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

已有.人查看过本文标签:红楼梦,十二,才女,才子,排行榜发布时间:2013-10-02100%好评.人参与打分0人评论

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

状元(第一名) “缠绵悲戚”林黛玉

红楼第一才女,当推黛玉。粗粗一数,黛玉作品有《大观园题咏》(《世外仙园》、《杏帘在望》)、《题宝玉续庄子文后》、《葬花吟》、《题帕三绝句》三首、《咏白海棠》、《菊花诗》三首(《咏菊》、《问菊》、《菊梦》)、《螃蟹咏》、《代别离·秋窗风雨夕》、《灯谜诗》、《酒令》、《五美吟》五首、《桃花行》、《唐多令·柳絮》等不下二十首,两次联句《芦雪广即景联句》、《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也悉数参加,从数量上来说,居红楼之首。

数量多不代表质量高,宝玉也算是个高产作家,仅次于黛玉的,不过质量就很难说了。

黛玉正式的夺冠一次:所谓“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这一次夺冠,不仅仅夺冠,而且包揽前三名:“《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口齿噙香对月吟”、“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等句也多为众人称赞。

非正式的夺冠两次:《杏帘在望》、《桃花行》

“助情人林黛玉传诗”所做的《杏帘在望》,贾妃不仅“指‘杏帘’一首为前三首之冠”,还“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贾妃虽只说这首优于宝玉的三首,其实元春归省众姐妹所做,也都不及这首。

《桃花行》大家“称赏不已”,且议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宝钗也说:“使不得。从来桃花诗最多,纵作了必落套,比不得你这一首古风。须得再拟。”也是说明大家作桃花诗作不过黛玉。

居于三甲的三次:《咏白海棠》、《唐多令·柳絮》、《芦雪广即景联句》。

《咏白海棠·半卷湘帘半掩门》“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不过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也说:“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后来又有湘云作出两首,更在薛、林之上。

众人评《柳絮词》以宝钗《临江仙》为上,不过:“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唐多令·柳絮》),情致妩媚,却是枕霞”

《芦雪广即景联句》是湘云、黛玉、宝琴三人“抢了许多”

诗社里钗、黛、湘三人分出上下,以黛玉略胜一筹,诗社外钗、湘作品不多,而黛玉《葬花吟》、《五美吟》等都是名篇,故诗才而论,以黛玉为尊:

《葬花吟》“宝玉听了,不觉痴倒”“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脂评也说“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加批。”

《五美吟》中,宝钗特地举出《明妃》一首说:“做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有悲挽昭君的,有怨恨延寿的,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纷纷不一。后来王荆公复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永叔有‘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二诗俱能各出己见,不袭前人。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怀古能于宋诗之外,再翻出新意来,真真算是难得了。

黛玉固然诗才第一,可黛玉之才,不限于诗词。湘云说起:“这山上赏月虽好,终不及近水赏月更妙。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就是凹晶馆。可知当日盖这园子时就有学问。这山之高处,就叫凸碧;山之低洼近水处,就叫作凹晶。这‘凸’‘凹’二字,历来用的人最少。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更觉新鲜,不落窠臼。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高一矮,一山一水,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处。有爱那山高月小的,便往这里来;有爱那皓月清波的,便往那里去。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洼’‘拱’二音,便说俗了,不大见用,只陆放翁用了一个‘凹’字,说‘古砚微凹聚墨多’,还有人批他俗,岂不可笑。”

黛玉说明:“也不只放翁才用,古人中用者太多。如江淹《青苔赋》,东方朔《神异经》,以至《画记》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不可胜举。只是今人不知,误作俗字用了。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这里说出两个事实,一是黛玉才学极佳,湘云才比出一个陆游来,黛玉却比出三个更早的典故,显是胜出不仅一筹。

二是黛玉所拟名色极好,凸碧堂、凹晶馆是为一例,贾政“倒喜欢起来”,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

黛玉可号捷才,方看了《会真记》,便用得“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鑞枪头”的典故。探春方说出“蕉下客”,黛玉便引“蕉叶覆鹿”来嘲。

又黛玉续宝玉《参禅偈》两句:“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宝钗翻出六祖的典,已是落后一步。

故此定评,黛玉居宝钗、湘云之上,为红楼梦才学状元。

榜眼(第二名) “含蓄浑厚”薛宝钗

湘云诗词之学,还稍在宝钗之上,为何评宝钗榜眼?

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

先说宝钗的诗词七首:《大观园题咏》(《凝晖钟瑞》)、《咏白海棠》、《菊花诗》二首(《忆菊》、《画菊》)、《螃蟹咏》、《灯谜诗》、《临江仙·柳絮》

夺冠二次:《临江仙·柳絮》夺冠柳絮词,众人都说:“果然翻得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湘云评“东风卷得均匀”句:“这一句就出人之上了”

《螃蟹咏·桂霭桐阴坐举觞》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

 

三甲之内一首:

《咏白海棠·珍重芳姿昼掩门》李纨评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也说:“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后来又有湘云作出两首,更在薛、林之上。

又有《菊花诗》中《对菊》、《供菊》,李纨评定与探春一首、湘云二首共居潇湘之次,探春评说:“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也是佳作。

从诗词的数量、质量来说,宝钗与湘云并驾,居潇湘之后,细细品味,还以枕霞稍胜蘅芜。

不过,湘云在诗词之外,似乎没什么表现,而宝钗不同:

元春省亲,宝玉作《怡红快绿》用“绿玉春犹卷”句,宝钗“转眼瞥见,便趁众人不理论,急忙回身悄推他”道:“他(元春)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他争驰了?况且蕉叶之说也颇多,再想一个改了罢。”又比出“唐钱珝咏芭蕉诗头一句‘冷烛无烟绿蜡干’”宝玉称为“一字师”

宝钗生日,“就贾母内院中搭了家常小巧戏台”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不喜欢:“只好点这些戏。”所谓这些戏,是“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合贾母之意。宝钗却说:“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又念将出来:“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

恰这日宝玉受了黛玉、湘云的气,填成一曲《寄生草》,又写了一偈,被黛玉续了:“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宝钗便比出六祖的故事来,虽是黛玉占先,也可见宝钗学问。

这些不过是学问,最终定评宝钗在湘云之上,还在“蘅芜苑夜拟菊花题”湘云和宝钗商议要作菊花诗,宝钗想出:“有了,如今以菊花为宾,以人为主,竟拟出几个题目来,都是两个字:一个虚字,一个实字,实字便用‘菊’字,虚字就用通用门的。如此又是咏菊,又是赋事,前人也没作过,也不能落套。赋景咏物两关着,又新鲜,又大方。”两人想出十二个,宝钗又“越性编出他个次序先后来”:“起首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供瓶为玩,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菊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首续在第十第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这一节,主意又巧,翻新出奇,画出宝钗才学,在湘云之上,故此,评定宝钗第二名。

探花(第三名) “情致妩媚”史湘云

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文章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出自http://www.gkstk.com/article/56944562.html,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湘云在诗社夺冠二次:

《咏白海棠》二首,本来海棠社初建,众人争议是宝钗的好,还是黛玉的好,湘云不在,后来补作的,众人都赞:“这个不枉作了海棠诗,真该要起海棠社了。”是压钗、黛一头,脂评所谓:“二首真可压卷”,又评“秋阴捧出何方雪”句:“压倒群芳在此一句”

《芦雪广即景联句》本是一人两句的,不过一轮,就变成“宝钗、宝琴、黛玉三人共战湘云”,如同三英战吕布,煞是好看。最后算下来,是湘云、黛玉、宝琴三人“抢了许多”,而“独湘云的多”,都笑:“这都是那块鹿肉的功劳。”

三甲一次:《如梦令·柳絮》

众人评《柳絮词》以宝钗《临江仙》为上,不过:“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情致妩媚,却是枕霞”

又有《菊花诗》中《对菊》、《供菊》李纨虽说“你的‘科头坐’、‘抱膝吟’,竟一时也不能别开,菊花有知,也必腻烦了。”但仍稍让潇湘。黛玉却说:“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意思深透。”

第四名妙玉

妙玉的才学,只在两事:

一张粉笺,上书“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岫烟解释:“他常说:‘古人中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见解颇独特。

二是续黛玉、湘云的《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的十三韵,黛、湘“赞赏不已”,说:“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

虽得黛、湘赞赏如此,可惜妙玉作品不多,姑列于黛、钗、湘之后。

第五名 “偏倒有些歪才情”贾宝玉

贾宝玉诗词作品,约有十八九首,仅次于黛玉,可惜质量不高,诗社中屡次落榜,如何排定第五把交椅呢?

原来宝玉的佳作,偏在诗社之外,如塾掌“称赞宝玉专能对对联,虽不喜读书,偏倒有些歪才情似的”

先是“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宝玉所拟“沁芳”、“稻香”、“蓼汀花溆”等名,“有凤来仪”、“蘅芷清芬”等匾,“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亦香”等联,都是极佳的,蘅芜苑中,更是识得无数异草:“果然不是。这些之中也有藤萝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茝兰,这一种大约是清葛,那一种是金草,这一种是玉蕗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

后文虽有黛玉“凸碧”、“凹晶”之名,终盖不过这些去。

随后元春归省,果然含笑说:“果进益了。”又要“使我当面试过,方不负我自幼教授之苦心”宝玉作的三首:《有凤来仪》、《蘅芷清芬》、《怡红快绿》,其中《怡红快绿》一首虽得宝钗指点“绿蜡”典故,但也是佳作一篇,仅居黛玉所作《杏帘在望》之下,而在迎、探、惜、纨、钗、黛其他各首之上。

宝玉喜读闲书,四番用《西厢记》:“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小孩儿口没遮拦”虽说前面两次都惹恼了黛玉,但就文辞而言,四次都用得妥贴。

宝玉最强,一日之内,因遭晴雯之丧,所作《姽婳词》、《芙蓉女儿诔》两篇。《姽婳词》预告是“拟白乐天《长恨歌》,或拟咏古词,半叙半咏,流利飘逸,始能尽妙”,而黛玉评《芙蓉女儿诔》是:“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的了。”

宝玉才学虽佳,但遇上诗社,是屡战屡败,故此,不得入于三甲之列,为第五名。

第六名薛宝琴

薛宝琴来得晚,四十九回方才登场,一上场,就在《芦雪广即景联句》中与湘云、黛玉并驾,又在《咏红梅花》中压倒岫烟、李纹,再又编出《怀古诗》十首,此后还有咏柳絮的《西江月》,惜乎篇数虽不少,没有什么太出彩的,想是年纪还小,还有潜力。

第七名贾探春

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默认分类

贾探春在迎、探、惜三姐妹中是最出色的,可惜碰上了薛、林这样的才女,不得不屈居于后,“自忖亦难与薛林争衡”贾探春一首《簪菊》只在黛玉三篇之下,“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也颇得宝钗赞赏。

最难得的是《招宝玉结诗社帖》一文,颇是出彩。另当有招诸姐妹文,惜乎不见。

第八名真真国女儿

真真国女儿所做“昨夜朱楼梦”,颇有唐风,列第八名。

第九名香菱

香菱是有潜力的,才进了大观园,不多久,便做出一首《咏月》,众人都说“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后来射覆中又比出,岑参“此乡多宝玉”和“宝钗无日不生尘”的典,问住了湘云,不愧是“呆香菱之心苦”。

第十名贾惜春

惜春以作画之才,列第十名。

第十一名邢岫烟

邢岫烟以释“槛外人”一节及《咏红梅花得“红”字》,列第十一名。

第十二名李纹

李纹以《咏红梅花得“梅”字》,列第十二名。

看完本文,记得打分哦:很好下载Doc格式文档
马上分享给朋友:
?知道苹果代表什么吗

红苹果实用文章,深受网友追捧

黄苹果比较有用,值得网友借鉴

青苹果没有价值,写作仍需努力

网友评论