一块块暖融融的玻璃窗,灯火通明,电视声清晰可见,不时传出一家人的欢声笑语,那么温馨。不知道,过了多久,脸上多出了水,我自己也不清楚那时夏夜的露水,还是泪水。

想家的感觉咬牙切齿,想家的感觉刻骨铭心。一天,两天,三天 半个月,一个月,一个月半 时间在难熬中度过,尽量让自己想想快乐和轻松的事情。

一个中午,我和他们站在高高的厂房顶,拿着木棍搅拌着巴油,用剪刀剪着纱布,细心地补着屋顶。这是队长在地面,大喊,我们认为队长生气了,更加认真了。仔细一听,某某,有人找你。我感到很是惊奇,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怎么会有人认识我。我匆忙下楼,瘦小身躯的父亲和哥哥站在不远处,我看到了他们,鼻子一酸,真的想扑过去,我不能,我慢慢来到他们跟前。我父亲从上到下地看了一遍,看到我那身灰色的校服上,沾满了黑色的巴油,我哥哥没出声,眼泪刷刷的哭了。

怎么出来不跟我说一声。

为什么不告诉我地址,徐州我找了好多地方。

你在西边,我跑反了,跑到最东边又回来。

咱回家吧!

一向不是言语很多的父亲,声音颤抖,几句话似乎是从嗓子里发出的。他转过身,瘦弱的肩膀好像特别的无助,肩膀一起一伏的,我感受到了他在抽泣,但是没有哭出来。看着他起伏的后背,我的泪在眼里打转转,不能让他流出来。我走过去,轻轻地扶着他的肩膀,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那么近地扶着他。我说: 大,没事,我不好好的吗?活不累!

我带他们到我住的地方,我父亲刚到门口,看着屋里的情景,没有说话,眼泪顺着他那瘦瘦黑黑的脸庞流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了,我也控制不住哭了,哥哥也哭了。父亲坚定地说: 不干了,我们回家。

就这样,我结束了那个难熬的打工生活。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

记忆中的岁月

一枚胸章。

父亲有一枚当兵时留下的胸章。时隔半个世纪的风雨,依然好好的珍藏着。而且随着父亲年龄的增大,愈发表现出对这枚胸章的珍爱。在我的记忆里,父亲的那枚胸章一直放在父亲睡觉的床边那个桌子的抽屉里。现在,父亲却把那枚胸章改放在了睡觉的枕头底下。

父亲对那枚胸章有着特殊的情感。每一次拿出来都是小心翼翼,总想让每一个家去的人都知道有那枚胸章,但又不舍得让别人去触摸它。每一次拿出来,父亲都像宝贝似的拿在手里,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它。从父亲的眼神里,可看出那是一份怎样的情感啊!

每到节假日,孩子们都回家了,父亲就会拿出那枚胸章,向我们炫耀当年的威武和自豪。每当戴上那枚胸章,父亲的浑身就充满了无限的力量和激情。一边在屋里度着步,一边向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起当年他握枪冲锋的年代。

虽然这样的故事我每次回家都会听父亲讲起,但至今也没有听够。

我想,这听的不但是保家卫国的故事,更是父亲对那个岁月的一份情感。

后来,老人家有了孙子。在孙子面前,老人家对这枚胸章的感情和自豪更是溢于言表,时常拿到孙子面前炫耀。孙子渐渐长大,父亲有时还会把这枚胸章戴到孙子胸前,教孙子立正和敬礼。看着爷孙二人的开心和欢乐,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直到今天。

一台收音机。

在老家的八仙桌上,依旧摆放着这样一台收音机。褐红色的花木纹外壳,后面是一块挖了窟窿的三合板,随时能拿下来,以便放电池,前面上半部分是镶嵌的花纹布艺,下面有两个按钮,一个用来开#from 亲情文章3篇;父亲的眼泪--记忆中的岁月--家的味道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关,一个用来选台。

这台收音机在当年是我们村里个人买的第一台收音机。在那个年代,也是我父亲花了一个月的工资,跑到几十里外的县城买的。听父亲说,当时交通很不发达,没有公共汽车,只能骑自行车去。又怕把收音机放到自行车上颠簸坏了,只好用个包袱把收音机包起来挎到肩上。

收音机买回来,便成了父亲的最爱。吃饭前总是先打开收音机,好像不打开收音机就吃不下饭似的。有时还要放下碗筷,跟着收音机哼哼几句。至从有了收音机,无论干点什么家务活,总要把收音机搬到跟前听着。我母亲常说: 没有的时候也不知道你咋过了,有了一会也不能离开。 然而父亲听了越发显出心中的自豪。

自从有了收音机,我家便热闹起来了。当时有个广播电台正播放评书《白眉大侠》。每到晚饭时分,我家院子里就会聚集起左邻右舍。我父亲就会搬一把椅子,放到院里,把收音机放在上面,把音量开的大大的。一院子人听得津津有味。

大叔大婶的每天都回去听,我父亲也会天天早早地按点准备好。一连几天过去了,大叔大婶们都想对我父亲有所表示,这个说明天我买电池来,那个说我买,父亲听了然而不高兴了,显出几分的失落。也许是大叔大婶们看出了我父亲的心思,以后谁也没有提过买电池的事。

小院依然是一片热闹。

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黑白照片。一个十七八岁、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手握钢枪,穿着整齐的军装,威武的站在椰子树下,双目有神的望着远方。

照片中的小伙子就是我的父亲。

这是我父亲保存下来的唯一一张个人照片。父亲对这张照片更是爱护有加。由于翻盖房子,搬过几次家。每次搬家,父亲总是小心翼翼地先把这张照片放好。安顿下来之后,在先把这张照片装到镜框里,挂在自己睡的床头。

父亲对我说,这是他有一年在部队得了劳模,奖给的一张照片,指着旁边一张,说,这是当年劳模的一张合影。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抹去镜面上的灰尘。

说起这些,父亲来了精神。给我讲起了当年关于照这张照片的故事。由于当时的照相技术所限,一般都在照相馆里照,室外照相几乎没有。父亲指着这张照片说,我身后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经常训练的地方。为了给当年劳模这份荣誉,我们领导同照相馆的师傅想尽了办法,费了好大的周折给我们留下了这张照片。讲着讲着,父亲的眼神里流露出岁月的沧桑。

后来父亲听说照片有了放大技术,就嘱咐我给他放大一张。

把这张照片拿回来后,就放到了桌子上。由于我的疏忽,被当年还不懂事的孩子,把这张在父亲心里最珍贵的照片撕掉了一个角。

拿着这张照片我跑遍了县城所有的照相馆,找了一家技术最好的,并且和相馆的师傅说,要尽最大努力修补。虽然放大后的照片效果还不错,但我给父亲送照片时,还是思考了很久,该如何去说呢?我知道,这是父亲的最爱,

当父亲得知这件事以后,虽然心里的伤痛没有对我说,但我还是看了出来。

我该如何去弥补对父亲的这次伤害,心里有说不出的内疚。父亲也看出了我的沉重,对我说: 这是我孙子撕坏的,没事,要是你小子给我整坏的,我给你没完。

家的味道

导语:是爸爸戒不掉的烟,烟气弥漫缠绕熏黄了指尖。您那不够宽广的双肩,也能撑起我的一片天。是妈妈亲手编织的毛衣,针针线线连着儿女的暖,一双巧手缝缝补补,织出一条我的人生路。是妈妈亲手做的菜肴,香气飘散我那儿时的路,粗茶淡饭伴我长大,让我更懂得生活的艰辛 摘自庞龙的歌曲

关于味道说起来有好多话题。可是有些味道不是靠嗅觉,而是要靠心灵去触摸的,就像家给予每一个子女的那份暖暖的味道。

记忆里朦胧的灯光,照亮挂在墙上的全家福,快乐的笑容定格在镜头中,那股幸福的味道每每想起,都会让人陶醉。

很小的时候,是妈妈香喷喷的饭菜。每到饭点,香味总会隔墙飘过来,在邻居家玩耍的弟弟总会喊 姐姐,快点回家吃饭啦。 餐桌上,爸爸妈妈聊着地里的收成,我跟弟弟边吃饭边抢电视看。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不懂事,老惹得弟弟哭哭啼啼的跟爸爸告状 那幅画面已恍如隔世,却很清晰的映在我眼前。

后来,离开家去外地求学,毕业后又顺理成章的参加工作,各种琐事,自顾不暇。离家越来越远,思乡之情变得愈加浓烈,只是平日里忙于工作,难得的假期,回家变得很奢侈。可,永远忘不了,从小吃到大的浆水面,每到夏天天气很热的时候,就特别的怀念。妈妈做的手擀浆水面,曾是我童年记忆里的一道美味佳肴。

出门在外,习惯了城市的灯红酒绿,马路上车来人往的繁躁会让人偶尔的迷失自我。生活不顺心的时候,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会忍不住给家里打电话,虽然刻意的抑制心里的那份烦躁,但总是会被发现,隔着电话,听着妈妈激励的话语,忽然间就眼泪不停地流。这么些年,他们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在孩子面前,却依然还是故作坚强,给自己的子女们努力下去的信心。

逢年过节回家,看着妈妈在厨房忙出忙进的身影,就觉得好幸福。帮着择菜,顺便唠唠嗑,聊聊一年里生活与工作中的开心事。爸爸还是话不多,但是短短的问候,字里行间,全部是浓浓的父爱。从小到大,在弟弟和我的眼里,他就像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样,总在我们遇到困难时,用他并不宽广的肩膀撑起一片天,让我们看到生活的希望。

我们在一天天的长大,父母却在一天天的老去。孩子长大了,飞出了父母筑的小窝,去外面寻找更大的天空。可是有一天,飞累了,家的大门永远都敞开着,就像放飞的风筝一样,飞得再高,线还是在父母心里系着。

,就是那些酸甜苦辣拼起来的独属于父母和孩子的美好记忆。有一天,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也许那个时候才会明白:为什么妈妈总是唠唠叨叨着说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爸爸总是问钱够不够花,有困难一定要跟他说。趁着父母还健在,常回家看看,不要等亲人不在,才留下永远的遗憾。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悲哀或许没有人想去体会吧。

家是什么味道的啊?我想一定是满满的幸福的味道。是复习功课到深夜,妈妈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是生病躺在床上父母焦急的眼神;是毕业找到合适的工作后父母喜悦的表情

不管任何时候,亲情永远不会变,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最棒的。所以,在外面漂累了,请记得回家的路,记得家里有父母期盼的眼神。带着他们给予的那份爱,才会在人生路上走的更远!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