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文章3篇;父亲的泪--孝心--亲情中爱的解脱

标签:亲情,文章,3篇,父亲,孝心,亲情,解脱发布时间:2015/8/5 9:22:00

父亲的泪

父爱是一种深沉的爱,是不可缺少的一份责任。父爱没有体贴的温馨话语,没有耳边不停地唠叨,没有日夜陪我度过的温柔。但是父亲一直给我一种山一般的依靠,给我一种时时刻刻的心安。

谁也不能替代谁在谁生命中的角色,即使我长大了,即使我有了共度一生的爱人,即使我有了宝贝的儿子,即使 但是谁也无法再我生命中替代父亲的爱,谁也无法给我父亲所给的心安。

在我的思想里,父亲一直像一棵万能的生命树,在生命中的春天他给我五彩斑斓的幻想,在生命中的夏天他给我脚踏实地的成长,在生命中的秋天他给我春华秋实的成熟,在生命中的冬天他给我平心静气的沉思。

在成长的道路上,他给了我一种叫做勇敢的勇气。一直以来,在我心中他是不老的强者,是严厉的代名词,是坚强的象征者。

小时候父亲带我逛街,总爱把我的小手攥在他温暖的大手中,好温暖,好安心。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笑着,父亲那么的年轻,我是那么的小,但是那场面确实那么的美,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上中学了,每个月放假开学都是父亲接送我,他骑着他的大摩托准时接准时送,风雨无阻。那是我觉得一切都是他应该的,我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现在我才明白父亲的爱里是没有等待的。只有父亲是舍不得让我等的,无论何时何地的约会他总会比我早到。

毕业了,没有上大学,有一段时间我老跟父亲别扭,因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工作,他总说:天太冷,等明年天气暖和了吧。他说:你太天真了,天真的有点傻。他说:在家里多舒服呀,又不缺你钱花 。那时,我觉得父亲好落伍,好啰嗦。现在我才明白只有父亲的爱里是只有付出的。只有父亲舍不得让我过早的面对现实,他总想把我保护在他的身边。

一直以来,我是不缺乏爱的,父亲一直把我保护的很好。真的,有他,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仗义,我都心安。

我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爱人。我清楚的记着,我生我儿子那天晚上,我是剖腹产,当我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我本能的说:爸爸,我疼。后来,因为这件事我老公总是吃醋的说:我在你心里都不重要,你当时怎么不喊我呀?但是那是一种本能,现在我才明白谁也不能替代谁在谁生命中的角色。老公的爱无法替代父亲的爱,应该说父亲给的爱谁也无法替代吧。

父亲的爱不会让人朝思暮想,寝食难安,但是他却深入骨髓,无处不在。

多少年,无论是生活的苦难,还是我们的叛逆。无论是疾病的折磨,还是环境的考验。世间百态,人生百味,父亲泰然走过,坦然面对,我从来没见他低过头,弯过腰,更没见过他的眼泪。

多好的父亲,我一直以为,老天会眷顾他的,他的晚年一定会尽享天伦的。可是

一场车祸夺走了我唯一的哥哥,夺走了父亲唯一的儿子,那晚我看到父亲,他没有流泪,只是傻傻的坐在沙发上,目光直勾勾的,对我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你说,你哥哥的命怎么这么短呢?瞬间,父亲的背驼了,头发白了,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父亲一直想把哥哥的尸体带回家待几天,可是我们这的风俗,父母健在,孩子的尸体是不能进家的,那一刻,父亲哭了,老泪纵横。他的泪滴滴砸在我的心上,如有千斤。这该是多大的痛呀。,几天中,他不停地在消瘦,不停地在苍老。可是 命运啊!你太残忍了。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父亲竟是那样的坚强,他忍着悲痛开始工作,开始继续哥哥未完的工作,他把哥哥的手机卡放在他的手机里,他要连同他儿子的人生也一起活出来。

我祈祷,命运多多赐福父亲,让他平安健康。爸爸,你放心,我也很坚强,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爸爸,你忘了吗?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我的前面是平安,后面是幸福,吉祥是领子,如意是袖子,快乐是扣子。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是父亲的女儿,我的掌心留着父亲的温暖,血液里流淌着父亲的激情,眼神里继承着父亲的刚毅。所以,我会努力,我会坚强,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只为,不再看到父亲的泪!

孝心

雅兰好不容易才将女儿哄睡,忙提起热好的鸡汤急匆匆的往医院里赶。

两个月前,雅兰的养父矮叔查出得了胃癌,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里接受化疗,她的养母胖婶在医院里陪着。

矮叔的病情不容乐观,治疗了两个月,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恶化了,癌细胞转移,医院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雅兰的心沉甸甸的。

夜已深,医院的病房里,光管发出惨白的亮光,照着白白的墙壁,也照着白白的床单和被子,白白的被子里卷缩着一个因为做化疗已经掉光头发,瘦得不成人样的老头,他就是雅兰的养父矮叔。本就矮小的他被病魔折腾得更矮更瘦小了,此时卷缩着的矮叔用一双浑浊的眼望着床边的老伴。

床沿边,趴着矮叔的老婆胖婶,当年白白胖胖的胖婶如今老了许多瘦了许多,肌肉松弛的耷拉着,又累又困的她披着一件外套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推门进来的雅兰看着这一幕,眼眶红了,她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强忍下去,带着微笑轻轻的走了进去。

矮叔将目光从胖婶身上移开,转上轻轻走进来的雅兰道: 兰兰,你来了,干嘛不在家多休息会。

我没事,就是辛苦妈了。爸,你今晚吃得太少,我把晚饭剩下的鸡汤热了带来了,再喝点吧。 雅兰边说边将保温瓶放到床边的矮柜上。

她犹豫了好一会才伸出手轻轻推了推了胖婶道: 妈 ,你回家去睡吧,回家趟床上睡舒服些。

胖婶睁开布满血丝的惺忪睡眼坐直,嘴角还流着口水,她用袖子擦了擦,声音沙哑的说: 兰兰啊,你来了,贝贝呢?睡了吗?

睡了,她睡了,妈,你快点回去吧,贝贝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雅兰捡起胖婶刚才坐直时掉地上的外套帮胖婶穿上催促道。

嗯,好,我回去我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胖婶揉着惺忪的睡眼站起来说。

看着胖婶出去走远了,雅兰在刚才胖婶坐的凳子上坐下,一口一口的给矮叔喂鸡汤。

矮叔一边喝一边叹气道: 唉,我这病也不知还能不能好,真是拖累你和你妈了,要是我熬不住走了,你可得替我好好照顾你妈。

爸,你别说傻话,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雅兰眼眶红了,手颤颤的拿餐纸擦掉矮叔嘴角边流出来的一点汤汁。

十几天后,在海滨墓园的一角多了一个新墓,灿烂的阳光照在墓碑上,胖婶望着墓碑上的遗照在抹眼泪,雅兰搂着她哽咽着叫: 妈 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全卡在哽咽声里,雅兰的老公耀祖望着她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们的女儿小紫贝拉着爸爸的手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要问她的爸爸妈妈,可这气氛太凝重了,她被吓着了,可爱的小嘴张了好几次都没敢问又轻轻合上。

晚上,夜幕笼罩着渔村,黑沉沉的,让人有点透不过气来。

半夜里,人们都睡了,只有胖婶家的一扇窗户里还透出微微的灯光。

屋里,雅兰红着眼眶对着低头苦恼的耀祖激动的低嚷道: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办?

虽然雅兰尽量压低声音了,可在这寂静的暗夜里这低嚷还是把隔壁睡得不踏实的胖婶和小紫贝给吵醒了,胖婶轻轻的起身开了门站在门口倾听。

要不咱们把妈送到敬老院去吧? 耀祖怯怯的望着雅兰。

送到敬老院去?你怎不把你爸送到养老院去,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嫁了你这么个没有人情味的臭男人呢!当年你爸黄土都埋到脖子了,我还那么义无返顾的嫁给你,这些年辛苦苦的把他给伺候好,你倒好,我爸刚走就让我把我妈送到养老院去,亏你想得出,你好意思吗? 雅兰激动地怒骂道。

那不是没办法吗,我爸可是亲爸,你爸妈又不是亲生的,只是养父养母,再说我们就一房一厅,我爸都睡客厅了,贝贝也没个房间,你让妈去了睡哪儿? 耀祖底气不足的辩解道。

他不这样说还好,这么一说可把雅兰彻底激怒了,她不管不顾的大声嚷嚷道: 是,你爸就是爸,我爸妈就不是爸妈,你亲生的爸我就有责任白白做牛做马伺候着他,什么都不得他的,还为他欠下那么一大屁股债让我们拼了命去挣钱来还,我爸妈不是亲生的他们就活该什么都给我,白白把我伺候这么大送去伺候你们父子两。我妈真是傻透了,当年干嘛要劝我嫁给你这样的一个人呀。

你别这么大声,会把你妈吵醒的,让她听了会难受的 。 耀祖惶恐不安的低声道。

哼,你会在乎她难受好受,

屋里,雅兰流着泪在滔滔不绝的诉说着自己委屈不满和怨恨。

屋外,胖婶流着泪呐呐的低叹道: 老了,没用了!老了,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 她缓缓的向屋外走去,出来门,出了院子 向海滩走去,老泪横流一直呐呐低语道: 老了,没用了!老了,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

醒了一直躺床上闭着眼听爸爸妈妈吵架的小紫贝看见外婆走了出去也起床好奇的悄悄跟着 。

八年前的一天中午,阳光灿烂,公园湖边的丁香树下, 满脸喜悦的耀祖和羞涩甜笑的雅兰异口同声的说: 雅兰,给你个惊喜。 耀祖,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惊喜? 什么好消息? 他们异口同声的追问。

哦呵呵,什么好消息?你先说吧。 耀祖望着雅兰笑道。

不,你先说,到底要给我什么惊喜啊? 雅兰望着耀祖。

好,我先说就我先说,我昨天去交钱定了房子 ,明天你带上你的身份证,我们去签完购房合同交完首付就可以拿房门钥匙了,是现房,简单装修过的,立马就可以住,小区环境还挺不错。不过我没那么多钱,只能给你买个一房一厅,而且还是按揭的,房主就写你名字,我们一起供,等以后有钱了我们再买大的,把这小房出租,出去,你看行吗?

嗯,行,谢谢你,耀祖。 雅兰高兴的说。

我说完了,该你了,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耀祖道。

我升职了,每月工资可以涨一千块,还有我最近老恶心想吐,今早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我有了。 雅兰羞涩的说。

有了?有了什么? 耀祖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笨哦,当然是有了孩子咯,有了我们的孩子。 雅兰娇嗔道。

哦,真的呀?我快要做爸爸了呀?真幸福,明天去签完购房合同,后天我们就去办理结婚登记 。哟哟,一下子有房子、有妻子还很快有孩子,真不错耶,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让你和孩子成为最最幸福的人。 耀祖乐得合不拢嘴。

雅兰也一脸幸福的笑着。

第二天,他们顺利的签完合同交完钱拿到了钥匙,兴奋的来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前,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看着这已经属于自己的新房,心里的喜悦难以言喻。

正当他们开心的看房的时候,耀祖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按了接听键笑道: 喂,你好,谁啊?请问有什么事?

接完电话,耀祖的脸上瞬间变了,变得很难看很难看。

雅兰惶恐不安的问: 耀祖,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爸爸今早下地突然晕倒了,邻居发现后打120叫了急救车,刚才医院来电话通知说我爸是因为中风而晕倒,正在医院抢救,叫赶快回去补签字和交费。 耀祖沉声道。

哦,那我马上跟公司请假陪你一起回去。 雅兰边说边掏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

耀祖没有兄弟姐妹,他爸因为家里穷,快四十岁才娶了个三十多岁都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也就是耀祖的妈妈。耀祖她妈在生他的时候因为是高龄产妇又没去医院只找了个村里的接生婆来接生,结果难产死了,撇下了刚出生的他。这些年是他爸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的把他抚养大的,他们父子两感情很深。

医院里,艾大爷已经动完手术了,可一直昏迷不醒,已经三天了。医生说:因为送来不够及时,不能在最有利的时间内进行抢救,所以虽然动完手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有可能会一直昏睡不醒成为植物人,就算能醒过来也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

耀祖焦虑伤感的在病房里走来走去,雅兰困乏的在病床边打盹 ,耀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停下来对雅兰说: 雅兰,要不我们分手吧!

正在打盹的雅兰猛地跳起来不敢置信道: 什么?你说什么?我们分手?你开什么玩笑啊。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真的,我们分手吧。 耀祖沉痛但很坚决的望向雅兰。

你,你 雅兰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缓了好一会深吸了几口气才 哭着大嚷道: 我们分手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你想让我一个人承担一个人抚养吗?

孩子不要了,我叫护士来看着我爸,我陪你去妇产科吧。 耀祖红着眼眶低着头小声道。

雅兰瞪大眼睛望着耀祖,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这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耀祖吗?这是一直深爱她口口声声说要照顾她一辈子,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耀祖吗?这是几天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努力,要让自己和孩子成为最最幸福的人的耀祖吗?她不敢相信,她实在不敢相信。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雅兰逼近耀祖,她希望刚才是自己听错了,她希望耀祖这次回答的是不一样的话。

可耀祖不改初衷,很认真地一字一句道: 雅兰,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孩子不要了,不能让他拖累你,我陪你去打掉吧。

啪。 雅兰狠狠的给了他一大嘴巴,悲愤至极的冲出了医院。

耀祖想追出去,可出到病房门口回头看看病床上的老父亲,狠了狠心就又折返回来 。

他情绪低落的在雅兰刚才做的凳子上坐下,凳子上还有雅兰留下的余温,可她走了,不再属于他,还有她肚里他们的孩子,还没来得及来到这世上他就要狠心的杀死他,真是残忍真是无奈。

恍惚中他好像 看见父亲的一只手动了动,眼睛轻微的眨了两下。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泪濛的双眼,果然见父亲的手好像努力的想往上抬,可抬不动。#from 亲情文章3篇;父亲的泪--孝心--亲情中爱的解脱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艾大爷费劲的睁开眼,吃力的断断续续道: 混 混蛋,快 快点追 追呀,把雅兰追回来。

你醒了,爸,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耀祖抓着父亲的手喜极而泣,倒没去在意到老父亲说的话。

雅兰带着一肚子的委屈和满怀的伤感跑回了老家,一进家门看见胖婶只叫了一声 妈。 就扑进胖婶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可把胖婶吓了一大跳,好半天才从雅兰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弄明原委。

胖婶轻拍着她道: 傻孩子,他是爱你才做这样的决定,他是怕你跟着他要一起来照顾他爸,要跟他一起挣钱为他爸治疗,要让你过穷日子苦日子 ,他不想让你跟着他吃苦受穷,所以才提出跟你分手的。

那你说我该怎办?妈。 雅兰抬起泪眼望着胖婶问。

怎么办你要先问问自己的心,你爱他吗?你愿意跟着他受苦受累吗?你要不跟他,你肚里的孩子怎么办?你是狠心拿掉还是自己一个人生下来抚养?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你肚里有了他的孩子我真希望你跟他分手算了,天下的父母都是自私的,都不想自己的孩子受苦受累,我也一样。不过你现在有了孩子了,妈不希望你们分手,孩子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上天把他送给你,是因为他跟你有缘,你不可以不要的,你们现在有困难妈可以帮你们。 胖婶叹气道。

就算没有孩子我也愿跟着他,哪怕受苦受累我也愿意,因为我真的爱他,他也爱我,我不想跟他分手。 雅兰抹了抹眼泪道。

唉!既然这样还哭什么,走吧,傻孩子。他刚买了房,估计会没什么钱给他爸治病,我找你爸把存折要来,把家里钱全带上,陪你一起去医院吧。 胖婶帮雅兰抹了抹眼泪。

雅兰 吧唧 在胖婶的胖脸上亲了一口 道: 妈,谢谢你,你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妈妈。

这孩子,还是长不大的样。 胖婶轻嗔道,不过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两年以后,周末的傍晚,雅兰推着艾大爷,耀祖抱着小紫贝一家人在江边公园有说有笑的缓缓散步。

经过两年的康复治疗,一直瘫痪在床的艾大爷终于可以坐起来,甚至可以扶着墙或栏杆慢慢挪动一下下了。

雅兰望着金灿灿的江面长长舒了口气,是的,她终于可以舒口气了。想想当初为了还房贷、还有给老人治病,耀祖兼做两份工,自己驮着肚里的孩子要上班还要照顾一个瘫痪在床不能动的老人,真的很难想 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几次为了伺候老人差点弄得流产。现在总算好了,紫贝他爷爷康复得不错,医生说继续再做做康复治疗就可以走路了,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可最起码生活可以自理了,不再用人伺候了。

小紫贝闹着从爸爸怀里挣下来,跟其他小朋友追逐玩耍,艾大爷坐在轮椅上笑呵呵的看着,雅兰拿着手机拍美丽的江景,耀祖没事可做,眼睛追逐着可爱的女儿,时不时喊一句: 紫贝慢点慢点。 紫贝,小心小心,别摔着。 一脸担心的紧张样。

小紫贝可不管爸爸喊什么,只顾咯咯的欢笑迈着小脚丫跟着其他 小朋友追逐。

突然,碰到一个大哥哥,小紫贝摔倒了,紫贝爸忙冲过去,紫贝爷爷也扶着轮椅站起来着急的问: 怎么了?怎么了?贝贝摔疼了没?

小紫贝膝盖摔破皮了,疼得呲牙咧嘴的,可没有哭

紫贝爸爸心疼的问 : 贝贝,疼吗?

疼,可妈妈说了,紫贝要做最最勇敢的好孩子, 紫贝疼也不哭。 小紫贝一脸认真满带稚气的说。

是,是,咱紫贝是最勇敢,最乖的好孩子。 耀祖一把抱起小紫贝说: 我们回去吧,不早了,要回去做饭了。

回到小区,夕阳都下山了,只剩一点余辉映照在西边的蓝天上。

一路上,时不时有熟悉的邻居跟他们打招呼,都羡慕的说艾大爷好福气,儿子媳妇都这么孝顺,小孙女又这乖巧可爱。

回到家,雅兰和耀祖一起进厨房弄晚饭,艾大爷靠在客厅自己的小床上看电视,小紫贝天真的说: 爷爷,我帮你按摩腿,这样你很快就可以走路了。

小紫贝自小就看见妈妈天天帮爷爷按摩腿,跟爷爷说按摩腿就会好得快些,就会很快可以走路,所以可爱懂事的小紫贝也学着妈妈的样子那样说那样帮爷爷按摩。

才一岁多还不到两岁的小娃娃,她的小手是绵软无力的,不过这绵软无力的小手不只是按摩在艾大爷的腿上更是温暖的抚摸在他的心上,有这么孝顺的媳妇和孙子天天这么伺候着,他必须要快点好起来才对得起她们呀。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小紫贝就七岁多了。

紫贝的爷爷终于康复了,虽然不能干粗重活,可生活已经完全可以自理,还能做些简单点的家务,本来要供十年的房贷也提前两年一次性还清了,他们终于苦尽甘来。

可上天有时就喜欢捉弄人,给人的幸福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这天,一家人正开心的吃着晚饭,胖婶突然打电话来说矮叔病了,住院了,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

雅兰请了长假立马赶回去,她跟她养母胖婶一起轮流照顾矮叔,她希望能出现奇迹,她希望她养父也能像她家公一样慢慢好起来,可惜辛辛苦苦照顾了两个多月后矮叔还是熬不住走了。

矮叔快走前的那几天一直昏昏沉沉的,这一天他突然很清醒,拉着兰兰的手说: 兰兰啊,这么些年我们知道你难,我们有什么困难都自己扛着尽量不麻烦你,可以前有我陪着你妈,我们相互照顾着,有事都能扛住,如今我可能熬不过去要走了,没法再陪你妈了,留下她一个人,万一她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个人在身边端口水递碗饭的,真是苦啊!要是突然有什么意外的话也没有个人发现那她可怎么办啊!爸这一辈子没求过人,可爸求你,无论如何不要留你妈一个人在渔村,那样我不放心啊。你答应我,帮我照顾好你妈,不然我真的死不瞑目。

爸,你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好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妈 。 雅兰哽咽道。

有你这句话爸就放心了,紫贝的爷爷你都能那么用心照顾,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照顾好你妈的。 矮叔费劲的抓起旁边胖婶的手放进雅兰的手里,缓缓闭上了眼睛,原来他只是回光返照。

胖婶和雅兰呼喊着失声痛哭,可矮叔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

弯月西沉,胖婶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她缓缓的向海滩走去,一直没发现身后跟着的小紫贝,嘴里不断的呐呐道: 老了,没用了!老了,真的没用了!活着是孩子的累赘啊!

小紫贝很害怕,很想跑回家叫爸爸妈妈,可又很好奇,忍不住跟着想看看外婆到底要去哪儿要干什么?

相伴几十年的老伴就这么突然走了,女婿又说出那样的话,她不能让兰兰为难啊!虽然兰兰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她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爱着,她爱兰兰和矮叔甚过爱自己,可如今一个深爱的人没了,另一个为着自己而伤心痛苦不知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活着真是多余的了。

海水冰凉冰凉,可海水再凉也没胖婶的心悲凉。

看着外婆走进海水里,小紫贝吓坏了,她 哇 的一声大哭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抱住外婆哭道: 外婆,你要干嘛呀?外婆,贝贝怕,贝贝害怕,海水冷,海水好冷,贝贝好冷,贝贝要回家,外婆你陪贝贝回家好不好?你陪贝贝回家好不好啊?

胖婶没想到小紫贝会跟着她,听着小紫贝的哭喊她乱糟糟的脑子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慌忙拉着小紫贝往岸上走。

贝贝,我的乖贝贝,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跟着来了呀。 胖婶不知道该跟小紫贝说什么好,一把抱住她痛苦的大哭起来。

这可把小紫贝吓坏了,她也跟着大哭起来。

吵着的夫妻两发现隔壁的老妈和女儿都不见了了,可慌了,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找。

雅兰一边跑一边说: 你这混蛋,如果我妈和女儿出什么事的话,你别想我会原谅你。

耀祖不敢吱声回应,一边跟着跑一边在心里暗暗祷告千万千万不要出事。

远远听到紫贝和她外婆的哭声看到她们的模糊的身影,雅兰和耀祖都轻轻松了口气。

他们走过去,看着湿漉漉的祖孙两,雅兰忍不住蹲下抱着她们失声痛哭,而耀祖扑通跪下道: 妈,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该说出那样混蛋的话,我们回去吧,回去我把我们的小房租出去,去租个大房子我们一起好好生活,我和雅兰还有咱们紫贝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不跟你们去,城里的生活我过不惯,再说我也还没有老到动不得,我自己在渔村自在些。 胖婶有点儿赌气的说。

妈,你不答应就是不肯原谅我,你就原谅我吧,好吗?算我求你了,就当是为了雅兰和贝贝好,你就答应我好吗? 耀祖恳求道。

妈,你就答应他吧,要不我就和贝贝留下来陪你,不跟他回去了。 雅兰也帮着请求。

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好吧,看在你和贝贝的份上,我跟你们去。 胖婶道点头答应了。

雅兰笑了,耀祖松了口气,小紫贝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这明亮的眼睛像闪烁在黑暗里的星星。

亲情中爱的解脱

人们喊她 霉嫂 ,不是青梅的梅,而是发霉的霉,倒霉的意思

霉嫂是农村人,文化程度不高,二十来岁便把自己给嫁了,男人也是一个农村人,门当户对, 以木匠谋生,生活虽不宽裕,但也并不显得拮据,两人情投意合,倒也满分幸福

两年后,他们有了孩子,女儿刚出生的时候,他兴奋地抱着霉嫂,吻着她,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孩子被诊断为痴傻后的第一个月,花了很多钱,病情未见好转,他对霉嫂说要将女儿送人,霉嫂死活不同意,他说,我没有能力也不会养活你和一个精神病,后来,小吵大闹便发展为离婚,霉嫂很快答应,他带着家里值钱和贵重的东西走了,留给霉嫂的,只是一个一贫如洗的家,还有一个名为小悠的疯癫三岁女儿

几天后,人们常常看到霉嫂在大街上卖饼子和茶叶蛋,旁边,还有一个笑嘻嘻拿着树枝在地上乱涂乱画的傻女儿

霉嫂,来两个饼 ,一个小伙子骑着车,望着在地上蹲着的傻孩子说道

好嘞 ,不多会儿工夫,饼做好了,他接过饼,叹了一声可惜,走了

霉嫂瞅了一眼小伙子远去的背影,没说话,转身坐在凳子上,抱着女儿,讲起故事来,她觉得女儿能听懂,因为在她讲故事唱童谣的时候,女儿总是看着她,张着嘴,笑着,任口水流在自己身上

不久,一位好心的记者把霉嫂独自拉扯傻女儿的事迹报道了出去,人们的同情心相继泛滥,霉嫂的饼也越卖越快,只是霉嫂的眉头,从来没有舒展过,她只想挣更多的钱,只为治好女儿的病;望着依然在地上蹲坐着的女儿,她抹了下眼,手上的白面粘在长长的睫毛上,一瞬,被风吹走了

霉嫂焦急地站在手术室外,里面,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和她那不知是痴傻还是已经精神正常的女儿;看到关于霉嫂的报道后,老中医决定亲自来医治这个孩子,并且分文不取,霉嫂喃了一天的谢谢,满满的脑子里,却还是女儿

很顺利,半个月后,孩子的病已经彻底痊愈,霉嫂抱着女儿,给老中医磕了好多头,说了好多数也数不清的谢谢

从此,霉嫂干活有了更大的动力,她要供女儿读书上学,不让她走自己的老路,小悠很争气,好像早已认识到妈妈的不容易一样,甚至大学,都不费吹灰之力的考上了,霉嫂拿出所有的积蓄,对小悠说,这是这两年挣的点钱,教完学费剩下的你拿去花,妈还有,去学校,要好好学;小悠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过了三年,她牵着男朋友茗郅的手,叹道:大学,真是个好地方;那男的傻傻一笑,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听到小悠有了男朋友,霉嫂并不感到惊讶,自己在女儿现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嫁人了;又听到女儿周末要将男朋友带来的消息,霉嫂高兴的搓了搓手,那已被皱纹侵蚀的脸上,眉头渐渐舒展了

茗郅皱着眉,如果不是小悠在旁,他怕是要捂着鼻子和霉嫂说话了,这个家,怎么有一种面包发霉的味道

离开家的第三天,小悠和茗郅分手了,茗郅开着车,车里还坐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她对着小悠浅浅一笑,犹如夏日里的凉风,吹醒了小悠,也吹倒了她

躺在宿舍,她没有吃饭,也没有上课,过了两天,她打开门,走了出来,下楼梯的时候没小心,摔了下去

医院,霉嫂握着小悠的手,她醒了,歪着头,对着霉嫂咧嘴一笑,口水流了出来,霉嫂没有去擦,她捂着自己的嘴,泣不成声

几天后,人们又看到霉嫂蹒跚着,在大街上卖早餐,依旧是饼和茶叶蛋,只是旁边,还有一个已经长大了的姑娘,拿着树枝,不顾旁人的嗤笑,蹲在地上乱涂乱画着

已经没有人再去买霉嫂做的饼,父字辈的人对自己的孩子说,霉嫂的手都没洗,卖的饼不卫生,吃了要拉肚子的,那个时侯,那个地方,泻立停的传说,还未流传

人们不再喊她 霉嫂 ,而是叫她 脏婶 ,不是栽赃的赃,而是脏了的脏,不干净的意思

早餐卖不下去,脏婶便换了职业,改为捡破烂了,瓶子、瓦罐、纸屑,只要与金钱挂钩的东西,脏婶都去捡,后面,还跟着一个长的俊俏的姑娘,拉着脏婶的衣角,嘴里唱着不知名的童谣

累了,脏婶便坐在地上休息一下,递给小悠半瓶饮料,雪碧,透心凉,可是心,却怎么也飞不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死了,我就解脱了 ,脏婶抚摸着小悠的头,笑着对她说,小悠歪了歪头,咧着嘴,露出浅浅的酒窝,也对着脏婶笑起来

脏婶上了梯子,对楼道里的小悠说,你别动,我上去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小悠笑着点了点头,等脏婶下来的时候,小悠不见了,顾不得手上提着的垃圾,脏婶紧忙下了楼梯,左问右寻,终于在人满为患的马路边看到了小悠

小悠手里拿着一个瓶子, 躺在地上,睁着眼,依然笑着,肇事司机早已逃逸不知去向,脏婶嗷着吼着拨开围观的众人,搂抱着小悠,恸哭起来

人们再也没看到脏婶捡破烂,脏婶说的对,小悠走了,她就解脱了

半个月后,邻居报了警,脏婶走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