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父亲一生的三句话--人生的导航灯--幸福的习惯

标签:亲情,文章,3篇,父亲,一生,三句,人生,导航灯,幸福,习惯发布时间:2015/8/5 9:45:00

父亲一生的三句话

父亲一生有三句话,令我永生难忘。

父亲的话是: 不要怕!

父亲说话是说一不二的,包括母亲也别想改变。母亲爱父亲,母亲又有点怕父亲。虽然父亲当年是个坏富农的成份,但在母亲心目中,父亲是她的支柱和偶像。这造就了父亲的独断专行,但也树立了父亲不可撼动的威信。

我家六个兄弟姐妹。大哥、二哥及弟弟在家种田,姐姐从小就被别人抱养,妹妹也没有读书。据说我出生时,家里揭不开锅,父亲要把我送给别人养,可我伯父说:这孩子好命,不能送人,将来读书聪明,能做大官。于是我就这样被留下来了,且成了父母的某种寄托。

记得我刚上初中时,个头很小,邻村有条恶狗喜欢咬人,我每次看见那狗,就吓得往回跑。可那狗见我飞跑,它就狂追,我每次都吓得嚎啕大哭。有一次父亲看见了就远远的喊: 不要怕!不要跑! 我马上停步,呆呆地望着父亲。父亲正朝着我飞快的跑来。果然那狗不再追我了。

父亲说,你是一个人,它只是一条狗,不要怕!

父亲的话是: 我们不要和别人比吃的、比穿的,我们比不过他们,我们就和别人比学习、比工作。

每年的春节和暑假,是父亲最难过的日子。因为家里没钱缴学费。我每个星期天去学校,父亲都帮助我们收拾那本来就简单的行李,还要准备一担柴禾,我读中学时是住校,要挑米和柴上学的。每次他给我系好挑子,送我一程的时候都是这样说 到学校里读书,我们不要和别人比吃的、比穿的,我们比不过他们,我们就和别人比学习、比工作。

父亲的这句话伴随我一直到现在,我的生活可以说是简朴甚至是简陋的,但我所做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很认真的,都能得到同事或上司的肯定。因为父亲的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中。

父亲的话是: 以后我如果生病了,我会很快走的,不会拖累你们兄弟。

父亲一生不肯吃药打针,从我记事起就没看见他生病过。记得我前妻因癌症不治而终之时,我绝望之极,昏倒在地。据说他当时只是搂着我的孩子,一声不啃地看着我,等我醒过来时,只说了一句话: 药是治病的,不是治命的!

自始至终父亲没有对我说任何一句安慰的话。我当时是在学校教书,只是到了第二个星期六,我从学校回来,坐在房里,一个人抱着刚刚一岁的女儿嚎啕大哭时。父亲坐在门槛上,默默地抽着山烟,禁不住老泪眼滂沱。当时我教书一个月60元左右,为给前妻治病负债8000多块钱,真的是负债如山了。

那天,他对我说: 以后我如果生病了,我会很快走的,不会拖累你们兄弟。

年迈的父亲守着老家的三间老屋和一盏孤灯,不肯和我们一起生活。那年立冬后的一天下午,堂哥急匆匆地来到学校告诉我,说父亲感冒了,要我回去看看.

我感觉到天要塌下来了。

果然,不到二十天,父亲从容离我们而去。

我那一生辛苦的父亲。他用他的箴言,表达了他的爱。

人生的导航灯

爸喊我吃晚饭,我说,你们吃吧,我不饿。心情不好的时候,人往往会沉浸在非我状态,所以也不会感觉到饿。

心情很沉闷,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爸妈都已经吃完好久了,去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爸说,有心事?我说老板在外地建新厂,让我去做;爸说,你自己想好,现在这个职业做了好久了,从事一个新的工作是一个挑战,但并不一定是坏事;我说,纠结的不是这个事,去外地回#from 亲情文章3篇;父亲一生的三句话--人生的导航灯--幸福的习惯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济南不方便,济南谈了女朋友;爸爸笑了,说这么大的人了,纠结这点事儿啊?都成人了,这些事自己有处理的能力了。然后微笑着回自己屋了;

距离产生美,往往距离产生的不仅是美,这一点我是懂的。爸和妈都回去睡了,我听着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面嘀嘀咕咕的说话,我抱了一个杯子,坐在沙发上;做事一向很果断,却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忧柔;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很坚强,可坚强也许会有脆弱的身影

站在阳台上能看到对面楼上的窗户里射出的灯光,我把手插在裤兜里,发现把手放哪里都冰凉;我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仍然感觉渴;又倒了一杯,喝完了,还是渴;我把房间里所有的灯全都关了,只有窗外的灯光折射进来,仍然能够看清整个房间;听着钟摆的声音,嗒嗒嗒的响;心里好像随着时间的摆动一样,晃过来晃回去;爸妈还在小声的嘀咕

手机放在茶几上,突然屏幕变亮,在黑暗的客厅里格外刺眼;我从窗前走过来,坐在沙发上,读爸爸从卧室里发出来的短信: 儿,你已经到了当爸爸的年龄,有些事情该自己拿主意了,工作机会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但能与自己牵手的女孩子却只有一个!自己把握吧。

我读完,拿着手机笑了,都三十岁了,可爸爸在我的人生中仍然是一盏灯!看了一眼爸爸的房间,嘀咕声好像没有了,我却感觉有点饿了。快去厨房找点东西吃了睡觉吧,但愿这一觉,会在梦中笑醒!

幸福的习惯

我有一个家,爸爸、妈妈。弟弟和我。记忆中爸爸妈妈老是吵架,虽然半夜我总是被他们吵醒;记忆中爸爸老是凶妈妈,虽然妈妈会驳上一两句;记忆中妈妈曾离家出走过,虽然爸爸没有追出去;、、、、、、记忆中爸爸总是高谈阔论,而妈妈却是永远的听众。

尘封中的记忆,演变成一种习惯。习惯于爸爸妈妈的习惯。习惯真的可怕,它就像身体里的某个器官,倘若失去,就连呼吸也困难起来,过滤在鼻腔里的空气变得那样浑浊,充斥在身体的每个角落里,一个一个的,像Flash里的逐帧动画,被孤独的隔离起来,显得那么无助。

孤独的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我们由拥有变成习惯时,那便成了无底深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便少了。当一家人围在一起时,爸爸会跟我们开玩笑说,当初相亲时妈妈遮着半张脸,他以为妈妈好看就娶了回家。妈妈总是会不满地回上两句。纵然这些话听了又听,可是每次我们都会笑,因为,这是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

就像上面说的那样,爸爸和妈妈,没有海枯石烂,没有山崩地裂,没有曾经拥有,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相濡以沫细水长流。

爸爸喜欢吃海鲜,所以餐桌上每顿必有海鲜。

爸爸喜欢吃夜宵,所以冰箱里堆满了食材。

爸爸喜欢干净,所以家里每天都能听到拖地的声音。

生命里突兀的一小块白,以缺失掉的两个字为具体形状,而妈妈就是用那么多年以介质来酝酿用以填补这块白。

生活,看起来那么平常,就像是背诵着数学课本上那些不需要被论证就可以直接引用的公式,自然而肯定。

习惯,成了生活最美的纽带;信任,成了爸爸妈妈无言的笃定。

在我眼里,妈妈永远是优柔寡断的,而爸爸就是给予肯定的良剂。他们的组合那么完美。

爸爸弥补妈妈的不足,而妈妈聆听着爸爸的阔论,即使在我们听来很烦人,但却是她世界里的阳光。

爸爸妈妈,是要过一辈子的。

亲情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