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阅读 看松庵记 宋 濂

标签:文言文,阅读,看,松,庵,记发布时间:2016/10/25 17:48:23

文言文阅读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第9~12题。(12分,每小题3分)

看松庵记

宋濂

龙泉多大山,其西南一百余里诸山为尤深,有四旁奋起而中洼下者,状类箕筐,人因号之为“匡山”。山多髯松,弥望入青云,新翠照人如濯。松上薜萝份份披披,横敷数十寻,嫩绿可咽。松根茯苓,其大如斗,杂以黄精、前胡及牡鞠之苗,采之可茹。

吾友章君三益乐之,新结庵庐其间。庵之西南若干步,有深渊二,蛟龙潜于其中。云英英腾上,顷刻覆山谷,其色正白,若大海茫无津涯,大风东来,辄飘去,君复为构烟云万顷亭。庵之东北又若干步,山益高,峰峦益峭刻,气势欲连霄汉。南望闽中数百里,嘉树帖帖地上如荠,君复为构唯天在上亭。庵之正南又若干步,地明迥爽洁,东西北诸峰,皆竞秀献状,令人爱玩忘倦,兼之可琴可弈、可挈尊罍而饮,无不宜者,君复为构环中亭。

君诗书之暇,被鹤氅衣,支九节筇①,历游三亭中。退坐庵庐,回睇髯松,如元夫、巨人拱揖左右。君注视之久,精神凝合,物我两忘,恍若与古豪杰共语千载之上。君乐甚,起穿谢公屐,日歌吟万松间,屐声锵然合节,与歌声相答和。髯松似解君意,亦微微作笙箫音以相娱。君唶②曰:“此予得看松之趣者也。”遂以名其庵庐云。

龙泉之人士,闻而疑之曰:“章君负济世长才,当闽寇压境,尝树旗鼓,砺戈矛,帅众而捣退之,盖有意植勋业以自见者。今乃以‘看松’名庵,若隐居者之为,将鄙世之胶扰而不之狎耶,抑以斯人为不足与,而有取于松也?”金华宋濂窃不谓然。夫植物之中,禀贞刚之气者,唯松为独多。尝昧昧思之:一气方伸,根而蕴者,荄而敛者,莫不振翘舒荣以逞妍于一时。及夫秋高气清,霜露既降,则皆黄陨而无余矣。其能凌岁寒而不易行者,非松也耶!是故昔之君子每托之以自厉,求君之志,盖亦若斯而已。君之处也,与松为伍,则嶷然有以自立;及其为时而出,刚贞自持,不为物议之所移夺,卒能立事功而泽生民,初亦未尝与松柏相悖也。或者不知,强谓君忘世,而致疑于出处间,可不可乎?

(选自《宋濂全集》,有删改)

注:①九节筇(qióng):一种竹杖。②唶(jiè):赞叹。

9.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采之可茹茹:吃

B.皆竞秀献状 秀:开花

C.被鹤氅衣 被:通“披”,穿着

D.将鄙世之胶扰而不之狎耶 狎:接近

解析:B项,秀:秀美。

答案:B

10.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 人因号之为“匡山”

不如因善遇之

B. 蛟龙潜于其中

州司临门,急于星火

C. 可挈尊罍而饮

与嬴而不助五国也

#from 文言文阅读 看松庵记 宋濂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 end#

D. 今乃以“看松”名庵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

解析:A项,介词,因此;介词,趁。B项,介词,在;介词,表比较。C项,连词,表修饰;连词,表并列。D项,二者都是副词,却,反而,竟然。表示两事情理相悖或事出意外。

答案:D

11.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部属于描写匡山松树的一组是()

①弥望入青云,新翠照人如濯②横敷数十寻,嫩绿可咽

③嘉树帖帖地上如荠④如元夫、巨人拱揖左右

⑤日歌吟万松间⑥亦微微作笙箫音以相娱

A.①③④B.②③⑤

C.①④⑥ D.②⑤⑥

解析:②描写薜萝;③描写“闽中”之树,不专指松树;⑤写人非写树。

答案:C

12.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下列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匡山位于龙泉的西南面,因为四面高耸,中间低洼,形状如“箕筐”而得名。它景色优美,引人入胜。

B.章三益在匡山上盖了草舍后,又根据草舍周围环境的特点建造了三个亭子,在亭中弹琴、下棋、喝酒。

C.章三益读书之余,常在松间歌吟,与松树心意相通,精神相合,深得看松之趣,因此把草舍命名为“看松庵”。

D.宋濂不同意龙泉人士对章三益的看法,他认为章三益无论隐居还是出来做官,都能像松树一样坚持操守。

解析:原文说“环中亭”可以弹琴、下棋、喝酒,并未叙述弹琴、下棋、喝酒之事。

答案:B

参考译文:

龙泉有许多大山,其西南一百余里的山峰尤其幽深。有座山四旁高耸而中间低洼,形状如箕筐,人们因此称之为“匡山”。匡山有很多松树,满眼的松树高耸入云,颜色青翠照人,像刚刚洗过一样。松树上爬满薜萝,滴里耷拉地悬垂下来,横向伸出去数十丈,颜色嫩绿,可以食用。松根下的茯苓,大得像斗一样,间杂着黄精、前胡及牡鞠的嫩苗,采摘来也可食用。

我的朋友章三益喜欢这里,在这里新建了草庐。草庐的西南不远处,有两处深渊,蛟龙潜伏在其中。云雾轻盈蒸腾而上,顷刻间就弥漫了整个山谷,云雾的颜色洁白,就像大海虚无缥缈,广大无边,若是大风从东方吹来,云雾就渐渐散去,章三益于是又在此建造了“烟云万顷亭”。草庐的东北方不远处,山势更高,峰峦更加峻峭,气势雄伟几乎要顶到天。向南望,闽中数百里,丰茂的树木贴在地皮上,矮小得好像小草一样,章三益又因此建造了“唯天在上亭”。草庐的正南不远,地势开阔明朗,东、西、北面的诸多山峰,都竞相表现自己的秀美景色,令人玩味,忘记了疲劳,又加上此处可弹琴,可弈棋,可高举酒杯开怀畅饮,(无论做什么),没有不相宜的,章三益又为此建造了“环中亭”。

章三益读书写作的空闲,身披鹤氅衣,手拄九节竹杖,遍游三亭。回来坐在草庐之中,回头看看松树,感觉就像有德的君子环绕在自己左右。章三益注视良久,精神集中,外物与自身一并忘记,仿佛与古代豪杰在千年的时空中对话。章三益快乐非常,起身穿上谢公屐,每日在松林间吟唱,木屐之声铿锵,合乎节奏,与歌声应答唱和。茂盛的松树好像理解章三益的心思,也隐隐约约发出笙箫的乐音互相愉悦。章三益赞叹说:“这是我懂得看松乐趣的缘故啊。”于是用“看松”命名自己的草庐。

龙泉的人士,听说了章三益的事,产生了疑问,说:“章三益具有救世的优异才能,当福建贼寇逼近时,他曾经树起旗鼓,磨砺兵器,率众击退了他们,大概是希望建立功业来显露自己。现在却以‘看松’命名草庐,好像隐士的做法,难道说是他鄙视世间的纷扰而不近世俗吗,或者是这些人是不值得交往的,而在松树那里有所收获呢?”金华宋濂私下里认为,不是这样的。植物之中,具有贞烈刚正之气的,只有松树为最多。(我)曾经暗自沉思:一种气质刚刚形成,其根须吸收蕴含养分,没有不是为了舒展叶子、开放花朵来呈现自己的美丽于一时。等到秋高气爽,天降霜露之后,就都枯黄陨落,剩不下什么了。那些能够冒着每年的严寒而不改变品行的,不是松树吗!因此从前的君子常常借松树来激励自己,推求章三益的志向,大概也是像这样的吧。章三益隐居,与松树为伍,自然有其人格巍然屹立的资格;至于(他)为时局挺身而出,坚守自己刚烈坚贞的节操,不为外界的议论所影响,最终能为国家建立功勋,对百姓施与恩惠,从一开始就没有与松树的品格相背离啊。有的人不理解(他),牵强地认为章三益消极避世,而对他“入世”又“出世”的做法产生疑问,岂不是将错误的看成是正确的了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Ctrl+D

按Ctrl+D键将文章加入收藏夹

下次需要直接打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