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凝望母亲的背影--母亲的剩菜剩饭--斑驳陆离的青春倒影

标签:亲情,文章,3篇,凝望,母亲,背影,母亲,剩菜,剩饭,斑驳陆离,青春,倒影发布时间:2015/8/5 9:53:00

凝望母亲的背影

曾几何时,我们会忽视、漠视甚至无视母亲的背影。

那一日,偶尔望了一眼母亲的背影,泪水猛地在眼中涌起:那就是我那衰老的母亲的背影吗?

送走去上大学的女儿和侄子,我就那么不经意地望了母亲一眼,没看到她的正面,只看到她的背影。过去感觉多少有些身高的母亲,此刻竟然那么矮小,矮小得甚至有些猥琐:头裹一条暗红色围巾,身穿厚厚的硬棉衣(鼓鼓囊囊的把她反衬得更像个衣架),两手互抄在袖筒里,佝偻着腰身,仿佛要把整个头部都埋到胸前去,在十岁小侄女的搀扶下,缓缓地,又像是十分难捱地走下坡去,一步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那么不稳定,那么踉跄蹒跚;北风毫不客气地袭向她,卷起她的衣角,拼命往坡的下方扯着,仿佛发誓要把母亲扯倒在地。

母亲的背影渐行渐远,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也不肯立刻擦去,我怕擦去泪水之后,把母亲这个背影再次看得更清楚。待片刻后擦去泪水时,母亲的背影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地,这个黑点也被人潮与风尘挟裹得不见了。

记忆中,我似乎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凝望过母亲的背影。我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痕迹,希图找回记忆中母亲令自己振奋的背影,然而事倍功无半,记得比较清晰的似乎仅有一次,依稀感觉还是三十多年前,自己读初二的时候了。

那应该是个晴朗的初夏之日,午间。刚刚下课不久,我正从学校食堂取了饭盒(那时我们农村中学都是学生自己用铝制饭盒下米蒸饭),准备返回宿舍去吃(那时都是自己从家里带些腌萝卜干、腌辣椒酱、霉豆腐乳之类的陈菜,一带吃一周)。就在这段途中,猛地瞥见母亲从对面较远的地方向我快步走来,正露出白白的牙齿在冲我微笑。我很想呼唤她一声,可张开口之后,喉咙里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只有一股气流在里面兹兹作响。于是,我干脆不再开口呼唤母亲,并且把头低着,只看自己脚下。母亲自然忍不住见到儿子的兴奋心情,大声喊着我的名字,脚步更快了。我只好抬起头,冲着母亲极力挤出一丝笑意(我不知道母亲对我这点笑意的感觉是不是比哭还难看,或者是不是真有那么一点笑意表露在我脸上)。

当我与母亲接近的刹那,母亲拉住我的手,随我一同来到宿舍(这让我感觉有些尴尬)。母亲从随身携带的手提袋里拿出一瓶煎鱼干,催促我快点吃午饭,在我打开饭盒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我自蒸的米饭。我独自吃着午饭。母亲手脚麻利地帮我拆洗了被子,整理了床铺。她一边忙,还一边与我的同学们说话,而我却像个哑巴似的一言未发。待我吃完午饭,母亲也忙完了这些,这时她已经满头大汗。我要去食堂下米蒸饭时,母亲就借机告辞。她随我一起走出寝室,一起走到操场上。食堂在学校左角落里,而校门却在右边大路旁,操场就是分手点。母亲走得非常缓慢,再三叮嘱我要好好学习,要关照自己。我对母亲的到来心里其实是十分高兴的,可却没有一丁点儿外在的表露。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会令母亲失望,但我也是迟迟不愿移动走向食堂的脚步。待母亲再三回头向我招手时,我一直目送她渐行渐远的背影闪身消失在校门之外。此时我才猛然醒悟:母亲还得赶回家去吃午饭呢!

母亲那时的背影,多少还可以用 矫健 一词来勉强形容。她急匆匆的脚步踩在地上,很沉实,很有力。晃动的背影如一阵风,带得地面上的树叶都随她的脚步往前飞舞;飘动的衣襟向后扯着,仿佛怕她走得太快会朝前摔倒,又好象流动的风速也没有她的行速那么快

唉,为儿的一直漠视了母亲那日渐变化的背影,弹指之间的母亲的背影,竟然就这么随时光的流逝而消瘦了么?我的眼前,时而涌现母亲刚刚离去的矮小背影,时而涌现她三十年前那矫健背影。我指望让它们重叠,却怎么也不能在脑海里找到叠映的交叉点,矫健的依旧矫健,矮小的仍然矮小,过去的已然过去,今天的也将过去。

从今往后,我得多留心母亲的背影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与机会,能站在母亲背后去凝望她的背影,她的背影正日渐走出儿女们的视线,渐行渐远将是我凝望的主题。凝望她,可以回望往昔;凝望她,可以珍视今日;凝望她,可以俯瞰自己。凝望吧,让我以隐藏心底的虔诚和孝敬,默默地凝望

母亲的剩菜剩饭

母亲的剩菜剩饭

世界和平

如今全民进入小康社会,家家户户不愁吃、不缺穿。尤其是在吃的方面,人们更为讲究:肉菜要新鲜、卫生,主食要粗细撘配,营养、健康。对吃剩下的饭菜,往往不屑一顾,一倒了之。

然而,我那年过80高龄的母亲,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着吃剩菜剩饭的习惯,真可谓秉性难移。每当一家人聚餐后,母亲都舍不得倒掉碗、盘中的剩菜,要么倒在几个盘子里,要么集中倒入一个小碗里存放,留作下一顿加热后继续吃。从节约角度上看,这还勉强说得过去。有时盘碟里只剩一丁点剩菜、几滴残油,她也要倒入一个小碗里留着自己下顿吃。因此,每次家人聚餐时,大家都上桌开吃了,母亲还在厨房忙碌。我和弟妹们都喊:妈!不要再弄菜了,快上桌吃吧。过了一会,只见母亲端着一碗剩菜剩饭边吃边上桌。见此情景,我们就劝母亲: 妈!不要再吃那些残汤剩菜啦。如今日子好过了,米面不缺,新鲜肉菜随时可买,你这个老习惯得改了,不然有害你老人家的身体健康哟。

母亲的这个习惯,我们这一代人还可以理解,下一代人就看不惯了。尽管我和弟妹们发现一次说她一回,但毕竟没有与二老长住在一起,我们在家就餐时,母亲有所收敛,我们不在家时,她还是我行我素。后来,我和妻子每次回家就餐后,干脆抢先收拾餐桌,趁母亲没注意时将碗盘的残汤剩菜倒进了垃圾桶,可有时动作慢了点,被母亲抓了 现行 ,难免招来一阵埋怨:那么好的油和菜,都让你们给倒掉了,好可惜哟!

母亲的这个老习惯虽不是生来具有,但也非一两天养成。母亲出生于一自耕自足的小农家庭,过惯了拮据艰辛的光景,一向勤俭持家。打我懂事起,我就经常看到母亲从牙缝里节约粮食的情景。在粮食紧缺、忍饥挨饿的年月,父亲长年在外地工作,除按月寄给母亲一点零花钱,一年半载难得回家一次。母亲在家独自拖着5个子女艰难度日,因子女多又小,劳力不足,我们家年年都是生产队的补钱户,所分的粮食也是全队最少的,每年人均分稻谷100多斤、小麦40多斤、包谷60多斤、红苕10#from 亲情文章3篇;凝望母亲的背影--母亲的剩菜剩饭--斑驳陆离的青春倒影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0多斤,粗杂粮全加起来也就300多斤,人均每天不足1斤口粮。

俗话说,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日子该咋过?母亲的应对原则是厉行节约,具体措施是 闲时吃稀,忙时吃干 。因此,稀饭、包谷羹是我们一家人的常年主食,即是农忙时吃干的,也是包谷粑、带麸的麦粑、菜多米少的酸菜饭。红苕出来了,母亲总让我们先吃两碗红苕,再吃一碗米饭。吃一顿面条算是改善伙食,一两月吃不上一回肉,只有父亲回家时割一块肉,全家人才能吃一顿干咸菜或者蒜苗炒肉,算是打一次 牙祭 。过年前用石磨磨出的汤圆面,平时舍不得吃,往往在罈子里密封存放几个月;腊月间厨房炕的几块腊肉香肠,过年吃年饭、招待客人才能少量享用,平时只能望肉止馋。由于平时吃得差,肚里油水少,我和弟妹们常常感到饥肠咕噜、清口水直流,经常找借口跑到家境好一点的外婆和大舅家撑饭解馋。

由于母亲平时省吃俭用、留存好,我们家尽管人均口粮分得少,但从没有闹过粮荒。每年二三月间青黄不接时,生产队里好几户人家粮尽断炊,靠吃救济粮度日,我们家往往还有几缸杂粮,六七月间还能吃到香喷喷的腊肉和糯米汤圆。每逢此时,我和弟妹们象过年一样,兴高采烈,美美饱餐一顿!

如今,每当讲起当年往事,母亲总是笑呵呵地说:生活紧张那几年,不是老娘仔细盘算和省吃俭用,还不得跟塆里那几家人一样年年闹饥荒。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才让家里年年有余粮,从没有让你们几个饿过肚皮。这就叫平时注意节约,青黄不接有余粮,人心才不慌哩!

母亲一向先人后己,她宁肯自己不吃不喝,也要让我们几兄妹吃饱喝足。记得小时候,晚上下面条宵夜,她总是先把我和弟妹们的碗里挑得满满的,挑到最后才是她的,常常只有一小半碗面;母亲让我和弟妹们吃米饭,她却背着我们悄悄咽菜团子、啃红苕、喝稀粥和包谷羹。父亲更是有福气,他虽然早年丧母,年少时受了不少磨难,自从与母亲结婚后,他是享够了清福。母亲对父亲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尤其是父亲上年纪以后,母亲照料更是无微不至。每天早晨,母亲早早起床,给父亲蒸荷包蛋、煮菜稀粥、热牛奶,她却常常将头一天的剩菜剩饭和在一起煮成烫饭将就吃。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以前体弱多病的父亲,如今已满84岁了,身体还比较结实硬朗。我回老家探亲,母亲也给我蒸荷包蛋,一蒸就是4个,生怕我吃不好,还劝我多吃点,常常引起妻子妒忌:妈,蛋吃多了不易消化,一天吃两个就够了。看你把他娇惯的,已经是个大胖子啦,还劝他多吃!母亲却乐呵呵地回答:让他吃嘛,他小时候饿过饭。

每次回家见到母亲吃饭,我就唠叨她:妈,你也是上年纪的老人了,更需要增补营养。不能只顾照料爸爸,而亏欠了自己。特别是吃剩菜剩饭的老习惯要改。否则,把你的身体拖垮了,你还咋照顾爸爸和我们呢?母亲却不以为然地回答:我就这样吃了一辈子,也没见有啥毛病。我的身体我晓得,不用你们操心!

看来,母亲的这个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了的,作为她老人家的子女,我们既着急,又无可奈何。只能经常提醒,只要我们回家吃饭,就将餐桌上的残汤剩菜全都倒掉,让母亲没有 存留 机会。这也是无奈之举,谁叫上苍赐给我们一位勤俭持家的慈祥母亲呢!

我只能经常默默祈祷上苍保佑母亲健康长寿,更期盼母亲那节俭家风世代传承。

斑驳陆离的青春倒影

记忆中的童年似乎没那么多色彩,是孤独的。

家里就我一个孩子,爸爸妈妈整天的忙,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记得那时候胆子很小,只敢在一个房间玩,连门都不敢踏出去一步,就这样从白天玩到晚上,孤独的,守望者。或许现在的性格真的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关系吧。现在也害怕一个人,害怕一个人的时候那种寂静的声音,害怕一个人的时候屋子里那空荡的气息。

成长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父亲母亲。

这是第一次写我的父亲吧。都说女儿跟父亲关系好。小时候我很爱爸爸,我洗袜子的时候还要认认真真的把爸爸的袜子也洗了。小时候觉得爸爸非常喜欢我,他宽厚的肩膀他专属的宠溺,回忆里充满甜美的父爱。现在长大了,父亲给我更多的感觉是深沉。他不在像以前,我们之间的话也少了许多。长大了关系就会变远么?记得我上大学走的时候,所有亲人都去火车站送我,唯独爸爸没去,只在门外朝我挥挥手。我的眼神完全是不解,还跟妈妈抱怨过。第二次走的时候依旧如此,父亲只在门口挥挥手。爸爸的朋友说他太爱面子,不好意思在我面前展现脆弱的一面,其实他是很舍不得我走的,我也不在怪他。爸爸人缘特别好,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人不喜欢他,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几岁的小孩子都喜欢他。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朋友邻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只要他能帮上的从不含糊。他给我的感觉总是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专注认真。他这一辈子都在操劳着。据说爸爸小时候奶奶家境挺不好的,因为孩子比较多,经济负担严重,后来爸爸就没在上学,去打工供着弟弟上学,他结婚的时候奶奶都没有给他一个房子,现在的生活都是他自己努力出来的。我想念父亲,也只是深沉的想念

生命中我最挚爱的一个人,母亲。看过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高挑的身材,瓜子脸,穿着红色大衣站在冰雕旁边,照片上的人显得照片那样陈旧。再后来看到她带着我去公园的照片,她抱着我,母亲穿着长裙烫了卷发,脸上的笑容灿烂唯美。下一张,我长大了,她的脸上出现了细微的条纹。后来 在后来是我的升学宴上的照片,她穿着蓝色T恤,眼里满是笑。一张一张的照片见证着岁月对她留下的痕迹 从出生一直到现在20岁,她依旧叫我宝贝,以至于同学看了妈妈给我发的信息都笑我,但是我心里是很幸福的。在脑海里最深刻的一幅画面是我来上大学,母亲送我来天津的时候。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大城市,母亲陪我待了3天。送母亲走的时候证实了一句话,什么叫 转身泪倾城 。我们站在轻轨站的两端,她往北,我往南。挥手告别,一直在互相望着,恨不能多看那么几眼。这时候车来了,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看见母亲哭了,我却一直在微笑一直在挥手,直至列车离开,我一个人在轻轨站哭了好久好久 母亲走了,以后注定了一个人的坚强,一个人的生活。

离开家之后,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少了吧,从此故乡再无春秋,只有冬夏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