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谁言寸草心--怕被丢弃的父亲--如何归家大圈圈

标签:亲情,文章,3篇,寸草心,丢弃,父亲,如何,归家,大圈发布时间:2015/8/5 9:23:00

谁言寸草心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儿时,母亲在城里工作,而我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很少见到母亲,所以母亲在记忆里只是一道模糊的想象。每逢过年的时候,母亲总会准时的回来,不论风雪,不论暴雨,母亲总是披星戴月的赶回老家,与我们一起过年。

那时候, 最期盼的便是过年。因为,母亲每次回来,不论早晚,不论阴晴,都会给我带来喜欢的书籍,给我带回帅气的衣服。在那个青葱年少的时代,母亲的回家,总能带给我欣喜,带给我快乐与期待。爷爷、奶奶也是和我一样期待母亲回家,刚到阴历的十二月份的时候,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数日子,等候母亲回来,也每每是那个时候,爷爷、奶奶的脸上挂满笑容,张罗着母亲爱吃的食物,准备着过年的货物。

那时,母亲还很年轻,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身清瘦苗条的装扮,就像巴黎圣母院里的慈母,美丽而动人,慈爱而平易近人。即使一年之内仅与我们团聚一次,也让我倍感温馨,记得当我拿着成绩单和一张张奖状递给母亲时,她总是笑的很灿烂,并且鼓励、教导我,让我更加努力,争取取得最好的成绩。

每次过完年,母亲便会坐上新年的第一趟班车赶回城里,继续忙碌。奶奶都会牵着我,站在母亲离去的站台,久久不忍离开。奶奶常常念叨,说母亲自己省衣缩食,每次过年回来却买回那么多礼物,让她多注意身体,不要挂念我们,可母亲总是笑着摇头,说她一切都好,只要看到我和爷爷、奶奶能够平平安安的,便是安好。

母亲说,我是她的希望。很多她没实现的理想,很多她曾经未能完成的梦想,希望我可以实现,那时候,我虽是懵懵懂懂的听着,一脸朦胧的看着她痴醉的沉思,但心中还是暖暖的,默默告诉自己,我是母亲的希望,不可以让她失望。

母亲,爱读书。每次回家过年,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却经常书不离手,她说书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仅能是人们的精神食粮,更是自己的良师益友,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参不透的世情,读书,总能找到一些解决的办法。或许,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就被母亲熏陶,酷爱读书,童年的时光,记忆里总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各种各样的书籍伴随我左右,也就从那时起,就与文字结缘,与书籍结缘。

童年总在不经意间便已走远,青春的时光接踵而至。那时候的母亲,似乎更加辛苦,听奶奶讲,母亲经常早起晚睡,忙工作、忙生意,一个人操着一家人的心,奶奶常说苦了母亲,而母亲每次打来电话,都是笑语盈盈地跟我们聊天,总免不了关心我的学习,关注我的生活。

那时候,母亲每次过年也回来,只是她的脸庞、手指,我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皱纹、看到了茧子,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爽朗,那么乐观地跟我聊天,给我讲述城里的各种趣事,给我讲述各种生活的智慧,我,总是静静地听着,细细地想着。

母亲,一直都很关心我的学习,尤其是初中、高中那几年。至今犹忆,那时候母亲的电话打得很勤,有时候很晚的时间还打来电话,问长问短地关心着我的一切,奶奶总会乐呵呵地告诉她,我很听话,学习也很棒,让她放心,母亲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记得,那时候是冬天,北方的天气,冬季总是格外寒冷,有时学习到很晚,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喜欢望着窗外的月光,傻傻地发呆,想象很多关于母亲、关于城市生活的故事。

那时过年回来,母亲给我带回来的书更多了,不是童年的那种《十万个为什么》、《脑筋急转弯》、《格林童话》,彼时带回来的,都是些带有深度的名著了,比如《纳兰词》、《人间词话》、《四大名著》等等,母亲说,希望我多看书,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男孩,可以没有显赫的家庭,没有俊俏的脸庞,但是不能没有知识,不能没有内涵素养,不能没有文化深度。轻轻地翻开母亲送我的书,总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欣喜感,走进一个个文字编织的世界,总会流连忘返,乐而不疲。

好在那时候学习很好,每年都是班级前三名,所以在学习这一块,没有给母亲造成心理负担,因为她的儿子,学习很棒。青春时期,母亲多了很多关注、唠叨,但是却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我、鼓励着我,让我从一个无知少年,完成了向着少年才俊的蜕变。母亲常说,我是她的骄傲,是她每次累倒之时的一杯热茶,总能给她勇气和力量,总能激励她不断努力,给我创造更好的生活;殊不知,在我心里,母亲更是我的骄傲,更是我温暖的港湾和坚强的依靠,因为我要更加勤奋、更加优秀,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愿以偿,我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大学。大学时代,由于我在省会城市上学,距离母亲工作的地方很远,见面的机会更加少之又少,虽然有手机了,可以打电话,但是母亲心疼长途话费,每次打电话都捡重要的说,我还没来得及送上一声问候、一句祝福,母亲便挂了电话,其实,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母亲,定会久久地立在那里,握着电话,不曾合上。

大学,一个洋溢青春与泼洒梦想的时代,于我,更是一生中最美的年华。没有了繁重的功课与考试,没有了老师的羁绊与约束,放开手脚,开始了一段追梦的旅程。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参加各种培训学习班、聆听各种名师的讲座、参加各种征文大赛 一次次,我都接受着挑战,一次次用勤奋与汗水,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奇迹。

母亲,每次都会在我心情低落时打来电话,不用我告诉她什么,她总能在电话里听出我生活的喜怒哀乐,总能默默鼓励我,安慰我,让我向着自己的梦想努力高飞,其他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她会尽一切可能满足我的追梦之旅,让我不用有丝毫的顾忌。大学时代,那个虚荣的时代,当我这个从小县城走出来的学子,一次次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母亲看到照片后,总是笑着给我送来生活补给。

母亲说,让我尽情的飞翔,向着梦想努力前行,不要有任何的困扰与后顾之忧,她会一如既往的做我最坚强的后盾。每每想起那些话,至今仍然倍感欣慰,仍被母亲那份沉郁的爱,醉的一塌糊涂。其实,我也知道,那几年母亲的生意不景气、工作也不顺利,她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努力创造财富,成为我最坚挺的后盾,她的故作从容的坚强,她的汗水与泪水,从不给我看到,因为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在梦想的天空,自由飞翔。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母亲用自己的双手,给我撑出天空的高度。

后来,我大学毕业,顺利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而母亲,当我再次回望母亲,她的鬓角已经夹杂白发,她用十多年默默奉献,成就我现在的无忧生活,用生命的花开浇灌出我这支学海的花朵。每次给她打电话,母亲依旧很爽朗地告诉我,她一切都好,让我不用挂记,让我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那天,在微信上无意间看到母亲的照片,记忆里那个年轻美丽的母亲,已经不再芳华焕发,而是一种无以言传的沧桑感。我知道,母亲老了,母亲累了,她需要休息了。母亲在距离我千里之外的老家,依旧在工作,而我在千里之外上班,心里虽是时常想念她,却不能在她身边照顾她,一种莫名的无助感、心酸感涌上心头。

曾经,我是母亲的希望与骄傲,而今,母亲是我心底最沉的一缕牵挂。

回想过往,母亲从不曾给我洗衣叠被,不曾对我千叮万嘱,不曾让我回报多少,而她,总是用最无声、最温暖的臂膀,给我撑出一片高飞的天空。母亲,她是一个平凡的人,可是在她的怀抱里,我曾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那份平凡而不平淡的爱,温馨而伟大的爱,那份不求回报的、无私的爱。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我一生的温暖,一世的牵挂。写在母亲节前夕,谨以此文祝福我的母亲,健康快乐,也祝天下有心人,都能懂得自己的母亲,那一份绵绵的爱。

怕被丢弃的父亲

母亲去牡丹江治病才两三天,父亲便叫我回去给他量血压。电话里说 感觉晕天晕地,像是血压又高了。

想来父亲的高血压已有八九年的病史,是脑梗病落下的病根,着急上火血压就高。记得最高一次是高压210,别说我们做儿女的,就连医生也都吓坏了: 血压这么高,怎么还让老人家一个人来医院? 当时被医生训斥的那才叫无地自容。

接到父亲#from 亲情文章3篇;谁言寸草心--怕被丢弃的父亲--如何归家大圈圈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的电话不敢怠慢,放下手边的工作急忙往家赶。父亲的表情并无异常,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埋头写着属于他自己的诗。

父亲退休前身体一直很好,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只得过一次病,那是他在义顺乡考察期间得了阑尾炎,当时义顺乡到肇源的客车三天往返一次,父亲是急性阑尾炎发作,不可能等到三天以后再做手术的。

乡诊所只有一名医生,叫郑国有,此人胆大心细,当场决定在他家里为我父亲做阑尾切除手术。据郑国有后来回忆: 你父亲真是好样的,我征求他意见时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根本没考虑卫生条件什么的,你父亲相信我,我就更加小心要做好他的手术。结果手术真是很成功,七天也就好得差不多了。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了。

我家总是随父亲工作的调动而一搬再搬,几年城里几年乡下,无论是在哪里父亲总是步行上下班。在林业局工作期间,我家住在离县城八里远的苗圃,就是这样父亲还是早出晚归,靠一双脚板往返于单位与家之间。终于有一年,父亲被评为县级先进工作者,获得了一辆自行车的奖励。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辆崭新的 永久牌 自行车。当时对我家来说算是一个大事件了。

父亲认为自行车是奖励给他的,从不让我们动,总是说 公家的东西弄坏了要赔钱的。 我们在不满的情绪里还是为父亲高兴,因为,父亲不再步行上下班了,回家的时间也提前了许多。现在我依然在想,父亲平时不得病是不是和徒步上下班有关呢?

父亲一生从事过许多工作,当过公安,也做过部门领导,最值得他骄傲的是教书。父亲从绥化师专毕业后被分配到渔场小学。那时的渔场小学只有父亲和刘希友两位老师,学生居住分散,父亲和刘希友经常会走家串户教书。父亲写的《哪里方便哪教书》这首诗就是当时两个人教书的真实写照。这首诗曾经在《北方文学》上发表。自此,父亲成了《北方文学》为数不多的特约撰稿人之一。也就是从那以后,父亲开始了大量的诗歌创作。退休后,父亲先后发表了《书评绝句百首》和《书评诗词选集》两本诗集。时至今日,父亲仍然每天坚持诗歌创作,时而还会在刊物上发表或在征文中获奖。有好诗脱手或有好句子产生,父亲还会读给我们听,我们也总是迎合着叫好,父亲看到我们说 写的好 或是说 写的真好 时,他就来了兴致,对你讲解好在哪里,就好像没看出我们是在迎合他的,反倒是写作的积极性越发高涨,写作的态度也越发的认真了。

这次母亲去牡丹江治病是大姐强行约去的,留下父亲一个人在家我自是有许多惦记。看到父亲泰然的样子,心也就放宽了许多。

血压不高啊! 我量了父亲的血压说。

是吗?不高就没事,你去上班吧,别因为我影响了你的工作。

父亲虽然退休了,但对我们的工作还是很关心,因为父亲无论从事哪一个职业,都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的,用母亲的话说就是 只知道上班,不知道顾家 。回想父亲退休时的场景,或多或少地让我感慨。父亲不是高官,自然也没有厚禄,我家更没有过门前若市的场面。父亲退休那天和正常下班一样,只是手里多了一摞书,一摞用绳子帮得齐整整的《求实》。父亲进屋后,轻轻地把那摞《求实》放在书桌上,然后拿出一支烟,坐在那盯着《求实》,一口一口地,认认真真的吸着烟,一句话也不说。看到父亲呆呆的样子感觉是出了事,可谁也不敢问,知道父亲把那只烟息完,把烟蒂按死在烟灰缸里,才轻轻地说了一句: 我退休了。 声音很轻很低,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父亲最柔弱也最清晰的话了。随后,父亲打破寂静笑笑说 老了,人家不要我了!

我说不清父亲此时的心情,也无法感受到他的所思所想。我默默地打开那摞《求实》,一共是十二本。随手翻开一本,上面不仅有父亲划过的道道,也有读后心得及对各种事件的看法和建议。

这十二本《求实》是父亲在单位的全部或者是最重要的家当吗?就没有一点点别的?我在想

看着父亲一个人坐在诺大的房间里,是孤寂还是清闲,我一时很难揣测父亲的心思。当我走出大门时,突然又想起父亲退休时说的那句 老了,人家不要我了 。我是不是把父亲丢弃了?或者说,父亲有了一种被丢弃的感觉了呢?

父亲,您真的老了吗

如何归家大圈圈

聚在弟弟家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行人踏着暮色驶上了回家的路。

最后一抹红霞慢慢淡去直至消失,夜慢慢暗了下来,关了空调开了车窗,因了一百多的时速,本是徐徐的晚风,可那风声从车窗和天窗灌进来却变得跟乱吼的北风一般样只敲耳膜,风里没有寒气只是有点凉兹兹的,这刺耳的风吼声和凉兹兹的感觉让我有种自虐的舒服感。

音响里反复的放着几首经典老歌,此刻费翔正深情的唱着 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不知为什么,许许多多莫名的情绪就这样不由分说的盘缠上心头来。想想离世不久的母亲,想想孤独守候在我们极少回去的家的老父亲,眼泪很不争气的就涨上了眼眶,用手背抹了抹,握紧了方向盘,踩了踩油门,不管是否已超速,只觉得非这样心口那团狂燥的郁闷才可以得以宣泄掉。

驶出了城区已经很远了,车外青山和田野隐隐约约的静卧在夜色里,夜慢慢深了,深了,弯弯的月牙儿和满天的星星高挂在干净的天空上,抬头看看天窗上的星星,再低头看看高速路上那一直绵延不断在车灯的照射下像星星一样闪耀的反光漆 ,加上飞快的车速,突然有种在浩瀚宇宙穿行的感觉,有种找不着方向只管一路向前的感觉。

回到老家已经十一点多了,一向习惯九点多就睡觉的爸爸和叔叔婶婶居然还没睡,开着亮亮的灯光守着电视等着我们归来,心里莫名的被感动。

把我简单的行李拎进房间,再和叔叔婶婶一起帮堂弟把他带回来的电脑、还有六把小椅子和一些吃的用的搬到叔叔家放好,在叔叔那吃过早就做好等我们回来吃的宵夜,已经很晚了,可爸爸还没睡坐着客厅里等着我们。

望着爸爸,我一下子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弟弟望着光着膀子只穿了条沙滩裤的老爸突然问: 爸,你的两个肩膀怎么都磨破皮了?

爸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说: 前些日子,承包我们村的山岭种树的人见树长大了就大批伐了去卖,我去捡些他们不要的树枝树丫回来当柴火,挑重了被扁担磨破了点皮,现在好了,没事了。

我和弟弟听了顿时无语。

爸爸是个站了三十多年讲台的退休老教师,他不是农民,家里有电饭锅、煤气灶还有太阳能热水器,他平日里要弄吃的和洗澡根本不用烧木柴,而他却砍和捡了堆满两三个空房间那么多的木柴,这让我越想越觉得心酸,越想越忍不住想流泪。

在我们农村老家,儿女回来团聚,还有逢年过节都要杀鸡杀鸭或杀鹅,杀了后不能砍碎必须整个煮熟拿个大盆装好先捧去祭拜列祖列宗,拜完回来后才能砍来吃,这必须要用大铁锅才好弄;还有炖粽子、炸扣肉用煤气灶也不好弄,在老家大家都习惯用木柴大铁锅弄;特别是办酒席,一下子弄几十甚至几百人的饭菜,在农村没木柴没大铁锅那根本弄不了。

爸爸弄那么多木柴,一是儿女不在身边太寂寞,多干点活好消磨时间,二是盼我们能多回家聚聚尽量多预备着,三我猜想是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太老了爬不了山砍不了柴,所以趁现在还爬得砍得多砍些备着 。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 ,古时候的人他们比我们有孝心呐。

父母给了我们那么多,事事处处为我们做儿女的着想,而我们呢?!我们为父母做过些什么?做过多少?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过吗?

深夜了,躺床上睡不着,不知谁家还在放着《 常回家看看》,是思儿盼儿常常回来看看白发老人睡不着在放吗?还是思家远游归来的游子深有所触睡不着在放呢?是谁在放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着落泪了,我知道我要、我必须要常回家看看,你们呢?你们也要常回家看看呀?!

老人恋家,不愿给我们添麻烦,所以他们选择留在老家不愿随我们背井离乡,而我们却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想离家去追求我们所想要的,那么面对我们慢慢老去的父母,我们唯一能做,必须要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