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怀念我的母亲--伟大的母亲--母亲,村庄

标签:亲情,文章,3篇,怀念,母亲,伟大,母亲,母亲,村庄发布时间:2015/8/5 9:52:00

怀念我的母亲

这个冬天异常寒冷,寒冷的异常,一片雪都没有下。母亲就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离开了我,弃我而去,离过年只有几天。心痛如刀割。

仅仅两个多月,太快了,快的令我措手不及。这以前你看似健康的身体被病魔无情的吞噬着,粗心的我们竟没有察觉,直到您的身体每况日下,已经悔之晚矣!您每天在痛苦中煎熬着,我们束手无策,医生束手无策,最好的药品束手无策 悲哀着,我的心。

我们对您隐瞒了病情,对您说这只是一般的病,并尽心尽力地伺候着您,您也极力配合着治疗,您是多么不想放弃生的希望啊!在病榻上,看着我们日夜的守候,您怕我们累坏了身体,总是对我们说:歇歇吧,睡一会儿,那些营养品你们喝 看着日渐衰弱的您,我们又怎能吃得下,睡得着!在病床上,您想着家中的一切,想念家中您的大床,您窗明几净的居室,您养的花草,并叮嘱我们不要忘了给花浇水。如今,家在,床在,花在,惟独不见了您---我亲爱的母亲!望着空荡荡的居室,看着依然旺盛的花朵,想着您的音容笑貌,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花也无语

病情反反复复。您无法吃饭,无法喝水,无法呼吸。疾病的疼痛折磨着您,舌头都被咬破了,您却始终没吭一声,没喊一声疼;在孩子面前,您把自己最坚强最完美的一面留给了我们。您明白了自己已时日不多,平静的安排着自己的后事,这对于您是件多么残忍和无奈的事!然而您却安排的井井有条,让无知的我们没有负累。

最后一刻,您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我,眼里满含着泪水,似有万语千言。疼痛时您也没有掉一滴眼泪,现在您是舍不得我们,放心不下您的孩子们啊!然而,您已不能开口讲话 握着您的手,我在您耳边说:妈妈,您放心吧,我们会按照您的意愿安排好的。听了我的话,您安心地睡了,平静而安详,然而却再也没有醒来,苍天有泪

在生前您多次提出让我们带您回老家看看,因为那里并不富裕,条件并不算好,老人们也已不在,我们没有答应您,想着您回去看什么呢,那哪有自己的家好,一直没有满足您的愿望,我们真的是不孝!现在才想到您的根在那里,您在那里出生长大,那里有着除我们以外您的至亲好友,还有你熟悉的院落,熟悉的天空,熟悉的大地,熟悉的一草一木 您怀念着那里,您对那里有着浓浓的故乡情结,落叶也要归根哪!匆匆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斯人已逝,空余的只是无尽的思念和悔恨。

终于回家了,以不同的方式带着您,回到您日思夜想的家乡,漂泊在外的游子有了最终的归宿。在寒冷的冬日里,在午后的夕阳下,为您送上最后一程。掬一把黄土,轻轻撒在您的身旁,寄托我的牵挂;点上一炷香,让袅袅的青烟送去我的哀思。

母亲,安心吧,请走好!

伟大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神圣的名词,它是上帝给予我们最好的天使,赋予我们生命,呵护我们、疼爱我们,母亲的恩情是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了! 题记

我的母亲是来自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家庭,那时爷爷奶奶没有给过她安适的生活,因为姐妹众多,而且母亲年龄最大,她很懂事,懂得照顾家人,懂得必须比同邻人坚强,早早地踏进社会工作,自谋其职,也没有埋怨家人,更没有抱怨生活。

直到现在,她也年过半百,几根白发悄悄地爬上头顶,脸上皱纹也多了起来,手脚粗糙,但这些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有时候,她工作累了,感觉到腰酸背疼,还微笑地说,人老了,不中用了,不如年轻精力旺盛啊!我听了,心酸酸的,我一直知道她这些年来多么的不容易?

母亲是一个简朴的人。童年时,我问: 妈妈,你有没有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她总是给我最灿烂的微笑说,你想吃的我都想吃。幼稚的我继续问: 那我讨厌的食物为什么你也吃地很开心? 她困惑了一会儿,食物来之不易啊,总不能浪费吧,节约是中国传统美德。顿时,我感觉母亲是最聪明的人,对我童年心灵留下了美好的品德。她现实生活中也不浪费,不舍得丢弃暂时没用的物品,一直说留下日后会有用处。她没有享受过好日子,很少给自己吃一顿好饭和买一套衣服,没有去旅游过,更不懂得什么是烂漫,可是她一直不这样认为。她可以苦了自己,但从来没有苦我三姐妹,把我们照顾的好好的,总是满足我的要求。

坚持、勤奋、孝顺也是我母亲的优点。自从我二年级的时候,她开始经营檀香、蜡烛等佛教之类的需要品,我很反感,为什么那么多的行业她却选择这个,又占位置广,粉尘也很多。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这一行业她竟然坚持了十几年,她每天早出晚归,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依旧营业,连新年初一也不例外。长大后的我多次劝她不用做了,她说她还行,现在你也在读书,等你以后就业我再看看吧,我懂得她都是为了这个家。有一次,爷爷病了,她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毫不犹豫地关门去探望爷爷,知道爷爷没事了才放心。即使爷爷健康时她也是三天五天的看望爷爷。

我的母亲为人很好,她总是为顾客考虑实惠,卖质量好的东西,让别人买的放心用的放心,服务态度十分友好,所以,很多顾客都常来我母亲这里买东西,她还认识很多周边的邻居。

母亲最让我欣赏的是她的坚强。她受到的委屈不可计数,因为经营,总有遇到些不可理喻的顾客,母亲一般都用塑料袋装好东西给顾客,如果合乎常理的解释,母亲总是爽快的满足顾客,可有些顾客要求很过分,一定要多拿几个袋子回去装垃圾,还说不就几个袋子吗?我多次来你这里买东西都不知道被你赚了多少钱,甚至有些一声不吭的拿袋子,我实在看不下去,想上去理论,母亲好像看懂我并阻止我,之后,她教我做生意要忍,避免不必要的争吵,顾客至上,我一直明白母亲赚的利息薄,赚的钱来之不易,房子是她花了十几年的时间、精力、汗水才拼出来的,培养我三姐妹,给我舒适的生活。她不止受过顾客的理解,也有过亲人的埋怨,家人的责备。面对的这些烦恼,她不解释,一个人默默承受,直到现在我才微微走进母亲的世界。

坚强的她为我留下了宝贵的泪水,年幼无知的我不喜欢她限制我出去玩,那一次,我不理会她千般阻拦,坚定的离开了几天,由于她阻挡弄得我这几天情绪不好,越想越生气,回来后,我和她赌气,没有叫她妈妈,她跟我说话我也不回应,冷战长达一个星期之久,这些天对她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这件事不知道伤了母亲多深的心,她像孩子般的哭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圣洁的泪水。

她教我做人要怀有一颗感恩的心,要回报帮助过我的人、回报教育过我的老师、回报社会,多为社会做贡献,争取成为社会有用的人。

母亲没有给我学习上的压力,也没有解答我学习上的疑问,但她给我足够的精神上鼓励。我听她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孩子,你要吃饱和好好读书。只是简单的一句真心话,却包含她对我的关心和希望。每当我读书迷茫时,这句话在耳边回响,总是给我正能量,我知道这是一句母亲对孩儿心灵上的呼唤。

于千万人否定我的母亲,也摧毁不了母亲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她的高尚品质早已深刻在我心。她是我最真实的榜样,也是最优秀的人,有着我一辈子学不完的人生哲理。我不懂用华丽的语言来描述母亲,只能用一句通俗易懂的一句话: 母亲,你辛苦了,我爱你!

天下的母亲都是伟大的,请大家关爱她,她并不需要物质,也不需要你多有能力,只要你认可她,和她开心地聊天或电话中与她沟通,对她而言,那每一秒都是她最幸福的时刻,请珍惜和母亲相处的日子。请大家牢记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愿天下的母亲身心健康!

母亲,村庄

每个日落西山的傍晚,我都习惯站在那个高坎上,望着夕阳余辉下的远方。那里,是翻动着四季的村庄。我知道,我远离了生命里最温馨的村庄,便注定此生只能远远地凝望。凝望那缕炊烟与云霞相接,凝望村前那棵老树走过四季的沧桑。

风中,我的眼里,总会有一滴眼泪,迸裂着无限绵长的思念,思念着母亲瘦削的身影,思念月亮河畔的村庄。

对于村庄的眷恋,是从我离开它的那一刻便开始了;而对于母亲,我还没有离开,便开始了思念。

那年,母亲瘦小的脚印送我走到那道山梁,便止在那里。梁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母亲#from 亲情文章3篇;怀念我的母亲--伟大的母亲--母亲,村庄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更不懂。身后,是她依偎了半个世纪的村庄。早春的村庄,上空罩满枝枝条条的干枯,像母亲此刻蓬乱的头发,颤动着一种意乱心慌。

是的,母亲从未走出过村庄。她简单的日子,如村里农闲时的打谷场一样直白、空荡。除了炊烟四起时,她的灶膛永远是最红火的一个,便是山梁上的土地、村头的月亮河串起她辛劳的人生。

光脚在梯田上疯跑的年纪,母亲曾经望着高耸的山峦说,我走多远,都离不开她的视线。然而,梁上,暗影里的母亲看着即将远去的我,目光是迷茫的,还带着丝丝恐惧。母亲懂得,我将面对的世界不同于她的村庄。

我望着静谧的村庄,那里有我无忧的人生,有我挚爱的亲人。然而,我却要离开它,走向陌生的世界。是啊,还有谁能像母亲一样,宽恕我的无知,还有谁能像村庄一样,包容我的莽撞。不会了。孩子离开了母亲,他的人生便少了轻狂。

晨阳下,我的身影叠着母亲的身影。我迈不动脚步,与母亲、与村庄相依的日子,就要在此时被我生生割开分界。血肉分离的痛楚,还有再也粘合不起的伤疤,将成为我离开的代价。

我看着母亲在风中飞扬的乱发,和她背后沉默的村庄。我可以如村头那棵老树一样,守护在他们身旁,然而,我不能。跳动的喉结告诉我,惟有一路颠簸向前,母亲的眼泪才会由苦涩变得甘甜。我对母亲说,我抛弃了村庄,抛弃了爱我的亲人。母亲放开我肩上的手,说,没有哪个母亲不希望孩子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然而,我听出母亲声音里的颤抖。从未走出大山的母亲,对我人生的第一次远行极尽担忧。再翻过一道梁,她不知长途车会将我带向哪里。而她眼里的恐惧与无助,像极了在水中,抓到一根浮木,又眼睁睁地看它顺水流走。我同母亲一样,空落落的心,充满恐惧。我不怕未知路上的坎坷,我恐惧我离开后,会让母亲难以追逐到我的身影,而母亲在梁上观望的目光只会出现在梦里。

此刻,我是母亲即将要走丢的孩子。

曾经认为,父亲是我人生路上大山一样的支撑。是母亲的话,如这山里和煦的春风,吹开我心里的憧憬,也推动我不断高飞、远离。世上只有一种爱,是为了分离,那就是父母的爱。这爱,在与母亲分别的那一刻,让我享尽幸福与悲怆。

在母亲泪湿衣角的目光下,我带走了母亲的恐惧,也留下了我的恐惧。我们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恐惧会给我们母子带来什么。但我懂得,母亲朦胧的泪光,眼角的皱纹,以至她头上的每一丝白发,都将是我今生不能承受之重。

母亲矮小的身影在我的一次次回望中不断变高、变大。她头顶漫过的炊烟,宛如一根长长的线,一头系在母亲的灶前,一头系在我不断远离的心上。

我离开了母亲,离开了村庄。那里的一切,成了我一生难以割舍的情怀。想念母亲,想念如母亲一样朴实的村庄,填满了我余生闲暇时所有的空间。

无数次梦里,我被母亲的炊烟牵引,回到熟悉的村庄。我看见,村头的老树,几经枯荣,再挂不住夕阳西下;我看见,梁上的土地,荒草在疯狂,匍匐在泥水里的母亲,护不住她一年的期望 梦里,我触不到村庄的脉搏,我摸不到母亲粗糙的手,只看见,母亲干涸的眼睛满是沧桑。

母亲!村庄!

再一次见到母亲,见到村庄,是雁南飞的深秋。一场秋雨过后,我的鞋子裹携着家乡的泥泞,踏上村口那道梁。记忆里的村庄被夕阳涂抹着辉煌,炊烟在天空缠绕着云彩,撕扯着丰收季节里,村庄应有的沸腾。那沸腾在土地里漫延,穿透我的脚底,穿透我的胸膛。那一刻,我不再是村庄最顽皮的孩子,我在静静倾听,它脉搏跳动的声音。

梁上的土地里,我见到了满身黄土的母亲。夕阳下,母亲与她的土地一样浑黄,像梦里一样。我不知如何迈向母亲,她弯曲的身体,在黄土泥块的阴影里,像一株失了生机的山花。她头上的白发像一把刀,割扯着我的心,刺痛着我的眼睛。短短几场风雨,母亲,沧老了许多,比梦里还要凄凉。

我背着母亲土地里的秋天,走下山梁。母亲的兴奋与我的忧伤在夕阳下慢慢拉长。母亲告诉我:父亲在院子里又嫁接了一棵杏树,她的羊圈又多了两只小羊,后山种的向日葵摆满了走廊

打谷场内,喜鹊在白杨树上喳喳地叫着,母亲的老山羊安祥在树下。这是山里的日子,也是母亲的日子。母亲不停地说着离别后的生活。我的心里除了酸楚,便是目光极力躲避着母亲的眼睛。我看出,母亲也在躲避,她的手和脚进了谷场就没有停下过。因为我的沉默,她在躲避曾经产生在心里的恐惧吗?

后来母亲说,她可以面对生活的艰辛,可以面对土地对她劳动的伤害,独不能面对我带给她任何颓废的消息。她害怕外面的世界并非精彩,害怕我并非表现的那样坚强。

我懂母亲,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孩子受到伤害。而山里的日子,让母亲无法想像山外的世界,她希望外面的世界能像村庄一样包容她的孩子。

那一年,我再一次将母亲的嘱托装入行囊,村头的那棵老树下,母亲的白发在我眼前摇晃,眼里少了恐惧与无助。我告诉母亲,等她的羊圈跑满小羊,等父亲的杏树开花结了杏子,我会做到她期望的。

母亲嘴角弯起欣喜。她指着梁上的土地说,她不会让梁上的土地荒芜,我的生活种在外面的世界,她就将日子种在梁上,她不会错过梁上的秋天,她守着村庄,就会守来希望。

我知道,我是母亲的希望,而母亲,未尝不是我的希望。在最后一缕秋风吹过时,我走出母亲的影子,走出村庄的影子。再一次远离庇佑,心里惟记得,母亲不会让她的土地荒芜,我也不会错过生命里所有的秋天。

二十余载过去了,时光在檐下结了网。网里,母亲将山里的日子过成了日落西山;我在外面世界一路跌撞的行走;还有,我和母亲隔山隔水的思念,在村庄上空的炊烟里,拉长,拉长

母亲!村庄!

走在异乡的土地上,我发现,我真得走丢了自己。何时,家乡的泥泞在时光中板结在鞋底?何时,村庄沉默了,再荡不起喧腾?院里那棵杏子的味道是酸是甜?母亲的羊圈何时再圈不住一只小羊?母亲的脊梁何时再背不起梁上土地的秋天

我埋首在异乡的时光里,无颜去面对母亲岁月里的孤独,无颜去面对越来越寂寥的村庄。离开的很多年,我竟不知道母亲的四季是如何轮回。母亲的春天,是不是依旧痴望着檐下的燕南归;母亲的夏季,是不是还在敲打着月亮河的清凉;母亲的丰收,是不是一如山颠上的阳光,晒着她黝黑的笑容。

我搜索着记忆,过滤着模糊的瞬间。发现,我错过了母亲太多的人生岁月,她燃烧在炊烟里的静美时光,她灯下不眠的夜晚,她缝在针线里,扯不开的牵挂。错过了,便是错过了,那些无法想象的人生单程路上有关母亲的最美风景。

然而,我错过的何止只是母亲的时光。还有伴我十几载的村庄,它在大山的角落里如冬阳下的老人,残喘着声息;稀落的炊烟追得上云彩,却再拉不起岁月的沉重。我给村庄留下的是儿时的顽皮,但村庄送给我的是如母亲一样深沉的牵挂。

因为失去,才懂得珍惜。因为错过,所以渴望相聚。我渴望在北风呼啸中,干枯的老树下,看到包裹在冬天里的母亲,看到我日思夜想的村庄。

相聚的那一刻,母亲目光里的所有热情在寒冷中升腾着,如一团燃烧的火焰,点然我归乡的迷茫。是的,离家越久,母亲的期盼越深,而我的内心便越加彷徨。因为,我看见母亲的眼里虽然淡泊着一切,但是,每一次,我看着日渐萧条的村庄,都能读出母亲眼里来越来越深的恐惧。这样的恐惧一样感染着已现白发的我。我不知如何安慰母亲,在岁月面前,任何人都是懦弱的。我无力为母亲挽回染满白霜的年华,也无力再如一棵树,来守护母亲的村庄。

母亲老了,老得脚印再量不到梁上那道坡,老得目光再穿不透黄土的浑黄。村庄老了,月亮河的水消瘦得只剩一步跨过的天,巷子里的声息在渐弱渐离。母亲的世界像跌入黄昏的夕阳,等待她的只有黑暗,而她,再无力走出夜的漫长。她只能遥望梁上的土地,那里,荒芜在风雨里飘摇,很久,她都没在那里种下希望。

母亲的打谷场,荒草凄然。那年遗落的种子,望穿了岁月的沉重,只听见,白杨树在风中的孤独,还有,寒巢里的喜鹊,一年一年寂寞地鸣叫。

而我 母亲在走失里岁月的孩子,只能站在时光的深处,守着内心对村庄的悸动,默然遥望。

远方,有一种思念,叫母亲;有一种牵挂,叫村庄。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